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玄幻魔法

去地府做大佬 【669】一個不留(上)

作者:起床難

本章內容簡介:報此事的,他在柔和的月光下,對蕭石竹行了一禮:「林聰大人已從南面逼近雷澤國國都,冬月大人一日下十城,已攻佔了雷澤國國都以西的天蓋關。」。 蕭石竹聞言不驚不喜,只是緩緩點了點頭。小小雷澤國,主力...

「父王,得罪了。」。

陰寒的晚風拂過的絕香苑中,那主樓前的空地上,蕭茯苓挺腰而立,雙拳一抱,對對面氣定神閑的蕭石竹,微微行了一禮。

蕭石竹今日,要考她的神鬼術修行成果。

蕭石竹不可不是個心善仁慈的君主,他對待敵人的殘暴又無恥是板上釘釘的事實,敵人都管他叫暴君,而九幽國有些聒噪的書生,甚至私下多有批評蕭石竹殺伐太重。當然蕭石竹也不是個什麼好鬼,偷奸耍滑的事情他可沒少做。但他可算得上是個好父親了。對蕭茯苓盡心儘力,關懷也是無微不至。且蕭茯苓的功課,無論文武,他是一刻也未曾鬆懈過。

今日考蕭茯苓的神鬼術修行,也與以往不同。以往蕭石竹總是讓貼身侍衛們動手,今日則是要自己動手。這讓蕭茯苓心中又興奮,又有些緊張,卻也躍躍欲試。

宮燈中火苗搖曳幾下,帶起了片片晃動著的陰影。絕香苑主樓飛檐翹角上垂下的占風鐸,在晚風中徐徐搖擺,發出了叮叮噹噹的清脆聲。

蕭石竹抬眼一瞥,全神貫注間目光中泛起警惕和蕭茯苓,淡然一笑:「我們父女倆都這麼熟了,就別這麼客氣了。」。

「了」字方才出口,蕭茯苓只覺得眼前一花,蕭石竹已然從她眼前消失。

蕭茯苓驚訝一閃而逝下,心頭一凜,但很快也就鎮靜了下來;她了解自己的父親,最擅長的就是和她娘鬼母學來的鬼魅神功,已然運用到了極致,能來無影去無蹤,悄無聲息地擊殺對手。

