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主

大劫主 第七百二十六章 人頭滾滾與有人可

作者:黑山老鬼

本章內容簡介:漏給了他們的,但姦細便是姦細,無論他們身份如何,修為如何,原由如何,那都是犯下了死罪,如今大事已了,自然不能再留著他們了,借著這次的事情一次拔了,倒也算是省事了…… 不過心裡若說沒有些惋惜,也...

「念到了名字的人,便出來吧1

八荒城內,方原等人皆立身於城牆之上,身後仙旗獵獵,一片肅殺!

而在城牆之下,則是鎮魔關內諸位玄甲,以及仙軍、幕僚,執事等等,靜靜的等待著。

在這鎮魔關,還是第一次將人聚得這般齊,眾人還不知道將他們聚集在了一起要做什麼,不過心情倒是很好,在看到了方原與李太一於八荒城上的那一戰後,鎮魔內這些本就對方原崇敬至極的甲士們,更是揚眉吐氣,望著方原的眼神,倒像是看著一尊神祇也似。

只是,如今的方原與老執事等等,臉色卻是顯得有些凝重,老執事手裡捧著一道捲軸,走上了前來,目光掃過了下方的一片仙軍,然後便一個一個的開始念起了名字……

「玄甲神將風離長……」

「丹庫執事梅月真……」

「赤甲神將錢通……」

「仙軍統領岳華……」

「……」

「……」

一個接著一個的名字被念了出來,被念到了名字的人便出列而立,臉色分明有些迷茫的看著城牆之上的方原等等,不知這是做什麼。

若是要封賞吧,最近他們也知道自己沒立過什麼大功,若是要安排什麼任務的話,選的人職務與修為都相差極大,又沒個標準。

只是無論如何,既然名字被叫到了,便也只能站了出來,等著上面的人發話。

老執事還在面無表情的念著名字,前前後後,念了差不多百人,下方的眾仙軍等等,終於開始嗅到了某種不好的氣機,尤其是一些心裡有數的人,更是感到了某種驚怖……

「道子,都在這裡了……」

老執事念罷了名字,轉頭看向了方原,沉聲說道。

方原冷眼掃了過去,似乎也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多人,臉色顯得有些陰沉。

他本想說些什麼,但終究卻是懶得說了,只是擺了擺手:「都斬了1

「嘩……」

一句話激起了千層浪,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下方起了一片議論。

老執事面無表情的從這些人臉上掃了過去,冷聲道:「你們與外面那些人勾結,暗通款曲,出賣神將行蹤的事情,還需要我再一件一件的講給你們聽嗎?」說著話時,指向了身後的一位手裡捧著一摞文書的童兒,道:「你們若是不服氣,倒是可以讓你們看看1

那百餘人一下子便慌了神。

心裡有股子冷意升騰了起來,籠罩了心臟,便是絕望。

「快走1

有人看著周圍的局勢,眼見得不妙,便忽然間跳了出來,施展神通,奪路就跑。

只是既然已經準備將這些釘子bchli,老執事又怎麼會不做好準備,周圍虛空里,便忽然間出現了道道氣機深沉的神衛身影,一個個戴甲持戈,殺氣騰騰,正是從忘情島帶了過來的三百海神衛,迎著這些想要奪路而逃之人,三百人沉默無聲,齊齊逼上,刀劍起落。

「噗」「噗」「噗」

一片血光迸濺,那些要逃的人,便已被成了數截。

「尊上饒命……饒命礙…」

余者見到這個場景,直嚇的瑟瑟發抖,齊唰唰跪了下來求饒。

「現在已經無法再饒你們的命了……」

方原目光平靜的從那百餘人身上掃了過去,道:「從一開始便知道你們的存在,只是之前為了做局,用得到你們,所以才一直留著你們,如今局做完了,還要你們做什麼?」

這一句話,便算是給這些人的命運定了性。

望著那一張張驚恐而絕望的臉,方原心裡也忍不住低嘆了一聲。

這些人,都是各方勢力安排進了鎮魔關,盯著自己的探子。

之前那些人能給自己在魔淵深處布下那個刺殺之局,便與他們脫不了干係。

想想看,當初自己在魔邊的行進路線,身邊的人馬調動,甚至是白貓的神異之處,萬龍魂珠平時在誰那裡放著,都被那些刺殺的人掌握的一清二楚,便可見他們泄露了多少。

雖然他們做的事情都在老執事的眼皮子底下看著,更有一些是自己故意透漏給了他們的,但姦細便是姦細,無論他們身份如何,修為如何,原由如何,那都是犯下了死罪,如今大事已了,自然不能再留著他們了,借著這次的事情一次拔了,倒也算是省事了……

