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青藤 其他類型

彼岸青藤 第五百九十五章 救贖

作者:珞羽悠

本章內容簡介:目前,他是全攝影俱樂部,也是全校唯一一個還在用膠片攝影的人。這種拍攝手段確實又麻煩又辛苦,但是,其中微妙的感受也是別人無法體會的。 在他看來,迭戈他們熱衷的數碼攝影只是一種基礎而平面的物理反應...

阿曼達咧開嘴開懷大笑起來,她的笑聲就像母雞打鳴,聽著格外怪異。等她笑夠了,才說:「那麼,讓我再做一個大膽的假設:你們想收編我的真正理由,恐怕是聽說我掌握了你,斯蒂文·亞當斯先生,還有另一個強有力的候選人羅斯·范德比爾特小結的不利證據,正準備擇機釋放出來,對吧?先下手為強扳倒萊恩,只是你們達到目的的一個必經步驟而已,對嗎?」

這回,連斯蒂文腦門上也起了黑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看來他們的底暗探反倒被人將計就計了,何時讓萊恩出局,何時收編阿曼達,原來都在她本人的計算當中。

和阿曼達這樣的人物比,他們還是稚嫩了一些,斯蒂文乾笑兩聲,給自己找了個台階道:「殊途同歸,殊途同歸。看來學姐也看出萊恩扶不上牆,早就想棄暗投明。」

阿曼達知道在這一輪較量中,兩個學弟完敗了,便以勝利者的姿態說道:「聽著,咱們不算是朋友,不過,我們永遠都是貨真價實的校友。我來幫你,一來是想在臨畢業前再玩一票大的,二來算是我提前預購你這隻潛力股,來日方長,十年,二十年後,我們合作的機會還多著呢。這難倒不是大家來讀小常青藤的意義所在嗎?」

「我明白你說,凱文,很抱歉,但是我今天恐怕過不去了。對,我現在還在暗房,半小時后,我和娜拉約好了,要談談參加春季攝影比賽的事情……啊?晚上,我的顧問找我好幾天了,我不能再失約……」不斷地找借口推掉組織的活動,令傑夫有種正在被追趕而疲於奔命的感覺。

放下電話,他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出暗房,數小時在黑暗和紅光下工作,讓傑夫的眼睛一時間很難適應外面的光線,他又開始不受控制地流眼淚,這種狀況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清楚,這是一種眼疾。

曾經去過一次學校診所,弗森小姐給他開了一些洗眼滴液、緩解疲勞的眼藥水、以及維生素a類的營養補劑,還囑咐他說,這些都只能起到輔助作用,最好半年內不要再進入暗房。

「為什麼還在用老掉牙的膠片?」迭戈坐在電腦前面用phtshp軟體為他拍攝的數碼照片營造藝術效果,甚至沒有回頭看一眼剛出來的傑夫。

這個問題迭戈問過他不止一次,每次,傑夫的回答幾乎都是一樣的,這次也不例外:「膠片有溫度,你不覺得嗎?」

傑夫迷戀膠片攝影到了一種狂熱的程度,目前,他是全攝影俱樂部,也是全校唯一一個還在用膠片攝影的人。這種拍攝手段確實又麻煩又辛苦,但是,其中微妙的感受也是別人無法體會的。

在他看來,迭戈他們熱衷的數碼攝影只是一種基礎而平面的物理反應,膠片攝影則不一樣,它始於複雜繁瑣的手工操作,過程中伴隨著化學顯影劑的加入,終於一件完整的,多維度,有情懷的藝術品。

一條長長的細鐵絲線橫在攝影俱樂部外屋,不少俱樂部成員曾經抱怨過它太礙事,它仍然能夠堂而皇之地留在這裡,全仰仗傑夫這個攝影俱樂部的寵兒。

此刻,他仰起頭一張張審視晾曬在上面的照片,嘴角彎成一個柔軟的弧度,是的,這些才叫照片,它們是活的,在被放大后仍擁有迷人的質感,那是數碼攝影無法超越的真實感。

「迭戈,快走啦,游泳比賽快開始啦,你不去看嗎?」

一個棕黑色皮膚,滿頭小辮子的男生在門口一晃,還沒等傑夫看清他的面孔,屋子裡的迭戈就坐不住了,「嘩」地一聲推開面前的滑鼠、鍵盤和一摞稿紙衝出了房間。

他邊往樓上跑,邊對屋裡的傑夫大喊著:「嘿,哥們兒,走的時候別忘了幫我關電腦。」

傑夫無奈地扶起桌上被推倒的一小盆多肉植物,又將新送來的一期攝影雜誌碼放整齊,無意間,他的手被厚實滑溜的銅版紙頁邊劃破了一個口子,一絲血痕從細小的口子里沁出來,他忙從抽屜里拿起一片創可貼,護住傷口。

在眾多的攝影雜誌中,這本劃破他手指的雜誌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倒並不是因為手上的傷痛,而是因為扉頁上的一行字:靈魂攝影師。