但正如蕭石竹往日言傳身教蕭茯苓的一樣,萬事萬物都有利弊。蕭石竹出神入化,運用得爐火純青的鬼魅神功,也是有弱點的。

蕭石竹這招的弱點,就是會被一樣遺傳了他玄力的蕭茯苓,用素天居的感知術感知到蹤跡,和進攻方向。

鎮定下來的蕭茯苓,暗中運起了體內玄力。如今的她,苦練數載已能完美的控制玄力了。

才運起體魄玄力的蕭茯苓腳邊,頓時有勁風突生,吹得她衣裙飄飄。站在不遠處主樓門前,靜靜觀戰的鬼母,打眼一瞧女兒運動玄力平穩,微微頜首間面露幾分欣慰。

為蕭茯苓驚訝一閃而逝后,立刻鎮定了下來。女兒已經不再是毛毛躁躁的小鬼,讓鬼母對她也是暗中另眼相看。

不過須臾之間,蕭茯苓已感知到頭頂有鬼氣波動,立刻猛然抬頭起來,仰視頭頂上空。

就在她仰起頭來的那一瞬間,只見得自己頭頂上陰風陣陣,剛勁凌厲。撲面而來,頓時颳得她臉頰隱隱作痛。

透過凌厲陰風,只見得蕭石竹憑空浮現在風中,如離弦之箭,朝著蕭茯苓俯衝而落。右手五指已然併攏,右臂伸展得筆直,猶如長劍,直指蕭茯苓面門而去。

不遠處的鬼母抬頭望向了身上玄力噴薄,氣勢萬千,轟然從天而降的丈夫,寬大衣袖中的雙手,也下意識地攥緊了五指。

她不難看出,蕭石竹雖然只是使出了四分玄力,但也已是無堅不摧。那併攏的五指上玄力流轉不息,已然是開山碎石不費吹灰之力。鬼母不禁為女兒心生擔憂。

不慌不忙的蕭茯苓繼而運轉玄力,將其多數聚於眼中經脈,立時就能清楚的看到,蕭石竹那五指併攏如劍一般的右手上,須臾之間已被玄力完全覆蓋。

陰月當空,淡藍的月光徐徐灑下。借著柔和的月光,蕭茯苓甚至能清楚的看到,那輕柔如水波一般的陰月之光,正有如長鯨吸水一般,任由蕭石竹將其源源不斷的吸入體內,瞬間調動起了體魄之中,奇經八脈中的玄力,飛速流轉不息。

蕭石竹方才欺身而進,玄力帶起的勁風早已把蕭茯苓嚴嚴實實的籠罩在其中。勁風之中透出壓迫感,壓得蕭茯苓一時間喘不過氣來。

她四周腳邊地上,那些刻在石板上保護著宮中建築的符篆,也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感迎面而來,登時閃爍起七彩的光芒。

蕭茯苓來不及驚訝,父親那從天而降,但看似尋常不過的一擊為何如此有力?也不敢鬆懈怠慢,更不敢託大。

她深知地上的符篆,是極強的保護符,吸取了方圓數百里之內的天地靈氣,來維持運轉的結界類符篆。而當符篆閃爍著絢爛光芒之時,已然把蕭石竹那一擊之力,吸收了大半,但蕭茯苓依舊在從天而降的勁風中,雙腿稍有發軟,微微一顫。

倒也不完全是害怕,只是那勁風中的無形壓力,不斷帶來的壓迫感,讓蕭茯苓渾身沉重,有如玩體內注入了鉛塊一樣,連動動手指都艱難無比。

電光火石間,眼看蕭石竹越來越近,情急之下蕭茯苓大喝一聲,水靈雙眼登時圓睜。背上劍鞘中錚錚作響,五劍霍然出鞘。

五道光芒在她身邊一閃,發出巨雷作響似的呼嘯。

以蕭茯苓如今的修為,以血肉之軀硬接這一擊,實在是太危險了。蕭茯苓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以玄力注入五劍,以五劍抵擋住父親那雷霆萬鈞的攻擊。

蕭茯苓眼中神光炯炯,那劍身上散發出凌厲劍氣的五劍隨心而動,迅速飛至她頭頂交錯,橫在她頭頂上空一尺之地,劍氣彌散開來,在蕭茯苓頭頂上形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屏障。與此同時,蕭石竹的手指,正好不偏不離的撞上了在女兒頭頂交錯的五劍。

「轟1

巨大的轟鳴聲隨之傳來,蕭茯苓的五劍如受重擊,顫抖不停錚錚聲不斷響起。而蕭茯苓腳邊地上的符篆,突然散發出了刺眼耀目的光芒,不再柔和。

蕭石竹一擊太猛,右手幾個指頭與五劍轟然一撞后,就都立馬發麻生疼。五劍的劍氣中注入了蕭茯苓的玄力,凌厲而又堅硬如鐵。

若不是蕭石竹的五指和手掌,也有玄力覆蓋,這猛然一撞之下,早已是手掌經斷骨裂。

兩股玄力猛然相撞,爆裂出無數勁風,向著四面八方四散亂撞,周遭草木紛紛彎腰低頭,左右搖曳。

蕭石竹見好就收,而且也不能對女兒下死手。看著蕭茯苓額上青筋相繼暴起,他不忍再繼續發力,趁機借力往後來了個空翻,落到了蕭茯苓身後三丈開外。

而蕭茯苓也在蕭石竹落地之時,再也承受不住玄力的重壓,雙膝一彎,跪在了地上。她頭頂上的五劍,有如頓時失去了生氣,劍身上光芒頃刻黯淡。劍氣消逝,狂風漸息,五劍的劍身上變得無光。五把長劍相繼從空中落下,散落在了蕭茯苓身邊地上,發出當脆響。

