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吧女神 都市言情

革命吧女神 一千八五 決戰之前爭分奪秒與曙光

作者:草上匪

本章內容簡介:傢伙自己的選擇。 接下來談到具體的撤離方案,老傢伙之所以提到民眾的安全問題,是因為之前赤聯戰艦的那一炮太過恐怖。 銀月之心看起來還不可控,一時半會也升不到多高,以它為中心的區域就是未來...

除了雛鯤和幾艘還留在高空的黑鯨,整個「菲妮特別行動部隊」的戰艦都降下來護衛銀月之心了。

只有銀月之心的話,現場就是純粹的神跡。當數十艘戰艦和上百架戰機出現時,這些只為戰爭而生的人工造物,卻讓畫風變得迥然不同。

白鳥王國的國王像領地被侵犯了的狗一樣反應過來,而且相當煩躁:「這是赤魔的部隊嗎?他們要幹什麼?要替意志帝國佔領我的王國?」

他驚慌的看向銀月之心:「白鳥騎士呢?白鳥騎士是在那上面嗎?我為什麼沒有戰鬥的動靜?他們該守護我,守護這個國家啊1

沒有人回答他,很多貴族已經跑掉了,留下來的也完全不清楚狀況。

銀月之心的月彎平原里,白銀樹冠下,白鳥騎士們終於搞清楚了狀況,包括圍繞銀月之心,即將爆發的戰爭。

不是所有白鳥騎士都像蘇恩娜那樣,認定還在沉睡中的菲妮是白鳥之主,和她一樣敢於直面戰爭的只寥寥可數,最終只有第三白鳥傑內特、十一白鳥夏瑪爾完全站在了她這邊。

「拉普羅斯1

蘇恩娜對白鳥騎士們的態度異常不滿,被蕾婭教育過的拉普羅斯仍然沒跟她站在一起,讓她更憤怒。

拉普羅斯的目光:「我不是白鳥騎士了,可以不做選擇嗎?」

蘇恩娜找上第一白鳥萊因弗特:「老傢伙,連你也還想當鴕鳥,不願認清現實嗎?」

老傢伙失去了失落神力,一下子變得異常蒼老,他顫顫巍巍的道:「我們都不再是白鳥騎士了,我沒有資格替大家做決定。」

所有白鳥騎士,就連勾結奧術師的第六白鳥特莉絲塔,召來秩序教廷的十二白鳥納弗林特,都急切的看向老傢伙,紛紛出聲。

「老傢伙,你是第一白鳥啊1

「我們是被你召集到這裡來,現在事情變成了這樣,你怎麼能不負責任!?」

「我們都聽你的,你得拿個主意。」

白鳥真的來自月女士蘇倫,現在被赤紅神系的魔女奪去了。接下來秩序女神和曙光帝國必將全力以赴,就算奪不回銀月之心,也要毀掉。大戰在即,他們可不想就這麼被赤聯綁上戰常

可赤聯的強大力量擺在這裡,他們也不敢明著抗爭,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老傢伙出面zhuxun。

現在老傢伙撒手不管,他們該怎麼辦?

