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地球人狠

還是地球人狠 第三百零八章 夢想是永遠不會結束

作者:劍舞秀

本章內容簡介:球,但阿瑞斯雖然被困住卻能夠控制漫天亂飛的大劍將火球一個個的全部擊落。任憑他怎麼變換火球的飛行軌跡都無法躲開那些大劍的追擊。 「以前怎麼沒發現這種攻擊方式弊端這麼大1餘浩無能為力的嘆了口氣,火...

什麼叫做女神?

聽到這個詞是不是腦袋裡會有這麼一個畫面,不用太多飾品點綴就是人群中的焦點,完美的身材,傾國傾城的臉蛋,無須多麼華麗的衣服就讓人覺得高貴不可侵犯,嗯,背景可以是山林、可以是大海、可以是聖殿、甚至是硝煙瀰漫的戰場!

可如果這個畫面中的女神手中抄著一口平底鍋會怎麼樣?

「嘶!啊,辣眼睛1黑白捂臉狂笑,這特么三秒鐘從女神變女銷售啊,還是那種電視里對著你吼不要998的那種!

叮叮噹噹的一陣亂敲,這也許是阿瑞斯這輩子打過最奇葩的戰鬥了,縱橫宇宙這麼多年就沒見過拿平底鍋當武器的。該說地球玩家腦洞大嗎?

龍紋鏊只是奇幻物品,而雅典娜的守護則是神器,從等級上說龍紋鏊這輩子是別想打破盾牌了,可是從龍紋鏊的特殊屬性來看,這玩意兒是所有生靈的剋星,只要拍上一下絕對可以讓你爽到不能呼吸。

尤其是剛剛已經嘗到苦頭的阿瑞斯,這輩子都沒有像今天這麼打過架,明明對方實力不如自己,明明對方武器沒什麼殺傷力,但是對那武器的警惕卻遠遠超過任何神器刀劍了。難不成這平底鍋是地球人用來執行酷刑的?

砰!也許是阿瑞斯太過將注意力放在了龍紋鏊上,所以一不留神就被黛安娜踢中了左肋,巨大的力量直接將其踢上了房頂,而黛安娜也緊隨其後。

黑白見狀只能駕駛著芬里爾狼在廢墟與牆壁上各種借力然後躍上房頂,這個操作就很騷了,雖然這很不符合物理定律,但在遊戲中他那滿級的駕駛技術就是定律。只可惜當黑白上了房頂時卻發現兩人已經打到飛機場那邊了,這也是為何等余浩到基地內部探查的時候沒有聽到什麼動靜了。

就像之前說的,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原本說好的分開作戰,結果一個兩個的都開始往機場跑,而最開始挖地道潛入機場破壞飛機的斯蒂夫等人此時已經懵逼了。..

一下子來這麼多大佬,讓我們很絕望啊!

最先到的還是毒藥博士那伙士兵,只不過雖然這批士兵中不乏強化戰士,但面對守護者部族與刺客聯盟的高手,他們並沒法佔據什麼上風。而此時斯蒂夫等人已經破壞了好幾架飛機。

一個已經被各方勢力拋棄的將軍會有多少飛機?真不少,不算太大的機場竟然挺著整整一隊十二架飛機!也不知道是魯登道夫早就留了後路,還是說真的偶然。

斯蒂夫眾人貓在一批還沒有被運上飛機的毒氣彈之後,那些強化士兵也因此有些束手束腳無法形成火力壓制,只能一個個不要命的衝鋒,生生將現代化戰爭打成了冷兵器鬥毆。而他們就沒有這些問題了,站在毒氣彈之後各種反擊,看起來也是挺騷的。

毒藥博士眉頭緊鎖,毒氣彈的威力很大,都是用來轟擊城市的,這要是在這裡引爆了,那整個機場沒人能夠倖免。早知道這夥人如此臭不要臉,就應該先製造解毒劑才對。

轟!就在毒藥博士一籌莫展的時候,基地方向射下兩道黑影。阿瑞斯和黛安娜終於打到了這裡,阿瑞斯第一眼就看到了躲在毒氣彈後面的斯蒂夫等人,揮手就是一道氣浪將那堆毒氣彈掀翻了。

毒藥博士的心頭一跳,太莽了吧!

