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尖上的寶藏 科幻小說

鼻尖上的寶藏 第161章 瓜皮罐

作者:雅玩居士

本章內容簡介:,但做人的道理是老師最應該以身作則教給學生們的真諦1 「生活中會面對無數困難,他們不應該選擇逃避,更不能自欺欺人,或是放棄努力。」 「李教授你設想一下,就算是在課堂上遇見暫時不能解答的...

聞一鳴感嘆著,真是面子害死人!一個小問題竟然逼著堂堂飽讀詩書的大學教授如此痛苦?

說白了還是放不下面子,就算是老師也不是全能,何況他五十多歲,別說他,就是年輕人也會被日新月異的新信息搞迷糊。

身為德高望重的教授,他自然想贏得學生的崇拜,同事的敬重,領導的賞識。這也是他焦慮的根源,面子,虛榮心!

「我是堂堂教授,怎麼能被學生一問三不知?」

「現在新晉老師學歷高,能力越來越強,我會不會因為這個被別人嘲笑?」

「領導一定會看不起我,說不定會讓我提前退休1

「我該怎麼辦?」

聞一鳴看著李教授越來越不知所措,低聲安慰道:「放鬆,這些都不是你的錯,你已經儘力1

「我看過很多世界頂級大學的公開課,包括哈佛、牛津、劍橋的資深教授,他們也有同樣的事情發生,而且經常出現。」

「他們被問到很多暫時自己無法解答的問題,先是誠懇道歉,真誠表示不能馬上回答。然後認真記下來,回去找資料研究,下次專門抽時間解答。」

「無論學生還是同事都很理解,畢竟誰也不是全能,就算是大科學家牛頓、愛因斯坦也有不懂的領域。學生需要的是一種態度,對學術尊敬和敬畏的態度1

李教授聽完慢慢冷靜下來,看來這些話對他有所觸動,聞一鳴繼續安慰道:「人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就更多!這是不變真理,否則人類也不會不斷進步,就是要滿足求知需要,滿足對世界不斷探索的好奇心。」

「你是說我應該放下面子,真誠的面對問題?」

「不錯1聞一鳴肯定道:「作為老師,傳道、授業、解惑!我覺得知識不懂可以去研究,總有一天能明白,但做人的道理是老師最應該以身作則教給學生們的真諦1

「生活中會面對無數困難,他們不應該選擇逃避,更不能自欺欺人,或是放棄努力。」

「李教授你設想一下,就算是在課堂上遇見暫時不能解答的問題,你作為老師能坦然面對,真誠的表示需要時間去研究分析,然後儘快給學生們答案。我作為一個年輕人,反而會覺得這個老師很真實,人都有不懂的,最怕不懂裝懂1

「作為學生會更喜歡跟你交流,而不是簡單的從老師身上單方面接受知識,長期下來你交給他們的不只是學問,而是做人道理,一種為人處世的積極態度1

李教授突然巨震,神情放鬆下來,眼珠不斷移動,好像回憶著什麼。好一會終於長出口氣,釋懷道:「你說的對!我是太執著於自己的面子,忘了老師的初心是為了傳道解惑,是我的錯1

聞一鳴暗自鬆了口氣,面對這些高知識分子很麻煩,文人好面子,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讓他們承認你的觀點很難,認錯更難!

現在李教授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是最大進步,只要放平心態,積極面對困難,很快就能好轉。

「多謝先生指點迷津1

李教授緊緊抓住聞一鳴的手,感激道:「枉我白活了大半輩子,看問題還不如您!真是慚愧,慚愧啊1

聞一鳴笑道:「當局者迷罷了,其實沒有什麼大問題,只要解開心結,我相信學生們會更喜歡一個真實的教授1

姜震宇越發覺得聞一鳴深不可測,李教授看過不少心理醫生,沒有太大效果,自己也是無能為力。所以死馬當活馬醫,介紹聞一鳴試試。

沒想到人家香到病除?令人不可思議!

臨走前李教授拿出一個盒子,恭聲道:「聽說先生喜歡古物,我也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寶貝,這是早年無意得到的一個小玩意,請先生不要嫌棄。」

聞一鳴隨手接過,沒有打開,雙方告辭離開。這次算是姜震宇欠自己人情,對方畢竟是有背景的人物,以後說不定用的上。

「這是……」

回到天成拍賣,才打開盒子,裡面居然是一個青綠色的陶泥罐?凌天成好奇接過來,吃驚道:「這難道是蟋蟀罐?」

打電話給雜項專家張老,對方看見罐子眼前一亮道:「趙子玉的瓜皮綠1

「琉璃廠流傳著這麼句話:子玉蛐蛐罐能換一對道光官窯粉彩龍鳳碗。當年它可是八旗子弟最能體現蛐蛐主人的身價的標誌,自古名家製作的蛐蛐罐都身價不菲,其中由趙子玉製作的在清末民初時就值百八十現大洋。」

「在蛐蛐罐收藏領域,有這樣一個排名:永樂官窯、趙子玉、淡園主人、靜軒主人、紅澄漿、白澄漿。」

「由於永樂官窯以及趙子玉蛐蛐罐在目前的市場上已很難看到,因此明代罐變成珍品。目前存世最早的蛐蛐罐,應是現藏於歷史博物館的大明宣德年制仿宋賈氏珍玩醉茗痴人秘制蛐蛐罐。」

見兩人感興趣的表情,張老笑道:「趙子玉是康熙時製作蛐蛐罐的名手,製作的蛐蛐罐名品甚多,有「綠泥」、「鱔魚黃」、「瓜皮綠」、「藕荷色」、「倭瓜黃」等品名。趙氏所制,多題有「恭信主人」、「淡園主人」、「古燕趙子玉造」、「古燕趙子玉制」、「樂在其中」、「大清康熙年制」等款識。

「這絕對是正宗的趙子玉的瓜皮綠,包漿深厚,他的罐有個特點,多有鬧性的蟋蟀只要住進他的罐子里,馬上老老實實。舒舒服服的吃食抖翅,叫的都比原來的響,難得的寶貝啊1

凌天成點頭道:「別看斗蟲小,可也是流傳千年的娛樂項目。當年明朝皇帝不上朝也要玩斗蟲,曹雪芹也喜歡斗蟲,就算到現在,不少人還是痴迷於此。」

「魯北出好蟲,最普通的都要幾十上百,精品要上千,真正名品要上萬甚至十幾萬都有1張老笑道:「王世襄老爺子一生也痴迷斗蟲,還出本專門的蟋蟀譜介紹,可見其魅力之大。」

聞一鳴想了想道:「我記得1991年香港蘇福比拍賣行以275萬港元,成交一隻宣德青花海濤花卉紋小罐;1989年又以65萬港元,成交一隻嘉靖黃彩紅地雙龍紋小罐;同年11月,再次以93.5萬港元,成交一隻乾隆豆青釉刻花雙龍罐。」

「咦?」凌天成很是驚訝,沒想到聞一鳴居然也能對拍賣紀錄如數家珍?自己是教過他記憶宮殿,可這才幾天?難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