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 歷史軍事

古代農家日常 第七百四十五章 為人莫裝逼

作者:坐酌泠泠水

本章內容簡介:外的內兄,在工部任職。」 「哦?」杜錦寧看了胡員外一眼,笑了笑,問道:「哦,貴親在工部任職?我老師原是工部郎中,我經常去工部走動,倒是認識工部不少人。胡員外家的貴親不知是哪一位?」 「...

杜錦寧正要說話,就聽遠遠一個人喊道:「杜大人……」

杜錦寧轉頭一看,看到遠遠的大路上站著幾個人,其中一個四十來歲的精壯漢子,她倒是認識,正是這一片的里正,當初給她跟佃農在契約上做過保的。

至於其他人,卻是不認識。

「原來是周里正。今日怎的有空到這兒來?」杜錦寧笑道,便打算過去。

「哎,別過來別過來。」周里正連忙道,「我們過去,杜大人在原地等著便是。」

杜錦寧見狀,只得站在那裡等著那一行人過來。

宋庄頭走近杜錦寧,小聲道:「東家,那個穿藍色衣服的老頭兒,是隔壁那片田地的東家,姓胡,大家都喚他胡員外。他家有田地二百多畝,在西頭隔著八里路那個莊子就是他家的。」

頓了頓,怕杜錦寧不明白鬍員外的來意,他又道:「小人估計,他是沖著東家您的種田術來的。」

古人向來敝帚自珍,有什麼好的技術或是方子,都藏著掖著,生怕別人學了去,耽誤自家發財。所以宋庄頭才有此一語,且語氣和態度都充滿了鄙夷。

杜錦寧問道:「他為人如何?對佃農可好?」

眼看著那行人就要走過來了,宋庄頭抑制住自己的傾訴欲,言簡意賅地道:「吝嗇,就差喝人血了。要不是沒辦法,大家都不想佃他家的地。」

當初大家願意跟杜錦寧簽契約,而不是跑到胡員外家去佃他家田地來種,跟胡員外的為人也有一定的關係。

杜錦寧點點頭。

此時周里正和胡員外一行人已走到近前了。

「杜大人,小人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胡員外,也是跟你有緣,他家的田地就在你家西面,足有二百多畝。」周里正道。

胡員外抬起手,跟杜錦寧拱了拱,笑道:「早就聽京城的內兄提起過杜大人高才,沒想到杜大人的田地也種得這麼好。胡某佩服,佩服。」

周里正適時地插話道:「胡員外的內兄,在工部任職。」

「哦?」杜錦寧看了胡員外一眼,笑了笑,問道:「哦,貴親在工部任職?我老師原是工部郎中,我經常去工部走動,倒是認識工部不少人。胡員外家的貴親不知是哪一位?」

「哦,我的內兄姓王,在工部虞衡清吏司任主事。」胡員外得意地道,說完,他還斜著眼睛看了杜錦寧一眼。

工部虞衡清吏司主事,是正六品官,比杜錦寧的品階要高半級;最重要的是,地方官見京官也要矮三分,照這個理論一套,杜錦寧比他的內兄可就不止是低半級的問題了。

杜錦寧買了這塊田地,他就一直等著杜錦寧上門去拜訪他。可左等右等都沒等來。現在卻要自己主動上門來,他心中不忿,自然要搬出他的大旗來嚇唬杜錦寧一下。

「哦,原來是王主事。」杜錦寧淡淡道。

「……」

胡員外盯著杜錦寧看了好一會兒,這才終於確定,杜錦寧似乎對他的大旗並不放在心上,或者說還沒到讓杜錦寧驚訝到巴結他的地步,這讓他十分鬱悶。

其實他的內兄,內得有點遠,是他妻子的一個遠房親戚,遠得平時都不怎麼走動的那種。但並不妨礙胡員外扯著虎皮做大旗。因為這面大旗,周里正平時不知對他多客氣,即便佃農們因為他盤剝太過各種鬧騰,周里正都幫著他壓了下去;周圍的地主鄉紳對他都禮遇有加。

但現在,杜錦寧的雲淡風清卻給他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這讓他心裡鬱悶的不行。

要只是這樣倒也罷了,杜錦寧不給他面子,他大可拂袖而去,讓杜錦寧心裡忐忑一番。可他此來,是有求於人。

他想要杜錦寧種植雙季稻的方法和稻種,以及稻田養魚的法子。

這是別人的秘方,別人為什麼平白無故要給你?想不付出金錢的代價,那就只能以勢欺人了。

在他看來,祭出他的大旗后,杜錦寧必然對他誠惶誠恐,各種巴結。此時他再提出想要那些法子和稻種,杜錦寧就不好拒絕了。如此,他一文不花,就得到了杜錦寧盡心儘力地傾囊相授。明年,他的田地也大獲豐收,獲得比平時一倍還多的收益。至於到時候還理不理杜錦寧,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可沒想到杜錦寧完全不接他的茬,這讓他的戲一下子唱不下去了。

他斂了臉上的笑容,表情也淡淡的,看了看不遠處的莊子小院,語氣不咸不淡地道:「杜大人不請我們進屋裡坐坐嗎?」

原先聽宋庄頭說胡員外的為人,杜錦寧對他就已不喜;現在看到他還到她面前來擺架子,杜錦寧就對他打心眼裡厭惡。

她懶得在這種人身上浪費時間,直接道:「一會兒我還要去田裡走走。胡員外和周里正此來有什麼事,就在這兒說吧。」

胡員外愕然。

自打他打出了「內兄」的旗子后,還沒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人家都說杜同知大人官架子特別大,我還不以為然。現如今看來,果真如此埃」他陰陽怪氣地道。

周里正在一旁十分尷尬,心裡萬分後悔攬了這麼個事兒。一個是州同知,他的頂頭上司;一個有親戚在京中做大官,可都不是他這個小里正能得罪得起的。

他只希望這兩位把他當成隱形人,不要把火燒到他身上。

卻不想杜錦寧似乎聽到了他的心聲一般,撇開胡員外,朝周里正拱了拱手:「周里正,沒事我就先去忙了,告辭。」說著,轉身就走。

「你你你……」胡員外頓時氣得七竅生煙,指著杜錦寧渾身顫抖。

「杜大人。」一個聲音在胡員外等人身後響起。

胡員外和周里正一轉身,就看到七八個人站在他們身後。

為首的一個六十來歲年紀,留著一綹鬍子;另一個則似乎三十來歲,白面無須,穿了一件寶藍色綢緞長衫,正眯著眼睛打量著他們。其他的都是下人打扮。

「金公公,吳大人。」杜錦寧拱手笑道。

胡員外和周里正的身子就是一顫。

公公?除了宮裡那些被去了勢的太監,沒人敢拿這個稱呼來喚人。而太監沒有皇帝批准,連皇宮都是不能出的。

也就是說,這位是皇上派來的宮裡的太監?

還沒等這兩人想明白,那個六十來歲的老頭兒就盯住了胡員外,似笑非笑地道:「王海林是你的內兄?老夫倒不是知道他的小舅子架子這麼大,非得我們杜大人放下公事陪你說話聊天。」

「哦,忘了自我介紹一下,老夫吳證,工部尚書。」他又道。

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