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中的修道者 武俠修真

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一三五章 不好意思,我還要討些

作者:一世風流才子

本章內容簡介:> 外面因為是陰雲天氣,沒有日東山,到三竿,落西山的明顯天色變化,反正天色漸著漸著就暗了。 直到小丫頭一聲叫喊,才打破了這個屋子裡的安靜,也把江小白喊回了神。 「哥哥,我餓了。」

「可是….江前輩?」

這時,為首的唐裝老者在愣了一下后,雙臂抬起,左手壓右手,運於胸前,行了一個禮,頗有江湖氣。

他眸子里光芒閃爍,語氣略微有些生硬。

估計有些不習慣喊眼前明明是自己孫子輩年紀的江小白叫做前輩。

不過,據得到的消息,此人修為不可測,老者儘管心裡有些不舒服,但還是礙於某些東西,拿出了江湖人的禮數。

江小白略微詫異一下,眼神微眯了起來。

「你們是誰?怎會認識我?」

他神色自然,那雙眼睛看似尋常。

唐裝老者身後的特使局分局那位中年人正想開口,解釋來意,不過被唐裝老者舉手一抬,示意噤聲。

「前輩前兩日在龍虎山已名動四方,許多江湖人士都尋找著你,我等不過是慕名而來,瞻仰一下高人風采。」

唐裝老者面色已恢復如常,說話間嘴角浮現一絲笑意,眼睛卻閃爍著莫名之色。

唐裝老者這樣說,不過是不想直接說明來意,順便有試探虛實的意思。

不過他卻沒想到,他們的事陳老已經告訴了江小白。

「有話直說吧,我已經知道你們前幾日就來了。」

江小白眯著的眼聽了老者的話,一下子舒展開了,有淡淡笑意。

沒有揶揄嘲笑的意思,只是對對方睜眼說瞎話的本事覺得有些好笑。

唐裝老者聽江小白直接戳穿了他的話,臉色一滯,緩了幾下后,才恢復如常。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說了。老朽姓楊,形意門人,這兩位是…….我們前幾日來,本是為了前些日子雪山獸群傷人事件……..」

唐裝老者一字一句說明了來意。

「昨日,龍虎山傳來消息,前輩聲名名動四方,引起了上面關注………我等前來,只是來確認一下,與前輩接觸一二。」

這位形意門老者此時說話的語氣頗為客氣。

「然後呢?」

江小白這時掃了他一眼,似笑非笑。

「靈氣復甦想來這消息前輩也知道,世道將亂,就像今日我等與前輩見面,就是希望日後上面有需要的地方,前輩能幫助一二。」

形意門老者眼神一定,語氣最後委婉了起來,氣勢平白落了幾分。

此時,形意門老者說話的時候,他身後的兩名特事局人員心裡正暗暗吃驚。

楊老在他們的印象中,一直是素有威嚴的形象,少言少語,不怒自威。怎麼他在這年輕人面前,如此客氣,甚至是有些過於客氣了,完全沒有平時的威嚴形象。

儘管他們也知道江小白不凡,是傳言中的高人,但他們的念頭是對方又不是凶神惡煞會吃人,跟平常人看著也差不多,而且他們背後有上面,代表著公職,也沒必要如此沒底氣吧。

而且,他們跟著楊老去見其他修士人士時,對方也從沒這樣,一直保持著威儀。

所以他們才覺得奇怪,驚訝。

「不好意思,幾位還是走吧,我還要去討些菜苗子,就不耽擱了。」

此時,江小白眉眼一笑,輕搖了搖頭,致歉了一句,就徑直側身從三人邊穿過,繼續往山下走去。

「呃….江先生,江先生。」

三人中,那位年輕的分局人員率愕然轉身,沖著離開的江小白喊了兩句。

只不過那一人一狗的身影並未停下。

「楊老,上面讓我們好好接觸這位,不過好像對方並不歡迎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那位中年特事人員望著漸漸遠去的身影,面色有些微沉,張聲喚了形意門老者一聲。

「哼。」

卻見此時的形意門老者臉色奇差,閉口冷哼一聲,轉身看著江小白離去的身影,面有驚色和沉凝。

他也不知道剛才為啥擺出那麼低的態度,彷彿自然而然,但此時反應過來竟有種荒誕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人覺得很不爽。

……………..

