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376

作者:老山頭之汗  |  更新時間:2019-01-13 07:37  |  字數:2115字

土匪其實也代表這組織紀律性差,但是土匪更怕強權,因為在土匪窩都是強者為尊,被強者殺死沒有殺人償命一說。但是這個晚上卻透漏這詭異,竟然有人無視熊闊海的命令!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無視大寨主的命令,呂望也急眼了,抽出手中的刀,大聲喊:「你們幾個,跟我站住!」他已經暗暗下了狠心,如果這幾個人還不知道好歹,就不要怪他刀下無情!

這不能怪呂望,如果他的手下不識相,繼續作亂,必然會讓大寨主生氣。他可不敢讓寨主生氣,那個後果很嚴重。呂望記得前幾年就有一個小頭目,仗著討熊闊海的歡心,竟然質疑熊闊海的一個決定,結果大寨主把他叫到身前,一手就捏斷了他的脖子。呂望知道自己不如那個人的份量,他更不敢在熊闊海生氣的時候作死,只能想法自保。雖然這些手下,平時也懂得孝敬他,但是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候,他不敢心存僥倖,所有決定這幾個人如果不識趣,他只好殺死他們以求自保。

「停下!」呂望又喊了一下,希望這幾個還不知道悔改的手下能懸崖勒馬,停下來。他一邊喊著,一邊舉起手中的刀,作勢欲劈。是個人都明白呂望的意思,但是那幾個人依然不管不顧的向前沖,根本不理會呂望。其實他們也是沒有辦法,不趁機渾水摸魚,一旦等熊闊海他們和呂望這些人回合,他們恐怕就無法逃跑了。

單雄信他們經過審問李四和王麻子知道,這裡地勢複雜,不走山路,不僅難以走出去,還可能迷路,所以也只好選擇走山路。而且他們也知道呂望在前面,既然有人在前面開路,幹嘛不坐享其成,所以他們就跟在呂望他們的後面。至於穿山越嶺,單雄信他們也不想了。吳澤聽沈校長說過,世上本來就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但是這個路不是隨便走出來的,而是最短或者最方便才被大家走成了路。所以想要快速逃離金頂寨,還是山路最靠譜。

呂望他們哪裡能想到單雄信他們就跟在他們的後面,而他們反而成了帶路4黨。不過,因為他並不想立功,更不想冒險,所以這種追擊和遊山玩水的速度強不了多少。單雄信他們雖然著急,但是帶路4黨不願意走快,他們也沒有辦法催促,只能慢吞吞地跟在後面。吳澤也擔心熊闊海他們追上來,但是總認為他們不可能那麼快就發現真相,也許等熊闊海發現的時候,他們已經逃走了。再說剛剛在山裡迷路,現在除了這條山路外,他們也沒有其它的選擇。

因為吳澤他們知道呂望他們在前面,而呂望他們卻不知道他們跟在後面,所以這樣更安全。如果一直跟下去,在濃霧散去前,也許呂望能把他們帶出金頂寨的勢力範圍。到時候,聽到他們向回返的時候,大家躲在路邊。等他們過去後再繼續趕路,仔細想想再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吳澤也就安心跟在後面。

雖然單雄信他們跟在呂望的後面很安全,但是有些地方卻必須注意,那就是必須輕手輕腳,千萬不能弄出聲音。如果讓呂望他們發覺後面有人的話,肯定不甘心做帶路4黨。本來,一個在前面帶路,一個在後面跟,兩支隊伍井水不犯合數,相安無事。可是,誰能想到,熊闊海因為要找黃山潑商議事情,結果卻發現單雄信他們逃走的事,而且迅速追了下來。

當熊闊海追過來的時候,知道前面有自己人,也認為單雄信他們應該在更前面,或者在另一路的最前面,所以並沒有在意快速追趕時發出的嘈雜聲,所有一轉過山腳就讓單雄信他們聽到後面又有了追兵。這時候,其實熊闊海他們離單雄信他們並不遠,有二三十步。一聽到後面有追兵後,單雄信他們再想躲,倉促間已經來不及了。

按說熊闊海他們追上來沒有這麼快,但是架不住呂望他們磨嘰。懶人上磨屎尿多,這些土匪也知道單雄信他們不好惹,剛才在半山腰,就那麼一眨眼的功夫,就死了五六個人,他們現在才三十多個人,真要碰上了單雄信他們,誰找誰麻煩還真不好說。一般來說,江洋大盜兇殘,亡命之徒不惜命,但是土匪,尤其是這些嘍囉,只會欺軟怕硬,一個比一個姦猾。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再加上呂望也一樣貪生怕死,還能指望他們有什麼表現,一路上正經追趕的沒有,拉屎撒尿的不少。

剛才就有一個土匪說拉肚子,鑽到旁邊去解決。拉肚子的都已經出來了,坐在石頭上偷懶的還不願起來。這麼一耽擱,讓熊闊海他們一轉過山腳就離單雄信他們不遠了。既然沒有時間向路邊躲,吳澤悄悄給大家說:「沖!」,就拽著羅士信率先衝過去。他們這些人中,雖然說單雄信地位最高,但是吳澤才是智囊,他一發話,大家都跟在後面向前沖。

因為吳澤他們穿的還是土匪的衣服,所以倉促間土匪也以為是自己人。再說熊闊海他們聽到前面是呂望他們後,也有人向前跑,只是聽到熊闊海的喊聲後,才慢了下來。熊闊海也不是不讓大家跑,只是不讓發出響聲,害怕驚動單雄信,讓他們有機會躲起來。

現在單雄信倒是被驚動了,但是卻沒有時間躲起來,而是以他們想不到的一種方式給了他們一個驚喜。這個驚喜面對的第一個人就是呂望,他拿出刀想要威懾自己的手下,卻沒有想到衝過來的是死神!

看到呂望舉起刀,羅士信悶聲不響,腳步越沖越快,長槍拖在地上,濺起一朵朵火花。這時候呂望如果還不能發覺不對勁,他的腦袋就是漿糊,危險來臨前他終於發現這幾個人是瓦崗軍,害怕使得他的聲音顯得尖厲:「快攔住他們!他們是瓦……」

刺破濃霧的聲音隨著「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