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142章 魔族之主

作者:頭髮掉了  |  更新時間:2019-01-16 02:55  |  字數:2699字

魔域中的動靜,許峰也察覺到了,望向魔海的方向微微皺眉;

原本以為,這個宇宙中,只會有一個不朽者的存在,因為一個宇宙也只能承載一名不朽者,再多的話,整個宇宙都要坍塌毀滅。

但是沒想到,在魔域深處,竟然還有一位擁有和許峰不相上下實力的存在,這讓許峰感到很是驚訝。

「竟然還有一位不朽者存在,這個世界到底想要做什麼?」許峰心中暗道:「難道它就不怕,兩名不朽者爭鬥起來,會將整個世界都撕扯開嗎?」

成為不朽者之後,許峰隱隱感到,自己所在的這個宇宙太小了,似乎自己只要一伸手,就能將世界扯出一個大洞。

就在這時,魔域方向,又傳來一聲咆哮,這次的咆哮,目標只是許峰一人,也只有許峰能夠感受到這聲咆哮中傳來的憤怒和勃勃戰意。

「哼,來戰!」許峰冷哼一聲,厲聲喝道,聲波如電光一般,剎那間傳遍整個宇宙,所有生物只感覺一陣毛骨悚然,全都跪拜在地,很多野獸四肢著地,不斷發出哀嚎,恨不得將整個身體,都縮進地里。

身影如電,許峰直接扯開一道時空縫隙,從宇宙中鑽了出去;

宇宙外,是無盡罡風,哪怕是宇宙極強者,在這裡要不了一時三刻,也會被這罡風給刮的身死魂消。

此時許峰就站在獵獵罡風之中,腳下是厚重的宇宙胎膜,一望無際,在這宇宙胎膜上,有無數細小的黑點,就好像蟲蛀一般,整個宇宙都散發出一股濃郁的腐朽味道,就好像一顆已經被蟲蛀的爛果子一般。

「我到底渡過了多少歲月,為什麼這個宇宙看起來已經如此腐朽了?」望著滿目瘡痍的宇宙胎膜,許峰心中暗道。

就在這時,一名頭頂上長著一對彎角,渾身披著赤金色的鱗片,赤裸著上身,擁有四隻手臂的男子,撕扯開宇宙胎膜,鑽了出來。

這名男子渾身散發著濃郁的魔氣,滿臉猙獰之色,金色的豎瞳中,滿是仇恨的怒火,盯著許峰大聲咆哮起來。

「欺騙,欺騙,宇宙意志,你騙了我!」這名男子憤怒的咆哮:「毀滅,我要將這個宇宙整個毀滅掉,哪怕同歸於盡!」

許峰根本不知道對方在說些什麼,不過聽起來,似乎是宇宙意志欺騙了他,導致他現在產生了滅世的想法。

「來戰!」許峰右手一揚,飛劍透體而出,此時的飛劍,通體晶瑩如玉,說是武器,還不如說是一件藝術品。

「盪劍!」許峰手握飛劍,輕輕一揮,這一劍,是將盪劍十三式完全融合,凝聚出的一劍,這一劍甚至連盪劍宗都沒有,是許峰在突破成為不朽者之後自己領悟出來的劍法,名為盪劍,實際上和盪劍宗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一劍,浩浩湯湯,大氣磅礴,就連腳下的宇宙胎膜,似乎都感受到這一劍的威力,開始微微抽動起來,這一劍宛如霹靂一般,朝著對面男子飛去。

轟~

赤裸著上身的這名魔族男子,竟然硬生生的用身體抗住了這一劍,劍氣劈砍在他的身上,赤金色的鱗片亂飛,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出現在他的胸腹,差一點就要將它劈砍成兩半。

紫黑色的血液噴涌而出,一劍劈砍在身上,魔族男子並沒有露出痛苦的神色,反而露出解脫般的舒爽。

「宇宙意志的走狗,你早晚也會是我這樣的下場,被封印起來,吸躲力量,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哈」魔族男子哈哈大笑,直接伸手揪住自己的一支彎角,狠狠一掰。

