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413章 謎語之森

作者:悅燃  |  更新時間:2018-06-14 00:50  |  字數:4767字

蘇成笑了笑。

也對

玄月是何等身份,這雲霄道人雖然在此界不凡,但也只是類比築基,如何能入一界之主的法眼

可能因為他的身份和位置,也可能是暗中還有什麼別的牽扯,所以玄月就找上了他,作為向道君介紹此界風土人情的入口。

時間對兩位大能來說都很有限,沒有道理在這麼一個小卒子身上耗費良多,這看也看了,訊息也收集的差不多了,蘇成雖然對神道的興趣盎然,但也不會在玄月面前表露出什麼。

但,就在他暗示可以離開,以前往修士地界的時候,玄月卻神秘一笑,勸道「道君別急,真正的劇目還在後面呢」

後面

蘇成看了眼現場

狂歡已經結束了,以他的眼力,卻看不出這雲霄道人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這後面的劇目又是什麼意思。

玄月既然賣起了關子,他只是簡單的猜了猜,就付之一笑。

也罷,就看看吧

這種細節,對方不敢也沒必要糊弄自己。

第二天,雲霄道人從宿醉中醒來,頭痛欲裂的"shenyin"一聲。

睜開眼睛一瞧,正躺在村寨最奢華的那個房間。

柔軟的被褥,滿鼻子的脂粉香氣。

不出所料,向兩邊一看。

各有一個面容姣好的二八少女,裸這身子,像八爪魚一般一邊一個的抱著他的手臂。

每個少女臉上,還殘留這一夜風吹雨打的淚痕與春意,好看的眉頭緊皺著,粉嫩的小嘴嘟囔有聲,睡夢中還在軟軟軟糯糯的說著什麼。

這軟香溫玉,這旖旎的風情,雲霄道人一看就感到小腹一陣火熱,一股躁動就在心中升起。

然而他卻臉色一變,氣急敗壞的從床上飛躍起來,半空中捏了個法訣,光芒一閃,一身行頭將穿戴整齊。

落在地上,先時候運功自查,然後就去撫摸自己的臉頰。

良久之後,他才鬆了口氣,狠狠的瞪了床上的兩個少女一眼,轉身就像出口走去。

即將踏出內室的時候,他的神色又是一變,變成熟悉的雲霄道人的神態和身韻。

「道長昨夜可睡的安穩」

房舍外,村中幾個大姓的族長正在等候,見雲霄道人出來,一起堆這滿臉的笑意,上前問道。

雲霄道人惱羞不堪,長袖一掩面容,一根手指對著這些人指指點點。

這些族老沒有任何被迫或者勉強之色,反而像是佔了大便宜一般,一起嘻嘻哈哈。

雲霄一甩袖子,一句話不說,分開眾人就掩面而去。

留下的眾人在身後,一點也不著急,一個個笑的就像個偷食的老狐狸。

不一會,房內又有動靜傳來,卻是兩個二八少女醒來。

「老天保佑,希望雲兒、貂兒能有福氣」,一個中年人聽到房內的咋呼和僕婦的安慰,患得患失的說道。

「哼,一夕之歡就像珠胎暗結,你的心也忒大了些」,另一個中年人吃味的說道。

「一夕不成,就兩夕,兩夕不成就三夕,三夕不成就無數夕左右我家兩個女兒已經是道長的人了,他崇明觀還能反悔不成」

「你,你,得了便宜還賣乖」

「好了」一個老者打斷來人的爭執,吹鬍子瞪眼的說道「一個個好不曉事,還是快想想,怎麼把人送到崇明觀,別叫人退回來才是真的。」

「爹,生米都做成熟飯了,崇明觀難道還能不認」

「難說,難說」老者捻須皺眉,「崇明觀不是從前了,左右十幾座村寨,難保有人不做同樣的打算」

「那又如何,手快有手慢無」

不說院內的謀劃和爭執,就說雲霄道人出了房舍,到了小院外的打穀場。

陸陸續續的有道人和捉妖人從穀場周圍的房捨出來。

雲霄道人臉色就是一黑。

只見有郎情妾意者

「官人慢走,可別忘了奴奴」

「娘子勿憂,待貧道回山稟明了長輩,一定八抬大轎來迎」

還有「打情罵俏者」

「淫道休走,今日不給老娘一個說法,就鬧上你們山頭,罵上個三天三夜」

「你這潑婦,昨日分明是你用強,今日怎麼就怪起洒家」

「好哇,你個沒良心的,昨日甜言蜜語,只管哄騙了奴家身子,今日吃完一抹嘴就不認賬玉帝在上,我不活了,不活了啊」

雲霄道人氣急攻心,聯想自家遭遇,臉色就黑如鍋底

只是這些愚夫愚婦是講不得道理的,況且這些狐朋狗友也不見得有多乾淨,總之,這種糟閹之事,他可沒工夫參與,索性一甩袖子,早飯也不吃了,狐朋狗友也不管了,只對隨身的道童交代幾句,就祭出一張神行符,自管自的去了。

離了這村寨,上了昨日鬥法的山頭,立在那大坑邊緣呆立良久。

半晌摸出個納袋,從中掏出木心,神色變幻幾瞬,就一咬牙,放出珍貴之極的飛鶴,一躍而上,遙遙的飛走了。

來到空中,辨別了一下方位,雲霄道人神色凝重,捏著法訣,操縱飛鶴攀上最高的航速,向一個方位疾馳而去。

這一飛就是七天七夜。

一天夜晚,飛鶴的靈力消耗殆盡,雲霞在一座山頭降落下來,收了飛鶴,小心的收好。

站在山巔向西方眺望。

謎語之森就豁然在望。

何謂謎語之森

卻是一座妖精聚集和繁衍生息的森林。

此行隱蔽,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雲霄道人在山峰上盤恆一夜,做好萬全的準備,才在第二日凌晨走下山來。

一張神行符,日行超過百里,堪堪在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