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669】一個不留(上)

作者:起床難  |  更新時間:今天00:18更新  |  字數:3699字

「父王,得罪了。」。

陰寒的晚風拂過的絕香苑中,那主樓前的空地上,蕭茯苓挺腰而立,雙拳一抱,對對面氣定神閑的蕭石竹,微微行了一禮。

蕭石竹今日,要考她的神鬼術修行成果。

蕭石竹不可不是個心善仁慈的君主,他對待敵人的殘暴又無恥是板上釘釘的事實,敵人都管他叫暴君,而九幽國有些聒噪的書生,甚至私下多有批評蕭石竹殺伐太重。當然蕭石竹也不是個什麼好鬼,偷奸耍滑的事情他可沒少做。但他可算得上是個好父親了。對蕭茯苓盡心儘力,關懷也是無微不至。且蕭茯苓的功課,無論文武,他是一刻也未曾鬆懈過。

今日考蕭茯苓的神鬼術修行,也與以往不同。以往蕭石竹總是讓貼身侍衛們動手,今日則是要自己動手。這讓蕭茯苓心中又興奮,又有些緊張,卻也躍躍欲試。

宮燈中火苗搖曳幾下,帶起了片片晃動著的陰影。絕香苑主樓飛檐翹角上垂下的占風鐸,在晚風中徐徐搖擺,發出了叮叮噹噹的清脆聲。

蕭石竹抬眼一瞥,全神貫注間目光中泛起警惕和蕭茯苓,淡然一笑:「我們父女倆都這麼熟了,就別這麼客氣了。」。

「了」字方才出口,蕭茯苓只覺得眼前一花,蕭石竹已然從她眼前消失。

蕭茯苓驚訝一閃而逝下,心頭一凜,但很快也就鎮靜了下來;她了解自己的父親,最擅長的就是和她娘鬼母學來的鬼魅神功,已然運用到了極致,能來無影去無蹤,悄無聲息地擊殺對手。

但正如蕭石竹往日言傳身教蕭茯苓的一樣,萬事萬物都有利弊。蕭石竹出神入化,運用得爐火純青的鬼魅神功,也是有弱點的。

蕭石竹這招的弱點,就是會被一樣遺傳了他玄力的蕭茯苓,用素天居的感知術感知到蹤跡,和進攻方向。

鎮定下來的蕭茯苓,暗中運起了體內玄力。如今的她,苦練數載已能完美的控制玄力了。

才運起體魄玄力的蕭茯苓腳邊,頓時有勁風突生,吹得她衣裙飄飄。站在不遠處主樓門前,靜靜觀戰的鬼母,打眼一瞧女兒運動玄力平穩,微微頜首間面露幾分欣慰。

為蕭茯苓驚訝一閃而逝後,立刻鎮定了下來。女兒已經不再是毛毛躁躁的小鬼,讓鬼母對她也是暗中另眼相看。

不過須臾之間,蕭茯苓已感知到頭頂有鬼氣波動,立刻猛然抬頭起來,仰視頭頂上空。

就在她仰起頭來的那一瞬間,只見得自己頭頂上陰風陣陣,剛勁凌厲。撲面而來,頓時颳得她臉頰隱隱作痛。

透過凌厲陰風,只見得蕭石竹憑空浮現在風中,如離弦之箭,朝著蕭茯苓俯衝而落。右手五指已然併攏,右臂伸展得筆直,猶如長劍,直指蕭茯苓面門而去。

不遠處的鬼母抬頭望向了身上玄力噴薄,氣勢萬千,轟然從天而降的丈夫,寬大衣袖中的雙手,也下意識地攥緊了五指。

她不難看出,蕭石竹雖然只是使出了四分玄力,但也已是無堅不摧。那併攏的五指上玄力流轉不息,已然是開山碎石不費吹灰之力。鬼母不禁為女兒心生擔憂。

不慌不忙的蕭茯苓繼而運轉玄力,將其多數聚於眼中經脈,立時就能清楚的看到,蕭石竹那五指併攏如劍一般的右手上,須臾之間已被玄力完全覆蓋。

陰月當空,淡藍的月光徐徐灑下。借著柔和的月光,蕭茯苓甚至能清楚的看到,那輕柔如水波一般的陰月之光,正有如長鯨吸水一般,任由蕭石竹將其源源不斷的吸入體內,瞬間調動起了體魄之中,奇經八脈中的玄力,飛速流轉不息。

蕭石竹方才欺身而進,玄力帶起的勁風早已把蕭茯苓嚴嚴實實的籠罩在其中。勁風之中透出壓迫感,壓得蕭茯苓一時間喘不過氣來。

她四周腳邊地上,那些刻在石板上保護著宮中建築的符篆,也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感迎面而來,登時閃爍起七彩的光芒。

蕭茯苓來不及驚訝,父親那從天而降,但看似尋常不過的一擊為何如此有力?也不敢鬆懈怠慢,更不敢託大。

她深知地上的符篆,是極強的保護符,吸取了方圓數百里之內的天地靈氣,來維持運轉的結界類符篆。而當符篆閃爍著絢爛光芒之時,已然把蕭石竹那一擊之力,吸收了大半,但蕭茯苓依舊在從天而降的勁風中,雙腿稍有發軟,微微一顫。

倒也不完全是害怕,只是那勁風中的無形壓力,不斷帶來的壓迫感,讓蕭茯苓渾身沉重,有如玩體內注入了鉛塊一樣,連動動手指都艱難無比。

電光火石間,眼看蕭石竹越來越近,情急之下蕭茯苓大喝一聲,水靈雙眼登時圓睜。背上劍鞘中錚錚作響,五劍霍然出鞘。

五道光芒在她身邊一閃,發出巨雷作響似的呼嘯。

以蕭茯苓如今的修為,以血肉之軀硬接這一擊,實在是太危險了。蕭茯苓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以玄力注入五劍,以五劍抵擋住父親那雷霆萬鈞的攻擊。

蕭茯苓眼中神光炯炯,那劍身上散發出凌厲劍氣的五劍隨心而動,迅速飛至她頭頂交錯,橫在她頭頂上空一尺之地,劍氣彌散開來,在蕭茯苓頭頂上形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屏障。與此同時,蕭石竹的手指,正好不偏不離的撞上了在女兒頭頂交錯的五劍。

「轟!」

巨大的轟鳴聲隨之傳來,蕭茯苓的五劍如受重擊,顫抖不停錚錚聲不斷響起。而蕭茯苓腳邊地上的符篆,突然散發出了刺眼耀目的光芒,不再柔和。

蕭石竹一擊太猛,右手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