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皇 歷史軍事

放開那個女皇 第一二三章 來者不善!

作者:發情的野豬

本章內容簡介:,二小姐簡直氣不打一處來,「他要是真對你下了殺心,只怕連我也保你不住1 「我說沒事就沒事,信我1白河連忙順毛,言之鑿鑿道:「我越是惹怒他,他就越不敢動我,相反還得求神拜佛,保佑我長命百歲你信不...

白河雙手沒空,頭卻甩來甩去的做出一個被打耳光的動作,接著道,「那天這騷包見你家相公我文采出眾,在憐星那小妞面前出盡風頭,便慫恿那幫才子,哭著喊著求我打他們的臉,我見他這麼有誠意,只好成全他了……啪啪啪!說起來,我這手現在還有點疼呢,等下得問他要點湯藥費才行……」

「打臉?手疼?」二小姐一愣。她早已打聽清楚當日籠煙樓內的事,知道他和姚公子有過摩擦,只是「手疼」和「打臉」這個說法倒是新潮了點,她從未聽過,一時間覺得有點摸不著頭腦。

不過她也是冰雪聰明的人,想了一下便心領神會了,也嬌笑了起來:「對方這麼多人,還真難為你,不過湯藥費就免了吧,免得人家說咱們林家小家子氣。」

「娘子有命,為夫豈敢不從?」白河哈哈一笑,心道這二小姐平時看著嚴肅,沒想到調皮起來也是有趣得緊啊!

玩笑歸玩笑,二小姐還是提醒了一句:「不過白河,我聽姐姐說姚方卓文此人治武功均屬一流,為人看似大度,實則睚眥必報,且喜怒不形於色,城府頗深。而他們姚家,又向來與咱們林家不太對付,你那日得罪了他,小心他日後藉機報復。」

白河笑道:「放心吧,你相公我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呢,身邊又有李元芳那流氓,姚方卓那騷包哪敢動我?咦,等等,你剛說文治武功……那騷包還會武功?」

「不但會武功,而且相當不低。」二小姐點點頭,屈起手指認真道,「金陵一品高手約有十三四左右,但年輕一代卻只有四個,那姚公子便是其一。其中我林家姐妹均屬一品下階,江湖監察部的李元芳也是一品下階,而最為年長的姚公子,聽說他三年前便已是一品中階,如今更是深不可測。」

「嘖……」白河聞言皺了皺眉。

沒想到那騷包看似人畜無害,暗地裡卻是個深藏不露的大高手,這就有點頭疼了!明槍他不怕,因為在他的身後,站著一整個林家,底氣足得很。而林、姚兩家不和多年,要撕破臉的話早就撕了,不會等到現在,怕就怕那妖公子使暗箭!

「所以了,白河……」二小姐語重心長的叮囑道,「以後我若不在你身邊,你可得多加小心才行,他不敢明著對你怎麼樣,就怕他暗中使絆子。」

「得!敢情咱夫妻倆想到一塊去了……」白河頓時就是一樂。

他也是個天掉下來當被子蓋的樂天派,雖然聽二小姐說的嚴肅,但他心裡,其實也沒把這姚公子太當一回事。這時一聽了二小姐的話,立馬便打蛇隨棍上了,摸著二小姐的玉手騷騷道:「那你以後一直我身邊不就好了,晴兒?」

「你——!鬼才有空一直陪你身邊呢1二小姐又羞又氣,心下恨恨的想著:虧自己還為他擔心,敢情這死人一點也不放在心上,還晴兒……去死吧你!

她用力抽回了手,結果白河又笑嘻嘻的抓了回來。此時人多,二小姐又不好當場發作,最終還是讓他得逞了,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白河正玩得開心,忽聽小蘿莉道:「少爺,二小姐,你們快看,那姚公子好像朝咱們這邊過來了?」

「額?」二人同時一愣,連忙抬頭一看,果然!

只見人頭涌動間,人潮忽然自動分開一條通道,那姚公子在一幫腿毛的簇擁之下,踱步搖扇而來,甚是風流瀟洒。而觀其方向,還真的是自己所在的涼亭。

「這騷包放著籠煙樓不進,跑過來這邊幹啥?莫非臉皮又癢了?」

「好像來者不善1

白河與二小姐剛交換了一個眼神,那姚公子就已經行到近前了。

對於這個表裡不一的騷包,白河向來是沒什麼好印象的,哪怕剛剛知道他是個武林高手也不例外,當下便嘿嘿一笑,主動打招呼道:「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姚公子!那一百兩銀子咱還沒花完呢,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幸會、幸會1

「哼1

姚公子笑容頓時凝滯,一上來就被人揭了瘡疤,他下意識的就想起當日的事,眼中頓時精光一閃,只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賤人!

