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上位記 都市言情

天師上位記 第二百二十九章 邪祟

作者:漫漫步歸

本章內容簡介:算當真出了什麼事,聽到什麼不該聽到,看到什麼不該看到的,也裝作不知道。」 「父親,沒事了。」衛瑤卿拍了拍衛同遠的手,安慰道,「請幾日假吧,就說年關了,要準備過年了,眼下伯父被軟禁,你是家中輩分...

棗糕見狀,很是自覺地把豆沙拎到門口,把門關了,而後守在門口,腦袋轉來轉去,四處看著有沒有人偷聽。

「棗糕,你不是吧1豆沙看的一愣一愣的,「跟……跟什麼似的。」

「你懂什麼?」棗糕瞪了他一眼,「小姐說小心一點總是沒有壞處的。瞧瞧你,一點點都不警醒,哼1

老爺只是個匠作局幫忙打下手的,要警醒幹啥?豆沙獃獃的看著,一天到晚除了摸那等鎚子榔頭,就是吃飯睡覺,老爺又不是年輕帥氣的少年人,有啥好看的。

怔了片刻,回過神來的豆沙看著棗糕:「哎喲,我說棗糕,你這跟張大娘她們說得,什麼皇宮內院里貴人身邊的宮女還有那個什麼宰相府的小廝似的,這般小心作甚?」

「所以說你沒有出息啊1棗糕翻了個白眼,「我們家小姐以後可是要當大天師的,我不厲害怎麼行?」身為一品大天師身邊的丫鬟,那可是一品大員的貼身大丫鬟,丫鬟里的狀元,跟豆沙一樣整天傻兮兮的,不機靈怎麼行?萬一小姐看她笨把她換了怎麼辦。

「得了吧,還大天師。」豆沙搖了搖頭,「畢竟都是自家主子,按理說不能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可這些天跟老爺去匠作局,我也不是白呆的。你知道要從欽天監到陰陽司的小天師要花多少年么?更別說後頭還有天師、大天師。前些日子在長安城裡轉的楊公多厲害,天下有幾個人不知道的?人家也不過是一個天師而已。咱們大楚建國四百多年,才幾個大天師?」

「你懂什麼叫大天師么?官居正一品。你知道正一品多大的官么?」豆沙哼哼著,這些天跟著老爺往匠作局走,他也算是見過世面的小廝了,「相爺、三公,親王、公主是正一品的,就連國公爺,教太子的先生太子太傅都只是從一品的,除非等太子成了皇帝,那先生成了帝師才能進到正一品。正一品是這麼大的官……」豆沙張開雙臂,奮力的舒展比劃著,「咱們六小姐才只有六品啊1

「嗯,不過咱們六小姐也是很厲害的,才多大,都不到十四歲呢……」豆沙還在說著。

棗糕很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扳著手指說道:「六品到一品,就差五個手指頭而已嘛,很快的,小姐才十三歲,說不定到了十五歲就成了呢1

「哎呀,我去,真是頭髮長見識短。」豆沙敲著額頭,一副犯難的樣子,「那是陞官,你以為吃飯呢,五口一口一個?」

「且不說能不能當上,就算小姐真能當上,你也早不是什麼棗糕丫鬟了,是棗糕嬤嬤了,哈哈哈哈。」豆沙叉著腰大笑了起來,「老嬤嬤了。」

棗糕翻了個白眼,伸腳對著哈哈大笑的豆沙上去就是一腳,踢了他一個狗吃屎:「嬤嬤你個頭,等我成了大天師大丫鬟,讓小姐把你要到身邊來,給我端茶遞水。」

「那我等著啊1豆沙翻了個白眼,「等著你讓我端茶遞水。」

「哼1棗糕冷哼了一聲,仍然警醒的看著周圍。

……

衛同遠看了看四周,神色警惕:「六姐兒,你這裡沒人偷聽吧1

「放心。」衛瑤卿笑了笑,她耳力很好,如果不是絕頂高手,在進院子的那一刻她就能發現了,如果是絕頂高手,呃,應該沒哪個絕頂高手沒事做,跑來監督現在的她跟衛同遠,再說還有棗糕那丫頭在門口看著呢!

「棗糕看著呢,她很警醒的。」衛瑤卿道。

「那就好,那就好。」衛同遠囁嚅的說道,手不自覺的抓住了衛瑤卿的胳膊,「六姐兒,今天為父跟著董大師去了一趟陰陽司。」

陰陽司啊,衛瑤卿不動聲色的看著衛同遠,仍是一臉含笑的模樣:「父親,您別緊張,慢慢說。」

「為父記著你的話,不敢亂摻和,一直跟在董大師的後頭。」衛同遠道,「陛下是住在乾清宮吧1

衛瑤卿點頭:「是,怎麼了?」

衛同遠吞了口唾沫:「陰陽司的人把乾清宮圍起來了,好像……好像聽說陛下撞邪了。」

天子啊,百姓對天子有天生的崇敬,真龍之子啊,照說邪祟也不敢隨意接近的。

「不過聽說這個邪不一般,為父聽得不真切,就是陛下一睡著,那個人就託夢給他,叫什麼建立的……」

衛瑤卿眉色微揚:「李建立?」

衛同遠想了想:「好似是這個名字。」頓了一頓,他又有些期盼的看著衛瑤卿:「六姐兒知道這是誰?」

衛瑤卿點頭:「楚太宗李建立。」

「噗通」一聲,衛同遠嚇得跌坐在了地上。

我的娘啊,太宗皇帝跑來託夢給陛下?這好端端的,太宗皇帝怎麼會託夢給陛下,莫不是……莫不是天子無德,所以……

一隻手搭了上來,面如土色的衛同遠抬頭,而後被一道大力拉了起來。

「父親,別擔心。」

衛同遠胡亂的點著頭,心道,六姐兒力道真大啊!

「這是陰陽司的事,你我別摻和。還有太宗皇帝並非邪祟,他在九龍棺中呆了四百多年,不是白呆的,陰陽司的人也阻止不了太宗皇帝託夢。」

衛同遠不住地點頭:「我知道。六姐兒同為父說的話為父都記得呢。不摻和,聽到了也裝作未聽到,莫要好奇,不要動,就算當真出了什麼事,聽到什麼不該聽到,看到什麼不該看到的,也裝作不知道。」

「父親,沒事了。」衛瑤卿拍了拍衛同遠的手,安慰道,「請幾日假吧,就說年關了,要準備過年了,眼下伯父被軟禁,你是家中輩分最大的男子,就是一家之主嘛,過年自是有事的。」

衛同遠應了下來:「已經告假了。」說罷他起身,臉上有些羞愧之色,「同六姐兒說過之後,為父好像就不怕了。」

「那父親去歇著吧,」衛瑤卿說著,準備將衛同遠送出門。

那廂走了兩步的衛同遠又突然停了下來:「六……六姐兒。」

「怎麼了?」衛瑤卿的目光落在衛同遠的身上,不錯過他臉上的任何錶情,有疑惑有掙扎,「父親有什麼事,同我直說好了。」

「你知道那個前任大天師么?」頓了一頓,似乎是怕衛瑤卿沒有反應過來,衛同遠又加了一句,「就是那個出過十三個大天師的張家。」

「怎麼了?」

「你知道張家有個叫明珠的大小姐么?」

她抬頭,眼中風起雲湧。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