他的心一顫,坐在電腦桌前。

對他來說,這些新鮮出爐的攝影雜誌如同下午茶中的小點心,為了更好地獨自享用這盤茶點,他給自己倒上了一杯咖啡,又從兜里摸出眼藥水,往眼睛里滴了一些。

傑夫再度睜開眼睛,果然感到視線清朗了許多,便拿起雜誌認真翻看起來。

前幾頁是某位攝影師的專訪,他歷盡艱辛去非洲拍攝自然界和野生動物,傑夫無心閱讀長篇累牘的專訪,只是仔細看了看他的作品,怎麼看怎麼感覺很像國家地理的風格,紀實有餘,藝術性不足。

翻到中間靠後的部分,同一個人的幾件新晉得了人像攝影大獎的作品,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第一幅是一個面孔蒼白、骨瘦如柴的年輕人,他裸露的身體和臉部有恐怖的淤青痕和大大小小的出血點,與年齡極度反差的獃滯目光讓傑夫看了不由得心咚咚直跳。

他翻到下一頁,兩個面目猙獰的中年人出現在畫面中,他們的身體和面部嚴重變形,傑夫不禁感到一陣反胃的噁心,乾嘔了幾下。

他終於還是沒忍住,順手又往後翻,這是一頁在出刊的時候不小心被摺疊了,傑夫將它鋪展平整,頁面上呈現出這位攝影師獲得的金獎的照片。一個黑人男子雙手扒著監獄的鐵窗滿眼是淚,照片的下面有一段文字,寫著,這個十八歲的男孩剛剛接到了斯坦福的錄取通知書,由於吸毒和販毒,他將在監獄度過他的餘生。

這就是封面文字提到的靈魂攝影師,這一組作品,無疑給傑夫的心靈帶來了震撼。

吃下午茶小點心的心情蕩然無存,他頹然坐在椅子里整個人都不好了。

上周,與奧利弗進行了深入交談,對方無條件的信任讓他下定決心改邪歸正。起初,他只自己默默戒掉毒癮,找各種借口漸漸淡出組織。農先生早課上的講話讓他覺得,自己這麼做或許有些自私。

與照片里那些人的人生經歷淺層次重合,讓他在看了這一組照片之後,產生了遠超常人的強烈共鳴,或許,他只是他們的從前,他感謝奧利弗給他懸崖勒馬的動力,久未感受到的良知在他胸中復甦,他告訴自己,應該去積極配合學校,清楚掉潛藏的毒瘤,避免更多低年級的同學像他那樣被卷進這個罪惡的漩渦。

走出農先生辦公室的時候,傑夫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他聽到自己的肚子咕嚕嚕直叫,在他的記憶里,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種感覺。

傑夫從主樓的石頭台階上走下來的時候,天色已近黃昏,同學們正陸陸續續地朝餐廳走,夕陽的餘暉將校園映照得格外好看。

農先生的辦公室就像童話中河邊的樹洞,傑夫將心中埋藏已久的秘密,一股腦傾倒出來。

由於他是藍色錫安隱修會的核心人物,通過他的詳盡描述,農先生對那個神秘組織的一切了如指掌,人員構成、如何引誘低年級的同學吸毒、傳遞毒品的幾個渠道,以及學校的藏毒地點等等。對於他來講,在這短短的半個小時里,他完成了對自己的一次救贖。

遠處天邊的晚霞呈現出明亮的暖橘色,將天空都染得絢麗斑斕,以他當下的心境,若是帶著相機,肯定能捕捉到落日光影的美麗,傑夫的飢腸轆轆終敵不過心中旺盛的創作靈感,趁著太陽落下去之前,他要再拍幾張漂亮的照片,於是,他背轉身與人流逆向,朝視覺藝術中心走去。

萊恩接到內森電話時,正和安德魯、山姆遜三人一同走在去往餐廳的路上,他簡單地向兩人講述了可能發生的事情,話音未落,竟然冤家路窄地碰上傑夫,三人忙閃身躲到路邊的樹叢里。

最近,凱文一伙人的日子非常不好過,幾天前早課上,聽了農校長的講話,他們知道,學校對他們的情況已經有了初步的掌握,但是,從上次緝毒小分隊連夜地毯式排查這件事判斷,校方還沒能準確地鎖定目標。

組織內部也有很多人出現了叛離跡象,他們不再對凱文惟命是從,平時活動也總是對能躲就躲,就連跟了他兩三年的幾個老兄弟也有人在勸他收手,這令凱文異常惱怒。他認定攘外必先安內,決心採取強硬手段加強組織管理,並準備開始實行大規模的打擊報復和內部清洗。

傑夫顯然是沒有留意到他們,興沖沖地朝著視覺藝術中心的方向走。山姆遜剛想衝過去揪住他,萊恩一把拽住這個衝動的大漢,低聲說:「等等,這邊人多,跟上他,走到人少的地方再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