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軍嫂大翻身

炮灰軍嫂大翻身 465 榮歸故里(3)

作者:魚沉菁

本章內容簡介:?他只是來買東西啊,又沒有做其他的事情。」 「人家來買東西,我難道還不讓他進來?起初我也覺得很可疑,但他說他是給他妻子買東西,我無權讓他不要買。」 眾人想了想也在理,這人來買東西的,往...

田桑桑一時心裡百感交集,又對江景懷趁機吃豆腐的行為有些反感。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華珺的目光落在他們交握的手上,抬眸說得客氣:「我只是在例行公事。」

「那好,現在這裡這麼多人,我們就公開把事情問清楚。田老闆,我們也不是要故意為難你,只是收到了舉報信,就必須給舉報人一個交代。如果你是清白的,清者自清,你無需擔憂。但如果你真的作風有問題,我們有權對你進行教育。」她轉頭問胡一萍:「你為什麼要舉報田老闆?」

胡一萍恨恨地看著田桑桑,信誓旦旦地對眾人道:「這幾天我愛人一直來一品香居買東西,我就不信沒人看見。昨天他回來時,身上帶著香氣,衣服上還有女人的口紅。今天他更是直接從田老闆的家裡跑出來了!他這個人老實,除非是被不要臉的勾搭,不然就不敢背著我在外頭亂來1

華珺道:「這是胡女士的一面之詞,我也不能偏聽偏信。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胡女士的老公在一品香居買東西?」

群眾們面面相覷,好幾個都點頭:「確實有看到這個先生進出一品香居。尤其是這幾天,特別頻繁。」這是他們親眼所見,無可否認。

胡一萍得意地笑了笑:「看吧,大家都看到了1

華珺正要說什麼,田桑桑覺得好笑,先道:「這個男人這幾天是來我這裡買過東西,有人看到不奇怪。但這能說明什麼問題?他只是來買東西啊,又沒有做其他的事情。」

「人家來買東西,我難道還不讓他進來?起初我也覺得很可疑,但他說他是給他妻子買東西,我無權讓他不要買。」

眾人想了想也在理,這人來買東西的,往那方面想確實不太好。

「給我買東西!田老闆你可真會撇清關係!?」胡一萍說到這裡,氣不打一處來,直接踢了梢喚牛吼道:「說啊,你和田老闆是怎麼勾搭在一起的?你今天給我說清楚1

男人被這麼多人注視著,臉漲得通紅,他忽然跪了下來,后怕地對胡一萍道:「老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在外面找人了1

「都是這個田老闆不甘寂寞,趁我去買東西的時候,才主動找的我1他指著田桑桑。

「華檢,華檢你別抓我啊,我是被勾引的1男人一臉驚慌。

這真是撇得乾乾淨淨的。田桑桑冷笑一聲,諷刺地勾了勾唇:「這位先生,我想請問你,你是怎麼溜到我家裡的?我除了這幾天你買東西時見過你,根本就不認識你埃要不是你今天出現在我面前,我壓根連你的臉都記不祝」

「而且,我怎麼會去勾搭你呢?我的眼裡除了我先生,就再也容不下別的男人了。我先生就站我旁邊,你跟他說說,我是怎麼勾搭你的?」

猝不及防被告白了一下,江景懷已經分不清這是場面話還是真心話了。

他抿了抿薄唇,沉聲道:「我相信我妻子。」犀利的目光又落在這男人身上,「你說清楚,我聽著。說不清楚,你和你家的又是打人,又是誣陷人,我們警局見。」

江景懷想明白了,這兩人是來鬧事的,但絕不單單鬧事這麼簡單,背後肯定有人在操縱。他掃了眼華珺,幽黑的眼眸深了深。

男人的腿有點軟,戰戰兢兢結結巴巴:「就是你女人勾搭我,你即便是當兵的,也不能隨便把我送到警察局。」

他這話明顯底氣不足,群眾們也不是傻的,都不太相信他的話。如果說今天江景懷沒出現還好,他們顯然會相信流言纏身的田老闆水性楊花偷漢子。但既然江景懷今天出現了,高大威猛的模樣,還相信他的妻子。所以還有什麼好懷疑的,這事兒存在誤會。

不,可能這件事還不是誤會這麼簡單。

「既然兩位互相信任,那麼看來其中就是有什麼誤會了。這個舉報不成立,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這男人的模樣實在讓人相信不了,華珺不悅地看著胡一萍:「胡女士,以後請你有確切的證據后再來舉報,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

胡一萍可沒有自己丈夫就是一坨S的自覺,她就認定田桑桑這種狐媚子天生就是來勾引人的。看到華珺冷然的臉色,忙道:「華檢,我不是要耽誤你們的工作,是這狐狸精真的勾引了我丈夫1

又打了那男人一下:「你說啊,你身上的口紅印子,是哪個狐狸精給你留的?」

「就是田老闆。」男人閃躲著胡一萍,梗著脖子對田桑桑道:「田老闆,一夜夫妻百夜恩,現在你男人回來了,你又想把我甩開。我告訴你,要完蛋咱倆一塊完蛋,你別在這裡裝清高,也別想把責任都甩給我1

白色襯衣上的口紅印子十分清晰,暴露在眾人的眼中。

「我不塗口紅。」

「桑桑她不抹口紅。」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田桑桑和江景懷對視了一眼,暗暗地瞪了他一下。跟她搶什麼話啊?

噗嗤。人群中一個大媽笑了出來,打趣道:「這小兩口說話都這麼同時,讓人不相信都難。」她看著胡一萍道:「我說妹子啊,你還真別把你老公當成寶,我們都不信田老闆會去找你老公。他身上的口紅印,沒準是別人留下的,你也不要被你老公騙了。他這是在糊弄你吶。」

胡一萍的臉發紫,不甘心地往田桑桑嘴上看去,她確實沒有抹口紅啊!

「田老闆不抹口紅的,我來她這裡買過幾次東西,都沒見著她抹口紅。」

「是啊,我也想起來了,田老闆真的從沒抹過口紅。」

這時候她們都忽然意識到,田桑桑雖然長得漂亮,但臉上很少濃妝艷抹,也沒把口紅抹得滿嘴都是,田老闆一直很清淡。這分明就是良家子埃

「你老公身上的口紅印子,一看就是抹口紅的人印上去的。咦——」人群中傳來女人驚奇的聲音:「季老闆就是個抹口紅的。怎麼著也得像季老闆這樣,才能把口紅印子印在人身上。田老闆的嘴唇太淡了,想印也印不上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