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1233 另闢蹊徑

作者:磨硯少年  |  更新時間:今天07:17更新  |  字數:3438字

「斑比?斑比,你沒事吧?」斯坦利、魯帕蒂等人全部都蜂擁了過來,擔憂地注視著陸恪,眼神里寫滿了擔憂。

陸恪連連擺手,「沒事,沒事。我沒有受到撞擊,我沒事。」

再次登場之後,綠灣包裝工防守組明顯提升了力度,一次成功的跑球攔截,一次成功的短傳防守,轉眼之間,舊金山49人就陷入了三檔jiǔmǎ的困難局面中。

更重要的是,剛剛二檔攻防對峙中,包裝工選擇了突襲四分衛,以三名防守鋒線鉗制住了五名進攻鋒線,而後通過兩名外接手完成包夾,將陸恪的所有潛在移動空間全部掐斷,而陸恪也沒有能夠及時發現合適的傳球目標,迫使他不得不在千鈞一髮之際將橄欖球朝著邊界傳了出去,避免遭遇擒殺。

兩名線衛還是沒有能夠完成緊急剎車,雙雙撞上了陸恪,不過他們都在最後關鍵時刻收住了自己的力量,三個人只是碰撞在了一起,並沒有施加衝撞的力道。

儘管如此,舊金山進攻鋒線的球員們依舊是滿臉驚慌地圍了上來,紛紛出聲詢問陸恪的狀態。

緊接著,裁判就投擲了黃旗。

「故意擲地。進攻組十四號。罰掉十碼,三檔。」

在橄欖球比賽中,關於四分衛的傳球規則也有相當繁瑣而細節的規定,其中一項就是禁止「故意將橄欖球投擲向地面,繼而避免遭遇擒殺損失碼數」。

如何理解呢?

在每一次進攻列陣時,進攻鋒線五名球員一字排開,以左右兩個進攻截鋒作為標誌,延伸出一條垂直線,這一片區域就被稱為是「口袋」。

當四分衛雙腳站在口袋之中,他的傳球就必須選擇一個目標,當四分衛出手的傳球方向沒有己方接球球員的時候,這就被認為是「故意擲地」;而當四分衛雙腳離開口袋的區域,那麼傳球方向就沒有限制了。

比賽之中可以這樣理解,當四分衛即將遭遇擒殺的時候,他可以尋找一個自己接球球員所在的方向,然後將橄欖球傳出邊界,避免遭遇擒殺損失碼數,這是合法的;又或者是,四分衛依靠自己的腳步跑出口袋保護區域,然後在遭遇擒殺之前,快速將橄欖球擲地,製造死球,這也是合法的。

另外還有一種特殊情況,在比賽緊要關頭,進攻組已經沒有暫停,而比賽時間即將走完,四分衛為了將比賽時間暫停下來,他可以擲地停表。這種情況下,四分衛的擲地也必須直接扔在自己和中鋒之間的地面上,又或者是有己方球員站位的方向這就相當於一次傳球未完成造成了死球。

重新回到比賽來,剛剛陸恪的腳步就沒有能夠及時離開口袋,傳球方向也看不到任何49人的球員,於是裁判就投擲了黃旗。這是一次正確的判罰。

陸恪深呼吸了一口氣,綠灣包裝工防守組的強度得到了明顯的提升,他們朝著短傳區域的施壓正在一步一步增強,準確來說,這也是陸恪所期待看到的情形,只不過剛剛這一次突襲沒有能夠做出預判,跑動路線安排就落於下風,直接導致了陸恪找不到傳球目標,這才如此狼狽。重生嫡女謀天下

轉眼之間,舊金山49人就必須面對三檔十jiǔmǎ的困境,而進攻鋒線的列陣更是乾脆退後到了己方十一碼線之上,距離自己的端區就已經沒有多遠了。

不到兩分鐘之前,羅傑斯雄心壯志地登場,卻遺憾地遭遇三振出局;現在,陸恪也同樣面臨著難題,甚至還要更加困難三檔十jiǔmǎ,稍稍不注意,還可能丟掉安全分,這也再次證明了實際比賽之中局勢時時刻刻都在變化的真理。

所有人都知道陸恪肯定會選擇放手一搏,他是絕對不可能保守起見地選擇地面推進,然後通過跑球的推進來尋找一個更加合適的棄踢位置:對於舊金山來說,進入第四節比賽之後,為了保留一絲的勝利可能,他們也不能保守下去。

於是,陸恪乾脆就直接清空了後場,光明正大地將五名接球球員全部都推了上前,右側三名左側兩名,雙翼齊飛地擺出了全力傳球的姿態。

「準備完畢?準備完畢?」

正式開球之前,陸恪朝著左側和右側分別呼喊了兩聲,沒有戰術變化,但五名接球球員卻清楚地明白暗號背後的意思這是在確認喬恩和博爾丁是否理解了戰術。

本次進攻戰術是通過開球之前的聚商完成的,陸恪詳細地講述了整個錯綜複雜的跑動路線,只希望喬恩和博爾丁不要再次理解錯誤了。現在,陸恪又重複確認,這讓兩名被點名的外接手又羞又惱,耳根都不由發燙起來。

至於兩名外接手的自尊心,那就等到比賽結束之後再來考量吧。

確認之後,陸恪就收回了視線,再次看向了正前方,不經意地朝著落在後方的兩名安全衛投射了視線,而後又隱蔽地朝著自己左側方向掃視了一下如果防守組的線衛注意觀察四分衛的視線落點,他們就可以注意到陸恪的小動作,這對於防守組來說,也是他們的比賽氣質。

現在就看綠灣包裝工的線衛是否具備了如此能力了,如果他們真的觀察到了細節變化,那也就意味著……上當了。

「攻擊!」

伴隨著陸恪宣布開球的聲音,博爾丁正準備條件反射地衝刺,但隨即耳邊就再次想起了陸恪剛剛的叮囑,他就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腳步停頓了下來,然後就可以看到一道道紅色的身影瞬間穿行了出去。

和博爾丁同樣位列右翼的球員是洛根與吉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