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地主爺 歷史軍事

唐朝地主爺 第六十七章 有些長進

作者:星空沒有雲

本章內容簡介:其餘三個孔武有力年紀不一的漢子站了出來。 此四人,不是徐清一行,還能是誰? 年輕那位沉聲道:「這四位客人,你們要想清楚了說話,既然不知全過程,當心斷章取義了埃」 徐清笑了一下道...

第六十七章有些長進

「正是我,怎麼,方才不是你欺負那位老人家?」

年輕那個嘿嘿一笑道:「荀少爺讀書呢,沒知道得全整個事。剛才,那個老頭把價壓得太低了,看不起縣伯爺的東西。我這才氣不過,可他爭論幾句,他老腳一滑,自己滾在地上了的……」

荀小二臉一沉,喝罵道:「哼,好個無恥之人!你顛倒黑白,把我當聾子?瞎子?也把在場客商都當作聾子?瞎子?」

年輕那個被罵,心裡有些不服氣,挺胸抬頭反駁道:「荀少爺,在場之人都知道了,不信你問嘛。再說了,荀少爺,這生意上的事情,你還不懂得。」

荀小二哼了一聲,轉身向在場之人道:「諸位長輩,無論是本地商販,還是客來商販,我徐家做生意都講究買賣公平,貨出我手,是否買得到,全靠你們誰先出手,但決不會再加價。這個人臨時加價,必是中飽私囊,隔日我定向楊文管家說一聲。」

年輕那個更慌了,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滴了下來:「荀少爺,此話不要亂說啊,小人在徐家做事兢兢業業,你可不能說辭就辭了。沒有證據,楊總管也不會信你的。」

荀小二笑著道:「證據?在場客商不都看見了?算不算得鐵證?」

年輕那個陰厲兇狠的把周遭客商盯了一圈,那些客商見此,便低頭思考起來。

其實,他們心裡不覺得荀小二能起多大決定作用。聽語氣,荀小二是「少爺」沒錯,可這少爺也分很多種埃如嫡子長孫,老爺喜歡的,那說話有一千斤重,沒人敢不聽。可若庶子旁孫說起話來,就有人陽奉陰違了。

這荀少爺是個什麼貨色?他們不知,只是荀少爺荀少爺他姓荀,徐大人姓徐啊!一個外姓少爺,能起多大作用?且不說他年紀還如此小,且不說徐大人還不知人在何方……

有人舉證又如何,楊文能夠為了一個泥捏的少爺辭了一個幹練的管事?不會,楊文最多口頭批評一下回護一下荀小二的面子。

何況,年輕那個干如此囂張中飽私囊,難道楊文就沒落什麼好處?此事之後,說不定年輕那個紋絲不動,照樣掌管糖貨,還有仙人釀。現在得罪了他,不值當。

於是乎,大家沉默了。

荀小二一愣,他始料未及自己的正義之舉,竟然無人響應。年輕那個一笑,拱手道:「我的荀少爺啊,你看,公道自在人心,大伙兒都知道是那老驢頭胡攪。少爺您啊,還是太年輕,不懂這生意場上的往來險惡。也不知小人我,為了徐家的生意做了……」

年輕那個話未說完,一樓一桌客人都是站了起來,同道:「今日之事,我等作證,乃是年輕那個,欺負了年老那個。是否中飽私囊了,我等卻是不知。」

荀小二面色一喜,轉過頭去看。年輕那個與其餘客商,也轉睛看了過去,只見是一清秀男子,與其餘三個孔武有力年紀不一的漢子站了出來。

此四人,不是徐清一行,還能是誰?

年輕那位沉聲道:「這四位客人,你們要想清楚了說話,既然不知全過程,當心斷章取義了埃」

徐清笑了一下道:「你是紅山鎮私塾肄業的學生吧,後來直接調到了徐家?」

年輕那個心裡大驚,荀小二卻剛剛把嗓子眼裡的心放下。剛才他看了一眼徐清幾人,以為自己眼花,再看一眼,以為自己瘋了,直到徐清說話,他才真的認定了面前四人乃是徐清牛吃草等人。不過,他也機靈,見到徐清穿著便服,想起之前徐清去白露書屋看他時,都會這麼穿,為的是隱瞞身份,低調行事。想到這,他壓住了心中的疑惑,也不揭穿徐清的身份,只朝他笑了笑,又轉頭去對年輕那個道:「看吧,仁人義士自有人在。」

倒是徐清為何能一眼看出他是紅山私塾肄業的?只因他離開之前,囑咐楊文多從自己培養的學生中攫取人才。再加上,余家原來的下人,他都親自送過紅包,相信他們也能一眼認得出吧。就如同校長一年說一次話,可路上見了他,還是認得出來。既然沒認得出,那就是後面新來的嘍。

年輕那個死鴨子嘴硬:「荀少爺,這人來路不明,見事不全,又只有他一個人舉證,說不定是那老頭的同夥兒。所以啊,他舉得證,不可信,少爺啊,提防這種小人埃」

荀小二冷笑道:「哼哼,在場之客商,任何一人都可以是那老頭的同夥,唯獨他不可能是。在場之人,都能說成來路不明,唯獨他不是。這麼跟你說吧,今日之事,你是絕對沒了狡辯的空間,有他在,你以後就別想在徐家做事。自己去請辭了吧……」

年輕那個聽了頓時一愕,不由想,他說得這般厲害,到底如何來這麼大底氣?他也不敢當眾和主家少爺吵起來,只是悻悻地道:「好吧,既然荀少爺您寧可信任一個外人,也不肯信任我一個徐家的人。好吧好吧,小人先告辭了,若是少爺還繼續不信小人,就去楊管家那裡告我吧?」

說完,年輕那個拂袖而去。

大堂內,一樓二樓,空氣都安靜得有些異常。眾客商暗自打量起了徐清四人,都在心裡問道,這四人什麼來歷,難道真如荀少爺那般說的厲害。眾客商想到這,又琢磨起了荀小二的話,只覺得他話里所說之人,更是詭異。

徐清與荀小二相視一眼,徐清點點頭,投去一個讚許地目光。從荀小二出來主持公道,到後來從服飾看出徐清不欲露身份這些事情來看,小二還是有不少長進的。而且看他手持一卷,說明他「理論課」和「實踐課」都不曾落下。

在眾人疑惑地目光中,荀小二下樓,徐清結了賬,然後一同出去了。

待徐清關上興廣樓的大門,屋內之人才忽然想起,荀小二所說之人。不就是,不就是,紅山鎮的主人——

洛南縣伯徐清嘛!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如果您發現章節內容錯誤請舉報,我們會第一時間修復。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大書包小說網新域名dashubao.ne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