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威 科幻小說

妻威 第四四五章:沏茶

作者:平舒道

本章內容簡介:回國,他一定殺出一條血路來,護送她回宮。 車馬停頓,楊德海拿著水囊上前:「侯爺您喝點水吧。」 宋宜晟張口飲下,沖他使了個眼色。 楊德海上前附耳傾聽。 「你辦法想的怎麼樣...

秦昭寧將情況簡單說來。

原來二十年前柳一戰曾請求剛繼位不久的陛下發動人力物力尋找數百年前兵聖留下的孫氏兵法,以抗突厥敵寇。

陛下恩准,奈何找了許久都沒有頭緒。

但前些日子秦無疆失蹤,她卻在秦無疆書房發現這樣一支竹簡,上面就寫著如此高妙的兵法殘篇,讓她讀後茅塞頓開頗感敬畏。

而卷首,就是兵法殘篇四個字。

更令她上心的,還是竹簡上的筆跡,是曹彧的筆跡。

大表哥必定也是對兵法心存敬畏才會用竹簡謄寫,送給秦無疆學習。

但大表哥又是從何處得來?

秦昭寧抱著竹簡日思夜想,覺得當年柳一戰都找不到的東西,不可能無緣無故就跑到大表哥手中,這裡面必有機緣。

她很快就聯想到給柳一戰當了十五年親孫女,備受寵愛的長寧公主。

柳一戰被判逆賊,若是當初就存了反心將兵法貪墨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她才臨摹大表哥的字跡寫了這封信作假,想試一試秦無疆知不知道兵法來歷。

一試之下,果然如此。

「二哥還說什麼承諾,大表哥為人有恩必報,憑空受人這麼大的恩惠必定會許下鄭重一諾,那楚長寧必定也是因此才得到大表哥的歡心。」秦昭寧攥拳。

她終於知道了真相。

「可是……可是真的有這個承諾,世子爺為什麼還讓公主出嫁?」吟秋思想較為單純。

聽春冷笑:「這是陛下的旨意,世子爺忠心耿耿怎麼可能違抗陛下——」

「不對1秦昭寧恍然瞪大眼睛:「不對……」

她逐漸露出笑容:「二哥哥說的是他終於猜到了,是大表哥還不知道給他兵法的是楚長寧,兵法是通過二哥的手遞過去。」

秦昭寧越說眼中精光越亮。

她看到了機會。

但下一秒,秦昭寧的眸光又暗淡下去。

「她竟然一直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大表哥,她就那麼有自信大表哥一定會喜歡她?」

秦昭寧瞬間落淚。

「表哥喜歡她,表哥是真的喜歡她,不是我為表哥找出的任何外因,是真的喜歡她,愛她這個人。」

這一刻她傷心欲絕,失聲痛哭,看不到任何希望。

兩個丫頭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秦昭寧太聰明想得做得遠比她們高深莫測,而且自從曹世子和長寧的風言風語開始傳播,小姐就變得喜怒無常,今日不過是積累的情緒釋放出來。

