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七十五章 咱家的命別人取不得咧

作者:傲骨鐵心  |  更新時間:今天11:19更新  |  字數:3565字

樓下的銀子是沒人敢拿的,一眾賭客沒誰敢吃了熊心豹子膽給魏公公來個黑吃黑。

管事張某的屍體扔就放在地上,未得允許,賭場的人可不敢收斂屍首。

在賭場的二樓,魏公公開誠布公,和王大力千總進行了友好交談。

雙方的會面是有成效的,聽完魏公公所說,王千總駭然站起,吃驚的看著面前自稱欽命提督海事太監的魏公公。

饒是知道對方所求必為驚天大事,但不想對方竟然是想讓自己把吳淞水營給他拿下。

此舉太過匪夷所思,也太過荒謬。

吳淞水營可是大明的官兵吶!

你一提督海事太監怎能想著把朝廷的軍隊控制在手中?

「哎,不必如此看咱家,有困難咱家幫你解決嘛。」

魏公公示意千總大人反應不必如此強烈,有什麼困難可以提,有什麼要求也可以提,大眼看小眼的就沒意思了。

「卑職不過是個千總,公公若想使動水營,但與管營游擊將軍說便可,如何要卑職做這事。」王千總現在最疑惑的就是這事,

「你們那管營游擊若是能聽咱家使動,此間怕也不會有你我說話之地。」魏公公倒也坦誠。

王大力聽後沉默不語。

魏公公微微一笑:「千總大人這是答應咱家,還是不答應咱家呢?」

王大力鼓足勇氣,搖了搖頭:「魏公公,這事干不得,卑職就是再圖公公銀子,也萬萬不敢謀反。」

「怎麼會是謀反呢?」魏公公哈哈一笑,拿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你說咱家看著像是謀反的人?」

王大力遲疑道:「那公公為何要卑職做這事?」

「因為,咱家要用你。」

魏公公緩緩起身,走到王千總面前,款款深情道:「千總大人是海戰的行家,也是海上的英雄,如千總大人這般英雄人物,理當在海上馳騁,為我大明建功立業,博個封侯蔭子,博個萬世流芳,而非困居彈丸之地,受那無賴市井之輩相欺,就這麼庸碌無為老卻殘生。」

這話真是說到了王大力的心坎中,他這幾年窩囊,真的是窩囊!

原以為朝鮮大戰歸來,如他這等有功將士都會得到重用,哪想那些大官們卻根本不把他們當一回事,草草打發,任他們自生自滅,著實叫人寒心。

王大力染上賭搏這毛病,也是因了這無所事事。人一旦頹廢,便變得很快,也失了精氣神,以致那些賭場的人都敢對他這堂堂千總呼來喝去,在營中丟盡了臉面。換早些年,誰敢在他面前放肆。

魏公公揚手朝鄭鐸示意,後者立即捧出一面旗幟,打開呈現在王大力眼前。

旗幟上是一條巨龍,旁書六字——「大明皇家海軍」。

「這面旗幟是皇爺御賜的,以後,就沒有什麼吳淞水營了,有的是大明皇家海軍,咱家就是這皇家海軍的監軍太監,而你…王大力,事成之後便是大明皇家海軍首任總兵官!」魏公公擲地有聲,封官許爵,臉不紅心不跳。

「大明皇家海軍?」

王大力直直的盯著那面軍旗,首任總兵官的封許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錯!」

魏公公斬釘截鐵,「大明皇家海軍乃天子禁軍,直屬內廷御馬監,為上直親軍,天下唯皇帝陛下方能調動!」

這個牛皮的另一層意思是這皇家海軍也只能由他魏公公指揮,因為皇帝陛下太忙,他老人家腿腳不便出不得紫禁城,皇家海軍的一切自當由欽命提督海事太監代辦。

「既然陛下籌建皇家海軍,為何不明詔示下?」王大力叫魏公公說的心血發熱,然而他腦子不糊塗,總覺得這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這個不對勁自是程序不對,皇帝如果真要組建皇家海軍,自當由兵部籌備,確立方案再行文各地執行,屆時將官任命,海軍駐地,糧餉供應等都有確切安排和著落,哪會由個太監越過朝廷和地方,直接就來頒令的呢。

魏公公心裡暗罵你個廣東佬怎麼這麼麻煩的,面上卻是不改色,乾笑一聲,道:「千總可知有些人就是見不得皇爺的好,皇爺要做個什麼事咧,他們不但不奉旨,還要想方設法破壞。所以,組建皇家海軍的事,皇爺就不能通過朝廷,不然,準會壞事。」

鄭鐸不失時機的說了句:「我家公公是奉秘旨南下,於組建皇家海軍有便宜行事之權。」

「對,便宜行事,便宜行事。」

魏公公讚賞的看了眼鄭鐸,到底是讀過幾天書,受過儒家教化的,會咬文嚼字,也懂行情。

咱大明朝真沒什麼尚方寶劍,有的只有「便宜行事」四字。管你是做什麼的欽差,有這四字和沒這四字逼格就是不一樣。

可惜的是,他魏公公除了滿嘴跑火車和這身官皮外,手裡真的沒有什麼可以震得住人的秘旨,要不然哪裡這麼廢事,又給銀子又許官的。

這實際就是萬曆不厚道了,既想馬兒跑,又不給馬兒吃草。既想發大財撈實惠,又不肯擔事背黑鍋,否則,批發幾道聖旨下來,魏公公早出海搶劫去了。

王大力似懂又非懂,不過有一點他是知道的,那就是當今天子確是老和臣子吵架,甚至都吵不過臣子。

若說皇帝繞開朝廷鼓搗什麼皇家海軍,他倒是信了八分。

這是有前例的,當年鄧子龍將軍率水師北上,就是直接奉的聖旨,快走到遼東時才拿到兵部的調兵公文。這意味著當年決策水師北上是皇帝繞開兵部做的決定,兵部事後可能迫於皇帝的壓力才補的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