「啊~」一聲壓抑不住的痛苦聲響了起來,魔族男子竟然直接掰斷了自己的一支彎角,握在手中,紫黑色的鮮血,淡金色的骨髓從斷角處慢慢流了出來,魔族男子竟然毫不在意,揮舞著這根彎角,狠狠的朝前一刺。

剎那間,許峰竟然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脅,朝著自己迎面撲來,身影一閃,直接撕開了身體周圍的時空,頓時天空中出現了道道殘影,許峰的本體,躲藏進了時空深處。

「刺啦」一聲尖銳的嘶鳴,許峰所在的位置,出現了一道血痕,就連腳下的宇宙胎膜,也被撕開了一道數十丈的口子,不一會的功夫,宇宙胎膜傷口處,就噴湧出大量赤紅色的血液。

而許峰此時,也出現在了數百丈外的地方。

出現的一瞬間,許峰忍不住摸了下臉頰,此時的臉頰上,竟然出現了一道血痕,慢慢滲出淡金色的血液。

「竟然沒有躲掉?」許峰驚訝道。這一招是融合了他所有躲閃技能,並且加入了一些空間本源之力才領悟出來的瞬移技能,

再進入時空的一瞬間,時空之力就會展開一道防禦網,將許峰牢牢護住,根本不可能會有受傷的風險。

但是現在,許峰卻是真的受傷了,哪怕這傷口極小,但卻也觸及到了他這一招的根本。

「宇宙之血,哈哈,你這個biǎozǐ也會流血嗎?」魔族男子理也不理許峰,就好像許峰是無關緊要的螻蟻,反而盯著宇宙胎膜傷口處滲出的血液,哈哈大笑起來。

宇宙胎膜堅韌無比,就算許峰能夠撕扯開鑽出宇宙,但實際上也只是用強大力量打開了一道通道而已,並沒有傷及宇宙胎膜。

就算許峰想要對宇宙胎膜造成傷害,恐怕也要凝聚全身力量才行,絕對做不到對面這名魔族男子的輕鬆愜意。

「對方實力在我之上!」許峰臉上露出了慎重的神色。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魔族男子揮舞彎角,竟然朝著宇宙胎膜狠狠划去,不一會的功夫,宇宙胎膜表面,橫七豎八的出現了大量傷口,每一道傷口都有數百丈,甚至數千丈長,雖然對於宇宙胎膜來說,這長度並不算什麼,但是每一道傷口都極深,不斷噴湧出赤紅色的鮮血。

很快,放眼望去,觸目所及之處,全是一片赤紅色的鮮血,在不斷翻滾沸騰,而那名魔族男子,仍然不停的攻擊著宇宙胎膜,似乎是想要將宇宙胎膜徹底毀掉。

「特殊任務:擊殺魔族之主!任務說明:擊殺已經瘋癲的魔族之主,阻止他繼續破壞宇宙胎膜。任務獎勵:一枚不朽者之心;任務失敗懲罰:抹殺!」

冰冷的機械聲,再次在許峰耳邊響起,讓許峰感到一股寒意從後背直衝腦後,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怎麼可能,盪劍宗時,斬靈大陣已經將我和地球之間的關係全部斬斷,系統從此也從我的身體里脫離出去,那個零號是我上一世帶回來的,根本不可能和這個宇宙產生任何聯繫,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許峰渾身微顫,腦海中無數個念頭快速閃動。

「零號,到底是怎麼回事?」許峰在心中大吼道。

沉默……

片刻後,那個冰冷的機械聲,有在腦海中重複了剛才的任務。

「宇宙意志,原來這一切,都是它在背後操控!」剎那間,許峰似乎明白了什麼,猙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狠厲。

望著對面瘋癲攻擊宇宙胎膜的魔族之主,許峰似乎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