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玄幻魔法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一百八十四章:凶名之下

作者:非玩家角色

本章內容簡介: 「說實在的,記不清了。」 顧楠坐在一旁的空地上,看著點燃的火焰,抱著懷裡的有些發冷的長矛。 有人走了過來,抬頭看去卻是王翦。 「聽聞還有一支軍,正在馳援邯鄲的路上...

月夜靜謐,小亭之中傳來輕輕地酌酒之聲。

韓非拿著酌滿的酒杯對著那高月舉著酒杯,月光悠遠可望而不可即。

夜是有些涼的,但是韓非倒是隨意地席地而坐,靠在院中的亭間獨酌。

直到一個人的腳步聲走進,他看了過去,是一個熟人。

李斯低著下眼睛看著坐在地上的韓非,搖了搖頭。

「你倒是還有心情喝酒?」

韓非笑著抬手:「師兄至此,未能遠迎,失禮了。」

李斯嘆了一口氣,一樣席地坐了下來。

地上還放著一隻酒杯,很顯然,韓非早就猜到他會來。

他拿過酒杯,給自己添上了酒:「那日一別,倒是好久未見了。」

「是埃」韓非笑著對著他舉了一下酒杯:「好久未見了。」

酒杯虛敬了一下,李斯將酒杯送到了嘴邊一飲而盡,酒有些烈了,他倒是很少喝酒。

韓非也是一飲而荊

兩人在之間相互無言的喝了幾杯,直到李斯開口說道。

「大王重視你的才學,為何不留下來,為在這大秦效力?」

韓非沒有回答,李斯繼續說道。

「或者你現在就離開秦國,我求大王留你一命。」

韓非依舊沒有回答。

李斯沉默了半響,無奈地放下了酒杯:「為了那將要傾覆的韓國,你何必至此?」

「何必如此執著?」

韓非輕笑著靠坐在那,搖晃著手中的酒杯:「師兄,可還記得你我曾經的志向?」

李斯一愣。

「我之志。」韓非臉上的笑容依舊,但是眼神之中儘是肅然:「是為報國強韓。」

「立志之日,就已經註定了我會走上這條路。」

「若真如事兄所言,我豈不是背離己志?」

「若能明志,身死又是如何?」

韓非看向李斯:「師兄,你的志向呢,當年,你所求是何?」

李斯側過頭看向亭外,似乎是看到了當年求學。

當年他所求如何?

李斯笑了。

「我當年所求,功名加身。」

但無論當年他所求如何,如今的他所求的也只有一件事了。

他抬起眼睛看著韓非,目光讓韓非一怔。

「我如今所求,隨我王,開創一個前無古人的世代。」

韓非看著李斯的眼睛,在那一雙眼中,他似乎看到了那個世代。

那個讓他都為之動搖的時代。

「哈哈哈。」韓非笑著站起了身:「那就讓韓非,做一次這新世的絆腳石吧1

「師兄。」他看著李斯:「可別讓非失望了1

「不會的。」李斯放下酒杯,正坐望著天穹:「那會是一個盛世1

————————————————————

將布綁在傷口之上,鮮血染紅了布條,但是也明顯的也止住了血再湧出。

「就先這樣吧,等醫生空出來,就快些去找。」

顧楠將綁在士卒上的布條紮緊,叮囑道。

軍中受傷的人有不少,軍醫忙不過來,她雖然不算是醫生,但是在戰場上也算是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了。

大傷小傷卻是都有受過,久病都能成良醫,她是愚笨的,但是也至少能做些止血的處理,也算是幫上些忙吧。

士兵看著眼前帶著甲面的喪將,有些愣神。

顧楠抬起了頭,去發現士兵正愣愣地看著自己:「你看著我作甚?」

士兵回過神來,帶著血污的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我只是想,將軍也不像軍中傳的這般凶煞。」

「哦,軍中怎麼傳我的?」顧楠挑了挑眉頭,笑著問道。

「軍中都說,將軍是凶將,戰陣里殺人無數,赤地遍野,殺至狠處,連己方皆斬。平日里見到盡量躲著走。」

士兵一笑:「今日見到卻也不是這般才是。」

平日里普通士卒對於陷陣軍和陷陣領將,都是避之不及的,畢竟那是一隻凶軍。

「哪有這般的。」顧楠笑著搖頭。

拍了拍士兵地肩膀:「多謝休息,我去看看別的。」

說著,站起身向著別處走去。

「是,謝將軍。」

士兵挪了一下身子,看著顧楠離開的身影說道。

果然,這才該是將軍的模樣。

等到傷兵都差不多安定了下來,營壘也已經扎了一半了。

營地間燒起篝火,士兵們煮起了晚飯。

「哎,你聽說了嗎?」一個士兵咬著嘴裡的乾糧撞了撞身邊的人的肩膀。

「我們營旁的那山裡是有妖精。」

「我說,你就不能說些正事?」

「嘿,這生死里來去的,還不讓人說些閑話,還不是要把人逼瘋了?」

「而且這又不是假的,有人在山間找柴火的時候卻是聽到了山間傳來了裊裊之音,甚是好聽,就好似仙音。」

「你說這事?其實說來我好像也是聽得到過。」

「真的?真的,快快,哼來聽聽。」

「說實在的,記不清了。」

顧楠坐在一旁的空地上,看著點燃的火焰,抱著懷裡的有些發冷的長矛。

有人走了過來,抬頭看去卻是王翦。

「聽聞還有一支軍,正在馳援邯鄲的路上,恆乾將軍讓我們留心些。」

「這般。」顧楠的聲音有些輕,點了點頭,她也確實有些累了:「來就是了,來多少都留在這裡。」

「呵呵,你還是這般。」王翦坐在了顧楠的身旁,靜靜地看著軍營。

火光之中,遠遠地聽不清他們說這些什麼,圍在火邊,吃著乾糧在那大笑。

突然想到了什麼,笑著說道:「你說,不打仗了,我們這般的人,會不會還不習慣了?」

沒有回答。

王翦聽到身旁輕輕的鼾聲,側過頭,卻是看到顧楠抱著自己的長矛垂著頭,在那是已經睡著了。

笑了一下:「那時的你,也就可以不再穿著這身衣甲了。」

喪將軍,背著這駭世凶名的人,又是一個怎般的人,有幾人知道呢?

王翦從自己的肩上解下披著的披風,蓋在了顧楠的身上,靜靜地坐在她的旁邊,眼中映射著火光。

————————————————————

額,看到有人評論不要變嫁,確實是單身的,這個是可以放心。然後是扶蘇和天明年紀的問題,嗯,在這本書里扶蘇的年紀恐怕小上不少吧,emmmm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