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小農妃 科幻小說

彪悍小農妃 第六一二章 皇上的心思

作者:水玲瓏001

本章內容簡介:雖然閨女嫁的是王爺,那婚禮只跟正常人一樣的禮數可排場卻很宏大。 跟重要回禮的時候,太後送的每樣東西那都不俗的。 但閨女只是回來給婆婆準備樣壽禮就可能招惹禍患,不得林大山擔憂問。 ...

「山子兄弟你來了,快進來坐。怎麼了?有心事?」

錢正豪正扶著老爺子到他的房間入睡,聽下人說他到來。

就在外面等著,看老人本要去睡,聽他到來有事找,當時昨下來交代喊他進來。

錢正豪出門,看著在爺爺院中房門口來回走著的林大山,滿心狐疑,還是上前迎接,招呼他入內,直問。

「我,錢老弟,老爺子,也許山子是個粗人,心思太狹窄了。可今天聽錢老弟說了在皇宮中太后壽宴的事,我這心一直七上八下的,你說皇上會不會因這次鳳兒和慕王殿下在太後跟前出盡風頭,忌恨於他們呀。雖然說皇宮中這些事我不懂但我一想我們一路去嶺南等於被放逐的人佔了他的風頭,我這整顆心……」

林大山坐下來。

這對祖孫面前,他雖然么什麼精神壓力,想著剛才瞬間心中到的想法,忐忑問著兩祖孫兩。

「這件事嘛,其實也不得不防……」

他的話,錢正豪跟著意味深長看了老爺子一眼。

還說她們是山野中人見識淺。

雖然他的想法有些草木皆兵的謹慎,可當今皇上的心思,也就真是這樣的小肚雞腸。

還真不難保證他真會因此更忌恨風兒她們。

得爺爺點頭,錢正豪還是點頭道。

「要怎麼防?」

林大山一聽,可不得了了。

他的擔憂很可能會發生。

雖然他沒見過太后這個親家,他也沒膽量見。

雖然閨女嫁的是王爺,那婚禮只跟正常人一樣的禮數可排場卻很宏大。

跟重要回禮的時候,太後送的每樣東西那都不俗的。

但閨女只是回來給婆婆準備樣壽禮就可能招惹禍患,不得林大山擔憂問。

「只要讓慕王和鳳兒他們當心些,就沒問題的。你別忘了慕王是什麼身份。」

錢正豪也狐疑,皇上真會他們去嶺南的路上出手嗎?

面上卻輕描淡寫道同時對他提醒著慕王的身份。

「也是,你看我只顧擔心。都忘了慕風的身份了,他是皇上親弟弟,還是親王,能出什麼事呢。如此我回去了,你們早些歇息吧。」

錢正豪的提醒,林大山雖依然有那麼點憂心忡忡,想著慕風的身份,赫然長出口氣,說著對祖孫兩施樂下禮跟著而去。

「不管怎麼說,到時候還是交代殿下和鳳兒他們當心些,小心駛得萬年船。」

老爺子看他離開,想著再有兩天他們一行人就要離開。

強壓下心頭不舍嗎,對孫子交代。

「放心了爺爺,鳳兒就跟我的女兒一樣,山子兄弟更是我兄弟。」

錢正豪點頭,對老爺子一番交代。

心中也暗暗下定決心,他們離開,他們以後一切都還是看太后的懿旨行事得好。

要不這皇上連親弟弟都這麼忌憚排場,誰知道慕王他們這一離開,皇上會不會先拿他們錢白兩家下手。

可說這天晚上。

皇上一回到寢宮就大為惱火。

「說到底朕終究不是她親生的,朕辛苦為她置辦的這一些,終究比不過一個民間跟本上不了檯面的外來丫頭。」

想著自己為太后的壽辰早早準備只為討她歡喜,可她的眼中心中只有她自己的親兒子親兒媳婦。

皇上整個人都怒火中燒,憤然甩了手邊一個杯子,這才輕喘坐下來憤怒發泄。

「皇上,那丫頭不過是個鄉野村婦,有什麼能耐和水準跟皇上特意找的宮廷樂師匹配。奴才猜測太后這麼做也許只心疼著慕王殿下要離開京城,也許終究都沒了想見之日,才故意偏袒於他們。太后對皇上送的壽禮的回禮就價值不菲,奴才看都是好東西。」

皇上的大怒,惹得一邊伺候的公公誠惶誠恐打了個寒噤,還是耐著性子勸慰。

「是嗎?那她給慕王兩人的回禮又是什麼?你可知道?」

身邊太監的話,慕辰夕面色有些緩和。

還是忍不住內心攀比道。

「這個奴才還真不知,要不奴才幫皇上查問下?」

那太監神色明顯為難,還是諂媚討好問。

「也好,就有你查問下。你且下去吧。朕有些乏了。」

其實對太後送慕王夫婦兩人什麼回禮他是完全不放在心上。

自己就是如今大啟的王,他想要什麼沒有。

雖然他曾想過要慕王的命,但出師無名,所以他只能寄希望與對自己此時已沒什麼吸引力也沒什麼價值的吳貴妃身上。

所以他才在慕王和林月鳳當天在太后寢宮舉行婚禮的時候故意找她給她刺激。

後來一切真的按照他設想般的進展,吳貴妃終於忍耐不住對慕王的期待對林月鳳下手。

林月鳳聰慧識破,還趁機抓她個現行。

慕王為了擁護愛妻對她狠心以待。

皇上想明白這些,招手讓隨行公公等人離開,這才直接去了吳貴妃寢宮。

之前他一直認為只要他對她真心實意就算她心中不能接受自己,她已是自己的貴妃,多少她會明白些分寸,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可自從那次他對她表現出對慕王有殺心,她表面附和自己甚至當著自己面說慕王的不是。

扭身卻讓下人把消息傳出去,那翠濃可不就是她的貼身丫頭。

雖然林月鳳這些人根本不把翠濃去傳達的消息當真,這個女人對自己的背叛,已消磨掉他對她最後的期待和感情。

畢竟多年得付出沒回應誰都會多想更不用說他這個九五之尊。

既然心中沒自己,還變著法的瓦解和可能對自己皇位有威脅的人親近的人,既不是自己人,只能是敵人。

她對自己已沒什麼用。

「皇上,你可來了,娘娘自昨個兒夜中被太后罰跪了一晚,又累又冷,又加受了些風寒,到現在還沒起身。奴婢說著人給她找御醫看,她又不允許,皇上……」

隨慕辰夕進入吳貴妃的寢宮。

前些日子正得盛崇的她寢宮中人多又熱鬧。

只皇上幾晚沒到來,加上她被太后責怪,皇上就在當場都沒說情。

宮中這些當差的也是勢力眼,這不明顯感覺她失寵了般,寬大的寢宮中亮著微弱的燈光也只是有個小丫頭外面侍候著。

對皇上的到來,那丫頭雖驚慌跪地請安恭敬又哀怨說著,心中卻是暗暗得意。

那些狗眼看人低的狗奴才不是說她們娘娘不受寵了嗎?皇上還不是到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