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武俠修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五百四十四章 留下?

作者:忘語

本章內容簡介:,索性帶著金童走了出去,來到了那片空地上。 圖利烏上下打量了韓立和金童一眼,神色驟然一變,嘴裡又開始嘰里咕嚕叫了起來。 另一邊的向頸族人聞聲,臉上紛紛露出憤怒之色。 「他們在說...

韓立望著眼前的這一幕,瞳孔微微一縮,暗自觀察起來。

異族雙方的人數都不算太多,各自只有數十人的樣子,但其各自的攻擊手段卻頗為奇特。

其中長頸青膚的那一方族人,有的手中拎著一根不知材質為何的短笛,有的手捧著一隻獸骨獸皮製作的小鼓,還有的則舉著一隻青銅鈴鐺,或吹奏或敲擊,傳出陣陣聲浪。

伴隨著這股聲浪,數百隻形態各異,體型頗大的妖獸如提線木偶一般,沖向那些膚色灰褐的粗矮蛤蟆人。

而那些蛤蟆人則是直接亮出肚皮,裡面像是有人在捶打一般,發出陣陣「咕咕」響聲。

隨著這種聲響的傳動,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各式靈蟲,或從地面如潮水般湧出,或從高空中遮天蔽日般侵襲而下,紛紛撲向了青膚的長頸人。

靈蟲之中,既有體型碩大的如牛馬般的金色螳螂,也有小如蜜蜂,身上閃著黑色光芒的甲蟲,其單個氣息並不如何強大,但在這些蛤蟆人的催動下,一個個彼此氣息聯結,竟好似渾然一體,氣勢與對方相比毫不示弱。

妖獸這邊,雖然有的甲胄極厚,有的體型龐大,有的能夠噴火吐電,有的速度還極快,但終究猛虎架不住群狼,在茫茫靈蟲大潮的不斷衝擊下,呈現節節敗退之勢。

意識到局勢不妙后,青膚長頸人這一方當中,一名身形最高,脖頸最長,胸前掛著一圈白色獸骨編製的項鏈的男子,張口發出一聲暴喝。

兩邊的各種控制異獸的聲音全都停了下來,各種妖獸和靈蟲的廝殺,也都暫時停了下來。

其嘴巴一張,嘰里咕嚕地說了一連串話語,使用的卻不是仙域通用的言語,韓立根本連半個字都聽不懂。

「小白,他們在說什麼,你聽得懂嗎?」韓立見此,以心神聯繫向腰間的貔貅問道。

「這是蠻荒各族的通用語,他是在質問對方一個叫圖利烏的人,稱他們向頸族已經放棄世代生活的那片森林,舉族遷徙到這裡了,問他們為何還不肯罷休,仍要趕盡殺絕?」貔貅小白傳音解釋道。

韓立眉頭微蹙,朝蛤蟆模樣的異族人那邊望去。

就見一個體型肥碩,腰間圍著一層青色皮甲的蛤蟆人緩步走了出來,同樣張開嘴,嘰里咕嚕地說了起來,聲音頗為響亮。

「他說,坦什,我們灰蟾族和你們向頸族本來就是世仇,現如今你們失勢,自然是要將你們連根拔起,殺個乾淨了。」不等韓立催促,小白就已經主動當起了翻譯。

「哼,你們這樣肆意妄為,是想要激起獸族和蟲族的戰爭嗎?就不怕重蹈數百萬年前那場戰爭的覆轍?再來一次的話,我們獸族定要將你們全部滅種1被稱作坦什的向頸族男子聞言,怒聲呵斥道。

「嘿嘿,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率領的這些部族不過是引誘我們追兵的,你父親帶著大部分族人已經逃往孔雀河那邊的孔靈部族了,不過都是徒勞地垂死掙扎罷了,別說孔靈部族了,就是塔象部落和烏豚部落,都已經被我們蟲族各部攻陷了……」圖利烏咧著大嘴,兩隻蒲扇般的手掌拍著肚皮,大笑著說道。

「你說什麼?這不可能……」聽得此言,坦什的臉色明顯一變。

「你們所信奉的真靈在我們的蟲靈大人面前,不過是草雉土狗,根本不值一提……你們獸族,就等著承受我們蟲族積壓數百萬年的復仇怒火吧……」圖利烏繼續說道,神色越加癲狂囂張。

「看來是這片蠻荒異族之間的衝突,與我們無干。」韓立聽完小白的翻譯,以心神聯繫說了一句,便欲離開這裡。

這時,一直扣在他手指上的金色甲蟲戒指,卻是忽然周身金光一亮,化作了粉nnn童的模樣,落在了他的身側。

「大叔,別急著走,我好像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她小臉漲紅,神情有些緊張道。

「不會是那些傢伙的驅蟲之術,對你也起了作用?不可能呀,他們當中為首的傢伙也才不過真仙修為,怎麼可能會影響到你?」韓立先是一陣疑惑,繼而搖頭說道。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感覺很奇怪……」金童竟有些支支吾吾起來。

