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之我非良人 玄幻魔法

系統之我非良人 第726章 稚女何辜(七)

作者:呼呼伴月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說什麼的繼續喝水。 看她把一杯水喝完,尹湛握著杯子轉身走向一個工作台,邊走邊說:「細細今年十八歲了,也該嫁人了,大哥給你找了個合適的對象,過兩天去跟對方見個面吧。」 「不要。」<...

尹氏集團。

今天的尹氏集團格外熱鬧,一朝天子一朝臣,中層管理人員面臨大換血,高層老人也人人自危。

在這混亂的局面,鹿含和陸良人自然是等了很久才見到尹湛。

「鹿助理。」尹湛滿臉笑的上前與鹿含握手,「今天一早就聽聞人事部說鹿助理你遞交了辭職信,我大吃一驚,我尹氏喪失一員猛將埃」

鹿含也笑眯眯的和他握手:「哪裡哪裡,是我才疏學淺,當不起尹總的期望才是。還好我只是尹董的助理,來去只需他同意並且跟公司彙報一番就可以,不然這一次還真不好走。」

尹湛笑得眼角笑紋都出來了:「不好走就不要走了嘛,我對於鹿助理的能力還是很仰仗的。」

鹿含笑得更是艷麗:「那可不行,我答應過尹董要去美國幫他照顧細細的。」

周圍氣壓瞬間改變,有什麼東西似乎突然變得不一樣了。

陸良人心念一動,覺得自己好像看懂了一點什麼,卻又好像什麼都沒懂。

這時候尹湛側身看她,那眼中是明顯的驚訝和惱恨。

白白恨我,燦列也恨我……不,這個人不是燦列,這只是一個虛幻的世界。

按照鹿含的教導不斷提醒自己,陸良人撇過頭去,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她是受不了尹湛用這種帶著恨意的目光看她。

「尹溪」沒看尹湛,尹湛卻把「尹溪」從頭到腳看得仔細。

他可以肯定老頭事先並不知道他要逼宮造反的事情,所以絕對不會有時間給尹溪安排後路,那麼這次出國就是鹿含自己的意思,但為什麼鹿含會願意幫這個忙?他和細細難道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關係?最重要的是這才幾個小時時間,鹿含就安排好一切,那麼他肯定早就知道自己的計劃和安排,才會如此從容不迫。

尹湛覺得,這是個天大的諷刺,他自以為天衣無縫的計劃,卻早就被人勘破。

「鹿助理已經決定了嗎?」尹湛問,你真的決定要為了老頭子和細細與我為敵?

「下午三點的飛機,我帶細細來跟你們最後聚一聚,這一次分別只怕會有好幾年不能見面。」鹿含答,我決心已下,而且美國山高水遠,你尹湛的手未必能伸得這麼長。

尹湛淡淡點頭:「那就來日再會。」

鹿含輕淺微笑:「來日再會。」

兩個男人同時伸出右手,在半空中相互握住,手腕用力,眸光碰撞,對方眼底的神色只有自己才能明白。

走出尹氏,鹿含和陸良人同時轉頭,尹湛正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垂眸看著他們。

「怎麼,捨不得尹湛?」鹿含調笑。

男人喜歡美女,女人也喜歡帥哥,這尹湛的外貌確是曠世美顏,硬朗又霸氣,跟他完全是兩個相反的類型,但都很得女人眼緣。

陸良人特老實的點點頭。

「哈哈哈……」一陣低笑聲從鹿含嘴裡傾瀉而出,這笨丫頭真是太有意思了,「從剛才我和他的會面中看出點什麼了嗎?」

陸良人沉默片刻后道:「滿滿的都是戲。」

鹿含意外的瞥她一眼,說:「不錯,還有得救。走吧,去美國這段時間你要學的東西還很多。」

鹿含已經決定,在這次的副本裡面,他一定要讓陸良人好好的磨礪一番,就算不能脫胎換骨,也要化形畫皮。

世界上最吃力的事就是給別人講經驗,一萬句描述都不如她自己摔一跤,眼淚教她做人,後悔幫她成長,疼痛才是最好的老師。

人生該走的彎路,其實都有價值。

——

這世上的事情總是風雲際會。

就在尹父被判入獄7年和尹溪出國留學的兩年後,尹氏集團終於衝破國門,把觸手伸向美國。

一處偏僻的工廠內,陸良人被雙手反捆在椅子上,眼睛上纏著布條,嘴巴里還塞著手帕,儼然一副被綁架的模樣。

沉穩的腳步聲慢慢靠近,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走近,他漆黑的頭髮全部梳到腦後,露出一張俊美至極的臉,大大的桃花眼閃過危險的光芒。

「細細,我們又見面了。」他伸手扯出陸良人嘴裡的手帕,又替她取下黑布,只不過手上的繩子沒解。

陸良人舔了舔乾枯皸裂大大嘴唇,啞著聲音道:「大哥。」

尹湛端起一杯書餵給陸良人喝,含笑點頭:「虧你還記得我這個大哥,離家這麼多年連個電話都不打,難道不知道哥哥們都很擔心你嗎?」

陸良人聞言從內到外的打了個寒顫,抬眸看尹湛一眼,沒有說什麼的繼續喝水。

看她把一杯水喝完,尹湛握著杯子轉身走向一個工作台,邊走邊說:「細細今年十八歲了,也該嫁人了,大哥給你找了個合適的對象,過兩天去跟對方見個面吧。」

「不要。」

尹湛放水杯的手停頓在半空中,「聽話。」

「我不要嫁人。」

啪——!

尹湛驟然轉身把杯子砸在地上,臉上浮現出怨恨和惱怒的表情,大吼道:「尹溪,商業聯姻是你的責任,也是你唯一的活路,你不要逼我真的對你動手。」

陸良人被尹湛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很快又回過神來,堅定地說:「我不嫁。」

「要麼嫁,要麼死,只有這兩條路。」尹湛面容猙獰。

尹湛早就發現尹深雖然看似痛恨尹溪,但實際上還是在偷偷地關心著她,並且這份關心中還漸漸摻雜了一種莫名其妙的關注。

直至上個月,他從尹深的辦公室里發現了許多尹溪的照片,全部都是偷拍的,尹湛當時腦子轟的一炸。

尹溪雖然不是那種天仙大美人,但她天真甜美的笑容卻帶有一種魔力,特別是那雙閃亮的清澈眸子所反射出來的光芒,簡直能把人的心臟從身體里勾出來。

——在鹿含這兩年的單獨訓練下,陸良人已經越發懂得如何微笑了。

尹湛走到陸良人身邊,低下頭在她耳邊說了句:「他死了。」

陸良人疑惑轉頭:「什麼死了?」

尹湛嗤嗤笑:「老頭,在監獄里病死了。」

陸良人張大嘴,詫異又驚懼的看著尹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