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夜行錄 武俠修真

神都夜行錄 第九十九章 你願意嗎

作者:詩跟遠方

本章內容簡介:是魔王,只要雙方沒有意見,能夠溝通,那與魔王做朋友,有何不可? 點了點頭之後,葉缺又加了一句話,很肯定的話道,「你可以相信我。」 「好。」 得到葉缺肯定的答覆之後,紅豆說了一個...

手握神器河卒。

五行遁甲宗的邢影,好似完全變了一個人,就連攻擊的方式跟手段都變得異乎尋常的兇殘,短短几個交錯,六名圍攻邢影的修行者就被逐個擊殺。在這個過程中,邢影最少使用了四次五行遁甲宗的三品咒櫻

按照常理推論,如此耗費真元,即便邢影的修為已經達到星耀境,也是絕對不夠用的。

一道淡淡的藍色光芒從邢影手中的匕首,慢慢滲透進邢影的靈海之中。

旁人肯定是想象不到,就算是邢影自己都沒有預料到,這神器河卒竟然還能夠給持有者提供真元,而且是那種極其精純的真元。方才自己擊殺了六名修行者,手中的匕首就為自己輸送了六次真元,似乎每次匕首劃過對方身體的時候,都會有真元被強行吸收過來。

如果仔細觀察,還能發現,地上的屍體,每道傷口處都有些發蔫,就連血肉似乎都被河卒搶掠。

如同飽餐一頓的凶獸,邢影手握河卒,振臂一呼,上半身的衣服直接崩裂,胸前的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鼓起,就連全身的骨骼似乎都開始緩慢的增長,發出一陣里啪啦的輕響。

滲人的氣息開始從邢影身上散發出來。

這股氣息不是修真界的真元,充滿了怨念,就跟剛才神器河卒現世時一樣。

「神器河卒竟然被五行遁甲宗的邢影得到?跟摘星子的測天完全不符合啊?」裁決司的矍鑠默默回想,然後便很不看好邢影。

「五行遁甲宗的弟子還想著拿走神器?痴心妄想!怕是一會兒怎麼死的都不知道1

「這人分明只有星耀境的修為,可真元似乎是用之不竭,戰鬥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氣息還如此濃重1

「應該是神器的作用,我認識這個邢影,他根本沒有這份實力。」

很快大家就對邢影有了一個準確的偵辯,並且推斷出,神器河卒擁有輸送真元的功效,並且銳利至極,二階的法寶只要接觸,直接就會報廢。

「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了,一個五行遁甲宗的弟子還能逆天不成1有人高呼一聲,看架勢是想著圍攻邢影。

「遠距離攻擊,不要貼身肉搏,神器太銳利,避其鋒芒。」

瞬息之間。

法寶飛劍便開始在大殿中飛舞,身在其中的邢影,開始的時候還不斷揮舞河卒去劈砍這些法寶,可沒一會兒便發現根本就是無用功,一個人的力量再強,怎麼可能是一群人的對手,尤其是這種車輪戰,被風箏的人是很難翻盤的。

沒有擊殺人,河卒就無法吸收真元跟血肉,就無法為邢影提供後續的保障。

一道霧氣閃過,邢影終於找了個機會開始發起進攻。

邢影握著河卒剛剛離開祭台,另外兩道身影也開始對周圍發起了進攻,一名金甲武士,一頭黑色巨龍,看來剛剛是受到了神器的壓制。

葉缺這時候已經扶著牆慢慢走到了紅豆身後不遠處。

這名身份奇異的白衣姑娘,此時額頭滴答著一串血跡,臉色有些蒼白,不過血咒似乎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葉缺見識過很多咒,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名咒法大師,可看著紅豆所繪之血咒,連他都有些震驚。

葉缺還從來沒有見過有血咒可以散發出這種上古時期的洪荒之力,同時,他對紅豆的身份更加好奇起來,她到底是什麼人?

或者說她到底是什麼?

是不是人?

看著紅豆身前的血咒,葉缺的眼神難免帶上些審視的味道,並且開始隱隱的擔憂,從之前跟紅豆聊天的隻言片語中,不難猜測,紅豆本身對『人』這個字眼是有偏見的。

甚至她都不認同人類種族。

那麼很大幾率上,紅豆可能就不是人。

迎著葉缺審視的目光,紅豆眨了眨眼,然後很認真,又很平靜的問道,「我能相信你嗎?」

聽著紅豆的問題,葉缺微微一愣,下意識的說道,「你救過我,我欠你一命。」

「那我能相信你嗎?」同樣的問題,紅豆又問了一遍,只是語氣稍稍有些不同,意思自然也不同。

想了想,葉缺看著紅豆的眼睛,點了點頭。

葉缺不是一個執拗的衛道者,這一點他很清楚,不論是上一世的戮妖修羅,還是這一世的少年葉缺,他的『道』似乎從來都不是為了天下蒼生。

他殺妖,但是他不恨妖。

他的道更接近『隨心』,隨著自己的心意走。

所以,葉缺覺得,只要自己認可紅豆,無論她是什麼,都沒有關係,就算她是魔王,只要雙方沒有意見,能夠溝通,那與魔王做朋友,有何不可?

