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我吧 武俠修真

召喚我吧 第413章 謎語之森

作者:悅燃

本章內容簡介:智慧。 在她身後,兩排樹人已經站好,分化的兩隻腳已經重新化為藤莖,扎進身下的泥土裡。 「遠客所謂何來」 雲霄道人身前的篝火是有講究的,否則,等來的就不是詢問而是利箭了。 ...

蘇成笑了笑。

也對

玄月是何等身份,這雲霄道人雖然在此界不凡,但也只是類比築基,如何能入一界之主的法眼

可能因為他的身份和位置,也可能是暗中還有什麼別的牽扯,所以玄月就找上了他,作為向道君介紹此界風土人情的入口。

時間對兩位大能來說都很有限,沒有道理在這麼一個小卒子身上耗費良多,這看也看了,訊息也收集的差不多了,蘇成雖然對神道的興趣盎然,但也不會在玄月面前表露出什麼。

但,就在他暗示可以離開,以前往修士地界的時候,玄月卻神秘一笑,勸道「道君別急,真正的劇目還在後面呢」

後面

蘇成看了眼現場

狂歡已經結束了,以他的眼力,卻看不出這雲霄道人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這後面的劇目又是什麼意思。

玄月既然賣起了關子,他只是簡單的猜了猜,就付之一笑。

也罷,就看看吧

這種細節,對方不敢也沒必要糊弄自己。

第二天,雲霄道人從宿醉中醒來,頭痛欲裂的shenyin一聲。

睜開眼睛一瞧,正躺在村寨最奢華的那個房間。

柔軟的被褥,滿鼻子的脂粉香氣。

不出所料,向兩邊一看。

各有一個面容姣好的二八少女,裸這身子,像八爪魚一般一邊一個的抱著他的手臂。

每個少女臉上,還殘留這一夜風吹雨打的淚痕與春意,好看的眉頭緊皺著,粉嫩的小嘴嘟囔有聲,睡夢中還在軟軟軟糯糯的說著什麼。

這軟香溫玉,這旖旎的風情,雲霄道人一看就感到小腹一陣火熱,一股躁動就在心中升起。

然而他卻臉色一變,氣急敗壞的從床上飛躍起來,半空中捏了個法訣,光芒一閃,一身行頭將穿戴整齊。

落在地上,先時候運功自查,然後就去撫摸自己的臉頰。

良久之後,他才鬆了口氣,狠狠的瞪了床上的兩個少女一眼,轉身就像出口走去。

即將踏出內室的時候,他的神色又是一變,變成熟悉的雲霄道人的神態和身韻。

「道長昨夜可睡的安穩」

房舍外,村中幾個大姓的族長正在等候,見雲霄道人出來,一起堆這滿臉的笑意,上前問道。

雲霄道人惱羞不堪,長袖一掩面容,一根手指對著這些人指指點點。

這些族老沒有任何被迫或者勉強之色,反而像是佔了大便宜一般,一起嘻嘻哈哈。

雲霄一甩袖子,一句話不說,分開眾人就掩面而去。

留下的眾人在身後,一點也不著急,一個個笑的就像個偷食的老狐狸。

不一會,房內又有動靜傳來,卻是兩個二八少女醒來。

「老天保佑,希望雲兒、貂兒能有福氣」,一個中年人聽到房內的咋呼和僕婦的安慰,患得患失的說道。

「哼,一夕之歡就像珠胎暗結,你的心也忒大了些」,另一個中年人吃味的說道。

「一夕不成,就兩夕,兩夕不成就三夕,三夕不成就無數夕左右我家兩個女兒已經是道長的人了,他崇明觀還能反悔不成」

「你,你,得了便宜還賣乖」

「好了」一個老者打斷來人的爭執,吹鬍子瞪眼的說道「一個個好不曉事,還是快想想,怎麼把人送到崇明觀,別叫人退回來才是真的。」

「爹,生米都做成熟飯了,崇明觀難道還能不認」

「難說,難說」老者捻須皺眉,「崇明觀不是從前了,左右十幾座村寨,難保有人不做同樣的打算」

「那又如何,手快有手慢無」

不說院內的謀划和爭執,就說雲霄道人出了房舍,到了小院外的打穀常

陸陸續續的有道人和捉妖人從穀場周圍的房捨出來。

雲霄道人臉色就是一黑。

只見有郎情妾意者

「官人慢走,可別忘了奴奴」

「娘子勿憂,待貧道回山稟明了長輩,一定八抬大轎來迎」

還有「打情罵俏者」

「淫道休走,今日不給老娘一個說法,就鬧上你們山頭,罵上個三天三夜」

「你這潑婦,昨日分明是你用強,今日怎麼就怪起洒家」

「好哇,你個沒良心的,昨日甜言蜜語,只管哄騙了奴家身子,今日吃完一抹嘴就不認賬玉帝在上,我不活了,不活了氨

雲霄道人氣急攻心,聯想自家遭遇,臉色就黑如鍋底

只是這些愚夫愚婦是講不得道理的,況且這些狐朋狗友也不見得有多乾淨,總之,這種糟閹之事,他可沒工夫參與,索性一甩袖子,早飯也不吃了,狐朋狗友也不管了,只對隨身的道童交代幾句,就祭出一張神行符,自管自的去了。

離了這村寨,上了昨日鬥法的山頭,立在那大坑邊緣呆立良久。

半晌摸出個納袋,從中掏出木心,神色變幻幾瞬,就一咬牙,放出珍貴之極的飛鶴,一躍而上,遙遙的飛走了。

來到空中,辨別了一下方位,雲霄道人神色凝重,捏著法訣,操縱飛鶴攀上最高的航速,向一個方位疾馳而去。

這一飛就是七天七夜。

一天夜晚,飛鶴的靈力消耗殆盡,雲霞在一座山頭降落下來,收了飛鶴,小心的收好。

站在山巔向西方眺望。

謎語之森就豁然在望。

何謂謎語之森

卻是一座妖精聚集和繁衍生息的森林。

此行隱蔽,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雲霄道人在山峰上盤恆一夜,做好萬全的準備,才在第二日凌晨走下山來。