江小白下了山後,拿著菜籃子,找些相熟的人家討要一些多餘的菜秧子。

春種沒多久,許多人家還有還沒分苗的菜秧苗,見江小白上門提了這事,都大方地給了。

江小白在桃花里的為人名聲都得村民心,為人謙禮親和,有一手好醫術,還拉扯著一個幾歲的小妹妹。再說菜秧苗也不是什麼值錢貨,不得了的東西,長在地里多了也要被扔掉,順個人情的事。

「江小哥兒,聽說你前不久出去了,辦啥事去了,把你家寶貝小鹿都扔陳老爺子家裡不管了,呵呵….」

去鄉親家裡的時候,免不了和村民聊天扯些家常,江小白倒是很輕鬆,簡單編了兩句說得上的話。

大概花了個把小時,江小白帶下上來的空菜籃子裝滿了各種菜秧苗。

辣椒、西紅柿…….

能補上一些缺口了,江小白準備回山。

回去的時候,大黃這傢伙不知跑哪裡玩去了,身邊沒了蹤影。

「噓」

他捏著手指吹了一下口哨,想著似乎好久沒吹著玩了。

「汪」

一道黃影從某戶人家的屋角竄了出來。

身後還帶著一大批村裡的土狗。

江小白看著這一副模樣,有些啞然失笑。

怪了,以前的大黃都不跟村裡的狗一起玩,怎麼幾日不見,玩脫了。

「回去了。」

江小白招了招手,大黃對著身後的一群黑狗白狗叫喚了兩聲,就撒開腿子追了上來。

而那些村裡的土狗就在原地望著大黃的離開,叫喚了兩聲,似乎很不舍的樣子。

一刻多鐘后,江小白回了院子。

路上也沒見著了剛才那幾人。

對於這些人突然上門,江小白意外之餘,有幾分感慨。

從某些方面來說,確實印證他之前猜想的一些東西,世道在變,人也在變。

不過他是不歡迎找上門來的,只是求個清凈自在。

他進了院子,進了堂屋,發現小丫頭依舊在看小人畫,雷打不動,只是換了個姿勢,爬到床上趴著看去了。

江小白拿著菜籃子徑直去了後院菜園子。

拿著鋤頭,開始忙活自己的事來了。

移苗加除草,大概忙活了快一個小時,死去的菜秧補上了一半,剩下半死不活的,江小白思忖著先放放。

忙活完,洗了下手,江小白便進了房間拿出了筆墨和紙,放在堂屋和桌子上。

然後操起筆,開始在白紙上認真書寫起來。

他是將印刻在神識里的《太陰鍊形》殘卷抄寫出來,儘管在腦中清晰記得,但自己覺得抄寫出來還是有必要的。

手眼心齊動,抄寫的同時,可以在其中加深感悟。

就這樣,江小白一邊抄寫,一邊思考印證其中玄妙,寫寫停停,多是寫上一會兒,然後頓筆不動更長時間,像寫的頗為艱難似的。

就這樣,江小白心思落在了上面,完全沒意識到時間流逝。

外面因為是陰雲天氣,沒有日東山,到三竿,落西山的明顯天色變化,反正天色漸著漸著就暗了。

直到小丫頭一聲叫喊,才打破了這個屋子裡的安靜,也把江小白喊回了神。

「哥哥,我餓了。」

江小鹿站在房門前,對著陰暗堂屋裡還舉筆低眉的江小白喚了一聲。

小丫頭看小人畫也是著了迷,一時也忘了,直到小人畫看完,肚子餓的叫喚。

江小白從低眉沉思中回了神,再一看時間,望了望外面天色,發覺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一晃六七個小時過了,中飯都沒吃。

「我去做飯。」

江小白將筆墨收了起來,神色卻是在想著什麼的樣子。

「生升死降,死逆生,陰陽轉…….」

去後院的時候,江小白嘴中若有所思地在呢喃一段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