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小霸王 武俠修真

三國小霸王 第457章 賈詡有約

作者:庄不周

本章內容簡介:點頭。「如此說來,的確不能忽視,免得袁紹坐享其成。」過了片刻,他又說道:「臣本來以為涼州有傅南容那樣的義士已是不易,沒想到西涼還有這樣的智士,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山東、山西向來隔閡甚深,若非如此,朝廷也...

蔣乾的消息很簡單,他到了河東,與牛輔、董越見了面,也和賈詡見了面。牛輔、董越沒什麼主意,就是粗人,但賈詡建議牛輔和孫策見一面,當面談,地點就在黽池。

西涼軍主力已經撤到河東,但黽池和陝兩個縣城還控制在西涼軍手中。在黽池見面,對牛輔來說很安全,對孫策來說卻非常冒險。如果牛輔有什麼想法,他想調兵增援都來不及。所以張紘極力反對,他認為根本沒必要。勤王能不能成功,對孫策來說並不重要,眼下秋收在即,大戰隨時可能爆發,河東的事大可向後推一推。

郭嘉則不同,他建議孫策抓住機會,促成與河東軍的聯盟。一旦西涼軍倒向孫策,不僅河內的形勢就有可能發生重大轉變,勤王成為可能,還可能對長安形勢產生影響。他也不同意孫策去見牛輔,理由同樣是太危險。要想在短時間內趕到黽池只有輕裝簡行,不可能帶大軍前往,甚至連親衛都帶不了幾個,這不是大將應該做的事。但必須安撫好西涼人,讓他們感受到誠意,化解敵意。

郭嘉最後說,義就是涼州人,如果牛輔等人走投無路,被迫向袁紹低頭,那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孫策想起一件事,歷史上,趙岐等人調解關東是李傕等人攻克長安后的事,所以袁紹接受調解實際上是和李傕等人和解,這裡面很可能就有義的影響。界橋之戰後,義是袁紹麾下第一大將,他有這樣的影響力。

長安遲遲不肯赦免牛輔等人,韓遂、馬騰卻又接受了長安的官職,心裡打什麼主意,牛輔等人未必清楚,但重重壓力之下,萬一他們選擇向袁紹稱臣,黃河以北基本就成了袁紹的勢力範圍。

「先生,你幫我寫封信吧。」孫策對張紘說道:「你了解賈詡這個人嗎?」

張紘搖搖頭。

「賈詡是武威人,與涼州三明之一的故太尉段熲是同鄉,年輕時舉孝廉,在宮裡做過郎中……」

孫策把自己了解的情況對張紘做了詳細的介紹。張紘不了解賈詡這個人,一是因為他一直在野,對朝堂上的事不太清楚,二是他身為山東名士,未必在意涼州人,但孫策清楚賈詡這個人有多大能量,就算不能成為朋友,也盡量不要成敵人。牛輔等人行不了什麼善,但作起惡卻比誰都擅長。

聽完孫策的介紹,張紘理解地點點頭。「如此說來,的確不能忽視,免得袁紹坐享其成。」過了片刻,他又說道:「臣本來以為涼州有傅南容那樣的義士已是不易,沒想到西涼還有這樣的智士,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山東、山西向來隔閡甚深,若非如此,朝廷也不至於敗壞到今天這個地步。將軍能兼容並蓄,一視同仁,甚好。只不過涼州軍向來唯利是圖,無仁義之心,他們請降自然是有求於將軍。將軍若不能滿足他們的要求,遲早還是會反目成仇。」

「是啊,這的確是個麻煩。」孫策嘆了一口氣。他何嘗不知道這個問題。他去年剛剛殺了兩萬西涼人,李蒙、段煨、樊稠等人無一漏網,就算西涼人內部再不和,也不可能一點芥蒂也沒有,向他投降自然是迫於無奈,首當其衝的就是缺糧。如果不能提供糧食,就算他再有誠意,西涼人最後也會翻臉。

亂世之中,糧食就是硬通貨,比金銀珠寶還要值錢。秋後必須拿下南郡、江夏,如果有可能,最好將廬江、九江也收入囊中,為下一步爭奔揚州做準備。沒有穩固的後方,沒有足夠的糧食儲備,還爭什麼霸。

孫策很無奈。他佔了豫州,卻只能滿足於世家豪強們收斂一點,把該交的糧賦交上來,整天為錢糧犯愁。袁紹只佔了半個冀州,卻兵精糧足,世家豪強們爭著奉獻,這待遇差距還真是大埃郭嘉說袁家有兩次發橫財的機會,他帶到冀州的錢有多少?三十億,還是五十億、一百億?

人比人,氣死人埃

「這個困難只是眼前的,只是手頭緊一點而已,很快就能緩解。可要是河北全歸了袁紹,這苦日子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是盡頭了。」郭嘉笑嘻嘻地說道:「先生,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讓那個賈文和感受到將軍的一片真心吧。說實話,我還真想見見這個人。嘿嘿,有魚上鉤了……」

魚桿忽然抖起來,郭嘉連忙奔了過去,一手將酸梅湯倒進嘴裡,一手拿起魚桿,用力一提,一條巴掌大的魚被提出水面,在陽光下閃著光,用力的扭動身體,水珠四濺。郭嘉樂得合不攏嘴。他和張紘釣過幾次魚,每次收穫都不如張紘,今天算是第一次贏了張紘。

「哈哈,先生,今天我拔頭籌了。」

張紘含笑不語,手中釣桿紋絲不動。過了片刻,水面泛起了波紋,張紘手腕輕輕一抖,魚桿成弓一般,瞬間又縱直,一條兩尺多長的魚破水而出,落在案邊的草地上。蔣欽奔了過去,一把按祝

「好大的魚1

郭嘉挑起大拇指。「還是先生沉得住氣,釣的都是大魚。」

張紘站了起來,拍拍手。「筆墨侍候。郭奉孝,給你一個機會,如果我寫完書信,你還沒有扳回一城,可就不能怪我了。」

郭嘉大笑,連連搖手。「算了吧,誰不知道你張子綱落筆成文,字字珠璣,只怕我魚餌還沒裝好,你文章就寫好了。我不和你比釣魚,我和你比喝湯。你要是寫慢了,我就連一口湯都不給你留。」

張紘忍不住哈哈大笑,伸手指指郭嘉,向準備好的書案走去。「郭奉孝,難怪你在河北呆不住,天下能容忍你這無賴子的,也只有將軍了。」

郭嘉促狹地說道:「先生說得不錯,我是的確無賴,不能見容於袁紹,那先生呢?」

張紘笑而不語,在案前坐下,鋪開紙,提起筆,蘸飽濃墨,唰唰幾筆,在淡黃的新紙上落下一行字。這時,孫策忽然回頭道:「先生,你對賈詡說,八月十五之前,若洛陽形勢穩定,我會趕到黽池與他見面。」

張紘停住手中筆,抬起頭看了孫策片刻,微微頜首,應了一聲好,接著寫了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