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天聖祖

鎮天聖祖 第七百八十一章 早就戴了綠帽子

作者:思緒飛揚

本章內容簡介:,事情往往都是這樣,一旦想開了,心裡也就沒有負擔了,說話也變得流利了。 「我知道了,你耽誤了她的青春,讓她容顏老去,馬上要飛升了,又覺得對不起她,這才想到了找我要靈丹。」王又接著猜測起來。<...

王的身體很熱,熱的就像火炭一樣,奇怪的是,這麼熱的身體,衣服竟然沒有一點燒毀的跡象,有些事情就是這樣,不能用常理來解釋,看起來玄之又玄。

由於王的身體太熱,二哈懶得還在他的肩上站著,小身板向後急速退去,直接懸浮在王二麻面前。

「小二麻子,你也就是個人,如果是一隻雞鴨鵝,現在就把你放在燒烤架子上,再烤一會兒就熟了,他大爺的,那麼丁點的天雷就把你劈成這樣,太弱了。」

二哈退到王二麻面前也是有的放矢,這貨想要奚落王二麻一番,吃了仙丹瞬間就能好的傷,王二麻愣是不用,這讓二哈有點不太高興。

「我……我這不是還沒死么!這種傷雖說疼點,可我這樣的修為完全能挺過去,仙丹用一顆少一顆,以後真的遇到要命的傷,沒了仙丹可就真死了。」王二麻給自己找了個不吃仙丹的借口。

「王就夠財迷了,現在才知道,你比他還財迷,他大爺的,我總是心太軟,瞅著你的樣子過意不去,給你一顆專門對症皮膚燒傷的靈丹吧1

二哈小嘴裡嘆息著,抬起爪子一拍儲物袋,立馬飛出來一顆靈丹,直接懸浮到王二麻身前,王二麻瞅瞅靈丹,又看看二哈。

「趕緊吃了吧!還等著我喂你?你也老大不小了,這點事兒還讓我操心,他大爺的。」聽這貨的口氣,完全就是老爹在和兒子說話。

二哈的話說完,王二麻一把將靈丹抓到手中,張嘴吃了下去,老傢伙對二哈的話毫不在意,嘴上吃點虧沒事,只要不是實質性的問題,他都不在乎。

靈丹進入腹中的一瞬,王二麻感覺到體表很癢,忍不住就用手去撓,手剛在燒焦的皮膚上一撓,立馬扯下來一塊燒焦的皮膚。

「二哈大師,這……這……皮讓我撓掉了一層,這可如何是好?」

王二麻沒看撓掉皮膚后露出來的那塊地方,手裡抓著撓掉的那塊燒焦的皮,放在眼前打量的同時,嘴裡吱吱嗚嗚著看向二哈。

「別停下來,接著撓,把你身上這些黑不溜秋的東西都撓下來,你大爺的真笨1瞅著王二麻,二哈終於說了一句你大爺的。

「我大爺死了三十年,你隨便說1

王二麻嘴裡嘀咕著,手上卻是沒閑著,剛才是一隻手撓皮膚,二哈說過以後,變成了雙手左右開弓,幾個呼吸就扯下了全身焦黑的皮膚。

「我靠!天雷真是好玩兒意,蛻掉了一層皮后,簡直就是換了一個人,我這不是又迎來了第二春么?」

扯掉了全身燒焦的皮膚后,露出來的,是潔白細嫩的皮膚,王二麻一陣打量后,頓時連聲驚嘆,完全沒有留意,此時還光著身子。

「你是迎來了第二春,該長毛的地方沒毛了,全身光溜溜的,像剛生出來的老嬰兒,你大爺的,還不趕緊找件衣服穿上。」二哈看著王二麻的樣子,對他調侃起來。

「都是王家窩鋪的鄉親,很多都是看著我長大的,光身子就光身子唄!看見也不要緊。」

王二麻雖然很不在意,但,還是從儲物袋裡拿出了一套衣服穿上,這時候再看王二麻,除了臉有點長以外,整個人看起來還是蠻精神的。

第二顆天雷讓王吸收后,第三顆天雷遲遲不來,好像在有意等著王用天雷淬體,在身體沒有淬鍊完以前,貌似第三顆天雷不會出現。

天雷淬體的時間很短,幾十個呼吸后,王的身體恢復了正常,全身滾燙的感覺一消失,馬上回身向王二麻這裡看來。

「二麻子,剛才把你嚇壞了吧!實話對你說,第一顆天雷下來以前,我就到了十裡外,如果你挺不過第一顆,那就乾脆讓天雷劈死算了。」

在對王二麻說話的時候,王握緊了雙拳,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這雙拳頭的力量,前所謂有的強大。