其話音剛落,兩人身側破空聲一起,竟有兩隻金色螳螂一左一右跳躍而至,四道金色鐮刀當即交叉劃過朝著他們兩人切割而來。

韓立見此,二話不說的雙手左右一分,兩柄青竹蜂雲劍浮現而出,同時迸射出兩道青色劍光,朝著兩側橫掃過去。

「噗噗」兩聲輕響傳來,那兩隻金色螳螂的身軀應聲斷裂,摔做兩截。

緊接著,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蟲,就從四面八方圍了上來,將韓立和金童圍在了中央。

與此同時,灰蟾族人也立即分出一部分人,朝這邊移動過來。

韓立見狀,索性帶著金童走了出去,來到了那片空地上。

圖利烏上下打量了韓立和金童一眼,神色驟然一變,嘴裡又開始嘰里咕嚕叫了起來。

另一邊的向頸族人聞聲,臉上紛紛露出憤怒之色。

「他們在說什麼?」韓立神色未變,通過心神聯繫問道。

「那蛤蟆人說向頸族自甘墮落,居然和卑劣的人族聯手,怪不得供奉的真靈都庇護不住他們。那些長脖子的聽了很憤怒,都在出言駁斥。」白玉貔貅答道。

「看來人族在這蠻荒之地的確很不受待見礙…」韓立笑了笑,說道。

「不受待見的可不止你們人族,凡事仙域來的外人,不管是什麼種族,乾的都是一樣的事情,非搶即掠,非偷即奪……」白玉貔貅話說到一半,就止住了。

獵荒修士,聽起來冠冕堂皇,乾的可不就是這些事么?

「告訴他們,我們只是路過,無意干涉他們的糾紛。」韓立淡然說了一句,同時單手一揚,腰間的貔貅吊墜飛了出來,化為了一隻丈許來長的白玉貔貅。

白玉貔貅先是四下瞅了瞅,又看了一眼韓立,這才挺了挺身子,口吐蠻荒言語,將韓立的話轉述了出來。

圖利烏目光從白玉貔貅身上一掃而過,又落在了金童身上,上下打量了片刻之後,又將目光落在了韓立身上,張口說的竟是北寒仙域通用的言語:

「卑賤的人族,這是我們與獸族之間恩怨,你們不插手最好。本來放你們離開也無不可,只是你方才殺了我們兩隻靈蟲,此事又當如何計較?」

「哦?那依你之言,想如何?」韓立眉頭一挑,如此說道。

「把你身邊那個小娃娃留下,我便放你安然離去。」圖利烏抬手指了指金童,說道。

韓立聞言,心中不由嘆了口氣,知道此事沒辦法善了了。

果不其然,不等他說些什麼,金童就已經擼起袖子,氣鼓鼓地走了出來。

「你是說,要本仙女留下?」她一步一步向前走上去,身上氣息節節攀升,冷冷說道。

圖利烏見狀,頓時大驚,臉上神情一變再變。

而之前圍繞在金童四周的黑色甲蟲,更是本能地覺得恐懼,紛紛如潮水一般向後退開來。

圖利烏下意識向後退開幾步,連忙又嘰里咕嚕怪叫起來。

其他灰蟾族人見狀,連忙亮出肚皮,發出陣陣「咕咕」響聲。

在其催動之下,方才還紛紛後退的各種靈蟲,除了一少部分仍然圍著向頸族,大部分都開始鋪天蓋地的朝著金童撲了過來。

「你也去幫忙吧。」韓立皺了皺眉,身形未動,沖白玉貔貅吩咐道。

隨著一聲獸吼,白玉貔貅身形驟然漲大,化作一頭雪白巨獸,朝著蟲潮撲了上去。

密密麻麻地黑色甲蟲狂涌而來,幾乎瞬間就將白玉貔貅淹沒了進去。

只見周身之外亮起一片雪亮白光,阻隔著甲蟲的噬咬,令其根本無法近身。

與此同時,其大口一張,一股強烈地無形吸力從中呼嘯生出,直將滿地洶湧而來的黑色甲蟲源源不斷地吸入了腹中。

坦什等向頸族人此前正一陣交頭接耳,並未做出什麼舉動,此刻見此情形,目光落在白玉貔貅身上,眼中紛紛閃過驚訝之色。

另一邊,金童也是周身金光大作,直接化作一隻巨型的金色甲蟲,兩隻前爪連連揮動,「嗤嗤」銳嘯聲中,一道道劍型晶光飛射而出,沿途所過之處,所有靈蟲根本全無抵擋之力,紛紛被切割成了碎片,殘肢斷骸灑落一地。

圖利烏見此情景,簡直如同見了鬼一般。

這才一蟲一獸而已,那人族中年人根本不需出手,就已經將自己的靈蟲大軍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死傷殆荊

坦什見狀,雙目之中閃過一絲驚喜之色,忙以蠻荒言語大聲呼喝起來。

向頸族人士氣大振,立即紛紛催動各自麾下妖獸,沖向圍著他們的灰蟾族靈蟲。

原本氣勢如虹的灰蟾族,此刻正被金童和貔貅攪得方寸大亂,瞬間就被其衝散開來。

圖利烏心知大事不妙,連忙手舞足蹈得怪叫不已,指揮著靈蟲發起最後的衝擊,同時招呼族人趕緊撤退。

,小說,

3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