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五三章 忽悠,接著忽悠

作者:大蘋果  |  更新時間:今天02:57更新  |  字數:3471字

海東青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強迫所有被佔領的城池中的青壯年都必須加入青教,發誓效忠聖公,效忠聖教。否則的話,便是異端惡魔,隨時有被殺的危險。海東青的意圖很明顯,以前的傳教是自願加入,現在則需要裹挾更多的人加入青教,自願是不可能的,只能強迫。所有青教教眾,都必須對被抓獲的朝廷官員官兵極其家眷進行公開的行刑。哪怕你只是砸上一塊石頭,便等於你參與殺了一人,你的手上便沾染了鮮血,那麼你便再也回不了頭了。

所有被青教攻佔的城池都成了人間地獄一般,城中群魔亂舞,很多教徒藉機奸.淫掠虐殺人放火,作惡多端。很多教眾被情勢所迫,加入了殺人放火的行列。雖然他們自己也隱隱意識到這是不對的,但他們已經昏了頭,身不由己了。

在所有人在殺人狂歡的時候,海東青和手下的親信們制定了方略。他知道,要想不被官兵絞殺,必須早尋出路。既然遼人指望不上,便只能指望自己了。在經過長時間的爭論之後,海東青拍板決定,要往西突破,躲避朝廷大軍南北夾擊的巨大危險。而且速度要快,絕對不能拖泥帶水。唯有往西衝出去,抵達西北地廣人稀的大片荒涼之地,才可能存活下去。

方略一定,海東青立刻意識到必須要儘快拿下陽武縣,打開西去的通道。海東青當即命孟祥前往京北五縣,要他收攏五縣的教眾,全力攻下陽武縣。並且扼守陽武縣城。京東西路這邊還不能露出風聲,否則官兵會提前堵住去路。要吸引大股的官兵來京東西路圍剿,這樣便可神不知鬼不覺的從陽武縣往西遁去。而且應天府不能丟,必須依靠應天府堅固的城池抵擋住官兵的進攻,拖延時間。也能鼓舞教眾們的士氣不散。

海東青也明白,時間上有些緊迫。朝廷兵馬應該會很快出動,孟祥趕到京北五縣收攏人手之後再攻陽武,很可能會和官兵正面碰上。所以他給孟祥想出了一個掩人耳目的辦法,便是先讓東明縣的青教教眾做出攻打封丘的姿態,吸引從京城北上的朝廷兵馬去封丘。之後,才突然猛攻陽武。待朝廷官兵反應過來,卻已經遲了。

只要陽武被奪下,便打通了西去的通道。屆時自己便可率死忠的護教軍逃出生天,去西北開闢一番新天地。到那時便魚入大海,鳥入長空,朝廷便拿自己毫無辦法了。

這一切都在秘密的進行,只有海東青和他身邊最親密的人才知道整個計劃的內容。那些沉浸在狂歡中的青教教眾們可能萬萬也沒想到,他們的聖公在起事之初便已經決定要逃了。而且他們的聖公並沒有打算帶著他們一起逃,而是要留下許多人作為掩護他逃脫的炮灰。

一切都按照海東青的估計順利的進行著。起事之後第二天,便有朝廷大軍出動的消息傳來。朝廷出兵的速度非常的快,這有些出乎意料。不過海東青並不覺得奇怪。朝廷定是氣急敗壞的,那個在汴梁城裡的皇帝老兒必是寢食難安的,他必是要急於要將自己除之而後快的。

海東青心裡其實挺得意的,放眼大周,有誰能和自己這般,以前在浙東一帶攪的朝廷難安,此刻又在京東之地攪動風雲,讓皇帝老兒氣急敗壞?怕只有自己而已。

但是,隨著朝廷大軍挺進京東西路的消息送達海東青手中,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擺在了眼前。如何應付朝廷洶洶而來的五萬大軍?這絕對是個極大的難題。

在陽武縣沒有拿下之前,向西的通道沒有打通之前,應天府是不能丟的。應天府恰恰是阻擋官兵橫掃京東西路的最大的憑藉。應天府必須要挺住一段時間,給予孟祥奪取陽武縣的時間。同時,大批征繳上來的糧食金銀物資人力都需要時間往西北方向轉移,這需要大量的時間。所以,應天府不能丟。起碼目前絕對不能。

府衙大堂高高的座位上,海東青終於咳嗽了一聲,打破了堂上的寂靜,沉聲開口說話。

「諸位兄弟,我手裡接到的是來自寧陵縣分壇送來的加急情報。上面寫的什麼,很多人怕是已經猜到了。不錯,官兵來了。五萬禁軍已經沿著汴水北岸而下,此刻已經過了襄邑,再有一日便抵寧陵縣了。過了寧陵,只需兩日時間,便可直撲我應天府城下。本尊數日前便說了,朝廷大軍的第一個目標必是我應天府,現在他們來了。甚至比我們想像的更快。諸位兄弟,你們對此可有什麼看法么?」

堂上眾人聞言一片驚訝之聲,起事到現在尚不足四天,官兵便已經出動了。五萬禁軍,絕對不容小覷。不過,現在的這些青教的頭目們,除了少數之外,絕大多數已經腦子發燙。此刻慢說是五萬禁軍,便是十萬天兵天將要來,他們恐怕也覺得沒什麼可怕的。

「有聖公神武,有上天之佑,有我青教十幾萬護教軍,教他們有來無回。聖公下命令吧,如何將官兵全殲於城下,聖公只需說出方略,其餘的包在兄弟們身上。」

「正是,兵來將擋,水來土屯,五萬官兵怎敢和我十幾萬護教軍相抗衡。他們敢踏入我們的地盤半步,管教他們有來無回,管殺不管埋。」

幾名護教和hùfǎ舉著拳頭扯著嗓子大聲叫嚷道。脖子上額頭上的青筋暴起老高,情緒激動之極。

海東青不易察覺的皺了皺眉頭。他需要這種狂熱的情緒,但此刻他卻又並不希望他們沒有腦子。全部都是這般無知且愚昧的話,那這仗也沒法打了。

「諸位,聽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