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一章:內情

作者:天際的雲  |  更新時間:2018-01-13 16:29  |  字數:3628字

等孫小風一走,馬寡婦就把房門反插上,笑著走了回來,「這個臭小子,毛手毛腳的,來吧,吃口菜咱們接著喝。」說著,馬寡婦就把拖鞋丟在地上,乾脆就把襪子也脫了下去。

說實話,當李林看到馬寡婦的腳,也不由的失神兩三秒,因為,她的皮膚真的很白,腳的形狀也特別的好看,還打著粉色的指甲油,看上去有點肉肉的,算是在『美』腳的範疇以內。

想必這就是村裡那些大老爺們對馬寡婦如此迷戀的原因之一了,從坐在這桌子上開始喝酒,李林就深深的體會到了這一點兒,這個女人不但風騷,還全身都是戲。

那些本來就對她垂涎欲滴的男人,經過她這一演,換做是誰怕也是把持不住,這一刻,李林真的有點同情村裡的這些叔叔大爺。

馬寡婦把腿放在了炕桌下邊,有意無意的在李林的腿上碰了碰,隨後就端起酒杯和李林繼續喝了起來,大概喝了七八杯左右,馬寡婦的動作就更大膽了,腳掌碰在李林的腿上也不拿開了,腳掌還偶爾的在腿上慢慢的滑動著。

要不是為了知道退股這事,李林現在真的想甩頭就走。

「林子,其實呢,你也是聰明人,應該也知道嬸兒今天找你做什麼……」馬寡婦直直的看著李林,七八杯酒下肚,任她在能喝,腦子也是有點不聽使喚了。

李林也是一笑,他點了點頭道:「是為了退股的事兒?」

既然李林也如此的爽快,馬寡婦也不會遲疑,已經提出來了就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好了。

「對,就是退股的事兒。」

馬寡婦苦笑道:「這事兒其實也不能怪別人在中間挑唆,還是我立場不堅定,要怪還是怪嬸兒自己,你看我這帶了個什麼頭啊,以前沒幫上你們兄妹,現在還給你們拖後腿。」

「來,這杯酒,嬸兒向你賠罪,不管你原諒也好不原諒也罷,嬸兒幹了。」馬寡婦說著又是幹了一杯。

「是誰挑唆的?」李林接著就問了起來。

「徐志那個王八蛋啊,除了他還能有誰?」馬寡婦嘆了口氣道:「林子,就算是徐志挑唆的,這也不能全怪他,還不是要怪咱自己啊……」

李林默默點頭,眼睛也是眯了起來,馬寡婦提起徐志他這真的是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徐志是什麼人他也清楚,表面上從來都是老好人,背後搞小動作,一肚子的壞事就是他。

「其他人也都是被他蠱惑的?」李林皺眉問道。

馬寡婦頓了頓,隨後就搖了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這些人都不值得同情,其實,你看只有我,王老四夫婦,程亞軍鬧得歡,那些人背後也鬧的不可開交,你都不知道,就那個平日里老實巴交的朱勝,你以為他是個什麼好東西?背后里沒少使壞,聽說公司要破產被封查,他還要報警抓你,告你詐騙呢。」

「嬸兒這人雖然名聲不太好,也喜歡錢,你罵我是小人也好不要臉也好,既然來了,咱們就喝個痛快。」馬寡婦說著就再次端起了酒杯,「來,乾杯。」

聽馬寡婦說著,李林也是不由的苦笑,要不是馬寡婦這一席話,他還真的把朱勝當好人了,現在想來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句話用在朱勝的身上確實在合適不過。

但馬寡婦這又是意欲何為,想了想李林也就明白了,很明顯這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啊,想到這裡,李林的嘴角就勾起了一絲弧線,也為自己張這麼好用的一顆腦袋感到驕傲無比。

只要馬寡婦敬酒,李林便是來之不拒,一會兒功夫兩瓶綿竹大麴便是被喝了個精光,很顯然,馬寡婦臉蛋雖然喝紅了,腦子反應慢了,但卻清明的很,每一句話都是細細斟酌之後才說出來的。

馬寡婦再次去拿酒時,她暗暗的皺了皺眉,李林的酒量讓她意想不到,心裡暗暗的捏了把汗,這要是在喝下去她真心擔心自己也喝多了,那樣的話這一場好戲就沒了,下次再找李林喝酒連個理由都沒了。

「老娘就不信你這個邪了。」馬寡婦暗暗的哼了一聲,乾脆就打開柜子把六十度的天山綠毛拿了出來,就算她酒量再大,喝這個綠毛也是打怵,這酒喝了就和喝槍葯沒什麼區別。

「嬸兒,要不,別喝了,天也不早了,我該回去了。」李林苦笑著說道,關於退股這事兒他也了解了,村裡的這些人確實不值得同情,他雖然有點唏噓,但也要接受這個事實,人家不願意跟著你致富,你還拉著人家去致富,這不是犯賤又是什麼?

「那怎麼行,既然來了就要喝個痛快。」馬寡婦身子一晃便是扶住了火炕炕沿,然後拍了拍頭道:」你這臭小子真是能喝,嬸兒都有點不是對手了……」

李林也真是有點無語了,這馬寡婦還真的是不依不饒啊,雖然對她沒什麼好感,但是,李林也不想看著她往死里喝,這綠毛來一瓶要是不進醫院那也就奇了怪了。

「嬸兒,真不能喝了,我回去還有事。」李林趕緊道,挪了挪腿就想下地離開。

「不行。這大晚上的你回去有個屁的事,雙雙在林敏那兒,你家裡也沒人……」說著,馬寡婦聲音就壓低了下來,笑眯眯的道:「是不是芳芳在你那兒住呢?」

李林一怔,既沒否認也沒承認,他把酒杯端了起來,「嬸兒,最後一杯,喝完了我點回去,有什麼話咱明天說。」

「行,最後一杯。」

馬寡婦應了一聲,就把綠毛打開,然後她再次爬上火炕,這次沒坐在李林對面,而是靠到了李林身邊兒,湊