老傢伙深深嘆氣,無奈的道:「好吧,雖然我們不再是白鳥騎士了,對自己的未來也各有想法,但我們背負的數萬年傳承,讓我們仍然是一個整體。」

周圍的憧憧身影為他這話做了註腳,白鳥騎士們默然無語,認可了這話。

老傢伙繼續道:「白鳥的真相已經揭示,怎麼處置是菲妮……陛下,還有赤聯這邊的事情,我們這些人決定不了。」

他看向一直在旁邊傾聽的李奇:「不過既然戰爭馬上就要爆發,這片土地上的數百萬民眾,正面臨著滅頂之災,我們還是可以做點事情的。」

老傢伙很精明,為白鳥騎士找到了一條出路。

「我們赤聯也是這麼想的,白鳥王國的人民是無辜的,我們對這場戰爭的一個期望,就是不會傷害到他們,這就需要你們出面了。」

李奇認可了老傢伙的提議,這本就是剛才在中央緊急會議上做出的決議。

由白鳥騎士牽頭,以中立身份組織白鳥王國的民眾避難,不必捲入戰火,後面的事情就等到戰爭結束后再說。

這樣的安排讓白鳥騎士們如釋重負,銀白光芒自老傢伙眼瞳中溢出,原本佝僂的身體也站直了,他欣慰的道:「很好,做完這件事,我也可以安心的把白鳥之力傳承給下一代了。」

其他白鳥騎士都驚訝的呼喊乃至阻止他,老傢伙這是在燃燒靈魂了,雖然很細微很溫和,怎麼也得燒個三五年才能徹底熄滅,但他已經給自己的生命提前劃下了休止符。

李奇沒有說話也沒動作,這是老傢伙自己的選擇。

接下來談到具體的撤離方案,老傢伙之所以提到民眾的安全問題,是因為之前赤聯戰艦的那一炮太過恐怖。

銀月之心看起來還不可控,一時半會也升不到多高,以它為中心的區域就是未來的戰常到時候隨便一發炮彈射失,就相當於一髮禁咒落在大地上,白鳥王國有多少人都不夠死的。

這已經不是遷走一點人清空一部分區域的問題,根據神皇堡突襲戰和漢特空礁之戰的經驗,整個白鳥王國,連帶周邊鄰國都成了重度受災區域,必須撤走所有人口。

「你們赤聯是在趁機掠奪人口啊1

第七白鳥,矮人拉莫洛克表達了不滿,現在也就他敢用這種態度說話了:「遷到高聯酋?那地方不就是你們的地盤嗎?」

他提出了符合自己立場的主張:「北方的鐵砧堡很安全,那裡的居住區域大多都在深深的山裡,至少可以遷去一部分1

第四白鳥戈瑞絲趁機主張遷一部分去西北面的飛馬王國,老太太顯然跟飛馬王國上層有緊密關聯,可以藉此事與這些難民奠定自己未來的出路。

第二白鳥,「智者」蓋瓦尼則認為舉國遷移是不現實的,大多數民眾最好還是就地避難。白鳥騎士可以在自己的領地修建地下避難所,容納來不及遷移以及不願離鄉背井的民眾。

這些提議都是服務於白鳥騎士的未來了,撤離民眾的事情儼然變成了白鳥騎士散夥的分贓現常蘇恩娜趁機提出,只要願意,民眾也有權遷去赤聯,這算是赤聯對他們的「補償」。

由蘇恩娜出面討價還價,很快敲定了遷移方案。

把整個白鳥王國劃分成十七個片區,以白鳥騎士領地為中心的十二個片區,由赤聯出物資和工程力量,修建十二座可以容納總計二百萬人的避難所。

每座避難所的規模不一,這由白鳥騎士們自己商定。第六白鳥和十二白鳥因為直接危害過白鳥和赤聯,被赤聯要求禁閉起來,不得參與相關事務,他們的區域也由白鳥騎士組織的「避難會」代管。

另外五個片區,四個片區的民眾分別遷去鐵砧堡、飛馬王國、高聯酋以及赤聯,剩下一個區域則包括了國王和各大貴族的領地,他們可以zyu決定去留。如果願意的話,白鳥騎士會出於「人道主義」考慮,出力加強王都防護,供他們集中避難。

白鳥王國大約有四百萬人口,根據這個方案,二百萬划入白鳥騎士領地,五十萬遷到鐵砧堡和飛馬王國,一百萬遷到高聯酋和赤聯,剩下五十萬將會集中在王都及其周邊區域。

「這是fnli白鳥王國!是叛國1

當老傢伙萊因弗特把這個方案說給國王聽的時候,國王當場爆發,再沒一點對老傢伙的敬畏:「你們就是這麼守護王國的?你們根本不配當白鳥騎士1

「哪怕殺死我,我也不會同意1

蘇恩娜不屑的道:「我們守護的是白鳥,是數百萬與白鳥同在的民眾。不是王國,更不是你這位國王陛下的qunbng。」

萊因弗特的語氣很淡然也很堅定:「國王陛下,我只是來通知你,不是來徵得你的同意。」

非常時期,民眾的遷移全都按區域劃分,沒有志願的餘地,王室顏面什麼的,白鳥騎士哪還會關心。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也不憚於撕下過去數萬年的裝飾,向王室、貴族和民眾正式宣告,白鳥騎士才是這片土地的統治者。