噹噹,毒氣彈翻滾著觸地,觸發引信起效瞬間炸出一團綠色的霧氣,毒霧迅速擴散似乎眨眼就能將所有人淹沒。

而阿瑞斯卻似乎早有準備,金屬碎片在空中凝聚成一把大劍,劍刃揮擊在空中擦出一片火浪,那濃厚的綠色毒霧瞬間就被點燃焚燒一空。

「讓所有飛機起航1阿瑞斯像是做了什麼不值一提的小事般喝道。

毒藥博士愣了一下慌忙命令手下都去駕駛戰機,不遠處重新站起的斯蒂夫等人見狀只能也跟著道:「分開行動,不能讓他們將飛機開起來!還有火可以剋制毒氣1

遠處的毒藥博士聞言頓了一下,其實毒氣雖然可燃但並不是太怕火,但剛剛一堆毒氣彈爆炸使得毒氣太過密集了,這就像是一桶汽油和平攤在地面的一層汽油似的,雖然汽油的質量數量不變,但前者會爆炸後者只會慢慢燃燒。

阿瑞斯和黛安娜打的難分難解,只要張眼睛的就能看出來一時半會是分不出勝負了,於是整場戰鬥的關鍵又集中在了毒氣彈上。一方想要開飛機,一方拚命阻止,使得整個現場各種混亂。

雙方從飛機外打到了飛機裡面,在外面時因為強化戰士的數量多而佔據優勢,但在飛機內部由於空間狹小反倒是斯蒂夫一方佔據了優勢。

守護者部族的人本身就是刺客兄弟會的分支,再加上平時對抗的都是神秘側力量,這巷戰與單打獨鬥都是常事,一旦進入機艙這種狹小的環境里,數量就很難發揮作用,而守護者部族的戰士則開始各種武器暗器的瘋狂輸出。

同樣,刺客聯盟的人單獨出任務都是常態,隨便將刺刀往手槍上一裝,那種夾雜著子彈與刀刃的格鬥技術信手拈來,而強化戰士們雖然身體素質變強了,可在殺人技術上要比真正刺客差的遠。

一時間明明強化戰士的數量更多,可戰局卻僵持了起來。而毒藥博士眼睜睜看著一堆強化戰士排著隊上飛機打架的可笑畫面,氣的都快將頭髮薅禿了。

「你們兩個等什麼?快上啊,只要有一架飛機的毒氣彈投擲出去了,那阿瑞斯就能夠實力大漲1毒藥博士氣急敗壞的推了卡爾和重吾一把。

兩個一直划水的傢伙無奈的對視一眼,紛紛各自跑進了一架飛機中,不一會兒就有兩個刺客聯盟和守護者部族的NP被扔出來,不過他們也知道這是自己人,所以被扔出來后也沒想著再上而是跑向了其餘飛機。

這個時候魯登道夫也終於來到了機場,一眼就看出了關鍵,兩條有力的臂膀一劃拉就將雙方的NP都彈飛了,接著迅速坐進駕駛艙,嗡嗡嗡的就開始啟動飛機。

「槽!這貨怎麼過來了1斯蒂夫雙眼通紅,這強化戰士一時間還能頂住,可魯登道夫的強大可不是他們能夠阻止的。

「哈哈哈!吾神萬歲1魯登道夫彷彿感受到了斯蒂夫等人的無奈,囂張的哈哈大笑。

而等到黑白再從基地房頂下來的時候,魯登道夫的飛機已經上天了。

「現在怎麼辦,你有打飛機的辦法嗎?」斯蒂夫焦急的來到黑白身邊,他往魯登道夫來的方向看了一眼,根據計劃是詹姆斯等人負責攔住魯登道夫的,但是現在魯登道夫來了,詹姆斯等人不會出事吧?

黑白眉頭微皺卻是轉眼就不關注了,「先阻止其餘飛機起飛,至於魯登道夫自然有人對付1

斯蒂夫聞言徹底懵逼,這是什麼意思?解決不了就不浪費腦細胞嗎?

