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凰

榮凰 第六百五九章 求我啊

作者:李飄紅樓

本章內容簡介:點頭,高聲道:「我願意!我願意!只要你傷害潤哥哥,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1 「難得你有這樣一份真情,我都快被你感動了1晨光感動地說,順手摸了摸並不存在淚花的眼角,她粲然笑道,「不過,白姑娘,你是不...

司晨對沈潤被自己打成重傷奄奄垂死的狀態視而不見,她面冷如霜,兩步走到他面前,玄力凝於掌心,就要對著他的頭頂拍下去。

就在這時,她眼中紅光微閃,原本欲拍下去的動作在半空中戛然停祝她站在他面前,過了一會兒,突然不悅地嘖了一聲。

沈潤止不住又咳出一口血,他坐在混亂狼藉的地面上,拭去唇邊的血跡,忍不住抬頭看她。

他知道她在最後一刻猶豫了,可他沒想出理由,此刻就是你死我活的時刻,不論有什麼樣的理由都不該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只會徒增禍患。

他眸光冰冷地望著她,即使她在最後一刻猶豫了,她先前已經讓他的心涼透,他擠不出一絲柔和在眼裡,哪怕是偽裝的。

就在這時,一個馨香溫軟的身體突然撲過來,梨花帶雨,張開雙臂,哭泣著擋在狼狽的他身前。

沈潤定睛認出了來人,來人是白婉凝。

她穿著樸素的白色衣裙,烏黑的發上只簪了一根銀簪,她淚眼婆娑,瑟瑟發抖。她勉強撐住因為恐懼發軟的身體,堅強勇敢地擋在沈潤面前,帶著哭腔,高聲叫道:

「不要!你要殺就殺我吧!不要傷害潤哥哥1

那一刻,沈潤強忍著身體上的劇痛,他很想罵娘。

司晨看著他們兩個人,在白婉凝出現時,她甚至倒退了半步。

「白婉凝,滾1沈潤積攢了許久的力氣才把這句喝罵完整地說出來。

早在遣散妃嬪時,其他人嚇唬兩下就走了,唯有白婉凝,讓她走她不走。她沒有娘家,他命人護送她離開她也不肯,逼急了就一哭二鬧三上吊。那個時候沈潤也沒有太多精力去應付她,遣走白婉凝的事就耽擱下來了,誰知道她竟然在這個時候跑出來了。

沈潤的一聲喝罵讓白婉凝哭得更凶,她猛地轉過身體,一把抱住沈潤的脖子。沈潤重傷動彈不得,她將濕漉漉的臉埋進他的懷裡,彷彿發泄心中的恐懼窒悶般,大聲哭叫道:

「我不滾!我這輩子全在你身上了,就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塊1

她哭得極兇殘,淚如雨下,彷彿停不下來似的,她的泣語因為其中濃烈的悲傷,讓聽得人都忍不住難過。

沈潤望著她。

白婉凝面向司晨,滿臉是淚,梨花帶雨是因為有尺度,過分的哭泣並不好看,這大概是她這輩子哭得最難看的時候,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她軟弱地對著司晨央求道:

「一命換一命,你殺了我,不要殺潤哥哥,你們好歹也做過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不要這麼狠心,求你了1

沈潤望著她,他說不清此時他心中的滋味,曾經他對白婉凝是有點喜歡,但不是很喜歡,更不是愛,那一丁點的喜歡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消散,即使到了現在,在她說了那麼動人的話之後,他依舊沒有喜歡。他只是覺得她可憐,跟了他這樣的男人,在這樣的時候居然逼得她說出這樣可憐的央求,她真可憐,逼得她這樣做的自己也真是難看。

一小隊士兵突然沖了過來,把白婉凝嚇得一抖,她聽到為首的軍官高聲道:

「殿下在這裡1

沈潤在見到鳳冥國的士兵闖進來之後,就明白了,宮城破了,龍熙國徹底亡了。

沉重如山的酸澀恥辱湧上心頭,壓得他喘不過氣,原本的重傷更重了,他疲憊無力地閉了閉眼睛。

火舞等人帶著士兵立在遠處,遠遠地保護著殿下,但是沒有近前來。

司晨從沈潤的臉上,眼底的紅光慢慢褪下去,她開口,卻是用軟軟糯糯的嗓音笑了起來:

「白姑娘,好久不見1她就喜歡喚白婉凝「白姑娘」,雖然就白婉凝這個歲數來說已經不是姑娘了。

白婉凝微怔,面前的人氣息突變,讓她的心裡沒來由地產生了一陣寒意,連淚水都有些凝固了。

沈潤凝眉望向晨光,聽見聲音時他就知道是變回了晨光,他心裡冰涼一片,他現在已經深刻地認識到了,晨光比司晨更妖邪。

「白姑娘,你覺得你的命比龍熙帝還貴么?」晨光笑吟吟地望著白婉凝,嗓音甜軟地問。

白婉凝面色一白,下意識靠緊了沈潤,渾身顫抖。

沈潤見狀,忍無可忍,對著晨光厲聲道:

「夠了!你要殺我便殺,何必陰陽怪氣的1

晨光彎起嘴唇,嫣然一笑,尖銳的話語和她清麗的笑容很不相稱。

「我又沒問你,你插什麼嘴?」她用柔糯的嗓音不客氣地說。

沈潤氣噎。

晨光望向白婉凝,笑吟吟地道:「白姑娘,你願意一命換一命為了他去死?」

白婉凝呆了一呆,立刻用力點頭,高聲道:「我願意!我願意!只要你傷害潤哥哥,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1

「難得你有這樣一份真情,我都快被你感動了1晨光感動地說,順手摸了摸並不存在淚花的眼角,她粲然笑道,「不過,白姑娘,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白婉凝滿面淚痕,聞言,愣住了。

「你難得沒有想過連你都是自身難保么?」晨光吟吟淺笑著問。

白婉凝霎時打了個冷戰,在沈潤身上貼得更緊。

「你是龍熙國妃子,是亡國的后妃,你史籍應該讀過不少,你可知道,戰勝國會怎樣對待亡國的后妃?」

此話一出,白婉凝的臉色比剛剛還要慘白,她渾身顫抖,她當然知道戰勝國會怎樣對待亡國后妃,歷史古籍里,那些事例比比皆是,對於亡國的后妃來說,死才是最幸運的,最可怕的是成為玩物,比妓女都不如,一旦晨光將她扔進軍營里,那個時候她將生不如死。明白了這一點的白婉凝幾乎昏死過去。

「比起跑到這裡來哭天喊地,你其實更該在寢殿里放一把火,投火自荊」

白婉凝渾身冰涼,抖如篩糠。

沈潤看不下去了,他沉眉怒道:「你夠了!晨光,你不要欺人太甚1

「亡國之前後宮裡的女人先自盡以保住清白,否則必受盡凌辱,這是規則,我只是按規則告訴她,哪裡欺人了?是你沒守住龍熙國,你現在卻來斥責我,你都不覺得羞恥么?」

「你……」沈潤怒不可遏,因為暴怒,他又咳出一口血來。

「潤哥哥1白婉凝嚇壞了,貼著他哭叫道。

晨光似笑非笑,她對沈潤說:「你想留下白婉凝一條的命,也不是不可以,你求我啊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