國王左右張望,跟在身邊的貴族都低下了頭,當他看向第八白鳥時,對方微微搖頭。

「所以,白鳥王國就要成為過去了嗎?」

國王悲愴的嘀咕著,然後呵呵笑了起來,笑聲越來越大。

「耶琳,白鳥王國已經成了過去,但白鳥有了新的開始。」

蘇恩娜找到自己的學徒,後者羞慚的低頭不語。

蘇恩娜說:「未來你想走什麼樣的道路,這是你個人的選擇,我不會強迫你。不過現在我們得保護白鳥人,我希望看到你全身心的投入到這樣的事業里。」

「跟這樣的事業相比,個人情感是渺小的,希望你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耶琳依舊沉默,但緩緩的點頭。

………………

由絲絲網路搭起來的保密頻道里,費共中央緊急會議還在進行。

「高聯酋那邊塞二十萬人就行了,全放到布萊德港,那裡始終缺乏足夠的人口輻射各個部落。」

民政負責人史丹眉飛色舞的算計著:「澤塔區常住人口太少,剩下八十萬全拉過去。那裡正好空著很多初級生活設施,做一些補充就能容納下來。」

「把傳送浮空船派過去,移民事務局全力開動,用不到一周就能解決問題。」

說到這他皺起了眉頭:「曙光帝國那邊,恐怕要不了一周就會打過來吧?」

甘比特發了一個立體透視圖,那是從瓦倫丁到白鳥王國,由海平面至兩千公里高空的廣闊空間,其間點綴著若干如島礁般的禁區。

「曙光帝國的反應絕對沒有那麼遲鈍,我相信他們的飛舟已經從紅石或者布萊德起飛了,最多四五個小時就能到達。」

甘比特轉述了海軍和行動指揮部的意見:「不過那只是偵查和襲擾,我們的增援部隊已經在路上了。」

「曙光帝國要組織起足夠的力量殺到銀月之心,恐怕得花上十天半個月。漢特空礁之戰的結果也讓他們明白了,哪怕是在逼迫我們只能面對面dpo戰的惡劣環境下,沒有足夠的數量優勢,他們也打不贏我們,如果是在凈空環境,跟我們的差距更大。」

「而且白鳥王國離他們太遠,龐大艦隊勞師遠征,後勤保障困難,戰力還要調低一級。」

「所以我們推斷,曙光帝國針對銀月之心的大規模攻擊只會在條件成熟時發起,在那之前,除了傳送高階戰力進行滲透突擊,以及用飛舟試探之外,他們的目標應該是控制一處或者幾處空礁,作為主力艦隊在半路上的落腳點。」

圓鉤也在會上,他負責提供情報說明:「曙光帝國的魔法師掌握了用元素爐開闢安全通道的技術,已經深入到空礁內部,發現內部有穩定的小塊陸地,可以存儲物資,也可以讓人員休息。」

「瓦倫丁海灣皇室船廠正在趕工那艘浮空艦,加裝以前沒有見過的武器。我們情報局猜測,等那艘浮空艦上天,同時也控制了相應的空礁,他們就會發起總攻。」

科工委負責人阿圖爾哈了一聲:「我們也剛搞定了禁區魔力亂流的調衡模型,正準備深入到漢特空礁內部。」

「至於戰艦,我們也在趕工箭鯤,看起來我們兩邊是針尖對麥芒了埃」

傳送回貝塔城的塔倫斯塔倫斯凝重的道:「這場決戰的關鍵不是怎麼打敗敵人,是怎麼保護好銀月之心。就算消滅了所有帝國戰艦,銀月之心遭到破壞,我們也是失敗的一方。」

阿圖爾趕緊道:「當然是這樣,所以我們對奇觀工程做了緊急調整,在銀月之心旁邊建造泰格傑爾浮空要塞,作為守護銀月之心的警戒和指揮中樞。」

「我們同時還會啟動蒙特希虛空堡壘的建造工作,就直接在銀月之心上進行,保護它進入空海以及虛空,雖然這是後面的事情了,可我們得未雨綢繆。」

說到這李奇的頭像插入,他好奇的問:「這段時間我沒怎麼跟進技術,不太了解情況。我記得兩個月前我們才突破了一千七百公里的高度,現在就可以開始建造浮空要塞了?浮空爐技術有了什麼突破?」

