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大明 都市言情

盛世大明 第443章 主動權

作者:路人家

本章內容簡介:這些位更加的可怕。 「陸縝,你這是非要置我們於死地了?」面對如此局面,石輝的心是徹底沉到了谷底,但他口中依然說著強硬的話。 不料,如今已徹底控制住局面的陸縝語氣反倒軟了下來:「其實這事...

在進門看到坐在唐千笑旁邊的石輝后,馮昆的臉色是越發的難看起來,他甚至都生出了就這樣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扭頭就帶人逃離此地的想法。

作為兵馬司的副指揮,馮昆雖然沒有直接和石輝打過交道,卻也跟著自家上司見過這位東廠二璫頭幾面,並且對這個貪婪陰狠的傢伙留下了不淺的印象。想到自己今日居然就這麼直接帶人壞了對方好事,他就覺著一陣的膽戰心驚,對陸縝更是恨得牙痒痒的,這不是坑人么?

可是,這個逃離的念頭也只在其心裡這麼一轉而已,最終卻沒能付諸行動。雖然相比起來陸縝這個兵部員外郎的威脅要遠小於東廠璫頭,但此時的陸縝可是站在法理這邊的,馮昆還沒糊塗到不顧王法的地步。但他心裡的糾結卻並未因此稍減,只能用苦笑來應對陸縝這句話了。

石輝二人在好半晌后,方才定下神來,用陰冷的目光在進來的這兩個不速之客的身上一轉后,最終落到了馮昆的身上:「馮指揮,你這是何意?」別看他們此時顯得氣勢洶洶,其實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的,好不緊張。

但馮昆看著卻比他們更加的緊張,東廠可不是他一個區區七品武官能得罪得起的,這讓他的臉上轉眼就滲出了大顆大顆的汗珠來,竟有些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了。好在,身邊的陸縝及時替他將話頭給接了過去:「二位事到如今就不用再裝了吧?現在已人贓並獲,你們偷竊兵部秘藏邊關地圖,圖謀不軌的罪名是怎麼都洗不脫了1

石輝聞言身子又是一震,繼而勉強定住心神,惡狠狠地看向陸縝:「陸員外,你這是非要把人往絕路上逼么?」說話的時候,他的手都下意識地按在了腰間,那兒暗藏了一把短刀,似乎只要一言不合,他就會拔刀相向。

對這個為王振深惡痛絕,卻總是拿他沒什麼辦法的傢伙,石輝身為東廠璫頭自然是相當熟悉的。他也清楚對方一直與王公公做對的強硬態度,所以此刻便有了用強的打算。只要把陸縝拿下,剩下馮昆這麼個小角色就好對付得多了。

可就在他打著如此算盤時,兩條身影卻倏然一橫,擋在了陸縝的跟前,堵住了他可能攻擊目標的所有角度。正是隨著陸縝進來的林烈和清格勒二人出手了。

只看了一眼,石輝的心就又是一沉,他發現這兩人都是硬手,自己一對一都未必能佔得便宜,更別說以一對二了。而這時,唐千笑則是發出了一聲驚呼,只見他用手指著清格勒顫聲道:「你……你就是當日那個蒙人姦細1

雖然當日清格勒來見他時化了裝,但以唐掌柜多年識人的經驗,這點把戲卻瞞不過他。而在一眼識破其身份后,他的臉色卻變得更加難看了,他已迅速明白過來,原來這一切都是個局,自己是徹底被人給算計了。

但陸縝卻冷哼一聲:「這位可不是什麼蒙人姦細,而是本官身邊的親信之人。唐掌柜,你想要誣陷人,也得找個能讓人信服的理由才是。」

唐千笑立刻就聽出了他話中暗藏的意思,這既是抵賴,也是提醒,在提醒他只要陸縝不認這一點,他無論怎麼說都不會有人會信這種事情。明白這一點的他,臉上的神色再次一變,知道今日這事斷無善了的可能了。對方這是挖好了坑,將自己和石璫頭給推了下去哪。

石輝也不是蠢人,立刻就明白了他們這番對話的意思,頓時大怒:「姓陸的,你這是要與我東廠不死不休么?」只從這話里,就可看出他已經慌了,不然是不會搬出東廠來壓人的。

陸縝卻依舊淡然地看著他們,臉上還掛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不是本官要置你們於絕地,是你們自己的貪心害了自己。馮指揮,現在犯人和證據都在這兒,你怎麼還不下令拿人?」

「我……」馮昆的拳頭攥緊了又鬆開,可這個命令卻怎麼都下不出來,他恨不得自己此刻就不在這兒,也不至於攙和到這麼個可怕的爭鬥中來。

就在這時,石輝突然福至心靈,想到了什麼,大聲道:「我明白了,你這是為了那個被錦衣衛鎖拿的紀彬來的!你這是想為他出氣1

陸縝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就這麼給對方來了個默認。身邊的馮昆雖然不明其中端的,但心裡卻更是不痛快了。好嘛,你和廠衛有了矛盾,那自去有怨報怨,有仇報仇便是,又何苦把我這個無辜之人給拉進來呢?

