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在前 歷史軍事

珠玉在前 第五四六章 別當有相會,聚亦有散

作者:弈瀾

本章內容簡介:相識多年的故舊知交。 楊閣老天不假年的消息,讓孟約有點沮喪,除沮喪之外,還有點擔心:「爹前段時間給我來信時,也寫了一句,說是四隻狗已經老得都不愛動了,就是追風也不再喜歡到處跑動。爹讓我有個心理...

即使是一碗解酒湯灌下去,孟約也犯了好一會兒糊塗,等她徹底醒酒,滿桌子的人都瞅著她笑,宴席也已經進行到了尾聲。

孟約:我感覺我好像什麼都沒有吃,宴席就已經結束了,不過肚子倒是挺飽。

「阿煦,你什麼時候坐過來的?」明顯是給夾了張小方凳,大家各給讓了點地方出來。

「再過一會兒就要半個時辰啦,媽你好獃哦。」幸虧人家自己也能吃飽飯,不然呢,要靠醉酒的媽嗎,那是不可能的。

楊閣老:「不要當著這麼多人面,有什麼話回家說。」

也不知道阿煦被楊閣老怎麼了,居然特別乖地聽他話:「好吧,媽,你吃飽沒有,要不要再喝點湯?」

合著她還是醉了,而且醉的過程中還被兒子投餵了飯菜,並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不用了,謝謝阿煦,阿煦有沒有吃飽?」

「我早就吃飽了。」

宴席正在上最後一道菜品,水果點心拼盤,阿煦看一眼,表示點心遠不如我家袁婆婆,浮雲啦。

宴席結束,大家說說話,喝喝茶,暢想一下未來,然後各回各家,帶了熊孩子的也別忘了把熊孩子帶回家。阿煦像小大人一樣牽著孟約,把孟約交到他爹手裡,才長出一口氣:「爹,你可看好媽啊,知道她不能喝酒就不要給她喝酒,這麼大的人了,不要讓人操心好不好。」

王醴和孟約相視一眼,然後齊看阿煦,小傢伙話說完,轉個背就去找糖糖妹妹分享今天宴會上得到的水果糖。阿雝和阿煦都特地把草莓味的留給糖糖,糖糖也不會白接,會用她的非草莓味的,兄長也喜畸們交換。

三個小的相親相愛,孟約則嘿嘿地笑,王醴拿她喝酒這事也真是一點辦法沒有,偏她還無知覺地喜歡喝酒,是個小酒鬼,時不時地就饞得想喝一小口,在家還能控制著她的量,在外邊有時候外人不知道,加上她對酒的度數沒數,很容易喝醉。

今天的果酒,對楊閣老來說,淡得跟水一樣,但對孟約來說,也是三杯准醉的量。

「酒好喝嗎?」

「挺好的,好像有好幾種水果,不知道誰家釀的酒。」孟約想著回頭問一聲朱既彰,買幾缸囤著慢慢喝。

王醴雖然確實有囤點,讓了軒約慢慢喝的想法,但見孟約這樣,就不想給她買酒了:「誰家也沒有,是宗室的酒坊釀的,不對外售,只宗室舉行婚禮時取用。」

「我好歹皇長公主嘉寧殿下了,想買幾缸,應該會肯賣給我吧?」孟約沒覺得皇長公主嘉寧殿下有什麼高大上的用處,對她來說,實惠用在這樣的地方正好。

王醴:「還是早些回家吧,三個孩子都困了。」

他們還沒這麼晚睡過呢,剛上路艿亟換惶槍,交換完糖果還沒吃呢,一個個就在馬車裡睡得東倒西歪。阿雝睡相好,哪睡的醒來就在哪,動作都不大變。至於阿煦喜歡挨著點什麼睡,扒著王醴的腿,睡得香甜無比。到糖糖……整個鋪著地毯的馬車車廂都是她的床,滾來滾去,還別當她睡得不熟,她睡著了,一般的動靜還真吵不著她。

三個孩子略略洗漱一番,便安頓好,孟約則得回去好好洗洗,她愛酒,卻不愛滿身酒味睡覺。被窩裡,當然還是家中僕婦薰的香最助眠,洗了澡出來,孟約頭髮還沒幹的時候,王醴湊到她耳邊說了句話,孟約頓時醒了瞌睡:「不可能。」

「楊閣老不想看你一臉難過,才沒當面同你說。」王醴嘆口氣,並不想同孟小夜曲說生老病死與別離,但人生本就是由一場又一場別離組成的,當然如孟約這樣樂觀的人,或許會認為人生是由一場又一場相聚組成的。

這本無不同,別當有相會,聚亦有散時,唯生死不同。

「我在酒席上好像還說過松齡鶴壽,春秋不老……」孟約與楊閣老的緣份,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好似人的一生,展望時漫長無邊,回首時短暫易去。

「不然,你當楊兼為什麼肯乖乖回來,那是個和他爹一樣,性好遊歷,唯有山水能療一生之癖。楊閣老身體每況愈下,已經到了撐不住的時候了,這場婚禮過後,大約便會閉門謝客安心休養。」王醴嘆口氣,抱住孟約,孟約重情,尤其戀舊,舊物且不舍,何況相識多年的故舊知交。

楊閣老天不假年的消息,讓孟約有點沮喪,除沮喪之外,還有點擔心:「爹前段時間給我來信時,也寫了一句,說是四隻狗已經老得都不愛動了,就是追風也不再喜歡到處跑動。爹讓我有個心理準備,說幾隻狗雖養得好,但也就是這兩年的事。」

除了四隻狗,還有神隱的鯊魚也是只老貓了,恐怕也沒多少年可活。孟約想想,覺得一顆心都要碎成一片一片,再想得遠一點,總有一天,身邊的朋友,喜歡的人,甚至是……都會一個一個離開,或者是她離開。

「師兄,這好可怕。」

「不怕,有我在,孩子們也在。的年,雖然人生避免不了離別,但是不必太害怕,有的別離姜苦無比,也有的別離美麗又溫柔,還很浪漫甜蜜,比如岳父與岳母。」王醴其實不想說,但楊閣老說予他,便是不想看到孟約像現在這樣,心碎得彷彿全世界都跟著黯淡下來。

「師兄,你答應過陪我到人生盡頭的,你不要食言知不知道。」

「好,所有答應你的話,我都會做到。」

次日,孟約作好多心理建設,覺得自己已經能繃住情緒可以門時,卻發現仰園不是閉門謝客,楊閣老根本沒有靜養的意思。他連孫子都沒帶,只帶一個侍衛一個僕從留下一封類似「世界那麼大,死前我想再看看」的書信,便飄然而去。

楊兼抱著信哭成狗:「祖父為什麼不帶上我。」

「信上寫了,你要留家裡討媳婦,等你討媳婦那天,他會回來主持婚禮,說你這麼大個人了,婚禮應該能辦好,他就躲躲閑不操這份心。讓你,要有什麼事自己一個人不夠使,就喊我們幫忙。」

楊兼哭得更傷心了……

PS:

謝謝大家,「禮物」那章本章說已經滿了,已經不能再說下去,所以在這一併群么么。你們身上的力量也非常棒,人生不論短長,有你們相伴,每一天都很好~

倏忽便要十年過去……是噠,我在起點快要滿十年啦。

嗯,也許還會有一個十年,再一個十年……畢竟我曾與我的小頑皮們約定過,我寫到白髮蒼蒼,你們看到白髮蒼蒼。到那時,如果我還在寫,如果你們還在看,這就是我們的一世之約,一生長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