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百零七章 不做虧心事,跑什麼?

作者:傲骨鐵心  |  更新時間:昨日02:41更新  |  字數:2625字

這就是時代的缺陷了,高音喇叭沒有,無線電沒有,唯一想要辨別對方的辦法就是靠上去。

魏公公估摸現在雙方的距離應當有幾海里,但不知道這會明朝軍隊於海上距離是用什麼來丈量,所以隨口問王大力那幾條船距離有多遠。

王大力答稱目視的話至少有七八里,公公微微點頭,果然,海里這個西式概念當下是不存在的。

海軍這次總共出動了46條戰船,不過速度最快的不是體積最大的福船和樓船,而是銅絞艄和海舫,只是這兩種船體積過小,船上搭配的火炮也少,因此一般只用於偵察和傳訊使用。

王大力等一干海軍將領都是老水師了,經過大陣仗,具體的海上指揮自是不用魏公公指手劃腳。

隨著旗號和號角聲,船隊中便陸續從左右兩翼開出幾條快船,其餘船隻則以扇形呈包圍姿勢圍向那幾條來路不明的船隻。

公公所在的座艦東亞號又被海軍上下稱為「一號船」,這倒不是公公的創意,而是明軍水師的慣稱。

即通常情況下,明軍會將體型最大、配備火炮最多的戰船稱為「一號船」{《紀效新書》載}

通常,「一號船」的標配火力是「無敵神飛炮」兩門,「大狼機」十二門,「百子銃」十六門。

「無敵神飛炮」和「大狼機」實際就是彷彿郎機炮,根據輕重分為重型和輕型兩種,俗稱大炮和小炮,發射的是實心彈。

「百子銃」就是明軍一般所使用的小銅炮,類似於步兵使用的虎蹲炮,發射的主要是散子。

在成為提督海事內臣魏公公座艦前,東亞號上大小火炮實際只有28門可用,但現在卻標配了52門。

並且,根據魏公公的要求,所有火炮均置於船身兩側,且只使用輕型佛郎機,卸掉了原有的兩門重型炮,船上其餘東西能不要的盡量不要,以保證船身受力和運載能力。

換言之,經過改造後的東亞號實際就是一艘純炮船,火炮裝載是諸船之首,然而魏公公深知和西洋諸國一艘船上動輒數十門炮相比,他的東亞號火力配置還是很低的。諸如,現在的海上強國荷蘭的炮艦一般標配就是炮七十餘門。在船隻規模同樣的前提下,明軍的戰船的火力顯然是不及西洋諸國的。

好在,船隊中另外仿西洋人的三條三桅炮船火力配置還是可以的,輕重佛郎機每條船上都做到配備四十門左右。

再加上其餘戰船,整個船隊這次攜帶的火炮,包括小型大杆子銃,計有五百餘門。

這些火炮無論輕重還是大杆子或百子銃,都是經過嚴格校準和維護過的,不敢確保百分百的開火率,但八成的開火率是能確保的。為此,公公付出的葯子和維護費用就高達萬餘兩。

如此多的戰船和火炮數量,用以實現魏公公以多勝少、以大欺小的戰略目的,綽綽有餘了。

畢竟,西洋諸國的海軍再強,在東亞這片海面上,他們的投放能力也是有限的。皇軍真正的大敵其實是日本和以李旦為首的漢人海盜。

誠如公公在打牌時對將領們的諄諄教導——「咱家不懂海戰,但咱家明白一個理咧,這理就跟打牌一樣。只要腰包里錢足夠多,咱就能一直做莊,哪怕一直輸,但只要腰包里的錢還能賠付,咱家這庄總能翻本。」

腰包里的銀子跟海軍的家當是一個道理,家大業大,輸一次無所謂,輸兩次無所謂,因為咱輸得起,別個輸不起。

當然,這不是說公公的志向是想當運輸大隊長。

他老人家說的只是一個道理。

……..

隨著前方船隻越來越近,公公的內心顯然也有些激動。

因為,他覺得,這很有可能是他老人家第一次見識真正的海戰。

民船也好,戰船也好,都是敵人。

從今天起,沒有經過魏公公允許在海上遊盪的船,都是敵對勢力。

公公,就是這麼霸道。

對面那六條船也是感受到了魏公公的霸道。

他們不是商船,而是隸屬定海後千戶所的戰船。

定海後千戶所又稱穿山千戶所,和定海中中千戶所、定海中左千戶所、大嵩千戶所、霩{雨衢}千戶所一起隸定海衛。

也就是說,這六條屬穿山千戶所的戰船和皇軍要討伐的定海中左千戶所是一個單位的。

發現自己突然被包圍後,穿山千戶所試千戶周某立即命人打旗,表明自己的身份。

千戶為正五品官,一個千戶所通常有兩個千戶,一為正,一為副。正為實授掌印,副為僉書,又稱試千戶。

通常情況下,出外領軍多由試千戶帶隊,一千戶按軍制有兵1120人,下有10百戶。

不過和陸上衛所一般,沿海諸衛所也是空額嚴重,穿山千戶所便實有兵不到一半,百戶、總旗倒是一個不差,甚至還多。

如果說吳淞水營守著寶山卻染指不得,只能挨窮,定海各衛所卻是官兵一體致富奔小康了。

周某此次帶隊出外就是替某海商運送一批貨物到琉球。那海商勢力極大,和浙黨某些人物關係極近,聽說前首輔沈一貫致仕回家後這海商一次孝敬其十萬兩。

浙江是浙黨的老巢,從省到地方,自是浙黨天下。而浙黨又是海貿的最大得利者,所以連帶著出現沿海各衛,如寧波衛、定海衛、觀海衛、昌國衛、臨山衛、台州衛、海門衛等大小十三衛都由海商所控,就不難理解了。

沿海各衛都有各自旗號,魏公公統領的皇家海軍辨別出了穿山千戶所的身份,但穿山千戶所卻不知道包圍他們的皇家海軍是哪路人馬。

試千戶周某隱隱覺得包圍他的好像就是吳淞水營的船,可是看來看去也沒發現吳淞衛的旗號,這就讓周某十分不解了,更讓周某氣憤的是,對方的旗語竟然叫他們立即停船,接受皇家海軍檢查。

「放他娘的屁,他們憑什麼檢查咱們的船!」

周某心虛,他這六條船上裝的可都是貨物,沒人追究就罷了,真要有人頂,私用戰船運貨,那可是犯王法的事。

而且,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那打著皇家海軍旗號的船隊明知道他們是定海衛的,還強行兜上來,這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人可以出事,貨絕不能出事。

周某可是知道他這六條船上的貨物價值十幾萬兩白銀,要是出了紕漏,莫說他一個試千戶,就是衛指揮恐怕都保不住腦袋。

因而,他不可能停船讓那皇家海軍來檢查,不加思慮,便下令各船立即轉向,從尚未合圍的皇家海軍南側衝出去。

發現穿山千戶所的船掉頭要跑,王大力立即請示魏公公的命令。

「不做虧心事,跑什麼?」

公公下令炮擊,命令海軍採取有力措施,務必攔住這六條船。必要時,可以全部擊沉。總之,絕不能放穿山所的人跑了!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