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89章 不對稱的戰爭

作者:黑袍雷斯林  |  更新時間:昨日19:43更新  |  字數:2350字

{}?烏德維克島的南面大雪紛飛,北面陰雨連綿。島上的積水凍了化開,化開再凍,由於寒冷引發的天氣驟變已經持續了好些日子。

嘩啦啦的凍雨從天空倒水般潑灑下來,撞碎在伊勒瑞斯冷硬的黑色的頭盔上,沿著面甲流淌進鋼鐵的縫隙,滲透進麻布襯衫後濕漉漉的黏在身上,冰冷刺骨。

伊勒瑞斯摘下鐵手套,將戴著麻布手套的手伸到雨中。手套片刻就被雨水打濕,露出的手指頭慘白的就像泡水的屍體。

「將軍,外面太冷了,去屋裡烤一下火吧。」他身後的副官勸道。

伊勒瑞斯是傳奇戰士,淋了雨倒不虞生病。可副官的實力一般,他僅在雨中站了一小會兒,便感覺整個人要被凍僵,那套著鐵褲子的大腿凍得幾乎要失去知覺。還有腳下那結了冰又淋了雨的路面,冰冷濕滑,鐵靴要插上鋼釘才能在上面行走。走路時「咔擦咔嚓」的碎冰聲,更是讓人從骨子裡面向外冒寒氣。

「你有多久沒真正淋過雨了?」伊勒瑞斯頭也不回的問。

「……大概,快一百年了罷。」副官苦笑著說。他懂伊勒瑞斯的意思,可道理是那個道理,然而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啊。別說這幾代的新兵,就連他都已無法適應真正的野外行軍和戰鬥。「將軍,現在就完全按照真實情況要求他們是不是太快了一些?我猜那些年輕人已經快到極限了,接下來可能會出事。」

「沒關係,我已經給過他們選擇——」伊勒瑞斯神情冷漠的說道,不留一絲餘地。「適應,或者去死。」

*****

這場爆發在狂獵與沈言之間的戰爭,以烏德維克島為戰場,前後已經持續了四周之久。

戰鬥在山巔、在峽谷、在廢村、在地下,在島嶼的每一個地方隨時隨地的爆發……沈言如鬼魅般神出鬼沒,他殘酷殺戮,而後沉默離去……沒人能抓住他的影子。

有人曾聲稱殺了他,但第二天他仍如約出現。

時至今日,已有數百名狂獵的生命被永遠的留在了島上……

午夜夢回時,狂獵們總能聽見山路上有人行走,口袋中的靈魂稜柱叮噹作響。可笑的是,曾經作為民間傳說中噩夢一部分的狂獵,如今卻反過來被噩夢折磨。

長時間的作戰,讓狂獵軍團疲憊不堪,士氣暴跌。

鏖戰讓他們明白自己並不如傳說中那麼不可阻擋;噩夢讓他們明白自己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有無限勇氣……甚至於當狂獵不得不本體踏上烏德維克島戰場作戰時,他們痛苦的發現以「白霜降臨,狂獵紛沓」聞名的狂獵……居然無法適應寒冷的作戰環境!

一切都顯得那麼可笑和虛假。

沈言有很多方法可以真正殺死幽魂,怕正能量、怕閃電、怕針對靈魂的魔法和毒藥……當面對沈言那些幽魂戰士漏洞百出,看起來拙劣無比,狂獵在他手上的傷亡居高不下。

當艾恩·艾爾的長老團向伊勒瑞斯抱怨那前所未有的傷亡數字時,卻不知道伊勒瑞斯也已經忍無可忍!既然傷亡無法控制幽魂模式又被針對,那乾脆取締幽魂模式,由他親自帶隊真正進入巫師世界好了!

他說,「既然已經如此拙劣,那就再拙劣些!淘汰掉垃圾,剩下的就是精兵!」

與狂獵的表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孤獨的敵人卻像一個無所不能的超級戰士!

他能躲在冰層下面製造一場完美的伏擊{超高體質};他能藏在冰泥潭中一動不動,直到巡邏隊經過{分身無感};他為了擺脫追兵,能從百丈懸崖一躍而下{投影到時間};他還能掄著劍跟一小隊戰士打上一整天,直到將三十人全部斬殺殆盡{節省法術給投影用}……

以至於就連狂獵的指揮官伊勒瑞斯都在某天失口說,「你們哪怕趕上他的十分之一,就能成為史上最優秀的軍團!」

然而就算已經往來廝殺了四周時間,沈言對伊勒瑞斯軍團來說仍然是個迷——他是法師還是戰士?什麼才是他最擅長的,什麼才是他的缺點?他到底是不是物理免疫?怎麼才能殺死這個人……無數問題困擾著他的軍團。

甚至有一次,沈言頂著無數刀劍衝到了伊勒瑞斯的面前,準備實施斬首戰術。

好在伊勒瑞斯軍團最強的人就是伊勒瑞斯,他跟沈言對了幾劍後誰也奈何不了誰,從容分開……那一刻沈言冰冷的雙眼,給了伊勒瑞斯極為深刻的印象!

當初沈言選擇烏德維克島作為戰場時,伊勒瑞斯曾認為他這是自陷死敵!寬廣而又空無一人的島嶼,更適合兵力充足的狂獵展開圍攻,孤身一人的沈言難道不該選擇哪種易守難攻、無法展開兵力形成優勢的地形嗎?

可他現在對這個「寬闊」而又地形複雜的島嶼簡直深惡痛絕!

人怎麼可以有那麼多地方可藏?

地道、地道、又是該死的地道!

{被滾石後}上下落差這麼大,這座島是哪個見鬼的設計出來的?

從這邊抄近路……啊,又是霜巨人!

……

總之,如果現在再讓伊勒瑞斯有機會重新選擇戰場,他絕對會選平整、無障礙物、無地下、上面封頂的大理石地板廣場!

如果非要加限制的話,他希望是5x5的格子,ban掉霜巨人,讓沈言站中間!

*****

當伊勒瑞斯還在忍受島上的凄風苦雨、冰凍嚴寒,苦等沈言出現時。

真正的沈言卻躺在優利亞拉港旅館的溫暖浴盆中,一邊看書一邊喝著冰鎮的葡萄酒。

窗外春暖花開、陽光明媚,看起來又是美好的一天。

於是沈言可以舒服的睡到自然醒,洗澡,下樓理髮,然後施施然去烤魚店吃麵條——他教會老闆做的,總吃魚也會膩——真是美好的一天。

「你今天怎麼看起來這麼閑?」老闆端著一大盆麵條坐在他面前,嘩啦嘩啦吃著問。旁邊,球形黛米厭惡的挑著黏糊糊的麵條,無處下嘴。

沈言變戲法般的拿出辣椒油,在面上淋了兩勺,一股辛辣的香氣瀰漫開來。

他用筷子攪和了一下,很是自然的答道,「今天升級,休息一天。」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