唐千笑立刻就看出了這位的心思,當即道:「馮指揮,此事本就與你無關,只要你此時帶人離開,我東廠一定會承你這份情,他日必有后報1隻要打發了這個手握兵權的兵馬司指揮,陸縝自然就無法把他們怎麼樣了。

馮昆心裡頓時就是一動,是啊,自己就當沒來過這裡就好了……實在沒有必要為了一個與自己不熟的陸縝可怕的東廠。至於事後怎麼善後,他相信以東廠的實力是足以應付過來的。

可就在他猶豫著想要聽命退卻時,眼前陡然就是一花,一把刀已突然架到了他的咽喉處。這一下實在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別說閃躲了,就連驚叫都來不及發出,一定那鋒刃貼著他的喉管,讓他生出只要叫一下,就可能被刀鋒切開喉管,所以只能憋出了一個字:「你……」同時目光狠狠地盯向了陸縝。

那個突然出手,挾持了馮昆的,正是林烈。早在布置這一局,陸縝就已有所提防,而他一旦發現對方心生退意,便毫不猶豫地出手了。

陸縝坦然面對馮指揮那幾欲殺人的眼神,笑了一下:「馮指揮,只要你盡忠職守,我自然不會如此待你。可誰叫你……東廠固然可以要你的命,但本官這名屬下手裡的刀也不是不能殺人。不過你放心,你要是死了,一定是盡忠而死,朝廷一定會嚴懲害死你的這兩個兇手的1說著,他的手便一點跟前早已驚呆了的石輝二人。

「陸……陸大人,你可不要亂來。下官……下官一定秉公辦事,不會臨陣……臨陣退縮的。」小命捏在他人之手,這一回馮昆是徹底慌了,他這才知道,面前這個年輕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甚至比東廠這些位更加的可怕。

「陸縝,你這是非要置我們於死地了?」面對如此局面,石輝的心是徹底沉到了谷底,但他口中依然說著強硬的話。

不料,如今已徹底控制住局面的陸縝語氣反倒軟了下來:「其實這事倒也不是不能揭過,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你有什麼要求?」一聽還有轉圜的餘地,石輝趕緊滿臉急切地連聲發問。

「只不過我想要的,卻不是你一個東廠璫頭就能做得了主的。」

「你到底想要什麼?」

「很簡單,我只要紀郎中無罪開釋1

聽到這個要求,本來很是希冀的石輝神色就又是一變。這個要求確實不是他能辦到的,別說人現在是在錦衣衛手裡,就算是在他們東廠的掌握里,在沒有王振首肯的情況下,他們也是不敢把人放出來的。

而陸縝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所以又是一笑:「放心,我知道這事你做不得主,所以我會去找能做主的人談談條件。至於你們,就先委屈留在這兒等消息吧。」

「你……你想找王公公談條件?」石輝立刻就明白了他言下之意,緊張地問了一句。

陸縝也沒有隱瞞的意思:「除了他,還有人能做得了這個主么?」說著,又把手一伸:「石璫頭,還請你借腰牌一用,不然我的話王公公他未必肯信哪。」

在一番猶豫糾結后,石輝最終還是把身上所佩的那方腰牌拿了出來。雖然他知道即便最終談判能成,自己接下來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但相比起眼下的後果,似乎和陸縝合作是最好的選擇。

在拿過腰牌后,陸縝又是展顏一笑:「那就委屈幾位了。林兄,只要他們有任何的異動,你就直接殺了馮指揮,然後引外頭的兵馬進來拿人。」

林烈當即點頭答應,隨後陸縝便在清格勒的陪同下,施施然地離開了這處大堂,然後又在一干東廠番子和兵馬司官兵異樣目光的注視下,走出了如意齋。

此時他們可不知道堂內是怎麼個局勢,因為事涉東廠,所有人都是避之惟恐不及,甚至都沒一個敢上前來詢問情況的。

直到走出小巷后,陸縝才長長地舒出了口氣。而清格勒則看了他一眼:「大人,真要去見王振么?」

「不錯,雖然這與我之前的打算有很大的不同,但相比起來,顯然是這麼做更有利。你說呢?」陸縝點頭說道。

清格勒沉默了一下,也點了點頭:「大人說的是,但這麼做的風險卻也不小哪。」

「要成事,哪有不冒風險的?」陸縝說著話,腳步卻不見停,直奔前方一處馬車租賃的鋪子而去。

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