黑白卻沒有任何解釋的想法,轉身騎著芬里爾狼就朝著黛安娜與阿瑞斯的戰場衝去,最開始他提議找一個寬敞的地方打鬥是因為他的招數也需要一定的施展空間。只是機場太過混亂了,對於誰來說都不是一個好地方。不過阿瑞斯顯然不是估計手下性命的那種人。

低頭在屬性面板上瞄了一眼,他一直在放任饕餮獸王生產子獸,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在戰場上吞噬的能量已經全都耗盡了,而子獸數量也最終停在了一千零一十九的數字上。這是個很有意思的數字,去除那些送信和偵查的子獸,再減去原本就存著的子獸,新生產的子獸數量恰巧是一千隻,也就是說,一千隻子獸的能量才夠誕生一隻饕餮守衛。

了解了這個換算公式之後,黑白便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來調整戰術了。子獸雖好,但在大規模的戰鬥之中,這一千多隻子獸根本都不夠軍隊塞牙縫的,就算用來形成巴蛇軍陣也不過是增加了他個體的實力,在戰場上人家幾發導彈過來怕是就能讓他涼透了。

但守衛不同,那種免疫科技武器傷害的設定完全是他在現代化戰爭中的保命本錢。所以等這次打完阿瑞斯之後,他打算讓獸王再吃掉子獸然後生產守衛。

至於現在,他要讓阿瑞斯嘗嘗用一千隻子獸製造的巴蛇軍陣的厲害!

嗷!

狂暴的獸吼彷彿穿雲裂石般聲震百里,一隻只猙獰的饕餮子獸出現在黑白身邊,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它們撒開四肢瘋狂的隨著芬里爾狼狂奔。橙光璀璨,無數饕餮子獸化作幻影紛紛融入黑白體內,一條足有五米直徑的黑色巨蟒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

長長的身軀盤旋而起狠狠落下,血盆大口中深邃的黑暗看得阿瑞斯一陣白眼,又特么是你,這次我可不會被你嚇到了!

阿瑞斯身形展開在空中幾個折向將大劍斬向蛇頸,還未等擊中卻感身後巨風呼嘯,巴蛇尾巴好像早就等候多時了一般狠狠抽落下來。

砰!大劍與蛇尾撞擊在一處,一道肉眼可見的氣浪炸開,阿瑞斯滿頭銀髮飛揚,整個身形跟著撞進地面,一個半米多深的大坑就這麼被砸了出來。

「咦?升級了?」阿瑞斯並沒有傷的太重,只是有些驚訝,之前那一次的巴蛇軍陣除了能夠使用出巴蛇的特殊能力外,無論是身體還是力量都不值一提。但是這一次不同,這麼龐大的力量雖然仍舊達不到上古異獸的程度,但也有資格跟他對抗了!

巴蛇嘶吼一聲望著坑裡的阿瑞斯眼神里充滿了不屑,甚至得意的彷彿跳舞般扭動身子,那樣子騷的不行。

阿瑞斯嘴角抽了抽,人家都是戰前或戰後嘲諷,你這可倒好,還沒等怎麼樣的就如此亂拉仇恨。這就跟電競比賽的時候不停放垃圾話一樣,是會讓裁判紅牌罰下的!

嘲諷過後,巴蛇尾巴當空落下,砰轟一聲巨響,地面被生生砸出一道十幾米長的大溝。有一千多隻子獸形成的巴蛇軍陣,其身體硬度足以跟前陣子打的怪獸相比了。

阿瑞斯身形翻滾躲開尾抽,尚未站穩卻見黛安娜持著龍紋鏊追擊而至,叮叮噹噹一陣猛拍,阿瑞斯揮劍抵擋同時將盾牌甩向身後,見機咬來的巴蛇不可避免撞上盾牌。

嗡!一面金光形成的巨盾好似一堵牆似的將巴蛇擋祝

巴蛇眼中露出不耐煩,但無論是頭撞尾抽還是利用巴蛇的吞噬能力似乎一時半會都攻不破盾牌的防禦。

而阿瑞斯則非常龜慫的就躲在盾牌身後,用凝聚出來的雙手大劍開始跟黛安娜對戰械鬥,作為一個尚年幼的女戰士自然在戰鬥經驗上無法跟阿瑞斯背後的大佬靈魂比,一時間卻是陷入了下風。

