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1984 都市言情

生於1984 番外十一

作者:老徐牧羊

本章內容簡介:劍… 「你在看什麼?」 丫擦著頭髮從浴室走了出來。 四年多了,她很了解炮輝的一些怪癖,比方說特別喜歡女生頭髮濕漉漉的,但又不願意在浴室做…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古人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伏爾泰說過,讀書使人心明眼亮。

許輝是很喜歡讀書的,身為導演,閱讀量不夠,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有時候,拉投資,遇到了博覽群書的金主,你要是跟不上他的節奏,就很難討到他的歡心,金主爸爸也就不可能砸錢給你,那投資就泡湯了!

比方說金主爸爸說了一句『我的感情像一杯酒。第一個人碰灑了,還剩一半。我把杯子扶起來,兌滿,留給第二個人。他又碰灑了。我還是扶起,兌滿,留給第三個人…』

你必須要接上『感情是越來越淡,但是他們每個人,都獲得的是我完整的,全部的,一杯酒。』

這句話出自七堇年《瀾本嫁衣》。

知名度不算很高的一部作品。

其實,全中國每年出版接近20萬冊的圖書,想要全部瀏覽是不可能的。

所以,需要根據掌握的情況大致判斷金主喜歡的文學類型,然後拚命惡補。

導致許輝雖然讀了不少書,但都是囫圇吞棗撿其中有意思的文字死記硬背,好拎出去裝逼…

當然,這個時空不太一樣,許輝沒必要拉投資,一般都是投資人主動找他,他還不一定有時間見他們!

所以,他就有很多時間讀書了。

剛好拍攝《驢得水》不怎麼需要費腦子,按照電影語言一點一點拍唄,而且演員表現很好,尤其是任素汐。

將一個大時代背景下內心單純、表面放蕩的複雜角色演繹得讓觀眾不僅不討厭反而同情、憐惜、喜歡,這其實是件很難的事情,用力少了只剩下放蕩,用力過猛顯得矯情。

所以,不管楊小狐還是丫想要這個角色,許輝都拒絕了。

無他,單純覺得她倆可能演不出那種感覺…

任素汐是個很怒的演員!

尤其是拍那場扇耳光的戲份,任素汐從202年演《驢得水》話劇至今已經演了無數遍,每次都要經歷扇耳光、剪頭髮這樣虐心的戲份,有個數據似乎可以證實演員的不容易,話劇演了三年,她抽了自己500多個巴掌!

還有,原版的劇情有一點小硬傷,張一曼這麼個對性開放的姑娘居然因為頭髮被剪了所以就瘋了?

許輝特意加了一句台詞,就是她跟裴魁山之間的對話『你別摸我頭髮,我媽說了,女人的頭髮特別重要/

有意識的暗示了一下。

……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是一部很好,米蘭昆德拉的代表作。

識字的,總要讀一本昆德拉吧?於是許輝選了這本…

事實上,昆德拉的作品閱讀感不是很強,他屬於意識流,也就是那紅故事性不強,偏向哲學的流派。

讀昆德拉,與其說在讀小說,不如說更類似在讀論文。學術論文通常是沒有明顯個人氣質的。昆德拉不太注重情節的推動,也不太注重人物的刻畫。他關注的是對人物進行大量推演以此表達自己的思想見解。人物和故事僅僅是承載見解的工具。他的書可以說內容遠大於形式。看完他過一段時間,人物和情節會漸漸淡忘。

不過這本《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裡面還是有一些段落許輝很喜歡。

「黑暗如同光明一樣地吸引著他。這些天來,他知道**前關掉燈委實可笑,總是留一盞小燈照著床。然而,他深入薛安娜的那一刻,卻合上了眼睛,滲透了全身的快樂呼喚著黑暗。黑暗是純凈的,完美的,沒有思想,沒有夢幻;這種黑暗無止無盡,無邊無際;這種黑暗就是我們各人自身所帶來的無限。是的,如果你要尋找無限,只要合上你的眼睛1

大師寫床戲都這麼隱晦,完全是精神層面的交流!

不像炮輝,他覺得感情這種事是做出來的!

日久生情嘛!

比方說現在,他就是洗完澡備戰中途翻看…

不要誤會,他並沒有對劇組開炮,是丫。

借著探班的名頭,小姐姐賴在劇組已經快兩個星期了!

大概是擔心許輝又招後宮?

沒辦法,炮輝這麼優秀的男人,想要投懷送抱的都排著隊…

萬一他要是把持不住,許多多增加一個小媽倒不是什麼大事,就怕多一個弟弟或者妹妹——炮輝染上了惡習,總覺得裹一層塑料沒有意思…

這樣很不安全!

最近文彰事件惹得很多人對愛情絕望了,大呼『世界上還有好男人嘛?』

炮輝也被後宮們看緊了…

據說丫走後,思思會接替她的位置。

媽蛋,一天都不帶休息的!

許輝一直覺得自己算不上渣男,雖然稱得上粵B無數,但他絕對沒有管鮑之交成群結隊!

他…他甚至沒有實踐過大寶劍…

「你在看什麼?」

丫擦著頭髮從浴室走了出來。

四年多了,她很了解炮輝的一些怪癖,比方說特別喜歡女生頭髮濕漉漉的,但又不願意在浴室做…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米蘭昆德拉1

許輝抬頭,揚了揚手上的書。

「…別看了,咱們睡覺吧1

「又來?」

就不能歇幾天嗎?

腰子受不了啊!

「快點嘛,我想試試那個1她抿著嘴,眼眸裡帶著些躍躍欲試…

「…你昨天看了我的電腦?」

「嗯…」

媽蛋,許輝的電腦里有很多不能說的秘密…

其中有房中術。

裡面記載了很多的芝士,有些芝士,許輝壓根不敢嘗試,比方說玉樹後庭花什麼的…

「你說為什麼那些人都那麼乾淨?」

「剃了唄。」

「…那我也剃了?」

「別,稍微休整一下就行。」

……

約莫過了半小時,戰場歸於平靜。

「你這電影什麼時候拍完?」

丫躺在許輝懷裡,一邊無聊的畫著圈圈,一邊問道。..

「…還有一個星期吧,怎麼了?」

「沒什麼,」丫頓了頓:「之後呢?」

「參加戛納電影節礙」

「《美麗人生》?」

「對。」

「那我也去1

「…去唄,反正你要幫廠家站台1

丫身上背了好幾個代言,身為代言人,幫著站台宣傳,是義務。

「…我要跟你一起走紅毯1

「這個…沒必要吧,你又…」

許輝剛想說你又不是《美麗人生》劇組的演員,突然覺得自己的乃子被揪住了,趕忙改口:「當然,你作為製片人之一跟我們一起走紅毯那是應該的1

現在加一個製片人,應該可以吧?

反正這電影也還沒上映,就連宣傳工作都還沒開啟呢…

「楊小狐前段時間特得意,聽說她都以許夫人的身份自居了1

「有這種事?」

許輝有點心虛——這是他默許的!

許輝在圈子裡人脈眾多,想要探聽一下後宮們的動向不要太簡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