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神探 偵探推理

我真不是神探 第二百四十四章 「睜著眼睛說瞎話

作者:卓牧閑

本章內容簡介:警務室的座機號。 不是顧爺爺就是陳潔李曉斌他們,沒什麼不方便的,韓朝陽歉意地笑了笑,乾脆當著江立面接聽起電話。 「朝陽,到學習單位了,感覺怎麼樣?」 居然是「大姐大」,她不是搬...

晚上的飯菜確實有特色。

看上去既像爆炒又有很多湯的羊肉和爐肉各一份,盤子很大,量很足,如果換作鄧老闆能分成四份端上桌,再就是西紅柿炒雞蛋之類的家常菜,主食是大碗麵條。

色澤很一般,裝盤也不考究,就餐環境更不用提了,但味道還可以。韓朝陽平時不怎麼吃羊肉,吃也只吃烤羊肉串,今晚卻吃得不少,因為真沒燕陽飯店做得羊肉那種膻味。

何所、老常和張天詳三個人喝掉一瓶白酒,回所里洗腳睡覺。

杭教導員帶班,其實這麼偏僻甚至沒多少人的地方沒什麼事,帶班只是不能喝酒,這麼早又睡不著,坐在辦公室里跟他家屬和女兒視頻。

韓朝陽沒睡覺也沒跟遠在千里之外的女友視頻,上級讓來新營派出所跟班學習,交流結束之後肯定會總結效果,萬一來個考試或考核之類的,到時候一問三不知可就鬧大笑話了。

戶籍民警江立今晚值班,而且今後幾天要跟他的班。

韓朝陽乾脆走進值班室,一邊陪他值班一邊打聽新營派出所轄區的情況。

「我們轄區面積很大,有183平方公里,但人口不多,只有孫家坪、全家營、黃家溝、李家窯、五家岔和郭家岔7個村,一共37個村民小組,1602戶6289人,其中勞動力4208人,男2126人,女2082人,高中以上文化程度379人,初中以上文化程度892人,小學以上文化程度3001人。農業人口佔總人口的99%,全鄉有耕地47840畝,人均7.6畝,其中梯田31000畝……」

不愧為戶籍警,聊起這些基本情況如數家珍。

韓朝陽飛快地記錄下來,追問道:「江哥,7個村離鄉政府遠不遠?」

「孫家坪最近,就在山那邊。」江立抬起胳膊往西指了指,笑道:「你下午沒看見是因為被山擋住了,開車過去只要五六分鐘。郭家岔你來時應該經過了,我們這兒是山區,村民們把房子蓋在山腰甚至山腳下,路過也不一定能看到。」

「最遠的呢?」

「李家窯最遠,開車得半個小時,明天我們正好要去。現在路好,下村比較方便。三年前可沒這樣的好路,只能開摩托車,就因為開摩托車我還摔過一次,骨頭都摔斷了。」

韓朝陽暗想別說以前路不好,就現在這好路我也不敢開車,全是盤山公路,一會兒一個急轉彎,如果一個不慎掉到懸崖下面真會粉身碎骨。

江立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興緻勃勃地介紹道:「因為人少,我們這邊警情不是很多,有時候幾天都沒一起,但各項工作卻不少。上半年查獲一起毒案,兩個嫌疑人在山溝種植罌-粟,種了幾百株,上級很重視,不光要求我們進行禁毒宣傳,還要加強巡查,光這個巡查就要跑斷腿。」

公路只能通到各村,開警車只能巡查公路沿線,事實上在公路上除了山也看不到什麼,想拉網式巡查真沒那麼容易,尤其那些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只能靠兩條腿!

韓朝陽點點頭,想想又笑問道:「江哥,你們在這麼艱苦的地方工作,工資待遇怎麼樣,有沒有什麼補貼?」

「我們是國家級貧困縣,工資待遇能好到哪兒去?」江立反問了一句,苦笑道:「不過現在比以前好多了,按月發放,不會拖欠。像我這樣參加工作五年的,一個月三千二百多,副主任科員三千四。何所和教導員正科,工齡那麼長,什麼都算進去一個月也就四千出頭。」

這工資待遇真算不上高,韓朝陽禁不住問:「像我這樣還在試用期的呢。」

怎麼會問這個問題,江立反問道:「朝陽,你現在有工資?」

「有,不多。」

「多少?」

「一個月兩千四。」

「試用期能拿兩千四不少了,我們這兒試用期是沒工資的,不光沒工資連警服都不配發,警校畢業的穿警校時的警服,地方高校畢業考警察公務員的要麼不穿警服,要麼管同事借,有的借不到乾脆自己掏錢買。」