跪在地上的蕭茯苓彎腰俯身,雙手伸直杵在身前地上,大口大口地粗喘起來,額上早已是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方才那一擊,蕭石竹還沒使盡全力,但蕭茯苓已然是全力以赴,把渾身玄力的十之**,注入了五劍之中,才勉強擋住了蕭石竹那來勢洶洶的一擊。

懸殊差距一目了然;若是再來一擊,已沒了還手之力的蕭茯苓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父親攻向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

只不過能瞬間調動渾身玄力,又把玄力順利的注入五把長劍中,可見蕭茯苓已經掌握了提煉玄力,和控制玄力的訣竅。

玄力不比尋常鬼氣,光是控制就很困難了,而要提煉玄力,更是辛苦艱難。

但蕭茯苓還年幼,對玄力的完全控制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掌握的。她能做到擋住蕭石竹的一擊,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做的非常好,茯苓。」直腰站起身來的蕭石竹,對氣喘吁吁的女兒讚歎道:「再繼續修行對玄力的提煉和控制,早晚有一日,父王也是你的手下敗將的。」。

滿頭滿臉的蕭茯苓,會有一瞥自己的父王,揚起的嘴角,浮現了喜悅。

勁風漸息,刻在石板上的符篆中散發出的光芒再次變得柔和。

「茯苓,跟娘走,給你洗洗臉和手。」也是對蕭茯苓的表現,感到欣慰的鬼母走了過來,伸手拉起了女兒。

雙腳不再發軟乏力的蕭茯苓,隨之拉著母親的手站起身來,另一隻手信手一招,靜靜的躺在地上的五把長劍,再次飛了起來,環著蕭茯苓盤旋一圈后,相繼往蕭茯苓背上背著的劍鞘里,收了進去。

蕭石竹目送著母女倆,步入主樓之中后,結果了青嵐遞來的毛巾,擦拭著手對青嵐說到:「讓侯在門外的菌人神驥進來吧。」。

「諾。」應了一聲的青嵐,轉身朝著宮門外快步疾行而去。不一會,就把等候了多時的菌人神驥,給帶了進來。

神色匆匆的菌人神驥,跟著青嵐一路小跑進入了絕香苑。

當他才站到蕭石竹面前時,已在宮人抬來椅子上,坐下蕭石竹率先開口問到:「東夷洲雷澤國的戰事如何?」。

神驥正是來通報此事的,他在柔和的月光下,對蕭石竹行了一禮:「林聰大人已從南面逼近雷澤國國都,冬月大人一日下十城,已攻佔了雷澤國國都以西的天蓋關。」。

蕭石竹聞言不驚不喜,只是緩緩點了點頭。小小雷澤國,主力雷麒麟空騎雖然難以對付,但之前已被九幽國打殘,如今雷澤國早已不足為懼。

點頭間,蕭石竹又道:「告訴胡回和冬月,活捉雷澤王,當眾處斬1。

「諾。」菌人神驥點頭一下,又問到:「羽榮將軍已率軍趕到潏山城,準備今夜子時后,主動夜襲城外空中的蒼穹軍。黑無常大人和羽榮將軍請示主公,請主公下達指示。」。

蕭石竹這次沒有急於給神驥答覆,而是在月光下沉吟起來。蒼穹軍和雷澤國,蕭石竹更重視蒼穹軍。

沉吟間,蕭石竹思忖起來。這膽敢犯邊的蒼穹軍,倒底是打殘就行,還是力求一個不留,把蒼穹軍殺得全軍覆沒?

一時間,蕭石竹也拿不定注意。而侯在一旁的菌人神驥也沒有催促他,只是微微垂首著靜候在一旁,等著蕭石竹拿主意。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