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姑花事

道姑花事 第386章 我說真的

作者:鹿青崖

本章內容簡介:薛雲卉怔了一瞬。 若說方才她還真有些不信,覺得暈暈乎乎,那麼現在,顧凝說「真的」,喊她「穗穗」,簡直讓薛雲卉頭皮炸開了。 這話怎麼會從顧凝嘴裡說出來?! 這次她卯足了勁兒,胳膊...

阿蕎正是風一吹就長個子的年紀,薛雲卉把春裳乃至夏裳都給她做了來,出了衣裳鋪子,阿蕎問她:「姑姑是怕衛姑姑不疼我么?不會的,衛姑姑對阿蕎很好的。」

薛雲卉摸了摸她的小發糰子,道:「衛姑姑疼阿蕎,姑姑當然知道,只是姑姑也疼阿蕎呀1

「可是姑姑什麼時候給阿蕎做夏裳不行呢?」阿蕎又問。

她抬起頭來看她姑姑,瞧見姑姑嘴角掛著笑,沒回應她這問話,只是目光想西面看去,阿蕎也順著她姑姑的目光往西面看去,還是這條大街,還是來來往往比她高很多的人,她沒看到什麼旁的。

天色漸晚,街上少了行人,冬日的風也越發凜冽了,薛雲卉抱了阿蕎在懷裡,往家走,「越發沉手了,待來年便抱不動了。」

阿蕎倚在她懷裡,姑侄倆回到家中,剛好盧嬸掀開了燉雞的湯盅蓋子,香味順著風飄了好遠。

一家人吃完飯,各自活動了一番,薛雲卉難得翻了翻《抱撲子內篇》,翻著翻著想起了龍槐的樹皮,拿來看了幾遍,沿著樹皮里的紋路來回描繪,並沒有什麼所獲。

阿蕎洗完了小腳丫子要上床了,她喊姑姑來陪她,薛雲卉放好了東西過去,卻聽到了外間的敲門聲,一聲一聲砰砰地響。

誰這會兒急著尋過來呢?

「姑姑去看看。」

薛雲卉開了門出去,外間的風直往她脖頸裡面灌,薛雲滄也聞聲過來了,兄妹二人皆不知道是誰,門還在敲,薛雲滄隔著門問:「請問哪位?」

外間有了回應,「在下全真教顧凝,來尋薛道長,請問薛道長可在?」

薛雲卉甚是驚訝,沒想到來的竟是顧凝。薛雲滄看了她一眼,開了門去。

便是緊急到冬夜奔馬,顧凝也未少了禮數,向薛雲滄行禮,同薛雲卉道:「圓清,顧凝有要事要講。」

薛雲滄給二人騰了地方,囑咐了薛雲卉一句,若是有事便去尋他。薛雲卉讓顧凝坐了,給顧凝倒了杯茶,「你這是從哪兒來的?京城么?可是那邪術的事?」

顧凝見她說到此處,臉色陡然一沉,茶水不及喝,連忙擺手道不是。薛雲卉大鬆了口氣,「嚇了我一跳。你喝口水,慢慢說。」

顧凝在她的示意下喝了口水,茶水從喉管滑下,想說的話卻卡在了喉嚨里。

該怎麼說?說那瑞平侯爺就要同自家堂妹定親了嗎?而且明日就不可轉圜了?

他該這麼說么?

他看得出來,圓清同那瑞平侯之間關係絕非一般,也許已是一生相許,她信重那人,全身心的信重,那都是自己看在眼裡,又無法企及的。

若是圓清知道瑞平侯就要同旁人成親,從此便是旁人的丈夫,再同她不能名正言順,該是多震驚,多失望

顧凝話在心中,無論如何也張不開嘴去,茶水喝了個底朝天,在薛雲卉疑問的目光中,就是不知從哪裡開始,又如何說。

「顧凝,我們家的茶葉好吃嗎?」薛雲卉笑指了他的嘴唇,龍井的葉子都被他飲到了嘴唇上,就這麼好笑地掛著。

顧凝「哦」了一聲,倉皇抹了抹嘴唇,但看薛雲卉歪著頭看著他的疑惑神情,嘴裡像是塞滿了茶葉,一個字都出不來。

若是明日袁顧兩家親事果真定下,即便是他今日提前告知了圓清,也並不能減少半分她的難過,那又怎麼辦呢?不說么?

「圓清你我」顧凝為難極了。

薛雲卉看出不對勁來了,坐到了他一旁,「你想說什麼?到底怎麼了呀?」

她側著腦袋問來,顧凝瞧見那如水的清眸、嬌俏的鼻尖,細發自鬢邊落下一縷,掛在臉側,白皙細長的手伏在小几之上,突然覺得自己的心在一下一下地收緊,耳中是一聲一聲的心跳。

「圓清,」他突然伸手覆到了她的手上,甫一觸及這細膩的肌膚,衝到喉頭的言語,徑直衝了出來,「我還俗,你嫁給我吧1

有一根茶葉從被顧凝飲乾的茶盅壁上滑落下來,落到杯底,發出幾不可察的響聲,薛雲卉不知怎麼捕捉到了,笑呵一聲,欲抽了被人覆住的手去端茶盅,「你是不是渴壞了,糊塗了」

手沒能移開,薛雲卉抬頭,看到了顧凝專註的凝視,她陡然一慌,顧凝用力握住了她的手,「我說真的,穗穗。」

房裡格外安靜,薛雲卉怔了一瞬。

若說方才她還真有些不信,覺得暈暈乎乎,那麼現在,顧凝說「真的」,喊她「穗穗」,簡直讓薛雲卉頭皮炸開了。

這話怎麼會從顧凝嘴裡說出來?!

這次她卯足了勁兒,胳膊一縮,將手收回了去。

顧凝垂眸,看到了自己空落落的手心,看到了她慌慌張張收起握起來、藏到桌下的手,神情瞬間一暗,他沒再抬頭,也沒有什麼不懂的了。

房裡靜悄悄的,沒再有哪根兒茶葉從茶盅壁上滑落。

「圓清,」終於顧凝還是開了口,「我從京里來,是聽說袁善人的親事有些變數。」

他聲音低低的,目光一直落在桌案上。

薛雲卉還有些恍惚,「誰?誰的親事?」

顧凝抬起頭來,「是瑞平侯,他同我家堂妹要定親了,明日家祖母便要進宮求旨,將這樁婚事定下。我本是想找他提醒,卻沒能尋到」

就像是一連串的石塊投入湖水之中,每一個字傳過來,就像是一個石塊的落水,話說完,石塊彤已是拍起層層水花,泛起層層波浪。

「沒尋到他么?」薛雲卉小聲問。

顧凝搖頭,「沒有。」

薛雲卉垂頭思索起來,急促搖頭,低聲道「不對」,眉頭蹙起,似是要去看外間的天色。

外間更鼓響起,薛雲卉靜默著聽了,突然起了身,手下握住又鬆開了去,「不早了,你一路來也累了,歇下吧。」

她說完,抬腳欲走,顧凝急速起身,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圓清」

在他的輕拉下,薛雲卉頓住了腳步,她愣了一下,沒抬頭看他,只是低低道:「我腦中有些亂,咱們有什麼明日再說吧。」

燭火啪一響,顧凝放開了她溫熱的手腕,「也好,你去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