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嬌傳之天悅東方 歷史軍事

滇嬌傳之天悅東方 第九十五章 都是天上人,何必說凡

作者:耳根

本章內容簡介:你們就不要打啞謎了1 「我也只是猜測,並不能確定。」青海翼道「就是出了甬道之後,我們不是路過一條峽谷么?峽谷兩邊的懸崖你可還記得?」 眾人點了點頭。 沈飛忽然明白了過來「我知道...

在她的印象之中,即便是那十年前最後一面,那樣訣別,他都一樣掛著寬厚的笑。她知道他從來不畏懼任何事情,甚至能夠從容淡定地面對生死。總之,冷厲的時候常有,但是這般生氣卻極少見。

「易少丞你……」

青海翼好像也想到了什麼,狐疑地看向了外面的罡震璽,又眼神複雜地回頭來看易少丞,正好看到易少丞虎視眈眈的眼神,正盯著外面罡震璽的背影在看。

什麼十年前的疼,明明是十六年前的!

每一天,他易少丞都記得。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每天都會回想起十六年前的那一天,更多的時候會半夜醒來,或發狂,或憤怒,或悲傷,那都是噩夢。天天如此,年年如此,這整整幾千個日夜,他每日受著那樣的煎熬。

但他知道自己的弱小,需要隱忍。

只是此時此刻,他再難忍下去……可還得忍,必須忍!

坐在角落的沈飛,聽到爭執之時已經睜開了眼看著,他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若有若無地落在那大漢鎮國罡震璽身上,便覺奇怪。后一眼看到了驍龍將軍的面色,心中便起了疑惑。一時間似乎有些事情怎麼都想不通,讓他皺起了眉頭。

然而,這時候,罡震璽走到了高台之下,遙遙望著高台之上,神龕中的狄王。

說出來的話,卻讓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

「後生,你來此地,是為何故。」神龕之中,青銅王座之上,持槍的狄王嘴唇未動,聲音低宏厚重,宛如嗡嗡的大鐘。

一言已出,聲音在整個空間之內回蕩。

易少丞等人即便在金色護罩內,也只覺被這聲音震得耳暈目眩。

「前輩,你就不要與我打啞謎了,都是天上人,何必說凡間話?」罡震璽笑了笑,嘴也沒動,但那聲音卻浩浩蕩蕩充斥著空間,甚至有些刺耳的犀利。

「既如此,那為何不動手。」

「動手自會動手,只是晚輩有些許事情還要請教一下前輩。」

「千年之亂我不甚了解。」

「哈哈哈哈……前輩誤會了,事情都已過了千年,其中內幕如何,後果如何,因由又如何,都與我無關。晚輩關心的是,那艘寶船現在在何方。」

「那寶船自空冥海出,落於這凡間。凡間之大,我未踏足之處甚多,又如何知曉。」

「前輩若不知曉,那又為何得其寶藏?」罡震璽笑笑,語出逼人「此地,可不是前輩能夠建成的,若非寶船之力,即便前輩再神通廣大,恐怕也無法將外面星崖木搬來吧?那星崖木,便是製造那寶船唯一的料子。」

……

後生?

前輩?

天上人,凡間話?

千年之亂?

寶船?

星崖木?

一系列的詞落在了眾人耳中,眾人先是疑惑,隨後變得無比震驚。

「這些人根本不是大地九州之人1

念頭那麼一想,又覺得不準確,確切地說,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罡震璽是,那狄王也是!而且都是神人!

「難道這些人真的都是天上的神仙?」

「星崖木?」鐸嬌忽然想到了什麼。

「嬌兒,你知道星崖木?」易少丞困惑道。

這罡震璽說外面有星崖木,可是他們一路走來,從未見到什麼木頭。

「星崖木恐怕……我們已經見過了。」青海翼眼神也不確定道。

「嗯?」焱珠也是驚異。

「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沈飛皺眉問道「哎呀,你們就不要打啞謎了1

「我也只是猜測,並不能確定。」青海翼道「就是出了甬道之後,我們不是路過一條峽谷么?峽谷兩邊的懸崖你可還記得?」

眾人點了點頭。

沈飛忽然明白了過來「我知道,你是說那些白色發光石頭,是星崖木?」

「不是,是那兩片巨大的懸崖。」鐸嬌道。

「怎麼可能1沈飛嚇了一跳。

「那東西應當是星崖木。上面結的也不是寶石,而是類似樹脂樣的東西。就像桃樹結桃膠,松樹結松香。我鶴幽教內有殘破不全的古籍零零碎碎記載過星崖木,那裡面說這星崖木紮根虛空,吸收日月星力,乃為神明種。凡人是以稻穀為糧,神明是以其果為食。如今看來,這些出現在鶴幽教建立之前便已存在的古籍傳說,怕是真的。」鐸嬌解釋道。

眾人愣愣怔祝

很難想像,外面兩大片寶石一般、星空似的懸崖,竟然是木頭。

而且這麼兩大座懸崖,僅僅是兩位神人口中「寶船」上掉下來的!

那寶船到底有多大!!!

一時間,所有人都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那樣巨大的船隻,憑藉他們的想象力竟然也難以想象出來!

「咦,嬌兒,我自剛才便覺得這狄王有些面善。」青海翼忽然道。

「面善?呵呵,青海翼,你要知道,這人都死了幾百年,如今之所以能說話,並非是因為沒死,而是靠著體內的武魂在支撐著念頭罷了。難道你與這人幾百年前便認識不成?」焱珠似乎總算找到了個嘲諷口子,陰陽怪氣懟著青海翼。

但是她的眼睛卻也好像發現了什麼,正遙遙打量著那狄王。

「不錯,應當不錯,一切都溫和,確實是他。」青海翼想了良久,忽然沒頭沒腦地來了那麼一句。

易少丞和沈飛一臉霧水,根本不知道青海翼在說什麼。

就連鐸嬌也猜不透青海翼。

青海翼理了理思緒,開始將猜測與想法結合,解釋了起來。

「我滇國是在鶴幽教成后若干年才建立的,上不可追溯,無法查證。只是根據典籍記載的是,無數年前,那時候還沒有滇國,我滇國的先祖也居住在九州之中。但先祖愛上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也被一位大帝看上,先祖不交,誓死保護,結果慘遭那位大帝屠城。但屠城之事因為大帝追殺先祖而擱置,剩下的族人一路南遷,後來因為種種緣故,先成了鶴幽教,後來才成了滇國。」

說道這裡,焱珠和鐸嬌眼睛都是一亮。

「你是說,這人是我滇國皇室的始祖,太燼煌陽?」焱珠比鐸嬌知道滇國的秘史更多,一下便道出了這個古樸晦澀的名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