「局裡這麼摳1

「也不能怪局裡,主要是縣裡沒錢,財政沒錢局裡哪有錢,」江立輕嘆口氣,又故作輕鬆地笑道:「試用期沒工資不光我們民警,其他單位的幹部也一樣。而且我們的工資雖然不高,但也沒什麼花錢的地方,你看看周圍,要什麼沒什麼,有錢也不一定花得出去。」

正說著,手機響了。

一看來電顯示,原來是警務室的座機號。

不是顧爺爺就是陳潔李曉斌他們,沒什麼不方便的,韓朝陽歉意地笑了笑,乾脆當著江立面接聽起電話。

「朝陽,到學習單位了,感覺怎麼樣?」

居然是「大姐大」,她不是搬到新民社區居委會了嗎,怎麼跑警務室去了,韓朝陽倍感意外,笑道:「挺好的,所領導很熱情,而且平易近人,一點架子都沒有,同行們人也好,對我很照顧。」

苗海珠抬頭看看一臉壞笑的黃瑩、鄭欣宜和李曉斌等人,趴在接警台上朝開著免提的座機問:「環境呢?」

「環境好,所里什麼都有,尤其周圍的風景,真美,真壯觀。苗姐,有時間你真該來旅旅遊,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1

「是嗎,這麼好,有機會一定去。」

「來就對了,有什麼事?」

「沒什麼事,就是不太放心,打電話問問,生活方面習不習慣?」

「習慣,晚上所里給我接風,剛吃完飯回來,這裡的羊肉真好吃,一點膻味都沒有。要不是太遠,生鮮的東西不好帶,我真想帶幾十斤回去給你們嘗嘗。」

黃瑩和鄭欣宜實在忍不住了,頓時爆笑起來,一個笑得花枝亂顫,一個笑得前仰後合。

「苗姐,還有誰,笑什麼?」韓朝陽糊塗了,下意識追問道。

「還有誰回頭再說,先說你,居然睜著眼睛說瞎話,剛才曉斌打電話問過管稀元,管稀元可沒你說得那麼好,他說被安排到一個又小又破還缺水的派出所。洗頭、洗腳、洗衣服,不能用洗髮水、不能用肥皂、也不能用洗衣粉,因為他洗過水要留著給附近村民家養的牲畜喝。」

龍道縣今年是遇到旱災,但並不是每個鄉鎮、每個村都缺水。

沒想到他運氣不好,居然被安排到一個缺水的派出所。

韓朝陽正準備解釋,苗海珠又吃吃笑道:「剛才曉斌給他打電話時,他正在隨地大小便。所里有廁所他都不敢去,因為太臟太臭。說廁所下面的糞坑不光是乾的,不光沒化糞池,下面還養著豬,豬就吃人拉的糞便。他還說他以後再也不吃豬肉了,因為豬太臟。」

居然有這樣的事,韓朝陽自動腦補出一幅畫面,頓時一陣噁心。

「事實證明你是一個好同志,雖然是打腫臉充胖子,但也算髮揚了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好好跟龍道縣公安局的同行學習,反正就十五天,堅持堅持十五天一轉眼就過去了。」

尼瑪,這才過去幾天,又擺出一副領導架勢。

韓朝陽正不知道該不該解釋一下新營派出所條件是真好,聽筒里傳來女友的聲音,她居然調侃道:「朝陽,回來前記得洗澡,多打點肥皂,多洗幾遍,不然上火車會熏死其他旅客的。」

「水多寶貴,我能不洗就不洗,留著回去熏你。」

「你敢1

「韓大,我曉斌,要不要給你快遞幾桶純凈水?」

「我說你們這些人怎麼這樣,吃飯時聽所領導說有四萬多農民遭遇旱災,不光夏糧絕收,秋糧收成估計也好不到哪兒去,連種子化肥的投入都收不回來,而且現在連生活用水都很緊張。有些受災的村,村民們不得不花錢去外面買水,縣裡鄉里的幹部全在救災,你們倒好,一點同情心沒有,居然說起風涼話。」

「我們不是沒同情心,我們是發現某人睜著眼睛說瞎話。」

「好啦好啦,我正在忙呢,忙完再給你們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