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穿越的境界線

被穿越的境界線 第十章 質變的力量

作者:剎那輝煌

本章內容簡介:。 於是,殺戮的步伐和凄厲的斬擊化為一團恐怖的劍刃風暴,將剛剛才出現的月面賢者的身影再一次的絞得粉碎。 強大的藍白色的實質電流向四面八方狂暴地蔓延輻射,混雜其中的高速的斬鋼閃在空氣之中...

,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主神」光球並沒有針對眼下的情況臨時發布希么任務。

這既是一個好的信號,也是一個不好的信號,只能夠說是在意味著情況並沒有一面倒,或者沒有任何可操作的餘地。只是到底能夠做到怎麼樣的程度,就要看穆修自己的手段了。

不過在八意永琳因為客觀原因被限制了諸多手段的情況下,穆修卻也沒有馬上就被毫無還手之力的打敗,哪怕實際上在綜合實力的層次來看,他與對方的確是天差地別的懸殊差距。

事實上,在八意永琳看來,穆修的防禦方面可要比攻擊方面麻煩多了。

有好幾次她憑藉自己在漫長歲月之中積累的可怕經驗,與千錘百鍊而成的恐怖技巧,反過來壓倒了穆修的戰鬥本能並且讀取到了其的破綻,並且如同手術刀一般精準致命的抓住時機,施以針對性打擊。

但是理論上來說,在月之賢者的計算之中本應該正好能夠不傷及對方性命,卻又可以讓對方失去行動力的攻擊強度,卻完全就是在浪費機會。

穆修身周的那一片有形無質的昏色光芒,就是在真正傷及他的身體之前的最後一道防禦,也是最強的一道防禦。

不管是強大的箭矢打擊,亦或者是最為純粹的能量攻擊,撞上去之後都會瞬間粉碎,歪斜著散落反彈開來。

八意永琳沒有辦法直接測定這種無法窺伺根源的力量的上限,又的確隱隱有些擔心過強的攻擊會徹底一次性的殺死對方,因此只能夠頭疼的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的增加攻擊強度。

橙色的光芒呼嘯著,將天空一分為二。

像是打雷一樣,在熾目閃光數分鐘之後,隆隆的巨響才席捲了附近方圓百里的土地和天空。

沒有如同御美琴那樣專門限制殺傷力的超電磁炮,因為穆修所使用的「彈丸」本身的原因,並沒有五十米射程之後就會燃燒殆盡的設定,而是在他視線盡頭乃至於更遠距離的目標都能夠直接轟殺!

只不過顯而易見的這一擊依然沒有奏效。

但是穆修同樣的似乎早有預料,直接一轉身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走位瞬間完成變向,並且爆發性加速的拖出一道殘影沖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他正在努力地製造著硬碰硬的機會,因為三階下的絕對理智狀態告訴他只有這樣才有一絲機會。

對方是月面賢者,雖然貌似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例如永遠之力、境界之力那樣概念性的天賦,卻疑似因為度過了太過漫長的時光,而通過積累成為了全面性的絕對強大。

正面戰已經是對方難得的相對來說的弱項了,卻還是讓他只能夠看著自己一點一點的被逼入絕境。

在斬擊的瞬間釋放閃耀的強烈雷電,在刀刃前方形成高強度的能量斬擊,把這一次的斬擊行為本身巨大化后再擊出——

這不過是最簡單最基礎的能量運用的方式,卻也是最樸實無華、最強大的能量運用的技巧,哪怕是到了大後期也好,無論多麼高深的技能,絕大部分都是從這樣的原理之中延伸出去的應用領域罷了。

於是,殺戮的步伐和凄厲的斬擊化為一團恐怖的劍刃風暴,將剛剛才出現的月面賢者的身影再一次的絞得粉碎。

強大的藍白色的實質電流向四面八方狂暴地蔓延輻射,混雜其中的高速的斬鋼閃在空氣之中撕扯出斬擊切割的痕,同時伴隨著令人牙酸的空氣撕裂聲一併傳來,將前方數百米的地面整個掀翻過來。

並且將其徹徹底底的犁了個支離破碎,首當其衝的那座小山頭更是沒有任何懸念的被這一擊直接夷平。

一聲悶哼。

八意永琳這一次略有一些狼狽,直接就被淹沒在了閃電風暴之中,儘管不到一瞬便已經脫身而出,但是她的形象也終於凌亂了些許。

也許也有了一些惱怒的情緒吧,不過更加多的是看清了現實——

尤其是看到自己全力的一箭終於將那層暗淡了許多的昏色光芒擊破,在對方身上造成了一道觸目驚心的巨大傷創的瞬間。——理論上來說,對方遭到這麼一擊之後,怎麼樣都要喪失行動能力了。

然而就在八意永琳正準備結束這一場因為限制比較多,所以不算輕鬆,但也不是太過麻煩的戰鬥,小小的放鬆一下,然後再過去制止少年順便幫他治療一下的時候。

她卻看到了對面的那個少年低聲痛吼了一聲,那道足以殺死一個普通人千百遍的巨大傷創,竟然就這麼的在迅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著,對方竟然將生命力直接轉化,換來了百倍以上的恢復速度。

他既不是蓬萊人,也不是完全的長生種,竟然膽敢開發出並且使用這樣子的殘元催命的方式?

