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軍嫂撩夫忙 都市言情

重生之軍嫂撩夫忙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文件

作者:許陸陸

本章內容簡介:的對象是懷胎七月的產婦,以吸食孕婦腹中的胎兒為主。」顏向暖大致說了說。 飛頭降不是什麼很奇怪的事情,降頭術也能查得到,但是練就有些困難,其中需要的道行和做法普通人不會懂而已,顏向暖也不覺得不能...

「這是昨天發生的一件案例。」六號指著最上面那一張夾帶著圖片的文件解說。

顏向暖皺眉,看著那個案例,看著上面的照片,照片當中那個被吸干血的人,就看到渾身乾枯的,本身死亡的人多少身上還有彈性,但因為被吸干血的緣故,整個人都變成了木頭一樣,照片瞧著也硬邦邦的,而且還是個女人,瞪大著眼睛,看著有些死不瞑目。

「所以呢?你把這些給我看,到底是什麼意思?」按理來說,這文件應該算是機密,竟然完全都給她看,顏向暖莫名覺得壓力山大。

「最近帝都的這個案件不同尋常,我們調查過,其中人妖國的著名降頭師密西里再上個月頭悄悄帶著十幾名弟子來了華國,我想知道,最近帝都的案件是否和人妖國的降頭師有關?這些人的死是不是降頭師造成的。」他身為十八組的組長,職位特殊,隸屬於華國,同樣也有著一顆愛國的心。

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事情發生而無動於衷,也不可能調查完畢,毫無頭緒就放棄追查兇手,尤其是,他覺得這些事情恐怕和人妖國的降頭師有關。

這些案件上發生的事例和人妖國降頭師有著很大的關係,他基本已經確定了人妖國降頭師心懷不軌,但卻沒有辦法將之繩之以法。

「有關。」顏向暖將資料放下點頭。

「……」六號頓時表情變得十分的嚴肅。

顏向暖看了看六號,隨即開口詢問「話說,你只有代號嗎?真名叫什麼?」

「顏小姐你可以叫我周凱。」六號本身是不會輕易透露自己的真名的,哪怕和一群手下,也都是彼此以代號相稱。

但既然顏向暖詢問了,周凱也覺得沒必要非得藏著掖著,顏向暖若是想知道一件事,好奇一個人,即使他不說,她也有辦法知道。

「哦。」顏向暖又點頭「是這樣的,最近你可以讓人多注意注意帝都的孕婦,這降頭師在練飛頭降,基本也已經煉成,下一步下手的對象是懷胎七月的產婦,以吸食孕婦腹中的胎兒為主。」顏向暖大致說了說。

飛頭降不是什麼很奇怪的事情,降頭術也能查得到,但是練就有些困難,其中需要的道行和做法普通人不會懂而已,顏向暖也不覺得不能說。

「吸食胎兒?」周凱的臉色變得很是凝重。

「至於如何對付這降頭師,我們玄門與降頭師有些瓜葛,也不會坐視不理,你若是為這件事情找我儘管可以放心,這事情,我會竭盡全力處理。」不僅僅是為了正義,也不僅僅是為了別人,更是為了自己。

密西里和玄門的瓜葛可謂是千絲萬縷,很多事情的因果早就註定,顏向暖信因果,也不會去逃避因果。

突然的一聲,緊閉的房間門被打開,之前去請顏向暖的女人踏著步伐走了進來,目光盯著顏向暖「我們如何信你的話?」質問的口吻,眼神和態度都帶著倨傲和質疑。

她並不相信顏向暖的能力,雖然這女人的確有些神秘莫測的本事。

顏向暖看到她進來,聽到她的質問,倒也不意外,她一直釋放著自己的意識,自然也知道這房間里有監控,而隔壁的房間里坐著好幾個人,有些散漫,有些冷酷,有些倨傲,一看應該都是這個特殊部門的成員。

因為能力的緣故,他們都是倨傲的,六號讓他們去帶來顏向暖,他們照辦了,可在旁邊的監控室里呆了半天,她實在忍不住了,所以直接過來詢問。

「這位是?」顏向暖靠在身後的椅子上,仰頭看著對方。

「她是我們的一號特工火鳳。」周凱介紹著,目光犀利的看著火鳳,裡頭都是不贊同之意。

可能是因為女人對女人天生相剋的緣故,火鳳自身長得漂亮,格鬥技術等等也十分的了得,腦子也聰明,但對漂亮女人好像過敏一樣,天生就看不順眼。

顏向暖恰好又長得漂亮,這也是為什麼,周凱很早之前就想招攬顏向暖,顏向暖拒絕後,沒有後續的原因。

「哦1顏向暖聞言,態度很是懶散的點了點頭「看來本事不校」

從這女人帶人去找她時,顏向暖就知道,這個女人對她很有意見,不僅僅是態度問題。

「火鳳,你是不是忘記我的叮囑?」周凱一看顏向暖的態度,在抬頭看著火鳳質問。

「老大。」火鳳眼睛是鳳眼,此刻也帶著些許的不滿,那雙鳳眼微微上挑,口吻也都是不甘「說實話,我不相信她有什麼真本事,與其靠她,不如我們自己著手調查。」

「查,怎麼查,那些人是普通人嗎?」周凱有些激動的拍桌。

他知道火鳳的性格,倨傲得很,也看不起長得好看的女性,自己身為女人卻又看不起女人,但除了這毛病之外,她的能力也很強,這也是為什麼,她一個女子卻能在這個特工小隊里排名第一的原因。

她的能力毋庸置疑,脾氣卻也是那種相當自我的類型,甚至偶爾周凱忍不住都在想,是不是有些本事的女人都這樣,難以掌控,也難以管教。

「那她就可以嗎?你看看她的長相,她恐怕連青釉都打不過。」火鳳指著顏向暖說道。

不是她看不起長得好看的女人,而是這女人一點都不像是練家子,拳腳功夫是需要聯繫的,這也是為什麼軍人和普通人為什麼不一樣。

「封鸞的犧牲還不夠嗎?」周凱卻突然冷漠。

「……」火鳳雙目帶著熊熊的火焰,卻在周凱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瞬間熄火,那雙鳳眼閃過一絲愧疚,緊接著整個人像是被針戳中的氣球一樣,有些落寞和頹廢。

顏向暖覺得有趣的挑眉,同時也有些好奇那個犧牲的封鸞到底是誰,但卻知道,想必這個特殊小組有人因為密西里的事情已經犧牲了,不過也很正常,這些人即使能力過硬,可有時候能力並不代表全部。

玄學就是這樣一種凌駕於普通人的存在,即使很多人不願意承認也是如此。

。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