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少的律政嬌妻 武俠修真

軍少的律政嬌妻 第一一九零章:疑惑(一更)

作者:阿窩

本章內容簡介::「嗯,他說春天長壽花好活,不咋澆水也行,而且開的花好看,花期還長。最重要是沒有毒,放在室也可以。」 陶妃實在忍不住樂出了聲,捂著眼睛不忍讓梁多多看見她笑出的眼淚,好一會兒才說:「他送花的目...

秦歌撓了撓頭頂不服貼的短髮:「高小月?我不知道他倆是不是談戀愛了,不過別人都說是。」

陶妃有些驚訝:「那你為什麼打李志國?」

秦歌聳聳肩:「看他不順眼。」

就這麼簡單粗暴!

陶妃沉默了,這孩子脾氣果然夠歪的,不順眼就動手。

「姐姐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我同學還在等我吃飯呢。」秦歌說著指了指不遠處像個小跟班一樣的姑娘,手裡還拿著兩瓶可樂看著這邊。

陶妃笑了笑:「行,那你去吧。」

小姑娘聽了陶妃的話,歡快的下車,又像一陣風一樣跑向同學,讓陶妃都有些羨慕這肆意張揚的青春。

笑看著兩個女孩說笑著離開,又看著熱鬧的校門口人漸漸少了,才發動汽車慢慢離開。

她沒有立場參與這個案子,也沒有辦法去調取案子的刑偵記錄是,只能從外圍做一些打聽。

看了看時間給梁多多打了個電話,約著一起吃午飯。

梁多多剛從店裡忙完,準備去買份蓋飯回來吃,接了陶妃的電話,索性跟店裡的員工說了一聲,開車過去找陶妃。

兩人約在火車站附近的東方購物廣場,商場負一層是快餐形式的大排檔。

陶妃堅持要去檔口吃木桶飯,梁多多也沒辦法,還想著請她去樓上吃好吃的呢。

兩人點好餐,拿著餐牌等飯的時候,梁多多才顧上問:「你怎麼突然來石市了?接了這邊的案子?」

陶妃搖頭:「我就是湊熱鬧過來看看,你最近生意怎麼樣啊?」

梁多多遲疑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跟陶妃說,她現在對許硯的感覺越來越熟悉,而且她還知道許硯的大伯在石市生意做的很大,她接的幾個酒店的生意,都是他大伯的產業。

還有那些一開始小區裝修的客戶,都是許硯大伯公司的高層,那些房子是獎勵給公司高層骨幹員工的。

所以她能在石市站穩腳跟都是許硯幫忙,但是那時候她壓根兒也不認識許硯。

陶妃看著心事重重的梁多多:「這是怎麼了?有話跟我說啊?」

梁多多有些緊張的摳著手裡的等餐牌,費勁的開口:「嫂子,許硯有問題。是不是蘇揚走之前知道自己回不來了,所以跟許硯說了什麼?要不他怎麼對我們那麼熱情。」

陶妃默了,抬眼看著梁多多認真的模樣,有種想樂的衝動,她怎麼忘了,梁多多是個現實向的姑娘,遇見事情根本不會天馬行空的亂想。所以她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許硯和蘇揚是一個人。

撐著下巴看著她:「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那你們現在怎麼樣了?」

梁多多臉紅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和蘇揚軍銜一樣,還有年齡也差不多,每次看不見他的臉時,我總是把他當成蘇揚。」

陶妃撓頭,這個怎麼解釋呢?

「不過我和許硯肯定不可能的,我是不打算再婚了。而且他家庭條件不錯,怎麼可能接受一個寡婦帶著個孩子呢?那天我還在小區碰見了許硯母親,她看我的眼神帶著審視和好奇……」

陶妃知道梁多多的意思,笑了笑:「算了不說這些,很多事情不要過早的主觀下決定,跟著心走。」

吃飯的功夫,梁多多又說了許硯最近周末都會過去,甚至還買了兩盆長壽花。

陶妃一口米飯嗆嗓子眼,捂著嘴咳了半天,眼淚都要出來了:「他買長壽花?」

梁多多點頭:「嗯,他說春天長壽花好活,不咋澆水也行,而且開的花好看,花期還長。最重要是沒有毒,放在室也可以。」

陶妃實在忍不住樂出了聲,捂著眼睛不忍讓梁多多看見她笑出的眼淚,好一會兒才說:「他送花的目的是什麼?」

梁多多也笑:「不知道,他沒說,就是拎著兩盆花和給如意買的零食。」

陶妃笑的腮幫子都疼,按說蘇揚不該這麼不解風情啊,還有怎麼到現在這感情還沒有一點兒進展呢。

擦了下眼裡笑出的淚,看著梁多多:「你知道他在追你吧?」

梁多多皺了皺眉:「好像是吧,只是這樣……」

這樣讓她連拒絕的話都沒法說,每次都是打著來看如意的旗號,順帶給她帶一些小禮物,都說是贈品。

他怎麼就那麼好的運氣,買什麼都有贈品?

陶妃覺得許硯其實還是挺聰明的,循序漸進穩紮穩打的攻克梁多多。他要是真捧一束玫瑰花,梁多多以後都能讓他進不了門。

吃完飯,陶妃跟著梁多多去她店裡溜達了一圈,現在梁多多的店在原來的基礎上又擴大了一倍,把隔壁的店也盤了過來,店內裝修風格也是清新自然,客戶招待區的沙發也是明亮溫暖的色彩。

後面還有一間辦公室,梁多多平時過來對賬結算都是在辦公室,店裡有三個銷售員。

這會兒店裡也沒顧客,三個銷售員小姑娘在門外展架前給過路的行人發傳單。

陶妃跟梁多多索性坐在落地窗前的會客區,暖暖的陽光照進來,還是很舒服愜意。

梁多多給陶妃泡了一杯茶才坐下,兩人聊開始聊孩子,聊生意。唯獨避開了許硯。

陶妃是覺得不能再提了,怕梁多多回頭羞惱了拒絕許硯進門。梁多多是覺得沒什麼好提的了,該說的八卦已經說完了。

兩人小聲的聊著,店裡不時進一兩個顧客,轉一圈又出去。

唯有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在店裡轉了好幾圈,站在裝飾區的壁紙展架前,也不搭理身邊的銷售員。眼神時不時的落在陶妃和梁多多身上,好一會兒才小聲問銷售員:「那個短髮的姑娘是你們老闆。」

銷售員點頭:「對,您有什麼需要?還是要找我們老闆?」

「不用,我就是隨便看看。」嘴裡這麼說著,眼睛卻好奇的一直看著梁多多。

梁多多感受到目光回頭,愣了一下起身過去:「許伯母,你有什麼需要嗎?」

陶妃聽見梁多多的稱呼,也驚訝的起身,這是許硯的母親找上門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