赫里扎爾作為科工委另一個大佬也出席了會議,他解釋說:「我們在浮空核晶堆疊技術上又有了突破,我們丟開了平方和立方堆疊模式,實現了無限擴展模式的比懷鯰諫Ш凸芾砟芰Φ膞inzh,還是有極限的,但我們的試驗型號可以像是虛靈單元那樣,將接近十萬顆功能核晶融合為一個整體。」

立在銀月之心中心,被命名為「月心平原」的李奇暗暗抽了口涼氣,過去的平方立方堆疊技術被突破了?

「這還是我搞定的呢……」

小紅在他心底自得的道:「過去我們為什麼要用平方立方模式堆疊?不就是因為每個法陣引發的力場波動不一樣,出現魔力相互排斥,效能相互抵消的狀況?」

「就像魔鬼魚運輸機,最初我們用雙相三相架吸收相互之間的干擾。同時用虛靈把若干顆核晶產生的干擾控制在理想的範圍內,得到一個穩定的單元,再將若干單元用同樣的原理融合為一組,繼續向上堆疊。」

「現在我們的虛靈技術更加先進了,就沒必要這麼死板。若干虛靈組成一張調衡網路,監測和調節每個核晶的狀況。這樣堆疊起來,不管是擴展性還是效能都大大加強了。」

李奇恍然,這不就是地球世界馬斯克搞的那種特斯拉電動車的原理嗎,把成千上萬的18650電池堆疊起來,置於一張智能調控網路里管理。

小紅讚許的道:「你也不是一無所知嘛,沒錯,就是這個道理。馬斯克的獵鷹火箭也是靠這種智能調節技術搞起來的啊,一根鑽天猴推力不夠就上九根,靠軟體把九個引擎融合為一體。」

李奇趕緊讚揚她:「居然是你搞出來的啊,我就說你在神座上悶了這麼久,總是沒看到成果,原來是這麼基礎這麼關鍵的東西。」

小紅嘿嘿笑著,感覺整個人都飄起來一樣:「哎呀我只是提了思路,順帶做了點微不足道的……組織工作,實際工作都是虛靈公社、虛靈研究所和我的碼農團們做出來的。」

「虛靈研究所負責綜合需求、寫實現代碼和做測試,碼農團們搞底層開發和程序框架,我就指點一下實現思路。」

她沒忘提李奇的功勞:「虛靈公社起的作用更大,絕大部分人都只是愛好者,技術不高。但他們完成了各類虛靈的底層源魔力場分析,編寫了上萬種不同虛靈的彙編代碼,讓虛靈變成可以套用地球世界計算機技術的單元,這也是體制的勝利1

李奇有些尷尬,好啦咱們就別商業互吹了。

總之看起來突破空海的技術障礙也已經消除了,現在就等實際的極限測試。

「我,回去,飛1

凱瑟琳ch妓n來說,李奇這才知道,她已經爭取到了試飛員資格,第一部「無限聯合模式浮空爐」會裝在她的女王鯊上,由她肩負起第一次突破空海的重任。

也好,未來的銀月之心保衛戰里,凱瑟琳最多也就是個戰鬥員和吉祥物。讓她退居幕後,做更基礎的工作,也算是人盡其用。

這時候會議還在繼續……

原本在宇普西擄閉關」,探詢自己道路的貝弗羅趕回了貝塔城,主持基礎物資生產事務。他做了物資供應的報告,末了有些憂慮的道:「我們的生產和生活能源大部分還是依靠魔晶石,節點爐的供魔網路還沒有完成。考慮到決戰來臨,得優先保證軍事供應,這麼一來,魔晶石的供應會出問題。」

威爾森說:「曙光帝國似乎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魔晶石和神性水晶只在主位面有,帝國的勘探隊和開採隊在地下世界里到處都是,看來我們也得加強地下世界的攻勢,奪取更多礦藏。」

