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分憂

作者: 悅婷雪  |  更新時間:2013-06-02 01:05  |  字數:3600字

掀這一夜狂風大作,吹得細小的沙粒打得窗棱噼里啪啦直響睡到半夜甚至聽見了一聲脆響,守夜的宮女子講是外面的琉璃燈被吹落到了地上碎了,秀兒恍惚記得自己吩咐把外面的琉璃燈全摘下來收好,第二天天亮憶及此事,像是做了一場夢一般。

「主子您不是作夢,您睡到半夜聽到此事便醒了,吩咐奴婢們把外面的琉璃燈收回來不說,還吩咐我們要把院子里的花啊什麼的,全搬回來。」春柳笑道,她也是烏雅家送進宮裡的宮女子之一,雖不似冬梅那般里里外外一把手,內里伺候人卻是一絕,尤擅推拿按摩,秀兒年齡終究大了,有時免不了腰酸腿疼,春柳一直是手到病除,一來二去的,秀兒能放冬梅出去做事,春柳卻是一日都離不得了。

秀兒揉了揉額頭,「我竟都不記得了,原先我的覺最輕,若是這麼大的風,怕是一夜都要睡不好,現下竟睡得這般沉了,榮太醫開得安神葯的確是極好的。」秀兒前一陣子睡不著覺,榮太醫便開了些補身的安神葯給她,讓她每晚入睡之前喝,現下瞧著果然是極有效,最要緊的是沒有讓人昏睡,真有些什麼事,竟能醒過來。

「奴才也以為您醒不過來呢。」春柳笑道,她眼角的餘光一掃,透過梳妝鏡的倒影看見了站在門外的冬梅,「主子,冬梅回來了。」

秀兒也瞧見了正要在門外求見的冬梅,「不必拘那些俗禮,你先進來吧。」

「。」站在門口的小宮女掀了帘子,冬梅進了屋,秀兒見她臉上隱隱地帶著風霜之色,怕是夜都未曾睡過,只是略洗了洗臉便來了,眼睛卻是亮晶晶的,便知這一夜她所獲不錯。

「春柳你們都下去吧。

「。」春柳帶著幾個小宮女離了寢殿,臨走時眼睛在冬梅身上一掃而過,冬梅在烏雅家都是眾人背地裡議論過不知多少回的,有人講她當初被撿回來的時候快被凍死了換了三桶水才看見本色,也看見了她身上那些傷痕,人人都以為她活不了,誰知她三天就能下地,不到十天就滿院子亂跑想要逃了,曉得了門房夫妻是好人,這才不逃了過了一年細問情由,眾人才曉得這個小姑娘不是她們之前猜的八九歲,而是已經十三了,許是小的時候身子骨太弱,不管門房夫妻給她吃多少好東西,她還是長不大的樣子,幸虧人是真機靈,嘴也甜得很很討上上下下的喜歡,又不知怎麼被老太太給相中送進了宮,再之後的事就沒人曉得了。

春柳是進宮之後與冬梅相識的雖說她們這些烏雅家送進宮的都是鐵板一塊似的好,可說真心話,她們三個人與冬梅都像是隔著些什麼,不知與她們說說笑笑一派天真的冬梅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德主子偏又極信她,自己雖說甚得德主子的信重,可連冬梅的一半都不如。

比如昨個兒應是冬梅值夜,可她一句話便讓自己替了她,現下回來了又是一宿沒睡的樣子,不知昨晚做了些什麼春柳說起來有些擔心,卻不知該說些什麼,只得多看了她一眼,便出去了。

冬梅自幼察顏觀色慣了,眼睛略一瞟便知某人是善是惡有何來歷,更不用說與春柳也算相熟她想些什麼冬梅不用猜也能明白,可惜她自幼就知道,她與這些有父母憐愛,未經過風雨的女孩子,自來不是一路

「宜妃可吃了那葯?」

「宜妃原是不想吃的,被郭貴人勸著答應吃了,郭貴人卻又攔著她說要試藥,奴婢猜郭貴人不是防備著惠妃,而是防著……防著她從中搗鬼······惠妃自許聰明,卻是連郭貴人的一半都不如,她那般的派大福晉去央求白犀角粉,真以為老四媳婦會不與自己講?便是她不講,自己在四阿哥府里又豈能無有耳目?郭貴人想到了這一層,自然就想到了自己會不會來一招偷梁換柱,拿毒藥換了犀角粉,借惠妃的手讓宜妃非病即死,一石二鳥。

「她找了什麼試藥?」既是有疑心,必定是要試藥了。

「她找了小陳常在……」

這個郭貴人,果然是行事果決,小陳常在原先還有聖寵,康熙樂得逗她這個傻丫頭玩,現下她被趕出了乾清宮,眼見得是失寵了,郭貴人是一日都不想留這個傻蛋在翊坤宮,怕她哪天壞了事,正巧有試藥之事,郭貴人這才叫一石二鳥,「那個叫秋喜的,如何了?」

冬梅微微一笑,「奴婢聽說她吃了葯後倒沒什麼大病,只是臉上身上起了紅疹子,奇癢難耐,用了太醫院的藥膏雖止了癢,可臉上的疹子卻是不消。」

「此人竟與宜妃一樣,是吃不得海裡帶殼的東西的。」秀兒真沒打算趕盡殺絕,活著處處找惠妃麻煩的宜妃,比死了的宜妃有趣多了,有了她,惠妃哪有工夫來糾纏自己,便是恨死了自己,怕也是分身乏術,自己正好隔岸觀火。

「奴婢是這般想的,聽說宜妃氣恨得很,派人將那藥丸子送回到了惠′那裡,說是無福消受,竟是連一點面子也不給惠妃留了。

「她那個爆炭脾氣現下倒是越發的厲害了。」宜妃也是在宮裡呼風喚雨無人壓制的人物,又有親生的三子,豈會怕了惠妃,不止是要發通火氣,怕是立時就要找惠妃的麻煩。

宮裡的女人們斗得如火如荼,朝堂上也整整吵了半個月之久,有人說要立時征討葛爾丹,有人說現下征討一是師出無名,二是糧草不夠康熙則是坐在龍椅上,似是充耳不聞一般,他早改了親征的心思,可是大臣們為了此事吵架卻頗為有趣,索額圖與明珠素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