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235 以變治變

作者:磨硯少年  |  更新時間:今天02:51更新  |  字數:3399字

{}?舊金山49人在變,綠灣包裝工也在變,雙方教練組站在場邊,卻始終沒有喘息的空檔,持續不斷地根據場上情況求變。

陸恪的視線落在了眼前的階梯式防守之上,防守鋒線、線衛、角衛、安全衛,足足羅列出了四條平行線,其中線衛和角衛的站位、角衛和安全衛的站位都互相混合了起來,混淆了彼此之間的防守位置,試圖以這樣的方式破壞陸恪的防守閱讀。

顯然,陸恪與博爾丁的十五碼中傳連線敲響了綠灣包裝工的警鐘。

如果是巴爾的摩烏鴉或者西雅圖海鷹這樣的頂級防守組,他們可能選擇局部做出調整,為自己的防守添加保險,卻不會大幅度地改變防守戰術,因為球員自身的能力就已經足以臨場應變了;但綠灣包裝工的防守組卻不具備這樣的能力,迫使他們不得不調整整體戰術。

陸恪的大腦立刻開始高速運轉起來,但他沒有立刻跳入結論,而是彎腰準備開球,接下來卻用一連串以假亂真的假開球口號來打亂節奏,然後他的視線就敏銳地捕捉到了內線衛aJ-霍克重心稍稍晃動的動作。

這進一步證實了陸恪的猜想——

霍克剛剛朝著他自己的左側橫向晃動了小半步,這也意味著,兩名內線衛的防守任務不是盯防跑衛,而是協防短傳區域。

當然,僅僅只是如此也說明不了太多問題,因為其他球員依舊具有無數潛在的變化,可以突襲四分衛、可以後撤防守長傳、可以往前壓縮短傳、可以打亂防守職責完成交叉換位……諸如此類等等。

但根據綠灣整個防守組的站位布局來看,陸恪認為大概率事件是將短傳區域交給兩名內線衛來協防,而外線衛、角衛和安全衛則層層鋪開,對中傳和長傳區域進行防守。現在就看開球之後,陸恪的想法能否進一步得到證實了。

「攻擊!」

霍克與另外一名內線衛布拉德-瓊斯{Brad-Jones}才剛剛回到自己的防守位置,陸恪緊接著就宣布了正式開球,視線餘光快速掃視了一下,果然就看到霍克和布拉德雙雙朝著自己的外側移動腳步。緊接著,陸恪視線順勢掃過來,然後就可以看到兩名外線衛垂直後撤的腳步。

整個防守陣型頓時就一目了然了。

陸恪沒有任何遲疑,抬起右手就乾脆利落地傳出了橄欖球,腳步僅僅只是在口袋之中做出了兩個小碎步的調整,以一個短平快的節奏將傳球速度提升了起來,然後防守組所有球員才剛剛移動了自己的重心,被迫馬上做出重心轉移的動作,防守的力量和節奏就立刻減弱了下來。

傳球目標是——八十一號安匡-博爾丁!

……

位列在右翼外側的博爾丁啟動了腳步,視線餘光就可以看到自己左手邊的洛根如同離弦之箭般前沖了出去,牽制著外線衛尼爾的腳步,兩個人瞬間就已經糾纏著衝出了五碼開外,並且還在持續前行。

博爾丁沒有將自己的速度提升起來,始終踩著小碎步快速調整,從外側繞出了一個弧線走向了內側,落在了洛根和尼爾的身後,眼看著內線衛霍爾就已經橫向衝刺了過來,但霍爾的注意力卻完全落在了馬庫斯身上——馬庫斯也朝著右側小斜線扯動,朝著博爾丁原本站位的方向,沖向了右側的邊線。

霍克的眼神完全鎖定了無人盯防並且進入了無人區的馬庫斯,以至於他的腳步就這樣從博爾丁的身前掠了過去。

博爾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現在的唯一想法就是:陸恪的戰術安排到底是如何提前做出預判的?但他沒有時間細細思考,腳步持續內切沖了過去,尼爾和霍克兩名防守球員就在他的一左一右,不過兩名防守球員都以背部面對著他,根本沒有注意到博爾丁的跑動。

博爾丁如入無人之境般地切入了內側靠近槽位的位置,垂直距離也就是衝出開球線六碼左右的位置。

腳步才剛剛到位,陸恪的傳球就緊隨而至。

博爾丁根本不需要調整自己的位置和腳步,順順噹噹地就在胸口附近接到了傳球,力道依舊稍稍超出了想像,好像陸恪擔心自己的傳球力道不夠,於是刻意加強了尾勁,卻稍稍失控,這使得橄欖球狠狠地撞在了胸口,隱隱作痛。

不過,位置和角度卻堪稱完美,博爾丁沒有任何停頓,右腳猛地蹬地,以左腳為圓心就完成了轉向,從側身變成了正面衝刺,朝著端區方向開始發力。

正前方就可以看到角衛特拉蒙滿臉驚愕地朝著博爾丁快步沖了過來,阻攔住了前進的方向;同時眼睜睜地看著傳球連線完成的內線衛霍克也是一臉驚慌,緊急剎車控制住了自己朝著馬庫斯飛奔而去的腳步,強迫自己轉過身二次啟動,試圖補防博爾丁。

只見博爾丁稍稍降低了自己的重心,以肩膀迎向了特拉蒙的擒抱,依靠著自己前沖加速的力量將特拉蒙撞擊得連連後退,還沒有來得及喘息,兩個人就這樣跌跌撞撞地衝過了首攻線;慢了半拍才趕過來的霍克一個猛撲,將博爾丁、特拉蒙兩個人都順勢撲倒,這才結束了這一檔進攻推進。

博爾丁已經連續兩次拿到了首攻,與之前的比賽判若兩人!

這是怎麼回事?

其實並不複雜,簡單來說就是陸恪做出了正確的預判——

顯然,綠灣包裝工防守組對於陸恪的長傳提高了警惕,識破了陸恪的戰術鋪墊;陸恪也就反其道而行之,通過防守閱讀和假開球試探進一步證實了自己的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