巫醫修仙手冊 科幻小說

巫醫修仙手冊 第一百九十二章 深夜

作者:璟靈

本章內容簡介:是這個人明明心裡害怕得要死,還咬牙護在自己的前面; 是這個人以為自己囊中羞澀,從家裡拿來了權杖偷偷地交與自己; 是這個人見自己遲遲沒有突破被老師奚落,拿來了雙靈丹哄騙自己吞下; ...

大戰持續了一天一夜。頂點?

到午夜時分,常芸才拖著疲憊的身子,來到了一處被重兵把守的帳篷前。遠處,是呼呼大睡的白犬,顯然是累得極了。

見著常芸來了,守衛的兩個橙帶巫女恭敬地低下了頭,給常芸讓出一條道來。常芸伸手撩開帘子,走了進去。

昏暗的燭光下,一個精瘦的男人被鐵鏈綁了全身,像一隻棄犬被丟在角落。他渾身血污,黑色的長袍碎成襤褸。

在他一旁,還有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木偶娃娃,渾身泥濘,狼狽骯髒。

聽聞響動,牧也抬起頭來,一雙幽深的眼睛里泛起寒光,譏笑道:「小姑娘,你來了。」

先前常芸使出的那條紅蛇纏上他的腰身之後,他掙扎未果,自此就成了瓮中之鱉,被關到了這地方受盡凌辱。

常芸俯視著他:「說吧,時隔五十年之久,羯國為何再次入侵我國。」

「就你?」牧也哈哈大笑,也許是動作太大,一絲烏血從他的嘴角滑落,「就憑姑娘你,我就算是想說,又憑什麼對你說?」

常芸平靜地看了他好一會兒,有些疲倦地揮了揮手。此前一戰,已經耗費她太多靈力,儘管那剛覺醒沒多久的東西爆發出了無窮的威力,但,也終有暫時枯涸之時。

「我明日再來找你。」

她轉身離去。

牧也微驚地看著她的背影,直到帳簾重新垂下,他才收回目光,低頭苦笑。

夜愈深了。

常芸去見了韓靈。

因為先前在羯軍突襲中被倒下的帳篷壓住了身子,韓靈的左手左腳被纏上了厚厚的紗布,微微一動,都是鑽心的疼痛。先前的軍醫說得很明白,這手腳,幾乎是全廢了。

「常、常姑娘。」見著常芸來了,床不起的韓靈臉上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又鎮定下來。

「常姑娘出手相救,多謝姑娘。」

常芸立在床頭,靜靜地看著她,不發一語。

韓靈心頭一跳,聲音也冷了幾分:「姑娘這是何意?」

「你可知你手腳廢了?」常芸突然開口,聲音里肅殺一片。

聞言,韓靈不禁苦笑:「軍醫是這麼說的來著……其實就算他不說,我也是知道的。壓在那帳篷底下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你絲毫不覺著可惜?」

「可惜什麼呢……」韓靈嘆一口氣,「好歹撿了一條命來。」

「1

常芸猛地一腳將身側的一個短凳踢得粉碎,怒道:「你為什麼要去救那個傷兵?他是你的誰嗎值得你這樣?!我難道沒有告訴過你,當你能獨當一面了,再救不遲嗎?1

什、什麼?

韓靈瞪大了眼睛,就連蒼白的嘴唇都在發起抖來。

常芸繼續怒道:「你沒那兩把刷子,就不要去多管閑事!不但救不了別人,還只會害了你自己!你為什麼這麼傻,這麼蠢1

「」的一聲,又一個木凳被震成齏粉。木屑襲來,在韓靈慘白的臉上劃出血痕。

滿地碎片,一室狼藉。

「呵、呵呵……」

韓靈突然笑了起來,起初聲音不大,但漸漸的,越來越急,越來越響。等到笑停了,她的臉上已是冰冷一片。

「我一直都知道,我是窩囊廢,我什麼事都做不成,是一輩子都扶不上牆的阿斗。這樣,你滿意了嗎?」

常芸面色鐵青:「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你就是這個意思。從以前開始,我就什麼事都做不好,什麼事都要你幫忙。就算這樣,我這個人還空有一腔熱心腸,什麼人都想幫,什麼人都想救。結果到頭來,還不是落得了這家破人亡、半身不遂的下常我現在變成這樣,都是我自找的。」

常芸咬牙:「我會治好你。」

「不勞駕了,」韓靈冷笑,「你走吧,我不需要你可憐我。」

說完,她別過頭去,顯然是不想再談。

常芸看著她,感覺一直撐著自己的那股氣,也幽幽地逃離了自己的身子。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感覺到自己的右腳隱隱作痛。

剛剛盛怒的她,甚至忘了使用靈力。

她轉身,默默向門口走去。

「等等,」身後,韓靈突然喚住了她,「你到底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她易了容,性子也和之前有很大不同,甚至跟隨在曾經最厭惡的人身後。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裡出了馬腳,暴露了自己。

常芸閉上了眼睛。

五年前,自己剛入得暮雲府里,是這個人笑顏盈盈地來到自己面前,對自己說雲深不知處;

那個時候她不懂得收斂自己的性子,處處和別人爭鋒相對,是這個人明明心裡害怕得要死,還咬牙護在自己的前面;

是這個人以為自己囊中羞澀,從家裡拿來了權杖偷偷地交與自己;

是這個人見自己遲遲沒有突破被老師奚落,拿來了雙靈丹哄騙自己吞下;

也是這個人,會因她巫靈枯萎而哭泣,會帶她去到淮陽郡里,將身後的家族勢力不求回報地放在她的面前。

是這樣一個人……

是她從十三歲到十八歲,從來不曾懷疑過,也不曾懷疑過她的人。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就算變了樣子,變了性格,她又如何認不出呢?

可是,就算心中千轉百回,眼眶微濕,她卻還是用硬邦邦的聲音,看似雲淡風輕地說道:

「那日段鳳君讓我和你比試射箭,我認出了你射箭的動作。」

說完,她掀簾離去,消失在濃稠的黑夜裡。

韓靈獃獃地坐在床上。

她想起來,很多年前,那個時候的她無論如何努力,也一直沒有突破體術一級。是那個瘦削而冷漠的人,發現了自己的姿勢不對,開始拉著她一遍又一遍地練習。

那個時候的她們從未知道,多年後,當初溫暖的回憶,竟成了日後相認的利刺。

芸兒姐姐礙…

她在心裡呢喃。

若你可知道你我的相識,本來就不是那麼單純,那你還會奮不顧身地穿過千軍萬馬,來救我於囹圄嗎?

她抬起唯一能動的右手,死死地捂住了眼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