一張神行符,日行超過百里,堪堪在符篆之力消耗殆盡的時候,抵達謎語之森的邊緣。

森林的妖精就隱藏在瑩瑩翠翠之間,從外看,根本無從分辨,找不到城市存在的一點蛛絲馬跡。

但云霄道人不以為意。

他先在森林邊緣點燃一堆篝火,就盤膝坐下,捏了法訣打坐等待起來。

到了傍晚,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出現,他睜開眼睛一看,果然,正主出現。

森林活了。

是的活了

太陽一下山,所有的草木像是融為一體,還是有血有肉的、橫在大地上、佔地千餘里的「異形」

一個烏頭老婦從這樣的「異形」中走出,無聲無息,沒有任何徵兆的出現在雲霄身前。

她看起無比蒼老,臉色的溝渠都無法描述她那悠長的年齡。

但她偏偏毫無一絲力量,就像平平常常的一個人間老婦,只是見慣了世間的滄桑,有著歲月沉澱和洗禮的智慧。

在她身後,兩排樹人已經站好,分化的兩隻腳已經重新化為藤莖,扎進身下的泥土裡。

「遠客所謂何來」

雲霄道人身前的篝火是有講究的,否則,等來的就不是詢問而是利箭了。

「貧道與貴部的山熙長老有約,這是信物,此為交易而來」

老婦接過一個藤條編織的令牌,放在額頭輕輕一觸,展顏笑道「交易何物」

雲霄道人這才從納袋中掏出那顆木心。

說來也是奇怪,明明已經身損,這木系抵達這裡之後,卻在神奇的、以一種無法想象的速度恢復著。

就像枯木逢春,這不,焦黑的外表已經被翠綠說取代,表面甚至探出兩枚嫩芽。

純凈和濃郁的木氣,無比清醒,自然是醒目之極。

老婦見了,也不見如何動容,「交換何物」

雲霄深吸一口氣,試探說道「長生苔」

老婦聽了還沒如何,身後的樹人卻是勃然大怒,七八丈高的身軀一陣搖動,糾結而粗大的樹枝合攏起來,就像個巨人一般,像是要將雲霄道人拍死。

「慢,慢,慢,是貧道記錯了,記錯了,不是長生苔,不是長生苔」,雲霄道人連連擺手,急切的喊道。

老婦微微一笑,「客人的記性不好,那就請再說一遍。」

「呵呵」雲霄道人尷尬的一笑,過後有些不情願的說道「就交換在雲階樹蔓上修行數日吧」

老婦笑容不該,一抬手制止了樹人們的憤怒,說道「數日是幾日」

雲霞眼珠子一轉,打了哈哈說道「這個總要又所得才是,要不,以這顆樹心的價值,潑不償失了」

「貴客說笑了」老婦的笑容漸漸的冷了下來,就像開裂的松樹皮漸漸的合攏,無法形容的蒼茫與古樸之意渲染開來,雲霞道人心中一凜,暗道壞了

前幾次交易,這老婦可不是這樣的。

難道不是她

有可能

這些森林妖精,看起來都一個模樣,要想從相同類屬中分辨出他們不同的個體,非得是對他們無比了解和熟悉才行。

以前交易的那個老婦,浪漫天真,瞧著明明不小的,可心智單純、思維直接,與眼前這人有著天壤之別。

「這樣吧,就以七天為限,雲階的樹蔓就借貴客暫居幾日,如何」

既然不是同一個人,雲霞道人以往的經驗就不管用,無可奈何之間,想到自己背負的秘密使命,只能點頭答應。