不過心裡若說沒有些惋惜,也是假的。

尤其是看著站在了這些人最前面,一臉慘白的風離長,方原更是有些不舍。

此人其實甚為能幹,無論是實力還是做事態度,都是上上之選,他也是方原來到了鎮魔關之後,第一個看在了眼裡的幹將,只可惜,這個人乃是早早便被九重天收伏了的,在自己深入魔邊勘查之時,也是他將最多關於自己的消息散布了出去,再捨不得也得殺……

「殺了他們……」

聽了方原的話之後,過了許久,忽然間有人振臂大喝了起來。

這一次喊出了這句話的,乃是鎮魔關仙軍。

隨著這一聲大喝,鎮魔關上下,瞬間變得殺氣騰騰。

叛徒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最讓人憤恨的,尤其是這些人出賣的還是如今魔邊最受將士尊崇的方原,在經過了八荒城一戰之後,鎮魔關將士,傲意大漲,又如何容得下這些釘子,立時出現了無數的喊打喊殺聲,對於這些反應,方原也只是擺了擺手,然後便走回去了。

背後,響起了無數慘嚎與斬落人頭的聲音。

「果然要殺個人頭滾滾了……」

方原心裡暗暗的想著。

如今,距離他在八荒城上大敗九重天太子李太一,已經過去了三天,也就在前一天,白袍戰仙也終於趕回了八荒城,得知了這一次的行刺之事後,發了雷霆大怒,非但沒有像一些人妄想的那樣看在九重天的面子上,將收監的太子殿下放出來,反而命人徹查……

有風聲說,這是因為在這一場殺局裡,有人將他也算計了進去。

借著黑暗之主出沒的消息,將他引出了八荒城,然後才能將殺局做的如此順利……

有了白袍戰仙的態度,這一查便查的極為順利。

不知有多少人被八荒城神衛抓了去,也不知有多少人被當場格殺,更不知有多少人,直接被抓了起來,打入魔獄,只等著在進入魔邊腹地清剿魔物時,編作前鋒敢死隊……

白袍戰仙這一次清查的力度,居然比很多人之前想象的還要大。

雷厲風行之下,只不過用了幾天時間,魔邊便大換血,魔獄里人簡直都要關不下了。

其間,自然也有許多持不同意見的長老什麼的跳了出來,說什麼「大局為重」「用人之際」等等,但此前那個平時不怎麼管事,只讓身邊人去處瀾仙,卻第一次展露了他的鐵血,一聲「滾」字震徹九宵,使得那些心懷幻想的世家等等,終於陷入了絕望了。

這一次,真的與以前不同了。

以前多是獻出一些資源,便可以換得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但這一次真的要死人啊!

一時間,魔邊滾滾人頭落地。

高位落馬,小鬼遭殃。

魔邊出現了一種涇渭分明的變化。

一方面是直顯得血氣衝天,一方面又顯得前所未有的清靜……

據說,有人暗中統計過,只這一次的事情,便牽連了不下數千人,簡直匪夷所思。

「這三千人可都是在魔邊身居高位,手握實權的啊,魔邊可以如常運轉,便皆是這些人之功,白袍戰仙一句話,便將他們全都殺了,這是打算讓魔邊直接陷入癱瘓之中嗎?」

「就是,如今可是很快便要出兵魔淵,清剿腹內的魔物了,正是用人之際,忽然一下子來了這麼一手,不知殺空了多少重要位置的人,也不知殺寒了多少世家與道統的心,離心離德便在當際,恐怕整個魔邊都有可能會fnli,倒看你清剿魔淵的時候,哪還有人可用?」

不知有多少人被這一幕所驚動,議論之聲此起彼伏。

只是做過了這一件事後,白袍戰仙又下了一道仙詔,召喚各地修士趕赴魔邊效力,這等仙詔,在以前是沒有太大用處的,畢竟魔邊的情況誰都知道,那是要隨時準備與黑暗魔物拚命的,願意來的自然會來,不願意來這裡拼死拼活的,便是說破了天,他們也不會來。

讓人沒想到的是,這一次的效果卻是出奇的好。

「幽州薩蠻道三雄,專赴魔邊效力1

「海州三靈山群道,特地趕到魔邊建功立業1

「哈哈,我孟逍遙自在了一輩子,也到這魔邊來,看能否混個神將做做……」

而除此之外,也出現了很多專程趕來魔邊投效的散修與小世家子弟。

一般來說,大世家有大世家的蔽端,散修也有散修的毛病,其中一個最明顯的便是,基本上所有的散修都不怎麼願意主動到魔邊來效力,寧願躲在某個深山裡,缺少資源了就出來干一票,也不想到魔邊來搏命,尤其是在如今大劫日益臨近的情況下,更不願意來。

但這一次,那些修為或高或低,野心或大或小的人,卻皆從他們隱秘的洞府里走了出來。

消息傳開的幾天時間裡,便有數千人湧進了魔邊。

而這些人,還在源源不斷的增漲著……

於是,之前那些議論紛紛的人便都閉了嘴,一片茫然的看著這個局勢。

說好的無人可用呢?

天才本站地址:.。m.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