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花玉樹 散文詩詞

琪花玉樹 第六百三十四章 天有恙

作者:緋我華年

本章內容簡介:如玉,明眸似星,就是蓮妃當年也不曾這般奪目。 三人乘著車轎來到宮牆外。 林琪一下車就看出是皇城西南邊的角門,從這裡只穿過兩道門卡崗哨,三道巡邏禁衛,便能到達皇帝停留最多的福寧宮。...

屋裡霎時間分外熱鬧,適才寇氏那一點事情,似乎被遺忘過去。

門口帘子微動,大丫鬟谷芽來報,宮裡來了內侍,要宣三奶奶和三爺入宮。

老夫人忙按住林琪的手,道:「既如此,就快去吧。」

林琪蜷首行禮,儀態萬方的退去外面。

止兒上前低聲道:「姑娘,傳話的是順子。」

林琪側頭,眼神微冷。

「是貴妃召我?」

止兒搖頭,低聲道:「是領了官家的口諭。」

林琪嘴唇微抿,道:「回去再說。」

她略提裙擺,以禁步不響,裙擺不翻的秦光霞的最快速度回到院子。

崔硒已經換上筆挺的官袍,見她進來,便讓雪姣把大衣裳給她換上,並隔著屏風道:「官家既然讓順子來,想必是與娘娘在一處,這樣也好,等朝見過後,咱們就可直接出宮,也免得分開兩處的等著。」

林琪被雪姣和止兒困在厚重的禮服了,僵直的頂著華冠出來,道:「可萬一是貴妃領了官家口諭呢。」

崔硒過去拉她過來,感覺到她指尖冰冷,便寬慰道:「不會,」他攏了林琪因為換衣而散碎下來的頭髮,拉她坐到椅子上,拿下她鬢邊的珠花,道:「那日之事,官家心裡有數,官家對大皇子寄予厚望,不會允許他有半點不妥。」

林琪透過銅鏡,看垂目立在她身後,耐心為她通發的崔硒。

「所以官家才會封我為縣主?」

崔硒道:「不全是,還有你在岳苑之舉,早該有個說法,只是因為那事牽扯太大,而今只是落實而已。」

林琪點頭。

早前她就覺得這縣主之名來的蹊蹺,現在總算找到原因了。

收拾妥當,夫妻二人來到前面的花廳。

順子擱了茶杯,快步迎來,還沒走到跟前,便已朗聲道喜。

林琪和順子也算老相識了,便笑吟吟的見禮寒暄。

順子已有些時候沒見到林琪,再見只覺她出落得更加明艷大方,尤其一身縣主瞿衣更襯得她膚白如玉,明眸似星,就是蓮妃當年也不曾這般奪目。

三人乘著車轎來到宮牆外。

林琪一下車就看出是皇城西南邊的角門,從這裡只穿過兩道門卡崗哨,三道巡邏禁衛,便能到達皇帝停留最多的福寧宮。

順子帶著兩人從這裡一路來到福寧宮前。

他躬身拱手道:「兩位請稍後,我這就去回稟。」

「勞煩了,」崔硒回禮。

林琪也跟著屈膝一禮。

順子一路小跑著上去,片刻來喜便迎了出來。

一番客套之後,來喜引兩人往上而行,崔硒看似不經意的邁步,實則離來喜極近。

來喜極快的了眼周圍,低聲道:「新晉上來的孫小君似乎與娘娘來往密切,近日頻頻為其進言,官家似乎對娘娘……」

他沒有繼續,但表情已說明了一切。

崔硒眉目微凜。

他感激的朝來喜笑了笑,又落後半步。

兩人一來一去只在須臾,除了林琪,旁人根本不知。

來到正殿里,皇帝正在書案旁揮毫潑墨,貴妃立在一旁,磨墨添香。

崔硒和林琪恭恭敬敬的拜倒在地,叩頭見禮。

皇帝笑著擺手,道:「快起來,崔侍講,你來看看我這幅畫做得如何?」

崔硒扶了艱難起身的林琪,繞去另一邊到近前,細細看了遍,不由讚歎。

「此畫筆法飄逸,走勢流暢,尤其這山高水長一筆,深得自在天地間之精髓。」

皇帝頓時心懷大暢。

崔硒所說正是他最為得意之處。

他擱了筆,蓋了私人小章,吩咐來喜著人表上。

貴妃讓人取來溫帕子,溫柔的將皇帝指尖的墨跡擦凈。

皇帝溫和的看了眼貴妃,才與林琪道:「如今你也是皇家人,一家人不必拘禮。」

他示意林琪落座,又道:「這宮裡就這麼幾個人,冷情的很。有空就多來宮裡坐坐,陪我和你伯娘說說話。」

林琪看看皇帝,又看看貴妃,心裡疑惑。

而今皇后還在位上,這伯娘之稱落在貴妃頭上,似乎有點名不正言不順埃

莫非皇帝是打算廢后?

林琪深深的驚悚了,不敢再往下想。

貴妃笑彎著眼,似乎很受用,實則心裡明了這是皇帝對她的敲打。

她嘴裡苦得厲害。

自己的兒子,便是錯了,她做阿娘的也得擔著。

從宮裡出來,林琪就一直忍著,等回到自己的院子,便把心裡的疑問說出。

崔硒沉吟片刻,道:「皇后如今只躲在坤寧宮裡,萬事不管,除了沒交出鳳印,其實也與被廢無異。而今朝堂大皇子已得盡朝臣擁護,大抵是遭了皇帝猜忌,才對貴妃和大皇子的敲打。當然,也是對你的保護。」

林琪眨了眨眼,奇怪的道:「保護我?他為什麼保護我?」

崔硒搖頭,他也只是一種感覺,早前他以為那是男人對女人的傾慕,但後來又覺得不像,皇帝對她沒有男人對心愛之人的佔有慾。

而此時被兩人談論的皇帝正神情莫辨的看著案上的信函。

來喜小心翼翼的端了茶盞過來。

皇帝接了,卻沒喝,一擺手示意他退下。

半晌,他將信函捻成長條,讓來喜拿來燈盞,就火燃了。

火光照亮他面容,以及眉宇間的一點暗沉。

翌日,皇帝下朝之時,身形微動,似乎身體有恙。

來喜大驚,急忙扶人回去,並請了太醫令入內診治。

沒到天黑,皇帝偶感微恙的消息便傳遍了各高官府郟

一時間暗潮迭起,各家心思如何暫且不知,但大皇子的府邸明顯熱鬧起來。

每日里從早到晚人流不息,且大多是官員,夜晚時偶爾還有絲竹之聲傳揚出來。

貴妃處在深宮,消息閉塞,等知道時,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三天。

貴妃急得不行,忙讓順子把他叫來。

大皇子來得不慢,只是臉頰泛紅,身帶酒氣。

給貴妃見了禮,便一屁股坐在了圓肚芙蓉凳上。

貴妃心疼兒子,忙讓煙翠去煮醒酒湯。

煙霞急忙奉上溫熱的帕子,眉目含俏的請大皇子凈面。

大皇子拿起來抹了一把,便隨手扔了回去。

「阿娘,你這麼急叫兒子來,可是有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