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君 歷史軍事

幸得君 第322章 決意

作者:默溪

本章內容簡介:人,對你們裴家威脅可不校」 當然,像他的話就沒問題了,誰叫自家父王是皇帝的親弟弟呢!又從來不摻和朝政,若是裴瑾琰與他的身份換上一換,要娶陸苒珺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可惜,身份就是他們無...

「那隻老狐狸,說是你發現了,不如說是他給你發現。」老夫人擱下茶碗,對於之前的猜測看來都是沒多大差了,這麼說,時間該到了么!

陸鎮元也明白,畢竟宮裡還是皇帝做主,「看來皇上已經決定了,兒子日後只怕明面兒上得向二皇子靠攏,至於太子那邊……」

「太子那邊有珺姐兒,雖說對方還年幼,不過裴家可不是吃素的。」

「是……」

若是可以,他是不想讓自己閨女冒險的。

然而這種事顯然不在老夫人的考慮之內,甚至是苒珺她自己。

另一邊,裴老侯爺得到了陸鎮元暗地裡傳給他的消息,回到府里便喚了裴瑾琰到書房談話。

許是已經年邁,此時褪去官服的他坐在書案后,面上已經爬滿了溝壑,那雙眼滄桑無奈。

一時無聲,在想了許多不知什麼的老侯爺再回過神看向一直靜默的孫子時,目光複雜。

「陸鎮元傳來消息,皇上開始行動了,太子於他而言已經是為棄子,裴家,將處於前所未有的危境中。」

裴瑾琰手指顫了顫,依舊沉默,只是那黑色的眸子愈發深沉了。

「修之,咱們裴家早在當初離開太原時,就已經註定了這樣的命運,如今更是不成功便成仁。」

老侯爺的話讓得裴瑾琰心中動了動,道:「祖父想要孫兒如何做?」

看著裴家唯一的獨苗,老侯爺嘆了口氣,「這一關也許是滿盤皆輸,作為唯一繼承人,修之,選個成婚的人吧,為裴家留下血脈,這樣就算他日真的……也好過沒有血脈延續。」

裴瑾琰抬起頭來,看著自家已經頭髮花白的祖父,神色複雜。最終,他還是選擇起身跪了下去。

「祖父,孫兒不孝,」他磕頭,「孫兒已有心儀之人,縱然此時不得相守,可孫兒非她不可1

裴老侯爺身子一僵,沉默了會兒,道:「是陸家的姑娘吧?」

「是1他沒有否認。

「你可知你們的處境,對立的兩方根本不可能。」

若是真的讓這兩家結親了,要麼是陸鎮元準備犧牲這個女兒了,要麼是皇帝準備犧牲陸鎮元了。

可誰都知道以陸鎮元那人的性子,就是犧牲唯一的兒子也不會犧牲這個寶貝閨女。

而後者更加不可能,那可是皇帝為二皇子留下的左右手。

綜上所訴,如果想要兩家結親,除非太子登上皇位,這是唯一的道路。

但是,這個可能太低了。

裴瑾琰顯然也明白,所以……

「孫兒還是想試試,即便是對立。」

「你當真決定如此?」

「是,孫兒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裴老侯爺疲憊地閉上眼,「罷了,我老了,既然你如此執著,那我這個做祖父的,也只能為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了。」

「多謝祖父1裴瑾琰低聲說道,如玉的面龐依舊冷漠,可眼中卻帶著灼熱的溫度。

這些溫度,全都來自一個人!

裴老侯爺看著自家的孫子,心中不免疼惜又愧疚。

小小年紀便讓他沾染了這些權利與黑暗不說,如今又要將一切的重擔都交給他,實在是他這個做長輩的不是。

不過,若是裴家真的走向覆滅,以陸家姑娘與自家孫兒的交情,但願能夠保住他。

即便是要他這個老人家豁出老臉去求,也是可以的。

裴瑾琰不知自家祖父所想,從書房出來后,他的心是一半沉靜一半激蕩的。

他想,他需要做些什麼,於是,他拉出了多年的好友蕭墨。

在別院里,兩人各自坐在矮几前任由酒香四溢,熏得人更加迷醉。

「……所以,你叫我出來是為了幫你如何搞定陸苒珺?」蕭墨睨著他,面上明晃晃地寫著鄙視。

對此,裴瑾琰依舊淡定,抬手斟了滿杯,道:「你想多了,只是拉你出來解悶罷了。」

「什麼?」

「況且,我與她還不到時候。」

蕭墨在聽到他說完的話后,冷哼一聲,「再如何她也是陸家人,也是皇帝那邊的人,對你們裴家威脅可不校」

當然,像他的話就沒問題了,誰叫自家父王是皇帝的親弟弟呢!又從來不摻和朝政,若是裴瑾琰與他的身份換上一換,要娶陸苒珺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可惜,身份就是他們無法橫跨的溝壑。

裴瑾琰不甚在意地看了他一眼。

「我曉得你的意思,只是,人都有執著的人或事,碰到了就逃不了,並且甘之如飴,你應該不陌生的。」

蕭墨難得的沉默了下去,徑自將酒飲盡,然後嘆了口氣。

「你說,明知她們母女有問題,我卻還是不可自拔地……」他頓了頓說道:「注意著她,這恐怕不是個好現象吧1

女人於他來說向來都是可有可無,興趣來了玩上一玩,興趣沒了就扔在一邊。

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寡情的人來著,可,那大抵是從前真的還未碰見能夠讓他執著的人吧!

如今遇到了,他卻陷入掙扎中了,真是諷刺。

「即便有問題又如何,以你的手段,想要束縛住一個人還怕做不到么1

「啊,似乎是這樣呢1

可他不想束縛她,他覺得,以她聰慧只怕也早就知曉自己懷疑她們了吧!

「陸家你可要盯緊了,無論他們想要做什麼,只要觸動皇室根基,我是不會過問太多的。」

反正二皇子與太子誰當皇帝,於他們賢王府來說都一樣。

裴瑾琰沒有回答,垂下去的眼眸中,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直到遮陽西下,蕭墨才拖著一身酒氣離開別院。

馬車路過街上的一家醫館,他眨了眨眼,鬼使神差地叫了停。

裡頭,剛診完一個病人,臉上還帶著一絲淡淡笑意的鐘陌顏抬頭不經意間看了眼門邊,那裡,一襲紅袍映入了眼帘。

耳邊連道謝的病人的話都縹緲了幾分,只記得收了診金。

不過片刻,她便又回過神來,微微福了福,「世子爺1

靠在門邊,蕭墨雙手抱胸,眯著那雙讓無數女子心動不已的桃花眼,燦爛一笑:「在下喝多了,陌顏姑娘可否借個地兒讓我歇息會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