不對,應該說能夠用出這樣的手段,他對於自己身體基本上已經是絕對掌控了的吧?!不是簡單的控制到全身的肌肉骨骼的運動什麼的,而是不可思議的對於每一個細胞都有深入的控制力!

白髮少女也終於發現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她恐怕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對方一直拖下去。

簡直就好似是一面疑似是利用超強度合金澆鑄的盾牌那樣,她擁有足夠的各類武器,卻要從最低限度的小口徑手槍開始逐一試驗起來。也許始終都會在某一個時間點上,正好找到能夠恰好擊破盾牌的武器。

但是,偏偏她只有時間是沒有辦法隨意揮霍的,一旦被月之都的人發現她為了公主殿下的事情,趁機離開了月面來到了大地上,會造成很大的麻煩——如果只是針對自己的話,八意永琳倒是不會在意。

但是她卻不能夠給公主再招致什麼風波了。

「其實已經足夠了礙…」

八意永琳低聲嘆了口氣,騰身而上直去到數百米的高空之中,眼神變得果決起來,似乎做出了個什麼樣的決定,不過卻不是那種殺心以下的感覺。

「——廉銀之海」1

原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法術一經用出,馬上就製造出了聲勢浩大的威勢。從白髮少女伸出去的纖細食指頂端上,一抹光芒閃過,下一刻便有銀白色閃亮的重質液體在指尖前的空間洶湧而出。

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在八意永琳的下方,在穆修頭頂的天空,剎那間就被鋪天蓋地的落下的水銀海洋所覆蓋。

「……!1穆修的瞳孔猛然收縮,巨大的危兆終於徹底的刺激了他的生存本能,斷了理智的弦。

下一刻,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對這片本來就已經支離破碎的戰場造成了徹底的毀滅。

……

……

一分鐘后,也依然還是一片寂靜。

長長地嘆了口氣,白髮少女注視著下方那片正在不斷的消融的銀白色的液態金屬海洋,開始認真的搜索那個少年的蹤跡。在她看來,以對方的表現來看,是不可能被這麼一下子就當場殺死的。

但是不死也會是重傷,水銀的密度太重,他就算是對自己的身體有著細胞級別的掌控能力,也會正好被克制住,如果不及時將他救出來的話會很麻煩……

不過那也沒有關係,只要有蓬萊之葯,再重的傷勢甚至剛剛死去不久都不是問題。

修長纖細的秀美手指在腰間的葯壺輕輕撫過,八意永琳向下方徐徐降落。

然後,就在這一刻,她猛然間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仿若是在心靈層面上突然聽到了一聲來自於古蒼茫的怒吼,不是真正的聲音,卻更加讓人印象深刻。

銀白色的金屬海洋的表面突然被破開,黃昏色的火焰升騰起來四處遊走,明明剛剛還暗淡到了極點,這一刻卻猛然間熊熊「燃燒」了起來,有著越來越盛的趨勢。

穆修倒提著手中的宗三左文字,一步一步的踏空而上,身周的有形無質的心靈之光防禦排斥開了水銀之海,給他讓出了足夠的空間。

他低著頭讓人看不清楚表情,但是周身的煞氣卻幾乎要化作了實質性的不祥,八意永琳直覺性的察覺到了一絲針對自己的不好預感。

她頓時也忍不住恍惚了一瞬,雖然還不是致命威脅,甚至稱不上是真正遇到對手的感覺,但是光是這種淡淡的危險感,自己到底有多少年沒有遇到過了?!

顯而易見的,對方身上出現了自己不曾知曉的變化,或者應該說這才是對方真正的力量?

——之前就說過,穆修的情況特別糟糕,而造成了這種情況的有著內外兩方面的主要原因。

外因就是八意永琳沒有了殺心,但依然將他逼到了安全閾值範圍之中的真正極限,給他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內因就是在這種壓力之下,他的精神越來越狂躁,狂暴的意識一次次的衝擊著他的理智。

就在方才,終於第一次迎來了精神理智防線的全面崩潰。

於是名為穆修的自我意識,在剎那之間就已經被生存的本能所徹底壓制——

沒有原因,沒有理由,單純的只是作為生命體為了生存的狂暴與嗜血。

於是,就此觸及到生命本質,獲得那真正屬於「我」的力量,基因之中沉睡著的古老力量紛紛被喚醒,而且那來自靈魂最深處的不需要用語言描述的訊息,也是紛紛的洶湧而至,無數關於戰鬥的本能出現在了腦海里。

彷彿解開了什麼禁錮般的樣子,不對,不是什麼「彷彿」這樣曖昧的字眼,而是身體之中真的有什麼被野蠻的衝破了,眼前的天地突然一片豁然開朗,恍若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他抬起頭來看向了天空中的那個「敵人」,視線之中一片血紅,染紅了所見的整個世界。

——下一刻,抬起右手,揮劍砍落。

四周還沒有完全消退的銀白色海洋連帶著下方的真正大地,都在突然間一起碎裂了,幾乎深不見底的筆直斬擊線形成的巨大裂縫,以穆修身前不遠處為起點一條直線延伸到千米之外。

在這中間的一切都被砍開了,連腳下的地面似乎都瞬息之間粉碎成了無數幾乎不能再粉碎的細末,悄無聲息的湮滅在這一擊之下。

「……」

不知何時退到了另一個方位,避開了那一擊的八意永琳的臉色微微動容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而已。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