「那貴客就隨我來只是其中的禁忌,還請仔細小心才是。」

老婦的話音一落,幾隻似馬非馬、似鹿非鹿的野獸,就拖著一輛像是用南瓜製成的馬車,奔跑出來。

馬車在篝火前聽聞,幾隻畜生長嘶一聲,前蹄高高抬起,轟的一聲,跺在地面上

雲霞道人的臉皮抽搐了一下,無法可想,只能在老婦的監視下閉上眼睛

下一秒,就有無數藤蔓從車廂中延伸出來,將雲霞道人團團包裹,然後又拖入馬車之內。

謎語森林的禁忌之一所有外人,都不能接觸任何森林內「未經允許」的事物,哪怕是聞,哪怕是看

實際上,現在的雲霞道人已經被囚禁了。

馬車啟動的時候,隨在身後的蘇成和玄月顯出身來,若有所思的看著馬車即將步入謎語之森。

「界主大費周折,就是為了進入這片森林」

蘇成說道。

「錯」玄月微笑回答,「是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進入這片森林。」

蘇成失笑,道「以界主的本事,在這小世界還需要如此顧忌」

玄月輕笑一聲,說道「道君大可以親身嘗試一下」

蘇成的眉頭皺了皺,點了點頭。

「道君請,這劇目要在這森林內上演,看過這出大戲之後,玄月的任務就完成了,道君應該對此界的風土人情有了直觀的認識。」

說完,憑藉種在雲霄道人身上的秘法印記,兩人隨著馬車,一起步入了這座奇異的森林。

一步跨越進去,沒想到就換了一副天地。

明明是黑夜,卻像是進入到一座童話般的世界里。

無比的溫潤,無比的和諧,無比的和緩,無比的溫暖這些氣息,這些光線,讓整個森林都沐浴在童話般的光線和氛圍內。

晶瑩剔透的露珠,飛來飛塞,跳躍在枝頭的松樹,蜿蜒在草叢中青蛇啊,不對

蘇成的臉色一變。

一旦警惕,眼前的畫卷就轟然破碎。

真正的謎語之森才在眼前展開。

漆黑的夜依舊。

螢火蟲似的光點,密布在高樓大廈般的樹叢中。

無數種類、面目的妖精上上下下。

還有獸車在半空,行駛在縱橫交錯的道路上,來往於一個個巨樹構成的群落之間。

「道君可是感受到了」

蘇成點頭。

「此界雖小,卻不是沒有奇異之處,這森林還有這些妖精,自有一套自保的秘法。蠻力闖入容易,但驚動了他們,後面的好戲就不容易上演了,生生的敗壞了興緻。」

「所以才找了這雲霄道人」

「然」

「為何是他」

「呵呵」玄月輕笑,「這些妖精對修士的防範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也只有神道中人才有機會接觸。」

「噢」

蘇成有些明白了。

「而且,這顆棋子的作用還不止於此。」

「我很期待」

「不會讓道君失望就是。」

兩人相對一笑,一同舉步,沒有驚動一草一木,就隨著馬車向森林深處走去。

至此,濃郁的異域風情,完全迥異的異類智慧文明,就像一副神秘的畫卷,在蘇成面前徐徐展開。

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