她們慌手慌腳,只能抱住秦昭寧陪她哭。

三人哭了一陣,秦昭寧很快收住情緒。

「她已經走了。」

秦昭寧眼睛通紅,恢復自信的笑容:「能給大表哥溫暖的,從此以後就只有我一個。」

第三日。

宮裡傳來喜訊,陛下終於命人擬旨了。

封三皇子為瑞王的詔書寫好擺上皇帝案前,就等著用印便可以昭告天下。

整個皇城的眼睛都盯在那封詔書上。

皇帝子嗣單薄更沒有嫡出,除了不受重視的二皇子外就只有三皇子年紀最長出身最好,若是最先封王,那便是一朝登天,不是太子勝似太子了。

皇帝執印,正要落下時忽然口吐鮮血栽倒下去。

「陛下,陛下1福安急了,大殿上伺候的宮女太監也亂成一團,紛紛喊著:「宣太醫!宣太醫1

三皇子聞訊第一個衝進宮裡問疾。

「父皇怎麼樣?」

「大公主出嫁,陛下心中積鬱成疾,需要好好休養調理,而且陛下連日睡眠不佳,再不能操勞以免加重病情。」老太醫中肯道,一邊命人準備湯藥。

三皇子臉色難看。

父皇心裡還是念著那個賤種。

三皇子不由攢拳,拉過福安正要開口。

福安使了個眼色,讓三皇子低頭看他的手。

袖子里那半隻手掌左右動了動。

三皇子頓時喪著臉。

與王位失之交臂實在讓他憤懣。

「殿下莫急,陛下這是突發急病,心裡還是清楚的,只要等醒來很快就會頒旨的。」福安低聲安慰。

三皇子點點頭。

「你好好照顧父皇,我這就去道宮向衍仙長求枚平安福來,保佑父皇儘快康復。」

「三殿下孝心可嘉。」福安低頭送他出去。

長安通往西北的官路上,各懷心思的送親隊伍還在趕路。

宋宜晟依舊被拴在方謙的馬背後面,此刻衣衫凌亂面色蠟黃,這三日的苦行讓他憔悴不已。

方謙大為解恨。

宋宜晟既然落在他的手裡,正好可以途徑慶安時,押到柳家廢宅前正法,以慰柳家數百亡魂的在天之靈。

時至今日,他依舊不相信柳家謀反。

只是現在的他找到了新的主心骨,那就是長寧。

他會為柳家保護這最後一絲血脈,也希望長寧能夠迷途知返。

即便到了突厥王庭,只要長寧願意回國,他一定殺出一條血路來,護送她回宮。

車馬停頓,楊德海拿著水囊上前:「侯爺您喝點水吧。」

宋宜晟張口飲下,沖他使了個眼色。

楊德海上前附耳傾聽。

「你辦法想的怎麼樣了?」

楊德海一怔,驚恐看他:「什麼……什麼辦法?」

宋宜晟冷笑,又張大嘴,楊德海再喂他一口水。

「侯爺放心,今晚我就助您脫身。」

宋宜晟依舊堅持:「我不走,她要我贖罪我就贖罪,只要能跟著她,什麼苦我都可以忍。」

楊德海的心揪成一團。

想到當初那副畫著長寧策馬揚鞭圖的捲軸,侯爺對大小姐一直都是一往情深,如今忘掉過去一切也不肯聽他講從前的事,或許就是為了能夠拋掉所有包袱,放開手腳去追逐長寧。

「她不會回心轉意的,您又何必如此。」楊德海嘆道。

那個女人,心如磐石。

宋宜晟卻搖頭:「不,她的心最柔軟不過,只是我從前沒有珍惜。」

楊德海猛地抬頭:「您想起來了?」

「猜得。」宋宜晟咧嘴一笑,乾癟的唇泛上一層血色。

楊德海失望垂頭走到一旁。

隊伍再次啟程,傍晚時分在城鎮外紮營。

突厥人一直強調在長安時聽楚朝的規矩,但出了長安迎親的規矩就要按大突厥的來。

長寧沒有意見。

大鍋起灶,給將士們烹煮食物,而一側的小帳篷里則是公主的小廚房,專門為公主烹調菜肴。

雜役宮女打了一桶清水用精緻的小鐵壺盛了,放在小帳篷外的大灶上燒得咕嘟咕嘟冒泡。

「公主的茶呢?」木鳶前來催水,宮女出去應承。

帳篷背後卻出現一名黑衣人。

黑衣人伸出一隻手,眼疾手快地掀開鐵壺蓋子將一包白色藥粉倒進去。

「你還在這裡愣著,還不快端茶來。」木鳶將托盤塞給雜役宮女。

「是姑娘,」雜役宮女一路小跑,匆匆忙忙跑到灶前提起小鐵壺倒水,將茶沏好端給木鳶。

「姑娘,殿下的茶。」

木鳶不耐煩地瞥她一眼端著就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