「這麼說,你幫著別人對抗天雷時,也不管第一顆天雷了,原來如此,的確有些害怕, 擔心你不來,接下來的天雷怎麼辦。」王二麻對王說道。

「不錯,不管是誰渡劫,凡是讓我幫忙的,絕對不管對抗第一顆天雷,如果第一顆就給劈死了,這樣的實力到了銀河世界也難以生存。」王如實說道。

「兩顆了,但願不會像王越那樣有第四顆下來,說來也怪,第三顆天雷怎麼還不下來啊1抬頭看了一眼翻滾的雲層,王二麻對王說道。

「看得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以前別人渡劫時,也都是這樣,好像專門給我們留下了說話的時間,天劫的詭異讓人難以揣摩。」王也看了一眼頭頂的雲層說道。

「你這樣的身板挺不住四顆天雷,那是煉體修者的專利,你還真高抬自己了,還想著遇到四顆天雷的天劫,你大爺的。」王沒接王二麻的話茬,讓二哈給接上了。

「不管有幾顆,我只負責第一顆,剩下的就是王的事兒了,想說你大爺的就趕緊說,一會兒飛升了,再想說也沒有機會了。」

二哈的四字真言,對王二麻說話時變了稱謂,王二麻好像一點感覺沒有,也許是禮下於人,不想聽也得耐著性子聽著。

「你凈想美事兒,你想飛升后就沒事兒了?哪兒有的事兒啊!王不久也要飛升,你想躲都躲不了,你大爺的。」二哈給王二麻潑了一瓢涼水。

「你隨便罵,反正我大爺早死了,王,有件事兒求你幫個忙,你看見那個女人沒有,如果有能讓容貌恢復青春的靈丹,給她一顆,這是我求你的最後一件事兒。」

第三顆天雷不一定什麼時候到,王二麻說話的語速非常快,抬手指著遠處的秀兒對王說著。

「那個老女人是誰?給他靈丹恢復青春可以,但,必須讓我知道她是誰,看她的那張臉,應該是你老娘吧1王按照自己的猜測說道。

「不是,她是……她是……我老婆,我答應了飛升后讓她改嫁,只是……這個模樣誰要啊!所以,想到了你手裡的靈丹。」

王二麻吱吱嗚嗚了半晌,這句話讓他說出來太難,好不容易說完后,臉都憋成了紫茄子一般的顏色。

「你說這老婦人……是……是你老婆?我知道了,是童養媳吧!只看那張臉,至少比你大十幾歲。」

王太驚訝了,如果不是親口聽他說出來,王說什麼也不會相信,那個看去做王二麻老娘都綽綽有餘的婦人,竟然是他的老婆。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和他結婚幾十年,至今還沒有碰過她一根手指頭,說的直白點,我還是個童男。」

反正已經說了不少,王二麻索性一股腦都說出來了,事情往往都是這樣,一旦想開了,心裡也就沒有負擔了,說話也變得流利了。

「我知道了,你耽誤了她的青春,讓她容顏老去,馬上要飛升了,又覺得對不起她,這才想到了找我要靈丹。」王又接著猜測起來。

「秀兒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沒享受到一天人間的快樂就老了,你說的對,我是有點對不起她,所以才求你給他一顆恢復青春的靈丹。」王二麻點頭說道。

「你也沒有享受啊!你倆半斤八兩,只聽你說的這些看不出來誰欠誰的,你的秀兒向這邊看呢!兩眼老盯著我,你和她說過我?」王向遠處的人群中看了一眼后,回身向王二麻問道。

「剛才還說到你了。」

王二麻對王說完后,立馬轉過臉去,朝著人群中高聲喊道:「秀兒,他就是王,全大陸最牛逼的煉丹大師,一會兒他就過去給你靈丹。」

「王大師,你嘛時候給我靈丹啊!剛才急死我了,老不死的要是讓天雷劈死了,我上哪去找大師你呀!現在心裡踏實了,老不死的讓天雷劈死也不用擔心了。」

幾百丈之外,秀兒見王向她看來,頓時開心的露出了笑容,直接朝著王大聲喊叫起來。

「這個叫秀兒的真是你老婆?我看不像啊!她分明就是你的催命閻王,我都替你擋了一顆天雷,她還盼你讓天雷劈死呢!你確定給他靈丹?」

聽完秀兒的話,王百思不得其解,哪有老婆盼著老公讓天雷劈死的?天底下都沒有這種事兒埃

「給她,她跟我幾十年,守了幾十年的活寡,我在外面修鍊了幾十年,看見她的次數都很少,是我對不起她。」王二麻講了一大堆理由。

「好吧!二哈,給她一顆靈丹1王答應后,立馬對二哈說道。

二哈沒有吱聲,抬起小爪子拍在儲物袋上,一顆靈丹當即飛到了身前,王一把抓到手中。

手掌抓著靈丹,輸出了一絲元力,朝著秀兒的方向抖手一甩,靈丹眨眼飄到秀兒面前。

看著眼前的靈丹,秀兒的兩眼頓時露出了一抹精光,一把抓過靈丹塞到了嘴裡,一揚脖子吃了下去。

靈丹吃下去的一瞬,秀兒的臉立馬發生了變化,一陣扭曲之後,一張嶄新的面孔出現在眾人面前。

「老不死的,你在這兒等著遭雷劈吧!我去找我相好的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