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千八五 決戰之前爭分奪秒與曙光的律條

作者:草上匪  |  更新時間:今天05:40更新  |  字數:7468字

除了雛鯤和幾艘還留在高空的黑鯨,整個「菲妮特別行動部隊」的戰艦都降下來護衛銀月之心了。

只有銀月之心的話,現場就是純粹的神跡。當數十艘戰艦和上百架戰機出現時,這些只為戰爭而生的人工造物,卻讓畫風變得迥然不同。

白鳥王國的國王像領地被侵犯了的狗一樣反應過來,而且相當煩躁:「這是赤魔的部隊嗎?他們要幹什麼?要替意志帝國佔領我的王國?」

他驚慌的看向銀月之心:「白鳥騎士呢?白鳥騎士是在那上面嗎?我為什麼沒有戰鬥的動靜?他們該守護我,守護這個國家啊!」

沒有人回答他,很多貴族已經跑掉了,留下來的也完全不清楚狀況。

銀月之心的月彎平原里,白銀樹冠下,白鳥騎士們終於搞清楚了狀況,包括圍繞銀月之心,即將爆發的戰爭。

不是所有白鳥騎士都像蘇恩娜那樣,認定還在沉睡中的菲妮是白鳥之主,和她一樣敢於直面戰爭的只寥寥可數,最終只有第三白鳥傑內特、十一白鳥夏瑪爾完全站在了她這邊。

「拉普羅斯!」

蘇恩娜對白鳥騎士們的態度異常不滿,被蕾婭教育過的拉普羅斯仍然沒跟她站在一起,讓她更憤怒。

拉普羅斯躲避著她的目光:「我不是白鳥騎士了,可以不做選擇嗎?」

蘇恩娜找上第一白鳥萊因弗特:「老傢伙,連你也還想當鴕鳥,不願認清現實嗎?」

老傢伙失去了失落神力,一下子變得異常蒼老,他顫顫巍巍的道:「我們都不再是白鳥騎士了,我沒有資格替大家做決定。」

所有白鳥騎士,就連勾結奧術師的第六白鳥特莉絲塔,召來秩序教廷的十二白鳥納弗林特,都急切的看向老傢伙,紛紛出聲。

「老傢伙,你是第一白鳥啊!」

「我們是被你召集到這裡來,現在事情變成了這樣,你怎麼能不負責任!?」

「我們都聽你的,你得拿個主意。」

白鳥真的來自月女士蘇倫,現在被赤紅神系的魔女奪去了。接下來秩序女神和曙光帝國必將全力以赴,就算奪不回銀月之心,也要毀掉。大戰在即,他們可不想就這麼被赤聯綁上戰場。

可赤聯的強大力量擺在這裡,他們也不敢明著抗爭,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老傢伙出面周旋。

現在老傢伙撒手不管,他們該怎麼辦?

老傢伙深深嘆氣,無奈的道:「好吧,雖然我們不再是白鳥騎士了,對自己的未來也各有想法,但我們背負的數萬年傳承,讓我們仍然是一個整體。」

周圍的憧憧身影為他這話做了註腳,白鳥騎士們默然無語,認可了這話。

老傢伙繼續道:「白鳥的真相已經揭示,怎麼處置是菲妮……陛下,還有赤聯這邊的事情,我們這些人決定不了。」

他看向一直在旁邊傾聽的李奇:「不過既然戰爭馬上就要爆發,這片土地上的數百萬民眾,正面臨著滅頂之災,我們還是可以做點事情的。」

老傢伙很精明,為白鳥騎士找到了一條出路。

「我們赤聯也是這麼想的,白鳥王國的人民是無辜的,我們對這場戰爭的一個期望,就是不會傷害到他們,這就需要你們出面了。」

李奇認可了老傢伙的提議,這本就是剛才在中央緊急會議上做出的決議。

由白鳥騎士牽頭,以中立身份組織白鳥王國的民眾避難,不必捲入戰火,後面的事情就等到戰爭結束後再說。

這樣的安排讓白鳥騎士們如釋重負,銀白光芒自老傢伙眼瞳中溢出,原本佝僂的身體也站直了,他欣慰的道:「很好,做完這件事,我也可以安心的把白鳥之力傳承給下一代了。」

其他白鳥騎士都驚訝的呼喊乃至阻止他,老傢伙這是在燃燒靈魂了,雖然很細微很溫和,怎麼也得燒個三五年才能徹底熄滅,但他已經給自己的生命提前划下了休止符。

李奇沒有說話也沒動作,這是老傢伙自己的選擇。

接下來談到具體的撤離方案,老傢伙之所以提到民眾的安全問題,是因為之前赤聯戰艦的那一炮太過恐怖。

銀月之心看起來還不可控,一時半會也升不到多高,以它為中心的區域就是未來的戰場。到時候隨便一發炮彈射失,就相當於一髮禁咒落在大地上,白鳥王國有多少人都不夠死的。

這已經不是遷走一點人清空一部分區域的問題,根據神皇堡突襲戰和漢特空礁之戰的經驗,整個白鳥王國,連帶周邊鄰國都成了重度受災區域,必須撤走所有人口。

「你們赤聯是在趁機掠奪人口啊!」

第七白鳥,矮人拉莫洛克表達了不滿,現在也就他敢用這種態度說話了:「遷到高聯酋?那地方不就是你們的地盤嗎?」

他提出了符合自己立場的主張:「北方的鐵砧堡很安全,那裡的居住區域大多都在深深的山裡,至少可以遷去一部分!」

第四白鳥戈瑞絲趁機主張遷一部分去西北面的飛馬王國,老太太顯然跟飛馬王國上層有緊密關聯,可以藉此事與這些難民奠定自己未來的出路。

第二白鳥,「智者」蓋瓦尼則認為舉國遷移是不現實的,大多數民眾最好還是就地避難。白鳥騎士可以在自己的領地修建地下避難所,容納來不及遷移以及不願離鄉背井的民眾。

這些提議都是服務於白鳥騎士的未來了,撤離民眾的事情儼然變成了白鳥騎士散夥的分贓現場。蘇恩娜趁機提出,只要願意,民眾也有權遷去赤聯,這算是赤聯對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