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929章 毫無指望的愛情

作者:顧翩然  |  更新時間:今天18:49更新  |  字數:2343字

{}?離婚兩個字從她嘴裡說出來,平靜的好像只是一句閑聊的談天。

完全沒有任何情緒在,普通的沒有任何意義。

這並不是花容第一次跟他說離婚這件事,只是這一次,卻是令他無比的焦躁。

「花容,你不要無理取鬧……」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花容平靜的打斷。

「誰跟你無理取鬧?離婚協議書你自己看一眼,把名字簽了,到時候找人寄過來也可以。我最近會有點忙,沒時間跟你玩欲擒故縱的把戲。最好把事情辦妥了,我們也好早點一拍兩散。我的存在打擾了你和柳思思敘舊,難道不是嗎?」

「我跟她……」

「心理出軌也是出軌,別一直跟我強調你跟她沒有做過。」花容冷冷的打斷他的話,抬起眼直視他的面容,「鳳錦,我們結婚也快一年了,說老實話,我已經膩了。」

「膩了?」鳳錦被她一個字挑起了火氣,口不擇言道,「那當初是誰死乞白賴要嫁給我的?」

「是我。」花容冷靜的回答道,「我也為當初的天真付出了代價。現在是放過彼此的時候了。」

鳳錦冷笑了一下,「你付出了什麼代價?我和思思分手,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已經跟她在一起了。」

「……」花容收回了視線,伸出手拿過那份離婚協議書,在上面改了幾個字,「這件事你確實吃虧了。那這樣吧,這套房子就留給你,一半的錢我也不要了。怎麼樣,仁至義盡了吧?」

鳳錦簡直要氣笑了。

「花容,我告訴你,我不會讓你一直這樣耍著玩。」他上前一步,將她手裡的離婚協議書搶了過來,看了一眼花容在上面改的幾個字,怒上心頭,一把將他撕成碎片。

「離婚,不可能。你欠我的,你遲早還回來!」

「……」花容沒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有那麼一瞬間,她眼神看起來很疲憊。

鳳錦心頭一跳,一絲無端的慌亂從心口蔓延開來,他剛想說什麼,補救一下,就看到花容輕輕地嘆了口氣,低下了頭。

她道:「照片和離婚協議書我都給爺爺寄過去了,等爺爺聯繫我,我再跟你說吧。」

說完,她轉身要走,鳳錦下意識的抓緊了她的手腕,「你把照片都寄給爺爺了?」

「證據,當然要親自給,要不然呢?」

「那只是你借位拍的!我跟她根本沒發生什麼!」

花容笑了笑,伸出手以一種不容拒絕的力道推開了他的手。

「我並不在乎你跟她有沒有發生什麼。實話告訴你,我現在巴不得你跟她發生點什麼,最好你搞大她的肚子,我和你不需要扯任何皮,名正言順的離婚。」她笑容有些譏誚,又有些涼薄,微微抬著的下巴,顯出一種獨屬於花容的刻薄,語調輕緩慵懶,沒有任何溫度。「你現在不願意簽字就算了,到時候爺爺來了,我們當面對質。到時候你跟爺爺說你跟照片上的女人沒什麼,看看爺爺願不願意相信你。」

她冷冷的朝著他勾了勾唇角,然後冷漠的轉過身從大廳里離開了。

鳳錦安靜了半晌,下意識的追了出去。

他攔住花容,「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是說我成全你和柳思思了,明白了嗎?你想跟她怎麼搞就怎麼搞,怎麼玩就怎麼玩,我不管了。」她面上對他露出了一絲厭煩,對於不喜歡的東西或者是人,她向來很直接,「沒辦法好聚好散,起碼也要面子上過得去吧?鳳錦,這一次我只叫了爺爺過來,下一次我就讓你們全家人看看你到底跟我結婚以後幹了什麼好事。」

「就因為你打電話過來我沒過來,你就要這樣報復我?」

「……」花容頓了半晌,抬起一雙水眸含笑的看著他,一字一句道,「對,誰叫你不能隨叫隨到,我養一隻狗還能給我衝鋒陷陣呢,我嫁的人卻跑去給別人做狗去了,你說我惡不噁心?」她每一個字都是帶著笑,嘲諷意味十足,「我憑啥要養別人的狗啊?而且還養不熟,吃著我的東西,主人揮一揮手,立刻就奔回去了,我幹嘛還要養?」

鳳錦倒吸了一口氣,像是氣到了極致,猛地抬起手。

花容站在原地,不躲不避,平靜而冷漠的看著他盛怒的模樣。

這一巴掌最後還是沒落下來。

鳳錦緩緩的將手放了下來,一聲不吭的轉過身,回屋子裡去了。

花容站在風裡,感覺到了一絲涼意,她凝眸注視著鳳錦的身影消失在了視線里,然後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三天以後,花容接到了鳳老來桐城的電話。

她從床上爬了起來,親自去接他。

鳳老還是老樣子,見到她就容容,容容的叫個不停,花容帶他去附近的酒店吃了一頓飯,然後打電話給鳳錦。

那頭沒接起來,被掐斷了。

「這小子……」

鳳老不悅的皺了皺眉頭,花容笑了笑,「沒什麼,我給他發簡訊吧。」

她編了一條簡訊過去,告訴他鳳老來了,過了一會兒,鳳老的手機響了起來,是鳳錦打過來的。

去鳳錦那邊的時候,花容跟鳳老坐一車,兩個人親密的交談著。

鳳老看著花容含笑的臉,突然輕輕地嘆了口氣,「容容,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花容搖了搖頭:「沒有。已經習慣了。」

鳳老看著她,突然問道:「傷好了嗎?」

看著老人睿智的雙眸,花容苦笑了一聲,她倒也沒想到瞞過了花家的人,沒瞞過鳳老。

她低下頭,將碎發別到耳後,輕輕地點了點頭,「早就好了。不是什麼大問題,住了院就沒事了。」

「你真的要跟小錦離婚嗎?」

花容抬頭看向鳳老,她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輕聲道:「爺爺,我已經累了。」

感情上的疲憊,似乎被**的疲憊要來的更加深刻。

她可以不眠不休的工作三天三夜,但是卻沒辦法承受鳳錦那些輕描淡寫的打擊。

毫無指望的愛情,果然是不可能的,這個世界上不存在永不停歇的感情。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