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八十一章 痊癒

作者:恕恕  |  更新時間:昨日10:41更新  |  字數:4818字

往年的冬天,第一場雪都不會下得很大,雪花揚揚洒洒的落下來,很快就會消融。即便是天氣冷,凍住了殘雪,看起來也無美感。

今年的第一場雪,來得悄無聲息,但是卻很大。院子里的積雪已經被清掃乾淨了,但是遠處的樹枝上,屋頂上,都落著厚厚的一層雪,看起來白茫茫一片,格外有趣。

空氣中的冷冽,讓人精神一振。杜玉娘的心情,也因為這一場雪的到來而變得好了起來。

「這場雪可真是不小啊!可惜了。」要是下雪的時候,她醒著就好了。漫天雪花飛舞的樣子,實在是美極了。

錯過這麼一場美麗的初雪,杜玉娘暗道可惜。

「對了,五爺呢!」

流螢有點心虛,悄聲道:「爺早起吃了一口飯就出門了,奴婢沒敢問。」

大概是去辦事了吧?

「小時候,只要下雪,我大哥就一定會給我堆一個大雪人。整個杏花溝沒有人比他堆得好,雪人腦袋這麼大個兒……」杜玉娘伸手比划了一下,「又圓又大。」

流螢就道:「您是沒瞧見,那兩個皮猴在前邊院子里堆了個雪人呢。」說的是王小輝和高大山。

「真的?」杜玉娘眼睛發光,「走走,咱們瞧瞧去。」說完提著裙擺,就往院子里走去。

流螢攔都沒攔住,只好快點跟上,免得一會兒太太走急了,摔了跤。

「太太,您等等我。」

主僕二人很快到了前院,剛繞到前邊,就看到一個白白的大胖子,歪著身子站在地上,一副憨態可掬模樣。

杜玉娘看了,忍不住笑,走近前去細細打量。

這雪人跟大哥堆的,實在是相差甚遠。腦袋沒有那麼圓,底下的身子也立得不穩。

天氣到底還沒冷到時候,感覺雪球凍得不是很實,到底差了那麼點意思。

不過這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主僕二人正在對雪人品頭論足的時候,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杜玉娘一轉頭,卻見楊崢和小輝從外面走了進來。

楊崢也沒料到杜玉娘在這兒站著,愣了一下才道:「怎麼在這兒站著?天太冷了,也不怕凍著。」

杜玉娘就笑,「能有多冷,你看我把灰鼠皮襖子都穿上了。」

小輝很識相的溜回了屋,還把楊崢買的東西也拎走了。

杜玉娘便問:「你上街了,買了什麼啊?」

楊崢上前握住了她的手,不動聲色地道:「手都冰成這樣了,趕緊回屋,涼著了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他轉頭又對流螢道:「讓廚房煮點熱湯來。」

流螢連忙低頭下去了,吩咐廚房把長壽麵煮了,給杜玉娘送過去。

廚娘胡氏一邊煮麵一邊道:「娘,咱們太太這命可是好,每天睡到這個時辰才起來。衣食都有人侍候,十指不沾陽春水,可真是好命。」更重要的是,人家上頭沒有公公婆婆啊!不用看別人臉色過日子,多好。

只不過,這話她可不敢當著丁氏的面說出來。

她婆婆丁氏就啐了她一口:「你快閉嘴吧!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多幹活,少說話。」丁氏臉上,顯出幾分不快來。

胡氏並不怕丁氏,她婆婆還算好說話,而且她可是生了兩個大胖小子,又能出來掙錢,所以在家裡的地位可不是妯娌們能比得上的。

「這不是沒有外人嗎?我也就能在娘面前痛快痛快嘴。」胡氏雖然嘴上說了些話惹了丁氏的不快,但是手上的動作一點也不慢。

丁氏對自己這個兒媳婦還是比較滿意的,人勤快不說,又能生兒子,還能跟著自己出來掙錢,唯一的毛病就是話有點多。

丁氏果然沒再數落她,只是苦口婆心的教她:「主家的事,你不要議論,出去了也不要跟別人說。」人家命好是人家的事。

胡氏撇了撇嘴,小聲道:「知道了。」隨後像是又想起了什麼似的,又小聲問道:「娘,你說太太為什麼沒見有孩子?會不會是不能生養?別看五爺現在對她千依百順的,可男人有幾個是不在乎子嗣的,搞不好啊,以後是要納兩房小妾的。」

丁氏被氣個半死,狠狠地瞪了兒媳婦一眼,「閉嘴!」

胡氏就再也不敢說了。

做好的長壽麵被端到了上房。

杜玉娘看到桌子上的麵條,雞蛋,也沒有多想,只當早上吃這些東西好克化。

楊崢就坐在杜玉娘的對面,瞧著她小口小口的吃東西。

這傻丫頭到現在也沒有意識到,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嘖嘖,平時看著挺精明的,結果連自己的生辰也記不住。

杜玉娘吃完了麵條,漱口凈手。

「你今天不出去嗎?」

楊崢搖了搖頭,「無事可做!」放假嘛,當然是在家裡陪媳婦。

杜玉娘臉上隱隱有些歡喜之色,「正好,你在家裡陪我做點東西。」

楊崢一頭霧水。

杜玉娘就去裡間開了箱籠,取出幾塊布料來,「你看看這幾塊布料,顏色都好。」有松墨色,石湖色,有素紋的,還有福壽紋的。

「你要給我做衣服?」

杜玉娘一邊整理料子,一邊道:「年前做幾身吧,我的手藝還可以,應該能穿得出去。」楊崢的衣裳,她不想假手於他人,總覺得自己親手做了,才能表達她的一番情意。

「你站起來,我給你量一量。」

楊崢的身量,她早就熟爛於心了,但是這個時候還想親自量了下。

楊崢就站起身來。

杜玉娘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比量著,纖細的手指如同跳躍的精靈一般,在楊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