不過他也只是想想罷了,如今大庭廣眾之下,他哪敢真的動手?於是冷哼一聲便直接無視了這賤人,然後對二小姐抱拳道:「方卓見過二小姐。」

「姚公子,小女子這廂有禮了。」二小姐盈盈一禮,落落大方道。

姚公子又道:「據聞二小姐近來破境在即,一直在家中閉門不出,沒想到今日竟然在此遇見,如此想來,二小姐定是破境成功了?」

「小女子微末小技,便不勞姚公子掛心了。」二小姐不動聲色的回了一句。

「哈哈哈,那就恭喜二小姐、賀喜二小姐了1姚公子長笑一聲,狀甚欣慰的道,「二小姐,你我同屬金陵武林,姚某虛長几歲,故而領先在前,如今二小姐後來居上,真叫姚某好生慚愧礙…」

話音未落,便聽到白河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我說姚公子,你專程跑過來,想試探我家晴兒深淺便直說好了,又何必拐彎抹角,不嫌累嗎?」

「你1姚公子頓時有點尷尬。

林、姚兩家明面上相安無事,但暗地裡的鬥爭卻是無處不在的,所以他此番前來,還真的存了試探二小姐的心思。要不然,憑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境界,早就直接進籠煙樓去了,何必等到現在?

但是有些話,你我心知肚明就好,不能說出來讓大家都知道啊,尤其是眾目睽睽之下。

然而白河哪管他那麼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雙倍奉還」這句話素來是他的座右銘之一,如今姚公子擺明要搞事情了,他當然要毫不留情的回敬一番,哪管他是天高還是地厚?

「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好了……」他一本正經胡說八道,「昨晚我家晴兒夢中得到神仙指點,一覺醒來就領悟了氣域真義,如今已經是一位可以跟青蓮先生比肩的大宗師啦,哈哈,羨慕吧?」

一夜之間從一品下階變成大宗師,這是天方夜譚都不會發生的事,姚公子當然不信了,不過眼下自己的小心思被白河毫不留情的揭穿,他也不好繼續試探了,於是又說了兩句客套話,便拱手告辭了。

不過臨走前,他卻給了白河一個兇狠的眼神,彷彿在說:小子你給我記著!

目送一條大腿領著一群腿毛離去,二小姐就拉了一下白河的手,氣道:「白河你瘋了!我剛剛才提醒你要多加小心,以防那姚公子暗中報復,結果一轉頭你又去招惹他了,你是不是嫌命長了1

「安啦安啦,沒事的……」白河笑道。

「還說沒事?」見他渾不在意,二小姐簡直氣不打一處來,「他要是真對你下了殺心,只怕連我也保你不住1

「我說沒事就沒事,信我1白河連忙順毛,言之鑿鑿道:「我越是惹怒他,他就越不敢動我,相反還得求神拜佛,保佑我長命百歲你信不信?」

「這是什麼道理?」二小姐頓時一愣。

白河淡定道:「你想啊,那姚公子是什麼人?愛面子的人!是出了名的禮賢下士、求才若渴。而你相公我是什麼人?一無修為二無氣域的普通人,身邊又有一品高手李元芳保護,一般人動我不得。而另一方面,整個金陵都知道林、姚兩家不和,萬一我有什麼三長兩短,你說外人會怎麼想?不用猜,一定是姚家下的手!因為除了他們,沒有誰有這麼大的能力和膽量去動林家的姑爺了。到時候黃泥掉進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我看他怎麼向江湖監察部交代1

「再說了……」他又補充了一句,「如果那姚公子真的想對我動手,那麼就算我不去招惹他,你覺得他就會放過了我嗎?」

「額……」

二小姐沒他那麼多花花腸子,聽他這麼一分析,覺得還真是這個道理,心道:「他倒是看得挺透徹的……」

可是轉念一想,她忽然覺得有點頭疼了:自己這個未婚夫無論失憶前還是失憶后,都是膽大包天的主。以前懵懵懂懂也就算了,雖然小禍不斷,但終究闖不了什麼大禍,家裡還兜得祝可是如今他清醒過來,卻好像有反過來的跡象了,不惹禍則以,一惹就是大禍!像他這麼做,與刀尖上跳舞有什麼區別?萬一稍有不慎,自己豈不是沒完婚就成了寡婦?

二小姐越想越頭疼。

不過要是真到了白河出事的那一天,那就等於兩家徹底撕破臉皮了。到那時,林家說什麼也要跟他們姚家拼個魚死網破了啊,到時候是腥風是血雨,就只有打過才知道了,反正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真到了那一天再說吧。

林家從不惹事,但也絕不怕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