點了點頭之後,葉缺又加了一句話,很肯定的話道,「你可以相信我。」

「好。」

得到葉缺肯定的答覆之後,紅豆說了一個好字,然後便看向大殿祭台附近的黑色巨龍,有些低沉的說道,「我要去做一件事情。」

「很危險。」

「我不敢肯定自己能不能成功。」

「但是如果成功的話,我需要一段時間的保護。」

說完這些話,紅豆神情依然很平靜,更沒有任何祈求的意思,我需要你的幫助,你願意幫就幫,不願意幫就不幫,而且她也沒有去思考自己找的這個人有沒有這份能力。

她只是下意識的想要問問葉缺。

在她原本的計劃中,可是沒有葉缺的。

現在的葉缺依然靈海枯竭,自保都困難呢。

「你是想要我來保護你?」葉缺指了指自己說道。

「你願意嗎?」紅豆接著問道。

停頓了一下,紅豆又加了一句話,「如果待會兒我死了,那就不用了,你可以當我什麼都沒有說過。」

葉缺沒有立即回答紅豆的問題,而是認真的查看了一下自身的狀況,殺敵的能力是肯定沒有的,但是剛剛凝聚出的一絲天元,用來逃命,或者說在這裡保命,運氣好一些還是有可能的。

曾經在仙界與妖族混戰的時候,比現在這種情況更危急的時候,他都經歷過,現在只是靈海枯竭,天元稀少,又不是不能動。

確認了自己的狀況,葉缺有些不自信,但是紅豆問的是願不願意,又不是能不能。

「可以。」

葉缺咬了咬牙,點了點頭,只覺得肩頭的擔子重了幾分,然後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的抬起頭,「你不會是準備搶奪神器河卒吧?如果是搶奪神器,成功了,我可真不敢保證能守住你。」

現在誰要是握著神器河卒誰就是眾矢之的,肯定會被圍攻,別說回到洛陽,就是這大殿都別想走出去。

「放心,我不去搶河卒,我要的是它。」紅豆說著伸手一指,竟然是那頭祭台上雕像幻化的黑色巨龍。

「記住你答應我的話,如果在我活著的時候丟下我,你就死定了1貌似兇狠的瞪了葉缺一眼,紅豆終於不再發問,而是全身心的盯著那頭黑色巨龍。

不等葉缺再發表任何意見,紅豆一提油紙傘,直接飛身沖了出去。

凝聚著上古時期洪荒之力的血咒也隨著發動。

同時,一直在旁邊觀望的李劍七以及裁決司也發動了攻擊,同樣是一個極少見的咒法,看氣息貌似是借用了皇族特有的王朝氣運。

似乎是冥冥中自有安排,黑色巨龍剛剛遭遇紅豆的血咒,整個龍身便開始劇烈的顫抖,而紅豆此時此刻的氣息竟然隱隱間,與這黑色巨龍產生了某種血脈間的共鳴。

一陣龍吟之後,整條黑色巨龍猛的將紅豆纏繞起來,半空中的洪荒血咒瞬間炸裂,紅豆與黑龍被整個包裹到一團血紅色的光團之中。

李劍七的情況與紅豆如出一轍,只不過她的目標是金甲武士。

很明顯,裁決司此前也是有所準備的,現在看起來,他們原本的打算,原本的目標就不是神器,而是這個金甲武士。

借用皇族特有的王朝氣運,再加上李劍七身上特有的血脈之力,金甲武士直接就被李劍七吸入了額頭的靈海深處。

就像是被定身了一樣。

李劍七一動不動的僵在當場,雙眸睜的碩大,但是一絲焦點都沒有,就像是死不瞑目的屍體一般。

所有裁決司剩餘的修行者,直接圍繞著李劍七組成了一個防守陣法。

身在這座大殿上的所有修行者或許都不知道,祭台上那兩尊雕像,大有玄機。就連葉缺都沒有看出來,這兩尊雕像其實是鎮壓神器牢籠的封印之靈,如果沒有河卒秘鑰,想要解開牢籠便一定要徹底擊碎這兩尊封靈。

黑色巨龍,是一頭不朽境的成年神龍,龍骨所化。

金甲武士,是盛唐王朝開國始祖,三魂七魄中的戰魂,真正的大帝之魂。

紅豆的目的是吸收這龍骨為自身所用,李劍七的目的,或者可以說太子的目的,則是將這大帝之魂據為己有。

而現在,一切就只能靠兩個小姑娘自己。

都是擁有高貴血脈的存在,天大的機緣,近在眼前。

在這大殿之上,擁有神器河卒加身的邢影,確實戰力非凡,竟然在如此多人的圍攻之中又斬殺了三名修行者,截止到此時,他的體內已經吸收了足足九名修行者的真元與血肉。

「還有誰1

邢影嘶吼一聲,再次發動攻擊,噬魂的匕首血光閃閃。

忽然,邢影的眼珠猛的瞪大,脖頸處的血管青筋也開始膨脹,後腦更是突突的震顫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