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仙武 歷史軍事

穿入仙武 第445章 等等,我們不是一路的

作者:飛耀

本章內容簡介:著一顆蒼古巨樹,老乾褐黃,枝繁葉茂,那巫伸手一抓,把巨樹抓在手中,橫過去一掃,將青龍掃成齏粉,也有一尊神人從虛空中掃了出來,衣裳破爛,轟然撞在東極大陣上,又被彈撞了回來,撲跌在地上,一時不能爬起。

「果然是舊朝餘孽,青光、青東,你二人再不出來,本神可是要被打死了?」

被蘇妄一語叫破身份,青極祖師惱羞成怒,利嘯連連,東芒山深處立即傳來兩聲悶哼,便見著兩隻手臂同時擒拿而來:一臂深青,臂如古青,屈臂微震,化作一隻青龍,昂揚咆哮,橫虛空;一臂淡青,筋骨強橫,臂上長滿青鱗,掌上長著三隻蹼趾,不似人形。

卻是,青光、青東二祖!

至此,三青宗這隻盤踞東芒山的大烏龜,終於被蘇妄三人掀翻了個兒,將肚皮給露了出來。

「來得好,總算見著正主,能打上一場了1

二祖出現,蘇妄三人便大笑起來,身軀微震,氣機完全釋放,衝起三道光柱,一道湛青如蓮,光輝純粹,形如利劍;一道幽深似淵,黑光陰晦,有嗚咽怪嘯;一道青中帶綠,仿若磷火,碧光閃爍。

三道氣機煌煌烈烈,沖盪九萬里,攪破二十四重風罡,直抵朝元太虛天前的南天門,早有守門天將為之驚動,往九重天上報了上去。

話說,元羅司戊天廣袤無盡,有四方大洲四方大海,廣居億萬生靈,多是未成仙道之輩;大洲大海之上,又有二十四重風罡,劃分天地之隔;但在那風罡之上,又有九重大陸,並稱九重天,分別是那朝元太虛天、清明何童天、赤陽明皇天、玄明西極天、太煥極瑤天、元載增擴天、月耀朱染天、碧秀群華天、元羅司戊天等等,為天庭所在。

九重天中,又以元羅司戊天為貴,是為天帝居所,有無盡繁華,無限美景,無窮威嚴,等閑神人未得召令,不得進入。

卻說,那守門天將從南天門奔來,經重重上報,最終抵達元羅司戊天,由兩位天仆領著,往金池走出。

一路走去,只見金池之中孕育無數金蓮,卻都是一朵朵花苞,不曾綻放,含苞的花瓣上鐫刻著一道道神紋,玄奧深刻,流轉奇光,便以天將接近一品地仙的業位也無法看透,稍稍盯了一會,便覺神魂迷眩,急忙收回目光。

又過了幾重宮闈,只見前方金光乍放,天有億萬霞光,奼紫、朱紅,充盈萬里,至尊至貴,並有道音應合,微光做舞,仿若光中精靈。

在那微光拱衛的中心,卻是一尊身披身軀偉岸的神人,披九龍袍,戴流珠冕,頭頂十重神光,一重神光一方天地,明明耀耀,光輝無窮。

雖只一神,此神似比天地還要沉重,天將耳中,仿似聽到了神人身匝虛空的脆弱呯鳴。

天庭之主,司戊天帝!

「陛下,南天門小將增鳴拜見1

離得還有九里,天將增鳴便不敢靠近,單膝跪拜下去,便聽得一聲隆隆天音問來:「何事?」

「下界極州地界有妖王爭鬥,氣機兇橫,衝擊朝元太虛天,無禮至極,藐視我天庭威嚴,請陛下下旨,誅殺妖王,以正天庭之威1

「天庭之威?吾天庭有雄兵百萬,天兵天將無數,威震四海各洲,天庭但有出兵,征戰諸方世界,無有不服者!如此天威,如何不嚴?汝休再言,不過是下界一二妖王爭鬥,能起多大波瀾?退去罷1

司戊天帝背向增鳴天將,頭也不會,灑下些許餌食,便有三隻龍魚歡雀躍起,搖頭擺尾,鰭鱗飛甩,帶起幾縷金池之水,波光泛漾,照耀粼粼的光輝,霎時美麗。

「謹遵天命1

增鳴死死地低著頭,始終不敢越矩,小步撤退,待拐過一座宮闈,見不著司戊天帝的身影,這才暗中舒了一口氣,背上寒冷潸潸,只覺一片冰涼。

天帝至尊至貴,一言一行皆暗合天地至理,是所謂的口含天憲——只要出了天帝之口,便為天地之理,天地基調!

剛才司戊天帝說的雖然是增鳴天將上報的下界妖王氣機衝擊之事,卻也為天庭大事定下基調——天兵天將謹守天庭,不參與下界之事。

增鳴天將身萬年來唯一新晉天仙,更得天帝提拔為南天門守將,怎麼可能是個蠢貨,也聽出了司戊天帝的意思,因為心中有鬼,這才嚇得一身冷汗。

「東芒三青,你我雖同殿為臣,奈何天命難為,非吾不助你1

增鳴天將嘆息了一聲,想到今日之事定然壞了與三祖的關係,以後又少了一份供奉,心中又覺一痛,正要離去,忽然心中一動:「吾不能動,卻非不能傳遞消息,想來,吾不動,有人會動的1

想罷,颯然離去!

