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長女

名門長女 第九百零四章 大驚

作者:蘋果小姐

本章內容簡介:性子解釋,姜媽媽的面色總算是緩過血色來。 再一想到自己方才的誤解,當即一臉愧疚,不敢去看顧玉青,絞著左右兩根手指頭,囁喏道:「奴婢領命,謝小姐大恩。」 顧玉青含笑,「等媽媽給周秉德的衣...

顧玉青聞言,悄悄一聲嘆。

姜媽媽的眼界,到底是……

之所以將此事交給姜媽媽,不過是因為,姜媽媽在府中住著卻無正經差事,她是好面子的人,顧玉青倒是不介意白養她,可怕她心頭不舒服

故而一些沒有難度的不會涉及人情的又頗有油水的事,顧玉青都會交給她去做。

先前一些,倒也做的好,可一旦碰觸到這樣的事情,她經久不在赤南侯府做事的短處便體現出來。

體諒著姜媽媽的自尊心,顧玉青含笑道:「媽媽有所不知,這些布料,我原先是打算賞給周秉德的。」

姜媽媽聞言,頓時一愣,一雙眼睛大睜,直直看向顧玉青,滿目震驚過後的喜色,「賞他這麼好的料子作甚?平白糟踐了1歡喜過後,說的誠心誠意,「他一個趕車的,哪裡用得上穿錦緞,粗布衣最好1

姜媽媽如是說,顧玉青倒是信她真心。

含笑搖頭,「周秉德此次前往江浙置辦年關一事,若是辦的好,等他回來,我是要提了他做管事的。府中的管事,是父親一手提攜上來的,等我出閣,自然是不能將他帶走,更何況,還要留給小少爺用。」

「我瞧著周秉德做事倒是個穩妥的,提了他做管事,又是知根知底的,我也放心。既是做了管事,豈能沒有幾身像樣的衣裳。」

顧玉青是要嫁給四皇子殿下的,皇子殿下家的奴僕,自然衣著要比尋常人家的貴重些。

這個道理,姜媽媽還是懂。

主僕尊卑有別,這侯爺不用的衣料,既然周秉德用了,那小少爺就斷然不能再用,否則便是辱沒了小少爺的身份。

這個道理,姜媽媽也懂。

滿眼可惜的掃了一眼膝前的料子,姜媽媽忍著心痛,道:「如此,奴婢就替秉德謝大小姐恩典了。就是又要大小姐破費,為小少爺另買料子。」

顧玉青……

她給她弟弟買東西,這也叫破費……就算是花幹了她從陸久政那裡挪來的那些金磚,她也只怕不夠呢!

略略抿唇搖頭,顧玉青深深看了姜媽媽一眼,「既是話趕話說道這裡,小少爺的衣裳,就有黃嬤嬤來準備吧。」

顧玉青的這句吩咐,黃嬤嬤倒是一臉不出意外的淡定,只是她尚未張口領命,就見一側姜媽媽忽的面色一白,嘴皮微張,瞠目看向顧玉青,「是奴婢做的……」

顧玉青搖頭,「之前匆忙之下吩咐這件事,是我顧慮不周,眼下不僅是父親和小少爺要回來,周秉德再有**日也回來了,屆時少不得要跟著管家四處打點府中年禮,總要有身像樣的衣裳不是,媽媽莫要多心,我是讓你安心給周秉德做兩三套衣裳。」

顧玉青耐著性子解釋,姜媽媽的面色總算是緩過血色來。

再一想到自己方才的誤解,當即一臉愧疚,不敢去看顧玉青,絞著左右兩根手指頭,囁喏道:「奴婢領命,謝小姐大恩。」

顧玉青含笑,「等媽媽給周秉德的衣衫做好,黃嬤嬤也買回了小少爺的衣料,到時候,小少爺的衣衫,還是要媽媽親自動針線才好,針黹房的針線,如何比得上媽媽的。」

姜媽媽雖然眼界略低,可對她一顆真心卻是毋庸置疑,再加她的針線功夫,的確一流。

姜媽媽聞言,當即眼底一亮,面上又泛起歡喜並濃濃的感激,點頭,「奴婢一定給小少爺把衣裳做好。」

幾盞閑話囑託后,姜媽媽一臉喜色,抱著衣料離開,待她前腳出了門,顧玉青朝黃嬤嬤看過去,神色突然變得凝重,「嬤嬤,今兒出去,我遇上顧玉禾了。」

顧玉禾三個字從顧玉青口中說出,黃嬤嬤震得嗖的一下從墩上彈起,立在地上,瞠目看向顧玉青,嘴皮發顫,「她還沒死?」

顧玉青搖頭,「流放途中逃匿,這個,我先前是知道的,可她逃匿之處乃深山野林,且不說那一帶野獸毒蛇泛濫,單單密林無路,就足矣將她困死在那林中,故而我從未放在心上,卻是不成想,她竟如此命大,不僅活著,竟是還回來了京都1

顧玉青說的咬牙切齒,目眥欲裂,「是我當初一時失誤,才給了她今日的生機,當時就該一刀將她斃在母親墳塋前,什麼流放……原想著一刀斃命太過便宜了她,流放之苦,何其濃重,最是適合折磨她,卻不成想,弄巧成拙……」

對於自己當初的選擇,顧玉青懊惱的渾身發顫。

黃嬤嬤同如意忙勸,「小姐何必如此,小姐當初,是為了讓她受更多地折磨,來祭奠夫人的亡魂,才許她流放之路,至於她能途中逃匿,還有命再回京都,一切始料未及,小姐不要自責。」

勸慰的話,說再多,也填不住顧玉青心頭的恨,若不能將顧玉禾一刀斃命,她這心神,將始終不寧。

幾盞話過後,顧玉青強吸一口氣,斂了心思撥至一旁,對黃嬤嬤道:「顧玉禾歸京,不管她是同何人在一起,她的終究目的,必定是赤南侯府,在我結果了顧玉禾之前,還要勞煩媽媽同管家一起,看顧好赤南侯府,這些日子,切莫讓面生人混跡進來,府中一應用具,尤其是吃食,必須細細檢查。」

黃嬤嬤肅然點頭領命。

吩咐過後,又說了片刻顧玉禾容貌盡變只聲音身量未改的話,黃嬤嬤凝重而出,顧玉青則是穿了鞋,搖搖幾步,行至窗邊。

透過大窗,看著外面被北風吹斷了枝杈的巍峨大樹,心頭心潮澎湃。

不知不覺,暮色爬上石階,浸染了一院的寒霜,轉眼天色大黑,北風越發呼嘯的緊,如同猙獰的猛獸,想要撕破封印,衝到人間來。

正想著心事,吉祥一臉鐵青氣喘吁吁從外面奔了進來,一進屋,尚來不及烤暖了身子,就哭著朝顧玉青道:「小姐,四殿下在碧翠閣1

碧翠閣,花巷的當紅眠花柳地。

蕭煜雖一貫給人不學無術放蕩不羈的形象,可從不沾染女色,就因為此,之前不少閑話傳他龍陽之好。

在未同顧玉青有婚約之前,他尚且不碰任何女色,怎麼今兒倒是去了碧翠閣……

顧玉青心頭大驚,不及她緩過神,就聽吉祥哭道:「小姐,這幾日,四殿下一直在碧翠閣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