「我來幫你1

鏖戰之時余浩的聲音傳來,酒吞葫蘆噴射的金色火球一發發連續不斷的朝著阿瑞斯射去,阿瑞斯卻僅僅是眉頭微皺,揮手間無數金屬凝成的大劍浮於半空,準確的擊落一發發火球,爆炸一時間在半空連成片。

「這傢伙這麼猛?」余浩的臉色有點不爽,他不是在誇阿瑞斯,而是在說黑白,他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巴蛇軍陣。他完全不理解到底是什麼技能竟然能夠讓一個玩家化成怪獸巨蛇?既然有這種技能為何黑白還是級呢?難不成這能力來源於外物!

就在阿瑞斯這邊一時半會不可能決出勝負的時候,另一邊的戰場就顯得非常重要了,先不說斯蒂夫等人還在跟毒藥博士的人爭飛機,已經飛到天上的魯登道夫卻是也遇到了麻煩。

只見兩架飛機不停的向他靠過來,魯登道夫見狀笑道:「哈哈哈,想不到你們竟然比我還快,嗯,你們準備將毒氣彈投向哪裡?我很喜歡巴黎這個浪漫之都,就讓我給那些當街擁吻的男女們點驚喜吧,哈哈哈1

魯登道夫等了一會兒沒有等來其它兩架飛機的回應,眨眨眼奇怪的嘀咕道:「我記得無線電干擾已經停止了吧?」卻見旁邊的兩架飛機竟然還在靠近,不由叫道:「喂喂,你們離我太近了,靠1

轟!

兩架飛機將魯登道夫的飛機狠狠的夾在了中央,飛機啊相撞后發生劇烈爆炸,毒氣彈內的綠霧甚至還沒有散開就被焚燒一空了,而不遠處的空中兩朵降落傘緩緩下降著。

重吾捋了一下在風中狂舞的紅髮,「切,還想去炸巴黎,這怨念是有多大啊1

卡爾好笑的搖搖頭,「這大概就是單身狗的怨念吧,果然很可怕呢1

啊啊啊啊!

就在兩人閑聊的時候,一個人影從天上急速墜落,正好路過兩人眼前,「你們兩個叛徒,我絕不會放~過~你~們~噠!!1

重吾眨眨眼,轉頭問道:「剛剛那個不帶降落傘就往下掉的人是魯登道夫嗎?」

卡爾聳聳肩,「沒看清,沒注意,無所謂1

黑白余浩黛安娜現在牢牢纏住了阿瑞斯,以至於他完全抽不出手去幫助那些強化戰士,倒是巴蛇的尾巴時不時的在德軍士兵中掃一下,而詹姆斯和維克多也趕來之後,這些強化戰士就更沒法佔領飛機了。

這一切看在毒藥博士的眼中,心裡焦急上火愣是想不出來主意,到底問題出在哪裡,為何戰況突然就直轉之下了?這……

正思考間突然間遠處一個渾身沒啥布片遮擋的壯漢奔跑過來,毒藥博士冒著長針眼的可能細細望去,卻是已經先一步落地的魯登道夫!

