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 歷史軍事

春閨密事 一百八十七·執拗

作者:秦兮

本章內容簡介:躁,等幾個王妃都把事情說完了,才親自去攙扶了年紀最大的老王妃坐下,回頭朝她們笑了笑:「小事嗎?」 他問:「這怎麼會是小事呢?在我的婚宴上給梅翰林的嫡長孫女投毒,這怎麼能是小事呢?1 投...

最後臨江王妃也沒有能說服得了鄭王。

因為鄭王根本就不聽人的勸解,他執意讓王府護衛把正院都圍了起來,而後把各位誥命夫人們都請到了梅鶯如今在的東跨院的客房裡。

明面上說是有事情要問一問,可是那院子外頭一堆的護衛擺著又不是只圖好看的!

這分明就是威脅了!

秦王妃察覺出不對來,揚聲有些氣怒的問他:「老五你是什麼意思?!大家開開心心的來給你賀喜,你這是要做什麼?1

王府的建築都是嚴格按照制式建造的,每座王府的格局大致都差不多,在這東跨院的廂房裡呆著總是有些逼仄,臨江王妃看了鄭王一眼,也沒了好聲氣,冷淡的笑了一聲:「可不是,為了這樣一點小事,老五你鬧什麼啊?1

鄭王不急不躁,等幾個王妃都把事情說完了,才親自去攙扶了年紀最大的老王妃坐下,回頭朝她們笑了笑:「小事嗎?」

他問:「這怎麼會是小事呢?在我的婚宴上給梅翰林的嫡長孫女投毒,這怎麼能是小事呢?1

投毒?!

一屋子剛才還竊竊私語的女人們霎時間都愣住,被鄭王這句話驚得差點兒跳了起來。

投毒?!

什麼投毒?!

鄭王已經越過她們去看梅夫人了,冷靜而理智的問她:「梅夫人,您看是不是報官?」

他看了躺在床上的梅鶯一眼,再把屋子裡的人也都掃了一遍,彎了彎唇算是扯出了一個笑:「今天原本是麻煩了鶯鶯了,本來想討個吉利,沒料到卻牽連了她。這事兒發生在我府上,不管怎麼說,我都有脫不開的責任,您要怎麼樣,我都沒意見。」

臨江王妃和晉王妃對視了一眼,都有些茫然和緊張。

鄭王這麼說,豈不是在說她們辦事不力?

今天畢竟名義上後院的主事人就是她們。

真是好心沒好報,做了這麼多事,可是人家卻根本不把你的好放在心上,還一心要給自己沒事找事。

根本就沒發生什麼事,梅鶯現在不也沒事了嗎?

可是鄭王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錯藥了,一直這麼不依不饒的。

長安長公主也皺著眉頭:「五哥,外頭的酒宴恐怕都開始了,你一直在這後頭窩著,恐怕外頭的人進來尋你。」

她輕輕搖了搖頭:「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這麼折騰來折騰去,恐怕不好。」

的確是這樣,好好的一個好日子,又是成親的大喜事,可是鄭王卻偏偏要鬧的這麼不愉快,揪著一件不知所以然的事不放。

連外頭的酒宴都不去參加了,實在是吃飽了撐的。

眾人都朝鄭王看過去。

鄭王卻冷淡的笑了笑,半點面子也沒有給長安長公主,只是卷著手咳嗽了一聲,而後便在眾人都靜下來了以後揚聲看著她們:「別的事不折騰也就罷了,這件事,不是折騰。」

他一面說,一面依次把長安長公主和仙容縣主和幾位王妃都看了一遍,挑了挑眉沸Γ骸岸伎斐鋈嗣了,這樣的事還無關緊要嗎?之前是害一個梅鶯,可是之後呢?是不是就該殺我的新娘了?1

這個殺字說的好不延遲且殺氣騰騰,聽的在場的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

仙容縣主面色有些難看的看了他一眼,緩緩的往後退了退。

「怎麼會那麼嚴重」晉王妃反應過來,連忙道:「不過就是梅家的下人伺候不經心五弟你說的也太聳人聽聞了,當心嚇著客人們1

晉王妃也覺得自己有些倒霉。

好端端的,好不容易幫個忙,竟又出了這莊子事,實在是吃力不討好了。

臨江王妃倒是沒有再勸鄭王了,她看的出來鄭王是鐵了心一定要把這件事查清楚查到底的,便皺了皺眉頭,深吸了一口氣:「好了,你既然說是有人下毒要謀害梅家姑娘,那到底是誰?」

她往鄭王身後看了一眼,見衛安垂眉斂目,便越過鄭王去點了衛安的名字:「壽寧,你之前是一直在場的,你來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梅家姑娘在那麼多人服侍下坐著床,怎麼就忽然出事了?」

這話里的指責意味已經很明顯了。

老王妃便咳嗽了一聲,清了清嗓子,見眾人都看向了自己,才道:「這麼重要的事,的確要查清楚。才剛王爺說的沒有錯,天家事無小事,聖上和娘娘欽賜的好姻緣,可是卻出了這樣的事,實在是對聖上和娘娘的大不敬,自然該嚴查清楚1

她輩分高年紀大,是很說的上話的。一屋子的誥命登時有不少附和的。

梅夫人也紅著眼睛疾步走過來:「說的是,我家好好的一個小丫頭,好端端的來了,現在卻成了這副模樣我們當大人的,怎麼也要個說法1

「王爺就算是不說,我也要查。」梅夫人冷笑道奧:「誰家孩子的命不是命?我們家孩子不敢說多尊貴,可是一家子都把她看的跟眼珠子似地。她到底是怎麼了,得罪了誰,為什麼會在婚宴上出這樣的事,我的確得知道個緣由1

她一面說,一面看著丫頭吩咐:「去前頭請老爺,告訴老爺這裡出了什麼事。」

這是要找幫手了。

眾人都看了出來。

臨江王妃也就不說話了。

得罪誰都不要得罪這些讀書人。

這些讀書人最是恐怖了,一支筆一張嘴,有時候就能要人生不如死,他們往往出乎意料的固執又死板,何況梅翰林還是出了名的那種讀書人。

她嘆了口氣,有些頭疼的問鄭王:「那好吧,咱們就長話短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衛安從鄭王身後上前幾步站在眾人面前,聲音仍舊一如既往的平靜又淡然:「也沒什麼,就是讓各位夫人們認一認人罷了,看看待會兒進來的這個人,身邊有沒有人是認識她的。」

什麼叫做認一認人?

眾人都面面相覷,一時沒人說話。

衛安便朝外頭拍了拍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