阿圖爾趕緊補充:「不僅僅是魔晶石和神性水晶,我們需要的虛靈也越來越多,現有的各類核晶供應也很緊張,像哈德朗王國西部通往熔火地域的位面縫隙,我們就得控制起來。」

作為新的陸軍負責人,芬恩搓手說:「這是我們陸軍的活,我們保證幹得漂漂亮亮的1

大家討論得很熱烈,從技術、資源、戰略以及戰術各方面看,赤聯和曙光帝國,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必然會爭分奪秒。

李奇看向白銀樹冠,一道道紫金交織的屏障正將白銀樹冠包裹起來,正在裡面沉睡的菲妮如女神般美麗神聖,也令李奇充滿了期待。

………………

天堂山,第二層之上,廣袤的虛空被金光縱橫分隔,構築出一道恢弘至極的位面牆。

牆上蠕動著難以計數的金光身影,那是將靈魂獻祭給了秩序女神的信徒,他們還保留著最基本的意識,燃燒著自己的靈魂,讓秩序神力能如灰漿一樣,將整面牆融為一體。

正是這道牆在分隔虛空,將融合了崩塌的天堂山和煉獄和深淵最底層的虛空隔離,就像將樹冠彎曲著墜入懸崖之下的生命之樹扶正。

只要再有一點時間,一點資源,一點虔誠的靈魂,這面牆就能修補完整。到時候將神座與這道牆融為一體,不僅扶正了天堂山,秩序神座也將成為天堂山之巔,同時也將深淵與地獄永遠隔離。

費恩世界的超凡力量循環就因此回歸正常,在這段信仰扭曲,循環失控的歲月里,自外部滲入費恩,意圖永遠改變費恩的力量,將會在正統的力量循環中被沖刷一荊

計劃本來是很好的,執行得也很順利,儘管那些外來的xi之力在主位面漸漸佔據上風,甚至將祂的凡人化身都消滅了,讓祂無法再像從前那樣可以精確的掌握一個帝國數億凡人,不過那也只是時間問題。

只要趕在xi異端徹底浸染主位面,動搖秩序信仰根基之前修好天堂山,主位面的一切變化都不足為懼。

不過現在,蘇倫的力量被xi異端掌握,即將重現,祂再也坐不住了。

「為什麼事先沒有發現這個銀月之心?」

秩序神座上,自稱海姆的女神質問飄在下方的熾白光影。

「在我們的記錄中並沒有銀月之心的存在……」

熾白光影說:「合理的推斷是,這是在我們創生前,就從蘇倫身上分離出來的部分。」

女神說:「吾已經傳下神諭,讓凡人來解決這個銀月之心,但凡人並不可靠,你們能做到什麼?吾記得你們不僅在星海位面有守衛費恩世界的武器,在空海之上也有類似的武器。」

熾白光影的語調機械漠然:「我們正對銀月之心進行掃描分析,如果確認是外來物質和力量,那就可以動用星海驅逐者。如果不是的話,這種規模的目標,空海炮台無法給予足夠的損害。」

女神冷哼:「也就是說,你們什麼也做不了?」

熾白光影說:「那也未必,等銀月之心浮上空海,合理的推斷是,掌握它的凡人會尋找星港,試圖傳送到星海位面。但那些凡人不可能擁有星港的許可權,必然會遭受防衛設施的攻擊。」

女神語氣更加冷厲:「所以,你們的建議是什麼也不做?它自己就會消失?」

「這就是你們一再受挫,也從未起到守護費恩作用的原因,你們根本不懂得什麼叫主觀能動性。」

「吾不會坐視不理的,現在吾需要你給出建議,如果事情發展到了那一步,就是沒有阻止住銀月之心升上神國位面的話,你們那邊還有什麼後備方案?」

熾白光影沉吟了片刻,說出一個名詞。

秩序女神沉默,許久后說:「這豈不是違背了你們的律條?」

對方說:「所以我們無法做決定,但可以由世界內佔據主導的超凡意志做決定,然後我們執行,這是符合律條的。」

秩序女神點頭說:「那你們做好準備吧,需要的時候吾會下達指令的。」

祂又嗤笑:「真是難以想象,你們居然也學會了這種手段,這可不是人工智慧該有的……操守,這應該背離了最基本的原則埃」

熾白光影轉淡,消失之前留下了一句話:「陛下,我們從未說過自己就是……人工智慧。」

天才本站地址:.。m.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