強大的身體素質不光讓他在爆炸中存活更是連高空墜落也沒能要了他的命,不過他不會傻到真在地上等重吾和卡爾降落報復,現在還是先開飛機投毒氣彈才是真格的。

魯登道夫頂著無數火力就又衝上了一架飛機,在進入飛機之前還扯著嗓子吼道:「重吾和卡爾是叛徒,你們要小心1接著再次開動飛機準備起飛。

毒藥博士聞言愣了一下,接著恍然大悟,「是他們偷偷換了情報1

魯登道夫的話自然也被激烈對戰的阿瑞斯聽到了,一股難以平復的怒火騰的一下就起來了,「你們人類如此不知好歹嗎,我明明待你們不薄,為何要背叛我?太過分了1

剛剛掛著降落傘落地的卡爾和重吾身體突然間一陣,重吾臉色瞬間白了一個色度,接著苦笑道:「阿瑞斯收回了他的神力,我又弱了。」

而卡爾也無奈的聳了聳肩,混沌之刃噹啷一聲掉落地面,上面隱隱的紅光已經消退,徹底變成了兩把破銅爛鐵,腐蝕的樣子估計連收廢鐵的小販都不願意撿。

暴怒之後的阿瑞斯顯然威力爆表,也許是因為收回了卡爾和重吾身上的神力原因,總之久攻不下的眾人突然間感覺吃力了。

嗡嗡嗡!魯登道夫駕駛的飛機開始在跑道上啟動,斯蒂夫剛要去卻見詹姆斯和維克多已經上去了,仔細一想,他們能夠自愈倒是沒有更好的人選了。

只是詹姆斯與維克多顯然並沒有斯蒂夫認為的那麼靠譜,每過多久的時間就見維克多和詹姆斯雙雙被魯登道夫踢出了飛機。

飛機起飛,沒人再來得及阻止他了,至少魯登道夫是這麼認為的。

「黑白!去阻止飛機起飛,他要是得逞了,我們就完了1黛安娜用守護銀鐲架住大劍接著用龍紋鏊往阿瑞斯的腳趾頭上拍。

阿瑞斯臉皮抽抽著不得不後退,但他並沒有打算放巴蛇離開,回身竟然憑著雙臂將巴蛇抱住了。龐大的力量讓劇烈掙扎的巴蛇竟然掙脫不開。

巴蛇無奈翻身將阿瑞斯纏住,同時嘴裡發出黑白的聲音,「余浩!將飛機打下來1

余浩轉頭酒吞葫蘆對著拔升的飛機就開始發射火球,但阿瑞斯雖然被困住卻能夠控制漫天亂飛的大劍將火球一個個的全部擊落。任憑他怎麼變換火球的飛行軌跡都無法躲開那些大劍的追擊。

「以前怎麼沒發現這種攻擊方式弊端這麼大1餘浩無能為力的嘆了口氣,火球攻擊不算慢,但當攻擊距離太長的時候,就會出現彈道過於明顯容易攔截的問題。

就在所有人眼睜睜看著魯登道夫操縱飛機遠去的時候,一道黑影突然間急速升空向著飛機追去!

索蘭!

此時的索蘭已經大不一樣,人還是那個人,但卻穿著一件明顯有些簡陋的外骨骼裝甲。這裝甲很簡陋,就像是一個鐵匠自己敲出來的。其樣式很像《明日邊緣》中那種粗糙的量產品,但是索蘭卻沒少往上面安裝火力,整整四挺加特林機槍分別掛在肩膀和兩臂上。而最最具有含金量的要數其身後那個好似渦輪卻不停散發著一個個閃亮晶瑩光點的發動機。也是這發動機的作用,才讓索蘭這簡陋的裝甲具有了飛天的能力。

控制著飛機平穩飛行的魯登道夫剛剛平復下心情,低頭瞧瞧,剛剛詹姆斯和維克多在他身上劃了好幾道傷痕,如今鮮血淋淋看著觸目驚心。這樣的傷口要是換了普通人早掛了,幸好他夠強。

正得意間,眼角處突然間閃過一道黑影,那是……

一個身穿裝甲的人正飄浮在飛機的右側,與其保持著平衡勻速前進。

吱吱吱!

加特林機槍的轉輪開始轉動了,在電機的瘋狂帶動下,槍口變換快成了一片殘影,火舌不間斷的從槍口噴出。子彈風暴里啪啦的拍在飛機一側,火花四濺金屬敲擊聲連成一片,以這個時代的機艙厚度自然擋不住四挺加特林的狂攻,不一會兒機艙就像是個篩子一樣千瘡百孔了。

轟轟轟!

這種情況下,飛機內的毒氣彈自然無法再保存,劇烈的爆炸中,又是一飛機的毒氣彈報廢了,而魯登道夫已經鬱悶的不想說什麼了,藍瘦香菇,一臉鐵青的安靜等待落地。

地面上,卡爾與重吾對視一眼,齊齊慨嘆,「法國巴黎?那只是一個遙遠的夢啊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