原來,早在青光三祖出手前,三祖就將求助信傳到了南天門,增鳴天王一直在關注下界情況,見著蘇妄三人氣機衝上南天門,以為有了借口,這才匆匆來報……

至於東芒山三祖享有的天職?

哼哼,在四方大洲上早就是爛大街的貨色。

元羅司戊天內,凡是有能力的妖王都能弄一個玩玩,增鳴天將也不曾當回事,更不敢在司戊天帝面前提起,否則,說不得監天司便會給他定一個賣官鬻爵的罪名,往斬仙台走上一遭!

再說,三青宗的後台也不是祂,輪不到祂增鳴天將著急……

「天庭威嚴?陛下,我已經給你們機會了,你可不要讓朕失望啊1

金池之中,司戊天帝再次灑落幾粒餌食,又有魚龍爭相游來,魚身擺動,劃出幾道漣漪,將一幅下界留影劃開,漸漸破碎,化入了水中。

那幅留影,顯示的赫然是東芒山外的爭鬥!

陛下?

明明,司戊天帝已是天庭至尊,萬神之上,誰有資格被祂稱為陛下……

卻說東芒山外,蘇妄三人攪起無邊氣機,電掣之間,三人化作三道疾光躍起。

一人青光覆體,徐而一轉,化作一朵青蓮,花相十二品,各鐫神紋,九宮八卦、七星六合、五行四象、玄黃太極、三才兩儀、混沌無極共衍,花瓣次第綻放,一道劍光飛出,輝芒微微,連挑了三下,便見青極與那青龍、獸爪橫飛出去,神血飛灑,浸染虛空。

一妖卷獵黑風,乍見血口大張,獠牙如鋒,巨口能吞天,一聲嗷嗚怪嘯,天地皆寂,繼而,就見著一道黑影閃爍,骨骼斷裂聲響起,一尊穿著神甲的神人跌落虛空,青鱗覆身,豎瞳獸面,小臂沒半,斷口處白骨茬茬,鮮血淋漓,有巨犬盤踞虛空,細腰血眸,尾巴蓬鬆,好似一片連綿的黑雲,嘴裡嚓撕咬著從神人身上咬下的半截獸爪。

一巫面色猙獰,筋軀不斷震動,驟然踏出三步,一步星辰搖墜,兩步大日顫動,三步碧月浮空,青碧的月輪之中長著一顆蒼古巨樹,老乾褐黃,枝繁葉茂,那巫伸手一抓,把巨樹抓在手中,橫過去一掃,將青龍掃成齏粉,也有一尊神人從虛空中掃了出來,衣裳破爛,轟然撞在東極大陣上,又被彈撞了回來,撲跌在地上,一時不能爬起。

只是一招,蘇妄三人便破了東芒山三祖的攻擊,戰果之豐,不論陣外的三祖,疑惑鎮內的三宗弟子都看得是目瞪口呆,肝膽俱裂!

「怎麼可能,你我同是一品,你們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唯一完好的青極踉蹌而退,披著長袍的面容中陡然射出兩道神光,欲圖看破蘇妄等人。

便見著蘇妄冷哼,青蓮再放,又一道劍光忽閃,噗呲一聲,將祂的胸口捅了個對穿,此神這才驚惶退去,身軀微微顫抖,不敢出聲。

「一品?你們也只知一品。」

黑山老妖冷厲而笑,笑得三祖面色蒼白,就聽得青光大喝道:「黑山,你們可知我東芒山乃天庭正式封赦的仙門,為天庭門面,今日若是動了我們,明日必有百萬天兵降臨,將你等打成齏粉。」

「是極,你等皆有大大神通、大本事,壽元萬載,料想不過受了逆賊蠱惑,現在投降還為時不晚,我兄弟三人必為你等舉薦,將來同朝為將,也是一樁美事,何必跟著逆賊尋死?」青東目光一閃,也發出了高語,言辭急促,生怕蘇妄等人再次動手。

只有青極似是受傷過重,氣息越發低微,沉默不語,青光、青東兀自著急,以目示之,青極突然冷笑了一聲,啞著聲音,道:「青光、青極,今日之戰死則死矣,何必與逆賊求饒,難不曾,他們還真能饒了你我?」

「該死,青極你個死撲街,不知道我們在拖延時間么,還要拉我們下水1此言一出,青光、青東都暗道了一聲不好,心頭大罵,嘴上狂呼著:「慢來,慢來,我二人與他不是一路的,三位上神明鑒,明鑒1

話說,青極性情最是乖戾,當年三祖背叛東極神將時,也是祂最先動手,害得二祖兩個猶豫的時間都沒有,因而二祖才有此言。

「管你是不是一路,今日有你沒我,來不來戰?」巫咸極是不耐。

「等等……」

二祖試圖阻攔,青極已經開始沖盪神光,蘇妄三人同時躍起,劍氣、黑風、拳勁衝擊,霎時淹沒了東芒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