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妃傳 玄幻魔法

瘋妃傳 第四三八章 她沒懷孕

作者:金無彩

本章內容簡介:跑了。父皇也十分高興,只是跟眾臣們議事,一時過不來。所以令兒臣過來給母后道喜。我吃了些,不算餓。」 邵皇后連忙讓人把自己案上的熱菜素麵端了他跟前:「跟著你父皇忙了一上午,如何能不餓?快吃,就在...

黃嬌嬌哭著喊了一聲:「殿下1

這種床笫之事,她便渾身是嘴也說不清埃

太子的表現,絕對不是跟太子妃伉儷情深,而就是,就是不近女色!

黃嬌嬌懵懵懂懂,卻還是沒有把穆嬋媛猜測的那兩個字說出來。

因為一旦說出來,只怕朝中就會轟然地動了……

太子的表現雖然不十分令人信服,但終究還是給了大家一個完整的理由來表達自己的正常。

召南的眼睛眯了起來,看向葉蓁蓁。

甘棠則目瞪口呆,就似忽然想起了什麼令人恐懼的事情一樣,情不自禁先轉頭看了召南一眼,臉色漸漸蒼白起來。

沈濯偏著頭仔細觀察著眾人,卻意外地發現:蒹葭郡主眸中竟然閃過與眾不同的嘲諷,隨即跟女兒一模一樣地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出起了神。

邵皇后那邊已經是勃然大怒,霍地立起。跟著太子的話,喝道:「黃氏!你是不是瘋了?妒忌太子妃專寵就說自己妒忌,怎麼連這種大逆不道的胡話也敢說出來?」

黃嬌嬌這才戰戰兢兢地跪了下去,卻仍舊哭著在辯解:「娘娘,臣妾沒有說謊礙…」

這下子,連梅妃等人也不得不表態:「黃良娣今日這是怎麼了?便嬌氣也不好這樣亂來啊1

最沒存在感的桂修儀細聲細氣地勸道:「黃良娣病急亂投醫了呀。我入宮三年,陛下還是上個月才詔見我。難道陛下也是不近女色不成?可不是瞎想呢?

「娘娘剛才說得多清楚,如今太子跟著陛下學習政務不久,千頭萬緒的,正是最忙最緊張的時候,一時顧不上你們幾位,那可太正常的。聽得說,定天下的時候,先帝十四個月沒進後宮呢。

「你可不能拿外頭宅院里的規矩習俗來揣度宮裡的事,豈不大謬?」

既給了黃嬌嬌台階,也給太子尋了藉口,更圓了邵皇后的臉面,甚至連先帝都搬出來作證。

這下子,連蒹葭都抬起了眼去仔細看看這位桂修儀是何許人也。

卻見她發現眾人都看過來時,羞紅了臉,低了頭下去,小聲道:「嬪妾,嬪妾瞎說的……」

邵皇后的肩頭鬆了松,道:「桂修儀說得很是1

又冷冷地看著仍在傻乎乎哭泣的黃嬌嬌,命人:「黃良娣殿前失儀,恐是身子不適所致。送回東宮,好生調養。」

直接扣了一頂「有脖的帽子。

沈濯心中微動。

她記得阿伯告訴過她,黃嬌嬌上一世嫁給二皇子,橫死暴斃。

怎麼這一世,竟然還逃不過這個命數么?

還有葉蓁蓁,說是下場也不好……

可看著太子對她的這個態度,即便太子是個,那個,似乎也會給她應有的尊重。她不至於礙…

眼珠兒微轉,沈濯的目光掃過清寧宮大殿上的一干人等。

心內不由生了感慨出來:奪嫡果然是世上最醜陋的事情!自己不想摻合進來,不就是為了不看到這些場景么?

只是如今,還是莫名其妙入了局。

也不知道去一趟西北,能不能把這樁事躲過去……

就在她走神的工夫,邵皇后已經看著人拖走了黃嬌嬌,卻令人在自己的榻邊給太子設了一席:「罷了,你也鬧得夠了。在那邊吃了飯沒有?」

太子若無其事,仍舊如常般表現得溫厚得禮:「二弟高興,吃到一半跑了。父皇也十分高興,只是跟眾臣們議事,一時過不來。所以令兒臣過來給母后道喜。我吃了些,不算餓。」

邵皇后連忙讓人把自己案上的熱菜素麵端了他跟前:「跟著你父皇忙了一上午,如何能不餓?快吃,就在我跟前吃。」

卻似忘了一般,並不讓太子妃過來侍奉。

葉蓁蓁也安靜地留在自己的榻席上,垂頭坐著。令人看不清表情。

沈濯看了她一眼,無限同情。

這個葉蓁蓁,只是個普通的貴家女子。端莊,文靜,善良,識時務。她既沒有一定要當皇后的野心,也沒有獨霸專寵打壓旁人的氣焰。

她只是,很倒霉。

沈濯也想低下頭去,她覺得自己只怕是救不了葉蓁蓁。

但是就在那一瞬,她忽然聽到皇后那邊傳來了小女兒喁喁私語的聲音。

嗯?

不由得舉頭望去,卻見邵舜華巧笑倩兮,正跪坐在邵皇后和太子中間,給這邊斟酒,給那邊布菜。

太子竟然有趣地打量她,還親親熱熱地跟她聊起了家常。

風吹過來幾句話,不外乎是「外祖母如何」「舅舅怎樣」,又是「表妹越發可人」「表哥最近瘦了」……

這個時機,這樣做,真的好嗎?

沈濯心裡不舒服,面無表情地收回了眼神。

誰知那邊襲芳卻忽然叫了一聲:「太子妃,你怎麼了?」

葉蓁蓁暈了過去。

邵皇后眉心蹙起。

東宮的這幾個婦人,怎麼都這樣不省心!

不由得痛心疾首起來,低聲對著太子抱怨:「當初我說我來給你選,你父皇非要親自眩你看看他挑的這幾個不曉事的東西!除了添亂還會做什麼?1

太子輕笑一聲,長身而起去表演他的愛妻之心,卻又輕飄飄地扔下一句話:「若是母后肯像教導表妹一樣教導她們幾個,此時哪裡還會有這種尷尬事?」

梅太醫被再次叫了回來。然而他的手指剛剛在葉蓁蓁腕上一搭,葉蓁蓁便悠然醒轉。見狀簡直如燙到一般,倏然奪手往後躲:「我沒事,沒事。只是剛才在寺里曬了些,有些中暑。」

梅太醫垂眸,轉身對滿面急色的邵皇后和太子道:「太子妃的確是有點中暑。回去躺躺就好了。」

邵皇后仔細看著他的臉色:「梅太醫,葉氏,她,是不是也……」

說到底,她還是盼著身為東宮儲君的長子趕緊有個后的。

「太子妃無妨,吃上兩三劑葯,過不了七天,管保還是歡蹦亂跳的。」梅太醫似是口不擇言,卻明白地告訴了皇后:她沒懷孕,你別做夢了。

邵皇后悻悻:「罷了,那就好生養著罷。」

太子和煦地叉手告辭:「擾了母后的興緻了。我下午還有事,先帶著她們告辭。」

邵皇后只覺得這一頓賜宴無趣極了,掃去興頭,索性讓眾人都散了。

召南大長公主扶著宮娥的手起身,看著無微不至照看著太子妃的那個清瘦男子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笑。

嘲諷?

刻毒?

至少是詭異的。

沈濯這樣總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